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十九章 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
    “姐姐在永肃城三年,初回帝都定然也不习惯吧,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明天薇此时也看向了明月柯,不过当着众人的面,明天薇的戏份自然是要做足,目光中满是关心之色。

    “不过倒也没什么,就是帝都多了些规矩罢了,回头妹妹自是会好好告诉姐姐一番。”明天薇说着,脸上露出的更是看似单纯的微笑。

    明天薇的脸蛋极为美艳,却偏偏总爱作出一副清纯的姿态出来,明月柯略微一想便可得知,这世间的男子,大多都难以抵御如明天薇这般又纯又欲的非一般女子。

    非一般女子,绿茶也。

    明天薇方才这番话,明里暗里皆是在嘲讽她明月柯是从永肃城这种边远地区而来,将她和那些不懂帝都规矩的乡下丫头们混作一谈。

    以前没看透明天薇的真面目,若是换做第一世之时,明月柯还真以为对方是为自己着想,要教导自己帝都的规矩,其实说到底,不过还是想看自己的笑话罢了。

    这一世,明月柯擦亮眼睛,一定不会为这对狗男女所再度哄骗。

    “好了,柯儿才刚刚从永肃城回来,一路也舟车劳顿困倦,还是早些下去休息吧,你们也都散了吧。”明老太君听着明天薇所言,心中也有几分的不痛快。

    当初她就反对儿子明相将心爱的孙女明月柯送往永肃城那种地方,更希望由自己来教导明月柯,但是明相却偏偏听信白氏的胡话还有其不知从何处找来的道士。

    说是嫡长女明月柯的八字命犯太岁,要想府内上下安宁,就需要将犯太岁的明月柯送出去。

    现在想来,这种眼不见摸不着的理由,真是可笑至极。

    所以此时,在明天薇这般讲话,故意将永肃城和帝都来做比较的时候,明老太君的内心之中就有几分的不痛快了。

    她的内心之中,同样也对明月柯有所愧疚,所以此时更是发言散场。

    “还有,柯儿本就是明府的大小姐,现在回来了,就更应当有明府大小姐的派头,回头记得给柯儿准备新衣,过几日说不定还要进宫,万不能敷衍了事。”明老太君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戳在地上,似乎也戳在了在场人的心头上。

    在场谁人不知,这府中负责掌管置办各院用度的不就是大夫人么?

    所以尽管老夫人没指名点姓,但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话,是说给大夫人听的。

    “宫中的规矩诸多,你们自是知道的,什么该说的,什么不该说的,都好好掂量一下。”明老太君说着,目光也从眼前一众人身上扫过。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能够有资格入宫的,也就大夫人白冰珍和她的女儿那几个人,所以其他站着的明府的姨娘们,不过都是看笑话的。

    宫中的规矩再多,她们这些做姨娘们的又不会去到那地儿,自然也都与她们无关。

    老太君的脸上神色严肃,白氏听着明老太君严肃的话语,当即也不敢多加出声。

    这位前太傅的原配夫人,宁王府出身的郡主,毕竟也是见过大世面之人,就是现在年事已高,但端坐在主位之上,还有着不怒自威的气势。

    似乎是觉得这般还不够,明老太君打量着在场的众人,也是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就对旁侧的徐嬷嬷吩咐的说道,“去将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取来。”

    “是,老夫人。”徐嬷嬷得了吩咐,就朝着里屋而去了,她伺候明老太君这么多年,不需要对方多说,也知道此物被放置在了何处的哪个锦盒之中。

    而明老夫人的这一番话,犹如石子投入了大海之中,惊起来了一片的惊涛骇浪,在场的众人都纷纷暗自内心惊叹。

    那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可是明老太君最喜欢的一件首饰了,传闻是其出嫁的时候,太上皇的赏赐,价值连城,意义非同凡响。

    所以在这个时候,明老太君将这件首饰取出来,做什么呢?

    此时,就连明月柯也是略有些疑惑了,祖母是宁王府的郡主,论出身可是太上皇的堂妹,当今皇上的堂姑母。

    第一世的时候,那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可就是被祖母视若宝贝一般的存在,原因无他,这件被太上皇所赏赐的皇家之物,作用却相当于免死令牌。

    前世中明家被诬陷要满门抄斩之际,祖母就将这个秘密告诉了明月柯,然而当祖母去自己放置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的地方时,那重要的东西已经不翼而飞了。

    祖母也因此而受到刺激陷入了昏迷之中,直到自己被关入宗人府之前都未曾醒来,所以也不知道,后来祖母如何。

    想到这里,明月柯也暗中握紧双手,这一世,定要好好待祖母,这一世,换做她来护着祖母。

    很快,徐嬷嬷就将那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取了过来,而看到那闪着润色光芒的精致发簪之时,明月柯也舒了一口气,看来在这个时候,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还并未丢失。

    看来,应当自己回复之后,才有人将这簪子偷走的。

    祖母年事已高,她们这一辈的人,也不经常走动了,偶尔小聚也是宫内太后的礼佛法会上,所以能够进入清芳园并且盗走了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的,必然是明府内部之人。

    看来,长期以来,明府之内都潜藏了内鬼。

    或许那萧德泽是知道的,这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是太上皇赐下的免死令牌,所以提前联合了明天薇叫人偷盗走了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的可能性很大。

    明月柯在内心之中思考着,那么此时祖母就将这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取出来做什么呢?

    “来来来,柯儿。”明老太君从徐嬷嬷的手中接过来了那锦盒,当着明府众人的面,就打开来,在场所有人都为这精致的物件所震撼。

    据说这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可是当年太皇太后所戴过的发簪,所以才有着免死金牌的作用,其珍贵程度难以想象。

    听了明老太君的话,明月柯还是走上前去了,只见明老太君就拉着明月柯的手,随即便将那放置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的檀木锦盒连带簪子一起都交到了明月柯的手中。

    “祖母...这是?”拥有两世记忆的明月柯,都有些不明白明老太君的这一番举动了,这是要作何?

    “久未见我的柯儿,祖母甚是想念,这是给柯儿的礼物。”明老太君也直言说道,此话一出,花厅内所有人都表情各异。

    “母亲,那可是太上皇所赏赐的东西,直接送给柯儿,恐怕有些不妥吧!”明相自然是出声阻拦。

    然而却被自己的母亲明老太君瞪了回去,原本明老太君也没想到要将这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现在就送给明月柯,而是想要等她出嫁时候再行赠予。

    只不过,此番明月柯回明府之后,明府上上下下的态度,就在这小小的花厅之内,都叫明老太君看了个明白。

    自己的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娶了一个不省油的媳妇白氏,明老太君眼见明府上下都欺负明月柯,想着,若是自己再不出头,那她的柯儿可真就是在这明府中孤苦伶仃、孤立无助了。

    那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明府中大多数人都是不知晓其中所蕴含的意义,不过她的儿子明相倒是知道的。

    明老太君这般做法,也是给明相表个态度,明月柯她是护下了。

    同时,明老太君赐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给明月柯,也是要给明府里其他房的人都好好看看,也是为了给明月柯立威信。

    此时,明月柯也是捧着手中的檀木锦盒,内心中百感交集。

    旁人不知道这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的价值和意义所在,她明月柯却是清楚的,所以也更加感动。

    记忆中祖母自幼就疼爱她,但是似乎祖母对她的爱护,更超出了她的想象,只可惜,前世她入宫太早,未能在明府中多陪伴祖母一些时日,也没能护得住祖母。

    这是她前世的一大遗憾,这一世,定要弥补回来。

    明老太君眼见明月柯已经接稳了过去,这才便松开了手。

    然后看着眼前的明府的众人们,继续开口说道。

    “这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你们也都知道,乃是太上皇赏赐,如今,我就将她交给我明府的嫡长女来保管了。”

    “你们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么?”

    明老太君在说的时候,也是故意强调了明月柯明府嫡长女的身份。

    明月柯自然也是明白,在这时代中,嫡庶之分,长幼有序,嫡长女尊贵的身份,那是其他都无可比较的。

    作为明府嫡长女,别说是府中的姨娘们了,就连大夫人,自然也是应当高看两眼的。

    而明老太君这般强调身份,也是为了给这些提个醒,也让他们其他人认清楚,她明月柯终究还是明府的嫡长女。

    明老太君口中振振有词,然后扫视花厅之中的众人,不过这些人倒都是人精,极少有人将情绪写在脸上。

    明月柯看着眼前的这群人,也不难猜得出这些人也都在想些什么。

    那些其他的姨娘,自然都是在瞧热闹了,老太君的这宝贵物件,他们其他房里的,可都是想都不敢想,因为从未奢求过,所以此时眼见老太君大方送出去,而且还是给嫡长女明月柯,便也都觉得理所当然。

    一来则是这东西送给谁,本来就要看老太君自己的意愿,二来则是,依着明月柯的身份,拿到这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也是应当的,所以其他房中的,都并没太多想法。

    或许只有大房的,才会心有不甘。

    白冰珍看着明老太君,心中就是一阵怨恨之色,再看到捧着那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站在一旁的明月柯,更是心中直暗骂小贱人。

    最开始白冰珍在当家做主明府的时候,自认为自己是明府的主母,应当有权从老太君那里接管过来这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但是却被老太君严词拒绝。

    白冰珍对这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也眼馋很久了,并且觉得自己作为对方的儿媳,更是府中的大夫人,自然是应当继承过来,但是那老东西,却似乎从来不将她当自己人来看,总防备着。

    而现在,更是直接将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送给了明相那已故去的原配的女儿,这不是当众打她的脸么?还“啪啪”作响的那种。

    此时要不是身旁的三女儿明初露还扶着自己,白氏怕是早就忍不住冲上去给明月柯两巴掌了,不过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而明月柯自然也看到了白氏脸上那不甘心的表情,真巧,就喜欢对方生气却又干不掉她的样子,这可真是大快人心。

    再反观明相也是心烦意乱,他虽然不赞成母亲将这么宝贵的东西交给女儿明月柯,但是既然是母亲作出的决定,他自然不会多加阻拦了。

    只不过,那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所代表的意义的确重要,就这样直接交给女儿明月柯,是否有些太过草率?明相思考着,却也内心之中回想起来母亲所说的话,对啊,柯儿毕竟是嫡长女,或许也是应当拥有嫡长女所该有的牌面。

    想到这里,明相还是叹了口气,其实母亲也还是在为了当年将柯儿送走一事在责怪他呀!

    其实这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在谁的手中,对于明相来讲,从利益考虑出发来看,都是一样的。

    所以当初的时候,白氏也吹过耳旁风,白氏自己去找母亲讨要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未能成功,便想要让自己在母亲面前说说好话,将其给她。

    但是明相却并未如白氏所愿,想到这里,明相也是叹了口气,或许当初就不该在原配走之后让白氏来主理明府后宅,惹得母亲明老太君不开心。

    所以此时,明相自然也是沉默,任由母亲明老太君将珍贵的立持如意翡翠鎏金簪给了大女儿明月柯,反正女儿也是自家人,就算日后与太子完婚,也懂得,娘家的支持才会让她在宫中抬得起头来。

    她自己更是与明府荣辱与共,日后要是明府有难,明相相信,他这个大女儿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明老太君在一句谁有意见的话落之后,也是扫视起来了在场的众人们,眼见无人出声,便准备赶人离开了。

    而也就在此时,有一个女声响了起来,不过却并不是明天薇,也更不可能是明月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