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七章 终究是深情喂了狗
    明月柯哪里同陌生男子这般亲近过,却又因对方力道极大而难以反抗,只得咒骂一句“流氓”,嘴上占个上风。

    “回答我的问题,我不想说第二遍。”男子继续追问,语气中也多了几分不耐烦,背后隐隐传来的伤痛也提醒他,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怎么?你同瑾公公也是敌人?”明月柯闻言就是一声反问,这些行走江湖之人,最不缺的,就是仇家,但是当明月柯的目光落在黑衣男子腰间的玉佩上时候,便明白对方为何皱眉了。

    上等纯色白暖玉精雕细刻而成的八骏图玉佩,整个北离仅一人拥有,那便是当今圣上的八皇子萧良骏,太子萧绍钧的同胞兄弟。

    第一世中,萧良骏是那渣男五皇子萧德泽的劲敌,最强力的竞争对手,却战死沙场上。

    想到这里,明月柯嘴角又是多了几分嘲弄,却是对自己,那萧良骏武功高强,若不是她按照萧德泽示意暗中调配让对方武功尽失的奇毒,萧良骏又怎会惨死马下?

    那么,这一世,或许萧良骏会成为新的变数。

    黑衣人顺着明月柯的目光,同样落在自己的腰间,该死,他不是已经收好能够证明身份的玉佩了么?怎得还是漏了出来?还被这小丫头看见了?

    “居然被你发现了,那就更留不得你。”萧良骏眼中迸发出两道精光,面色一寒,却并未急着动手,其实明月柯早已发现,对方身后的伤势很重,已是强弓之弩,此时很难再动半分武力。

    “焚情散,我可有猜错?”明月柯直言问道,那血液中若有若无的甜味,定是散珠花无疑,能够用到散珠花的毒药就那么几种,而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感受到对方身上冰冷的温度,更让明月柯能够轻易猜出。

    “...”黑衣人却不言。

    “中了焚情散的人,十二个时辰之内,都会毒发全身而亡,怪不得那些人肯轻易离去。”明月柯说着脸上却划过一丝狡黠,虽然是故意吓唬对方,不过她这番话可并非危言耸听,是事实而已,“不过还好你遇上我,小女不才,略懂一点毒药和医术。”

    “....”八皇子萧良骏不言,眉头紧皱,这才仔细开始打量起来明月柯,青色紫纹合欢样式裱衣难遮瘦骨嶙峋的身姿,尽管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脸色苍白,但是脸上酒窝若隐若现荡漾的是自信,星子般凝聚光芒的双眸,不难看出,是个美人胚子。

    “你若信得过,可让我一试。”明月柯道,一时间,萧良骏有些恍惚,明明只是十三四岁的少女,却行事独到老成,双眸秋水般明亮,更能看透人心。

    “你图什么?”萧良骏仍未放下警惕,狭长的丹凤眼微眯,出声质问,“而且焚情散是剧毒,你一介女流,如何能解得开?”

    “你且先将我放开。”明月柯指了指萧良骏仍然紧扣在她腰间的双手,脸上绯红之色更加明显,“你放心,我肯定不会逃跑,而且你知道的,瑾公公就在驿站中,让他知道了,对你我二人都没好处。”明月柯一边说着,也不自然的将头扭过去,不去对视萧良骏的眼睛。

    看到这丫头脸上的绯红,萧良骏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她莫非是对自己一见钟情心动?

    萧良骏一边猜想,手上力道放缓一些,将明月柯整个放开,同时严厉警告说道,“本王不是尔等可遐想的。”

    闻言,明月柯也是疑惑,这萧良骏在想些什么呢?不过她不多言,而是翻身下床,就在桌上铺开了笔墨,提笔行书。

    若是第一世的明月柯,虽是毒术高手,确只知下毒,并不知如何解毒,好在记忆中有着关于焚情散毒药的配方,既然都已经知道这剧毒中所含的一众原料毒物,配置解药又怎么会难得倒二十一世纪的药理高材生明月柯呢?

    “呐。”明月柯抚着衣袖,将狼毫放置砚台上,手中递过去小心翼翼递过去白纸黑字,未干的字迹散发淡淡的墨香,萧良骏看去,字体狷狂大气、龙飞凤舞,并不像小丫头片子之笔。

    “连翘、虫草、当归...龙株草...龙株草?”萧良骏大惊,“那不是剧毒之草么?”

    “以毒攻毒没听说过么?”明月柯白了对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劝你莫犹豫,多拖一会儿,你的身子就会被焚情散侵蚀的更加彻底。”

    明月柯想起来第一世,为了萧德泽苦心练毒术,更以身试毒,以毒攻毒,最终将自己搞成毒人,为了萧德泽身体着想,不让对方碰自己,没想到,一切竟是为明天薇做了嫁衣。

    “希望你不要骗我,哼,否则的话...”萧良骏并未说完,但是房间内的二人都心知肚明,下一秒,萧良骏吹了声口哨,有新的蒙面黑衣人爬窗而进,明月柯也是黑线,难道黑衣人都喜欢爬别人的窗子?

    “去,按照这上面的,把东西准备好,一个时辰内送到这里来。”萧良骏将折好的宣纸递给地方,吩咐完毕后,那黑衣人消失不见。

    刚才紧张,一直与萧良骏对峙,此时房内气氛略有缓和,明月柯才开始打量起来对方,半幅银边面具,代表神秘与冷漠,传闻中,八皇子十五岁之时曾遭火灾,半边脸都被烧毁,故而一直以面具示人。

    明月柯看着眼前这人,神情有些恍惚,竟觉得,他与记忆中的那人有几分重叠,随即明月柯又是嘴角嘲笑自己,毕竟这二人是一母同胞兄弟,有几分相似,也正常。

    想起来太子,明月柯又有些头疼了,二十一世纪的教育,让她难以接受包办婚姻,原本今夜要思考日后该如何行事,是否要接受太子妃这个身份?又该如何与太子相处?但是显然,萧良骏的到来,打乱了原本的计划。

    叹了口气,反正现在等待也是无聊,不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你的伤口,先替你看一下吧,别解药没制作出来,就先失血过多而亡。”明月柯无奈道,她倒不是真的为萧良骏而着想,而是因为萧良骏是那渣男萧德泽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此时可万万不能出事啊!

    “那你看吧。”萧良骏冷哼,他还从未让任何女子近身过,不过对方是大夫,算是例外了吧。

    待到对方同意后,明月柯这才绕身到对方背后,十公分深入见骨的伤痕,饶是见多识广的明月柯都忍不住倒吸冷气,若是换做普通人,怕是早疼晕了过去,哪里还能在这坐着聊天?

    “毒是被涂在刀刃上的。”此时伤口周围,乌青发黑,不过好在流出来的血迹还是鲜红,看来中毒时间并不久,明月柯仔细观察断定。

    简单为伤口止血,清理了干净那些发黑的血肉后,就撕下白纱为萧良骏包扎,做完这些,先前那被吩咐派出去的黑衣属下也回来了,明月柯将这些药按量称量配成七包,并标上序号。

    随手将标着序号一的那个丢给黑衣下属,“大火熬制一个时辰,然后送过来给你主子喝掉。”

    黑衣下属接过来药包,却并未行动,而是先看向了一旁的萧良骏,等候对方指令。

    “按她所说的去做。”萧良骏沉声吩咐道,黑衣人当即消失在原地。

    “呐,一日一包,七日后方可清除全部毒素,每包中的药量配比不同,万不可搞混顺序,等下喝完头包药,就可自由活动了。”明月柯将剩下的六包草药全部收到包裹里,递给萧良骏。

    萧良骏闻言,从怀中掏出千两银票,递给明月柯,“报酬,我不希望欠别人的。”

    虽然没有预料之中的许诺感恩道谢,不过钱财嘛,她明月柯不收就是傻子了,明月柯身上现在也就从刘婆子那收回来的金镯子能折现用,此番回明相府,断然少不了银子上下打点,更要置办物件。

    多出来的那些药材明月柯还摆在桌子上,等下萧良骏走后,自然都是她的了,这些药材份量种类不少,足让她配置多种解毒丸和毒药以备不时之需了。

    “话说,你是如何认识并知晓七步散剧毒的?”待到黑衣属下走后,萧良骏继续询问。

    七步散么?前世中明知那杯酒有毒,明月柯却抢在前面,为萧德泽挡了下来,体内多种毒素同时爆发,最终互相攻破,才安然无恙下来,而千防万防还是没能防住,萧德泽依然身中七步散。

    那争分夺秒不曾合眼的日夜,终究是深情喂狗。

    感到明月柯有些异样,萧良骏轻咳,“若是不想说,便不说也无妨。”

    “没什么,只是,事关一些死去的朋友,想起来难免徒增伤感。”明月柯轻描淡写带了过去,显然不想多说。

    此时,萧良骏正在打量明月柯,低头瞬间,猛然觉得这轮廓熟悉,像极了——

    太后!

    瞬间,萧良骏的内心中就浮现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