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二十六章 危险的二人独处
    “太子殿下。”听闻太子叫自己,明相自然是立即就上前,然后拱手作揖,毕恭毕敬说道。

    此时,明天薇也是悄悄的再次整理起来了自己的仪容。

    虽然眼前的萧绍钧常年病重,远离朝堂,更是不被当今圣上所喜爱,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怎么不济,对方可也是太子的身份,所以明相得给对方应有的尊重。

    而事实上,太子也是明天薇的目标之一,首先不说太子的身份,就单论其才貌,也足够明天薇所动心的了。

    至于三皇子,那是白冰珍给她的安排,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明天薇却并不喜欢三皇子此人,在明天薇看来,三皇子不仅无能无得,而且还性情暴虐,绝非良人也!

    “小柯自幼被皇祖母看着长大,为皇祖母所疼爱,您是知道的,再怎么说,她也是明府的嫡长女,更是孤未曾过门的太子妃。”

    “明相是个聪明人,自然应当知道该怎么做。”

    “所以,我不希望,还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太子萧绍钧说着,脸上也是绽放出了如沐春风一般的笑容。

    当即,明府前厅之中几个明家的女儿,就看的呆愣了起来,不过也就明天薇还能够矜持一下,不表露的那么明显,毕竟围绕在明天薇身旁的那些个男人们,其实也比太子萧绍钧差不了多少。

    况且,眼前的这男子再令人心动,身份再怎么尊贵,也都不是个活不过三个月的废人罢了,明天薇在心中默默的这样安慰自己,其实内心之中却有股酸意在翻腾。

    “是是是,太子殿下。”明相在听了太子的话之后,也是连连的点头哈腰称是,同时也用衣袖去擦拭额头上的冷汗。

    就在方才之际,明相的内心之中也想到了诸多。

    方才刚刚听完太子驾到明府的时候,明相还有些难以置信,但是发现竟然是真的太子,也不免猜测起来,太子是因何而莅临明府的?

    难道是因为女儿明月柯?明相虽然有这方面的猜想,但是却难以置信,但是现在,此番听了太子的话之后,便可以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同时,也从太子的话语之中,读到了更多的信息,所以太子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家事的?

    太子口中所说的不希望出现下一次这样的情况,也就是说太子已经知道了今日一早发生在明府之中的事情了,显然这件事就是明府大夫人白氏亏待克扣嫡大小姐的用度。

    明相在方才明天薇母女等人的演戏之下,心中的天平是发生了偏向,但是就并不代表明相看不透事情的本质。

    此时,明相不断用衣袖擦拭着自己的额头上所出现的冷汗,心中也不断分析,看来明府之中断然是有太子的眼线,所以太子才能第一时间就知晓这里发生的事情。

    明相抬头,再次朝着笑如春风暖的太子看去,明明还是平日里那个病弱太子的模样,但是明相却心中升起一阵寒意,看来,是他们这些朝臣们,都低估了太子呀。

    不过好像自己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了,此时明相也快速的看向太子,心中继续思量着。

    太子无意中为自己透露出了他其实暗中有所行动的,而并非表面上看上去那般的不理朝政,是否也是在有意的拉拢自己呢?

    明相不敢确定,但是有一点还是没错的,太子方才的这番话,似乎也是在宣布主权?他要护自己的女儿明月柯?

    正当明相还在疑惑的时候,此时,明月柯已经换好了一身行头,重新来到了明府的前厅之中。

    一身淡紫色束身衣裙,用料是上等的西域贡蚕,袖口裙摆都绣有若隐若现的紫色花瓣,栩栩如生,精致大方,白色玉兰花天銮簪简单装饰,旁侧点缀一对羊脂白玉水滴耳坠,怎么看都美而不媚。

    难以想象,这还是刚才走出去的明府大小姐明月柯?

    此时明相也是在内心之中惊叹,哪里还看得见女儿明月柯半分从永肃城带回来的土气呀,相比较之下,明府里其他的这些小姐姨娘们,全都黯然失色,直接被明月柯的美貌所碾压。

    “我们走吧,皇祖母想必也等候多时了。”太子萧绍钧说着,就直接朝着明月柯伸出了手。

    而明月柯也将自己的玉手放在了其手心之中,看起来郎才女貌,倒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待到门口,萧绍钧又停下了脚步,从一旁宫人的手中取过来了斗篷,为明月柯细心的系上,这才继续牵着对方,朝着明府门口,上了马车,扬长而去了。

    而目送这对玉人的离开,明天薇简直都要将手中的香帕搅成碎布,而白氏自然也是一副咬牙切齿模样。

    不过这一切自然都已经与明月柯无关了,此时明月柯正与太子萧绍钧二人端坐在马车这个封闭的小空间之中,能够看得出来,明月柯的脸上颇有一些紧张。

    “怎么?你怕孤?”感觉到了明月柯的紧张,萧绍钧也直接就将她的手拉过来,呵护在怀中。

    听了太子萧绍钧的话,明月柯倒是摇了摇头,怕倒是没有,只是想起来前世,此时二人单独相处,总让明月柯觉得有几分的不自在。

    而且这份不自在的真实缘由,她总不能直接告诉对方吧,如果说她带着前世记忆而重生,那么怕是不论谁听了,都会将她当做疯子来对待。

    “手挺冷的,是不是你们女孩子,都怕冷?”太子萧绍钧问道,方才他将明月柯的手握在身前的时候,就感受到从上面传过来的冷意。

    就连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在那间驿站的二楼客房里,当时为了躲避千手宗的追查,他躲进了她的被窝中,在这寒冬之际,她的身子略有一些的冰凉。

    所以萧绍钧才会以为,是不是她们女孩子都怕冷。

    但是这话在明月柯听来,却是产生了误会,此时打量着眼前的太子萧绍钧,苍白的脸色因为刚才上马车时候的一阵喘咳而出现潮红。

    她真没想到,传闻中的病娇太子,竟然还是个中央空调?这得暖过多少妹妹们的手,才能够得出此番结论啊。

    萧绍钧自然是不知明月柯心中所想,待到了东宫之后,便吩咐人往炉子中更多加了一些的炭火,然后便将房间门全部的关上了。

    待到走入房间之后,明月柯才发现,不知何时,这房间中,竟然就只剩下了她和萧绍钧二人了?那些宫人们都不知去了哪里。

    当即,明月柯就微眯起了眼睛,虽然他们二人是已经有婚约在身的了,但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似乎也有点不大合常理呀。

    而且,太子萧绍钧在将房间门关上之后,便朝她径直走来,明月柯不自觉的吞咽口水,同时悄悄的后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