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十章 初见太后
    明月柯直奔皇宫而去,宫里的守卫自然是都认得瑾公公,便未多加阻拦,一路畅行直奔太后所在的安宁宫而去。

    朱红墙,碧蓝瓦,记忆中的宫门城墙也并无丝毫变化,皇宫虽恢弘大气,却总觉得过分威严而少了几分的人间烟火气息。

    宫里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各司其职,专心行事,丝毫不敢有任何的逾规之处,就连宫人们脚下步伐快慢和走路形态,都要严格按规定来。

    明月柯深吸一口气,终于又回来了,这个充满了尔虞我诈和无情之地。

    比起来其他宫殿,安宁宫倒是气氛缓和了不少,也更素净了一些,这些年来,太上皇和太子的身子都不大好,太后便一心礼佛祈福,所以还未踏入安宁宫,就闻到浓烈的檀香气息。

    明月柯皱了皱眉,这檀香气息,竟有些浓烈的过分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其中掺杂了其他的物件还是因为自己本身嗅觉的敏锐,一时之间,竟有些不适,打了喷嚏。

    明月柯揉了揉自己鼻尖,这才稍稍缓和几分,一旁的瑾公公许是见终于回到皇宫了,也少了几分威严,脸上也多了几分慈眉善目之色,便开口道,“许是太后她老人家想大小姐了呀。”

    太后和明月柯之间的血缘关系,随着英穆公夫人和诰命夫人母女二人的去世,如今已经鲜少被人所知了,不过作为太后身旁的亲信,瑾公公可是知晓太后的心思的。

    “公公,那我们走快些吧。”明月柯自然也听得出,瑾公公这番话,其实也何尝不是对她的催促呢?便说着,就加快脚下步伐,跨过安宁宫门槛。

    北离国当今太后,长孙白蔚,如今年纪虽已是五旬有余,身体倒是健康无恙。

    明月柯踏进安宁宫,映入眼帘的是记忆中亲切的那人,虽已五旬,却不显丝毫老态,长期礼佛更使得眉目间多了几分慈祥,是个风韵尚在的美人,而让明月柯觉得亲切的一点是,眼前的太后长孙白蔚,仿若让她看到了母亲。

    若是母亲不曾遭遇意外,想来到了这个年纪,便会是太后长孙白蔚这般模样吧,毕竟是太后亲妹妹的女儿。

    “给太后请安。”明月柯眼见太后听闻动静,放下手中花盆转过了身,便立即福身请安。

    而太后长孙白蔚眼见此状,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便走上前就握紧明月柯的手,同时用力阻止明月柯的动作,“三年不见,小柯怎变得如此见外了?倒叫姨姥有些不自在。”

    太后长孙白蔚一边说道,一边也朝着明月柯打量过去,冬衣也难以掩盖住的单薄瘦弱身子,长期营养不良而略显苍白的脸色,太后看在眼中好一阵的心疼,明月柯自然也捕捉到了太后眼中划过的一丝心疼还有一抹狠色,大概永肃城白家要遭殃。

    “这群下面的人,就这么欺负你么?”太后说着,也叹了口气,“可怜我的小柯,从小就没了娘,这些年来,没少受委屈吧?”

    “放心,从今往后,有姨姥给你做主。”太后说着,便看向一旁瑾公公,脸色也严肃起来,“去将皇帝给哀家备好的圣旨请来。”

    听闻到此,明月柯心情复杂不断默默叹息,从言语中听出,太后是真心待她,对她说话自称姨姥而从来不端着太后的架子,用哀家等自称,就是这小小的称谓细节之处不难看出,太后将自己当做血缘至亲。

    想起来前世,自己听信萧德泽的鬼话,利用太子妃的身份,往反对萧德泽夺取皇位的太后的膳食中下了慢性剧毒,而致其未能寿终正寝的离世,明月柯内心万般愧疚。

    所以这一世,她定要摆正态度,不会再辜负这些真心对她好的至亲。

    只不过嘛,明月柯有些头疼的就是圣旨,其实早在进宫的时候,她就该猜到了,为了防止继皇后从中作梗,太后早在决定选明月柯为太子妃的时候,就已经让皇帝拟定了圣旨,并且就放置在安宁宫之中。

    明月柯也晓得,自己此番进宫,太后必然会说起赐婚一事,而这也是她此番进宫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拿到圣旨,光明正大从明府正门而入,一旦圣旨在手,怕是就连父亲明相也不敢对她轻举妄动,否则就是冒犯了当今圣上。

    但是明月柯现在头疼的,则是太子萧绍钧,若是让她战场杀敌或争分夺秒医术救人,那自然大展身手,可是应付男人,而且还要成亲,想想就一个头两个大。

    “小柯放心,钧儿是知书达理之人,良善之辈,是姨姥最喜欢的孙儿,也相信并希望,你们二人的结合,定能幸福。”许是看出来了明月柯眼中的顾虑,一旁的太后也出声宽慰明月柯。

    不过她哪里知道,明月柯担心的并不是太子萧绍钧的为人,而是她压根就还不想嫁人啊!也担心等下会要去见太子萧绍钧。

    或许是怕什么就来什么,紧接着就听见太后再次出声道,“太子呢?都派人去请了,怎么还没过来?”

    太后话音方落,便见一旁的嬷嬷就变了脸色,然后走上前,这嬷嬷定也是太后的贴身心腹,只见嬷嬷直接在太后身侧附耳轻言,要知道,这换在其他人的身上,说不定可要治一个大不敬了。

    虽然嬷嬷的声音极小,不过还是被特工出身又距离不远的明月柯听个一清二楚。

    “太后,东宫那边传来消息,说太子身子不适,今日一早又咳血了......所以,暂时不便过来。”

    听闻此言,明月柯心中再次默然叹气,太子萧绍钧,已经病了很多年了,是北离国众所周知的病秧子,多年来深居东宫调养而不出宫门,俨然已经成为了废太子,若不是太后力保,恐怕太子之位早被废除。

    果不其然,在这个嬷嬷小声讲完之后,太后也眉头紧皱,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忧之色,小声询问嬷嬷,“钧儿现在情况如何,可有大碍?”

    “太子情况暂且稳定,只不过,太医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