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二十四章 入宫前的又一波被算计
    眼见明月柯也松口了,八王“萧良骏”的脸上也缓和了几分,便道,“是广陵散。”

    “什么?是你中了广陵散么?”明月柯也是有些紧张起来,倒不是因为她有多么的关心眼前的八王“萧良骏”,她和他这也不过是才第三次见面罢了。

    而且其中还有两次都是对方闯入自己的房间之中这种不大友好的方式。

    此时明月柯关心对方,不过是因为,广陵散这种毒药,是能够扩散和传播的,尤其是中毒者的血液在半空中进行挥发,可以大面积的使人们中毒。

    一旦扩散,如果不进行救治,只需要十日的时间,便可要人性命,后果将不堪设想。

    “并不是我,而是一个属下。”八王“萧良骏”萧良骏摇了摇头,对明月柯解释说道。

    不过明月柯在听了对方的话后,神情也并未缓和下来几分,医者父母心,听闻有人中毒,明月柯作为大夫,自然是担心。

    当即也顾不得更多的同眼前的八王“萧良骏”进行口角争斗,直接提笔写下了几行书,写罢,吹干字迹,折好白纸黑字交给眼前的八王“萧良骏”。

    并且更直接走上前,顺手好心的帮对方将窗户打开。

    “那纸上面写的,就是广陵散的解药,事不宜迟,还不快去呀?”明月柯催促对方的说道,显然是下了逐客令。

    八王“萧良骏”不自觉的摸了摸下巴,狭长的丹凤眼微眯,眼前的明月柯,就好似将他当做瘟神一般,他真的有那么可怕么?

    “好,这次多谢你了,药方我先收着了,报酬下次再给。”假扮八王的太子萧绍钧将明月柯写下的广陵散解药药房认真的放入胸前衣襟里,便说着推开门准备离去。

    哼,明月柯想让他从窗户走离开?那他偏不会如她意,太子萧绍钧想着,就连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嘴角所浮现出来的那一抹笑意。

    “别,报酬不需要给了,只求别再有下次了。”明月柯追在对方的身后说道,然后话音还未落,八王“萧良骏”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了。

    明月柯望着对方离开的背影,也惆怅,第一世的时候,八王“萧良骏”是武功尽失,所以在萧德泽逼宫时候,为保护圣上而中箭身亡。

    可是这么久过去了,明月柯却总忘不掉,那挡在自己身前的玄色身影,没错,那支利箭,是直奔着明月柯而去的,但是却被八王萧良骏用身体挡下来......

    回想起那一幕,还有对方那一瞬复杂的目光,明月柯难忘,虽然至今都未想明白,为何八王萧良骏会不惜用性命为自己挡下利箭。

    但是这一世,本不想再同对方有任何的瓜葛,却不曾想,还是碰上了。

    明月柯将门窗紧掩后重新上塌,看来,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

    第二日一早,白氏便将明老太君吩咐给明月柯的新衣置办好并送了过来。

    然而明月柯只是用手挑起来这些衣物,就变了脸色,这些,分明都是一些旧衣。

    明月柯着实未曾料到,白氏竟然连祖母的话都不放在眼中,对于祖母的吩咐都阴奉阳违。

    显然,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些都是一些样式老旧土气过时的衣物,若是明月柯真的穿着这些去进宫,那怕是会沦为整个帝都的笑柄。

    “大夫人现在哪里?”明月柯对着身旁的大丫鬟夏冰询问之后,就拿起托盘中的衣物,直接奔着明府前厅而去了。

    此时白氏正喝着早茶核对明府本月账本之中。

    明月柯进入明府前厅后发现,父亲明相还有白氏的其他三个女儿也皆在这里,真是好一副父慈母爱的画面。

    昨日明真茹顶撞祖母明老太君,按照规矩,本应当受罚,但是随着明天薇的昏迷此事都被人抛诸脑后,倒是让对方躲过此劫,实在是可惜了。

    前世之时,明真茹也没少帮着母亲和姐姐明天薇作孽,所以这一笔账,也早晚要讨回来。

    明月柯从明真茹身上收回来目光,这才看向父亲明相,并同其请安。

    而明真茹此时也松了口气,不知为何,方才明月柯进入前厅后,目光就一直落在她的身上,而且那目光犀利的很,明真茹被这目光注视着,已然流出了冷汗,就好像自己做过什么亏心事一样内心恐慌。

    “柯儿,不是今日该入宫去见太子么?怎么来这里了?”明相看到明月柯,显然有些惊讶,昨日宫里来人的时候,明相自然也是知道的。

    “是,女儿今日应当去进宫见太子,只不过,女儿却觉得无脸见人。”明月柯说着,顺手将自己手中那件衣物就丢到了地上,并质问白氏,“大夫人可否解释一下?”

    明相原本没注意到,随着明月柯的大幅度动作,这也才注意到了那被明月柯丢在地上的衣物,看起来有些样式老旧,难道这是白氏今日一早为女儿明月柯准备的要入宫是所穿的衣物?

    明相心中大概有了些猜想,不过却还是开口出声,想要向明月柯进行确认。

    “柯儿,这是怎么回事儿?”明相出声询问。

    “怎么回事儿?”明月柯却是反问讥讽,“您应当好好问问大夫人。”说着便也是看向了大夫人白冰珍。

    大夫人白冰珍内心中也是咯噔一下,此时便有几分后悔了。

    今日一早在给明月柯准备衣物的时候,想起昨日的事情,便气不打一处来,白氏也知道明月柯今日要进宫,所以便故意这般,准备让明月柯出丑。

    哪知道,这小贱人竟然会直接找过来呢?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你不知道柯儿今日要进宫?”明相看向大夫人白氏,言语之中也有一些震怒。

    当初让这个女人来当主理明府内宅,不只是因为被吹了枕边风,更是因为白冰珍是继皇后的表妹,而且在打理内宅方面,也是能力出色。

    但是此时,明相显然对眼前的女人略有一些失望,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作出这般不计后果的举动出来。

    要知道,明月柯可是他明光远的大女儿,是明府的嫡长女,此番进宫,不知道被多少人所盯着,若是有任何一点不得体的地方,那可都是丢的明府的面子,连带明府和白氏的其他几个女儿们说不定都要被连累。

    “父亲,近日是寒冬腊月时节,府中名下几个庄子的收成都不大好,现在府中上下都开始节俭,这次着实也是母亲考虑不周,还望父亲莫要怪罪。”

    白氏还未曾狡辩,一旁的明天薇倒先是将早已想好的开脱之词说了出来。

    果不其然,在明天薇说完此话之后,看着这个让自己一直以来都引以为傲的女儿,明相的脸色也缓和了几分。

    而此时,明天薇更是暗中悄悄的拉了拉自己的四妹明真茹,在得到了二姐姐的暗示之后,天真的明真茹果然再一次的当枪出头了。

    “是呀父亲,母亲为这个家日夜操劳,管理明府上下大大小小之事,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父亲为旁的事情就责怪母亲,让别人怎么看父亲呢?”

    听了明真茹的话,明光远也是皱眉,这话说的虽然不爱听,但却在理。

    而更加没有令人想到的是,此时就连一向沉默寡言的明府三小姐明西月也开口了,“父亲,今年适逢旱灾,农庄普遍收成低下,所以今年府中除了父亲和祖母的用度之外,一应减半。”

    “所以还请父亲,还有大姐能够理解见谅。”

    听闻明西月的话,明相也点了点头,这个三女儿,自幼沉默寡言,却是个算账的好手,她和二女明天薇本就是双生子,论才华样貌皆不输于二女儿明天薇,只不过性子低调才不为人所知。

    明西月幼时开始就跟随在白氏身旁学习管账,如今府内不少事务也都交由了明西月来处置,所以对于明府的内宅,明相也更放心了几分。

    “母亲曾说过,是将大姐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待,这话可一点都不假。”眼见明相脸色已经有所缓和了,明天薇便再次开口,却是岔开话题。

    说着的功夫,明天薇还走上前去,明月柯眼看对方就将那被她丢在地上的老旧衣裙捡了起来,并听到明天薇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响起,“这罗裙,可是母亲连夜挑选出来的,虽然样式保守了一些,不过却是德善秀坊制品,上等金蚕丝绒棉绸缎的料子,五色线绞股缝制。”

    “父亲,单凭这点,母亲就绝不是您所想的那般故意而为之呀!”

    此时,就连明月柯也在内心不得不暗叹,这明天薇,果然不简单,这么三言两语,不仅给白冰珍进行了洗白,而且言语中还暗示明相,是他明月柯在故作姿态、冤枉好人。

    明月柯虽然心中明了一切,但是却默不作声,她倒要继续看看,明相倒要怎么处理。

    “柯儿,你也听到了,这可是你母...是珍儿连夜特地挑选出来的。”明相原本还是想要说是你母亲挑选,但是想到明月柯那个倔脾气,免不了又有吵架,所以还是就此作罢。

    “而且德善秀坊,更是天下第一坊,其所出的女红制工,不知道有多少女儿家都想要抢到。”明相此时开始劝起来了明月柯,他的意思也很明确,就是让明月柯换上这件衣裙去入宫了。

    明月柯的嘴角却是一丝冷笑,她这个爹,还是和前世一样,老眼昏花。

    她们说什么,就信什么,所以这也才前世的时候被陷害而导致明府百余口人被冤死斩首。

    明天薇说这是德善秀坊的制品,没想到明相还真的就信了,明月柯也是内心中要求,这般粗制滥造,她不用仔细检查,都知道绝不是德善秀坊的制品,可是明相却宁愿相信明天薇所言,也并不相信自己眼睛。

    想到这里,明月柯再次对父亲有些心灰意冷了,“若我偏不穿它呢?”

    “你!”明相很是头疼,这个大女儿,明明以前乖顺的很,但是自打从永肃城回来之后,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比起来现在,他还是挺怀念那个温顺的女儿。

    明月柯自然也是知道,自己越是如此强硬,便越不会惹得父亲明相的喜爱,但是经历过了前世之后,明月柯怎么还会再回到以前的那个天真单纯良善的自己呢?

    若是这一世还是这个性格,很可能她的性命都要被留在永肃城了。

    所以这一世,不论如何,明月柯都不会再轻易低头,不会叫任何人来欺负自己。

    此时,在明府前厅之中,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明月柯就同自己的父亲明相对峙。

    而一旁,白氏和几个女儿,自然巴不得看到这般场面,甚至内心之中还有些许的偷乐?

    白氏看向了女儿明天薇手中的那件衣裙,是她连夜挑选出来的没错,不过,却是要让明月柯出丑的。

    白氏此时也是心中暗自得意,今天,一定要让目的得逞,好给眼前的小贱人明月柯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一下,究竟谁才是明府的女主人。

    看着眼前的明月柯,她总能够想起来那个女人,秦怀玉!

    真是可笑,她竟然没能争过一个死人,不过,死人嘛,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连自己的女儿都护不住。

    白氏看向明月柯的目光之中,已经开始扬起来了胜利的旗帜,还有满满的挑衅,明月柯自然也都是将一切都看在眼中,不过越是如此,她便越不会轻易低头。

    就在此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了声音,“太子殿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