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十五章 她不是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只有一个,那就是已经去世了的英穆公之女、一品诰命夫人。”明月柯深吸一口气,对上明光远的目光,郑重说道,那目光本该充满父亲的慈爱,如今,却有些陌生了。

    是啊,三年的时光,足可以改变太多。

    “你!已死之人,你提她做什么?从今往后,你的母亲,就是珍儿。”明光远脸上颇有些愤怒,同时脸上更是青白一阵,此时越来越多的人都围绕在了明府的门口,开始看起来了热闹,不少人也都纷纷指指点点的样子。

    明光远作为右相,自然是要顾及脸面,难以想象到了明日之时,帝都内会怎么议论他们明府的家事,而朝堂之上的那些老对手们,说不定也会抓住这件事来大做章。

    “光远莫气!莫气!”白氏伸出柔胰般的手,如同猫儿般抚摸明相的胸膛,为其顺气,随后还瞪了明月柯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唉,大小姐从未向妾身行过家礼,妾身哪里敢担当的其大小姐母亲的名号呢?”

    “不过也罢,大小姐脾气一向如此,我这个做夫人做的也的确比不上秦姐姐。”白冰珍说着,还装作委屈的掉了两滴眼泪,而看见她落泪后,明光远心中便又是一软,便握住白冰珍的手对其安慰。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明月柯却是一声冷笑,父亲明光远还真是被大夫人白冰珍吃的死死的,不过是白冰珍抓住了明光远大男子主义这一点,投其所好罢了。

    “不过好在大小姐还听从相爷的话,多听长辈的话行事,日后也不至于吃亏,给外人留下把柄。”白冰珍在方才明光远握住自己玉手的时候,也顺势小鸟依人的就俯身在对方的胸前,此时更如同胜利者一般,惺惺作态。

    明月柯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大夫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挑弄是非,而且更是将明相明光远捏的死死的,果不其然,只听见下一秒,明相就发话了。

    “刚回来,应当对父亲、母亲行家礼吧?”明光远双手背后,就是一声冷哼,显然方才白氏所说的那一番话对明相产生了故意的引导作用。

    明光远思考,眼前的大女儿明月柯,不过是离家三年,这才刚回来还没入门,竟然刚才都要同自己顶嘴了,还提起来了明府之中上上下下都禁止提起来的已故原配夫人。

    若是此时不多加管教,可能日后,真的会为外人留下话柄,说不定会被自己朝堂之上的那些老对手们所耻笑,笑话自己竟然连女儿都管教不好。

    “对父亲要行家礼自然是应当的,可是方才我就已经明确说过了,此人并非我母亲。”明月柯说着,眼角余光瞥向白氏,她自然是知道白氏心中所打的那个小算盘,这还未入明府,就在门口上演这么一出好戏,无非就是想要搬弄是非,传出去谣言,好让她以后难以在明府、在帝都之中立足。

    只可惜了,白氏打错了小算盘,她可是不知道,此时明月柯衣袖之中所被藏起来的那物件,已经决定了,今日白氏的败局。

    “更何况,女儿一路舟车劳顿,历经三日三夜才到达帝都,下马车还未来得及修整面容,父亲便和大夫人将女儿拦在了门口,更要女儿在明府门口,当着帝都百姓的面行家礼,可否欠妥呢?”明月柯也是丝毫不示弱,反问明光远。

    一时之间,面对明月柯的反问,明光远也怔住,方才气上心头,竟然思虑欠缺周到。

    其实在刚才看到明月柯的第一眼,明光远便有些许的愧疚,这三年来,的确是他疏忽了这个被丢在永肃城的嫡长女,本来想着待到这次女儿回府之后,便好好的补偿一番的,却没想到,方才怎么就气昏了头脑。

    “也对......”明光远此时气也消了一半,便打算就此作罢,不过一盘的白氏却眼尖瞧见了明光远的这番变化,此时看向了明月柯,恨得牙痒痒,却暂时不能奈何对方。

    毕竟,白冰珍在明光远面前一直都保持贤良淑德的形象,否则的话,明光远也不可能放心的就将明府内宅全权的交给白冰珍,所以就算此时白冰珍极度的愤恨,却也不能在脸上表现出来丝毫。

    不然但凡白冰珍表现出一点不满,都会引起来明光远的反感,白冰珍太清楚了,明光远对她没有爱,不过是最开始的贪恋美色,到现在是看在白冰珍身后的继皇后一派在朝中的势力罢了。

    所以白冰珍要想明光远对自己的宠爱经久不衰,就必然要小心维持好自己的形象,不过今日之事,她又咽不下去这口气。

    “相爷,家有家规,国有国法......”白冰珍还是轻扯明光远的衣袖,提醒对方的说道。

    而明光远低头,也真对上白冰珍的那副担忧的目光,“大小姐可以不向臣妾行家礼,但是相爷的家礼可万万不可省掉呀!”

    “至于妾身,也不敢奢求太多,只希望大小姐能够诚恳的给雨儿道个歉,听闻雨儿被大小姐推入了白府的池塘之中,更受了风寒,现在还卧病在床中......”白冰珍故技重施,用手帕抹泪的说道,同时再次试图颠倒黑白。

    听了白冰珍的话之后,本来明相觉得,此时已经在明府门口僵持够久,围观看笑话的人更多了,有什么事还是应当关起门来解决的好,便准备先让大女儿明月柯入府,之后再行进行解决。

    不过现在,听白氏描述,再结合方才明月柯同明相的顶嘴,就更加让明光远觉得,是该好好管教一番这个大女儿了,就该在入府前,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好让她收敛一下这三年在外时养成的嚣张跋扈的性子。

    “你母亲说的也对,三番五次顶撞父亲,若不是看在你舟车劳顿的份上,早就家法伺候了,行了,你就暂且同我和你母亲行个家礼,然后下去休息一番了,今日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明相此时也是朝着明月柯挥了挥手,示意她上前行礼便作罢。

    然而明月柯却坚定的站在原地不动,一字一顿反问道,“您当真要让我行家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