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三十五章 怎会沉溺温柔乡之中?
    太子萧绍钧坚定的说道。

    “不过,若是你不愿意,孤也不会强求。”

    “孤可以去同皇祖母说,延迟婚期,孤会等你,等到你心甘情愿的嫁给孤的那一天。”太子萧绍钧说道,而听了对方的话,明月柯的脸上也是一惊,便抬起头来,看向了对方。

    却见萧绍钧皓若星辰般的眸子中,满是认真之色,不似说谎的样子。

    看到对方的这般认真,明月柯便没由得心中一片慌乱,她真的是很不擅长应对这种男欢女爱之事啦!

    但是为什么重生之后,却屡屡遇见这种事情呢?而且还是兄弟二人!真是前世造孽结缘的冤家啊!

    当然,对于太子的这番话,明月柯自然还是不满的,她只想在大仇得报之后,能够顺利的抽身而出,从此能够闲云野鹤,不再卷入是非恩怨之中。

    不过眼下太子已经松口,允诺可以拖延婚期,倒是一个好消息,自己不妨先假装答应下来,然后再随机应变,走一步看一步的得过且过。

    “好,感谢太子殿下的理解。”明月柯也是微微一笑,快速点头应答。

    在看到明月柯脸上那一丝狡黠的笑容之后,萧绍钧心底却是一沉,看起来,好像自己又又又吃亏了!

    不过自己话一说出,断然是没有再收回的道理了,而看着明月柯发自内心的笑容,太子萧绍钧也不自觉的就伸出了手,摸了摸对方的头。

    而明月柯却是愣在了原地,不知道为何对方突然会作出这般的举动?

    “孤答应你的,自然会做到。”太子萧绍钧也是再次的对着明月柯承诺的说道。

    看着对方认真的神色,明月柯反倒是更加不好意思,慌忙的别过脸去,不再与之对视。

    “已经不早了,我就先行回明府了,还有些其他事情要处理。”显然,此时的明月柯是准备选择逃避了。

    萧绍钧本来想再留对方,但是听闻明月柯此话,也是快速的叹了口气,眼前的少女,就如同猫儿一般,想要顺她的毛儿,就要随着她来,自然是急不得了。

    “也好。”萧绍钧说着的功夫,也将白色的披风穿上,“我送你。”

    明月柯本想拒绝,但是方才她已经得寸进尺过了,此时若是再拒绝,连她自己都觉得过分了,便也默许了。

    打开房门,明月柯便又头疼起来了,似乎夏冰的那个事儿,尚且还未解决。

    此时,东宫的宫人们,也已经将夏冰和秋雨两个丫鬟带到了明月柯的面前来。

    在看到这二人的那一瞬间,明月柯的眼底也是闪过了一丝的精光,这二人,定然是受过了大夫人的吩咐了,不然的话,夏冰一个丫鬟,怎么敢在东宫之中乱逛呢?

    方才在她和太子二人在房中之时,夏冰这丫鬟更是直接敲门而进,还好二人并未商谈什么要密,否则的话,还不全得被这个居心不良的丫鬟听了去?

    明月柯此时脸色也变得冷漠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夏冰和秋雨二人也是一言不发。

    “大小姐,你一定要救救夏冰姐姐啊!姐姐她不是有意而为之的,还望大小姐能够开恩啊!”那秋雨年纪还小些,也最沉不住气,眼见自己的姐姐夏冰被东宫的宫人们扣押着,当即就明白了过来什么。

    秋雨因为是自由之身,便直接就匍匐到了明月柯的脚下,声泪俱下的恳求说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两姐妹是受了多大的冤屈。

    “大小姐,我们姐妹二人自打您入了明府之后,就一直伺候照顾您,看在主仆一场份上,您就绕过姐姐这一次吧!”秋雨眼见明月柯无动于衷,便又继续说道。

    明月柯直一眼过去,就知道秋雨打的是什么算盘,无非是想做戏给别人看罢了,对方此话一出,如果明月柯再重罚了夏冰,那就有足够的理由说明她明月柯是个无情之人。

    若是秋雨不说此话还好,但是听着对方的这话,明月柯的目光却是变得更加犀利起来。

    首先,对方说自打她入了明府后,就一直伺候照顾她,但是她才从永肃城回来两天的时间吧?却好似说的有多久,那两姐妹出了多大力一般。

    其次,对方还道主仆一场,这可真是天大的误会了,她们的主子,难道不是明府主母大夫人白冰珍么?可不是她明月柯。

    想到这里,明月柯的嘴角也是一丝冷笑,“行了,起来吧,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明月柯既然知道这两姐妹是大夫人白冰珍的人,何不好好的利用这姐妹二人一番呢?所以此时,明月柯暂且留着夏冰不进行处置。

    “不过夏冰,你所见到的,可千万别为外人道也,虽然我同太子殿下有婚约在身,不过毕竟还未举行大婚,传出去不好。”明月柯说着,也是故意就靠向了太子萧绍钧,宛如影后附身一般。

    明月柯一边靠过去,还一边出声说道,“如此,殿下觉得如何?”

    毕竟太子是这东宫的主人,而且此事也是发生在东宫之中,虽然明月柯已经做了决定暂且放过夏冰这丫鬟一马,不过终究还是应当给太子一个面子,走过场询问一番。

    而谁知太子萧绍钧竟然直接陪同演戏,还一把搂住了明月柯的腰身,让她的脸颊同他的肩膀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本以为会撞得脸疼,却不想,撞进的是温暖怀抱。

    “一切照着柯儿来说的办就好,柯儿说是什么就什么。”太子萧绍钧说着,脸上还露出来了宠溺的笑容出来。

    此时的萧绍钧就如同化身成为了一个宠妻狂魔一般!就连一旁的明月柯都愣住了。

    同时明月柯也是在内心之中提醒自己,千万别沉溺在这温柔乡之中,因为在明月柯看来,男人是最会骗人的生物了。

    眼前的萧绍钧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就仿若第一世的时候,那跑来主动接近自己的萧德泽一般。

    所以明月柯这一世,不断的拒绝,甚至逃避男女之情,也是因为曾经被伤害的太深,或许再难鼓起勇气,去接受一段感情,太过于害怕在感情中受伤。

    “好。”不过二人此时正在演戏,明月柯自然是不会拆台,也回了个甜蜜的微笑,朱唇轻启点头应答,随后便又提醒太子萧绍钧说道。

    “太子殿下,该走了。”

    听闻明月柯的提醒,太子萧绍钧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明月柯。

    方才发生的这一切,都让明月柯感觉像在做梦一般,对方到底是真诚之心,还是虚心假意呢?她分不清,可是却在内心不断提醒自己,这只是演戏罢了。

    可是恍惚之间,却好像觉得,那人真的和自己心贴心一般。

    明月柯低头走路,掩饰起来了自己脸上的羞红,而太子萧绍钧因为刚才某些方面得到了满足,所以心情大好,便牵着明月柯的手走在前面。

    毫无疑问,在旁人眼中看来,这是在高调的秀恩爱,此时不少的风言流语都已经在皇宫甚至帝都之中传遍了。

    不少人原本听说,这场婚事,不论是太子殿下,还是明府大小姐,都颇有不愿意的意思,所以这些人也都等着看笑话,如今却大跌眼镜。

    而最惊讶的还是继皇后,显然继皇后本来打算,若是二人不和,再行往太子的身旁安排其他女人进去,却不曾想二人竟是浓情蜜意好生的恩爱。

    “皇后娘娘息怒!”

    就在那宫人将这一消息告知了继皇后金微月之后,只见继皇后手中的那白玉清茶杯就直接被狠狠的摔落在地上,显然是继皇后发怒了。

    一众宫人当即跪倒在地上,低着头不敢去看继皇后的脸色,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不过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在凤仪宫中了。

    众人也都早已习惯。

    而那方才被继皇后摔在地上的白玉清茶杯,可是上等的纯白暖玉制成,价值万两黄金,对方直接摔碎,连眼都不带眨一下的。

    不过纵观这凤仪宫,每一样的摆设,都价值连城。

    “行了,下去吧,继续盯着东宫那边,有什么及时汇报。”继皇后金微月在情绪发泄过后,也是挥退了那通风报信的宫人,便重新坐回到座位之上。

    这时便有宫人将那摔碎的白玉清茶杯的碎片小心捡起打扫干净。

    “秀晴,出宫叫父亲重新送一只白玉清茶杯进来,那是陛下赏赐,也是陛下最爱用来喝茶的杯子,不能叫陛下发现凤仪宫的白玉清茶杯少了一个。”继皇后金微月对着身旁的心腹宫女吩咐的说道。

    “是。”

    那身材高挑的宫女在得了继皇后的命令后,便应了一声,就离去了。

    此时继皇后望向门外,便是高高的宫墙,作为金家的嫡长女,金微月自幼时开始,自然是要什么,就有什么。

    可是自打入宫之后,就诸事不顺,金家的嫡长女却只能为侧妃,这让她心有不甘,不过好在那女人命薄,让出了这个位子。

    等到金微月做到皇后这个能够母仪天下的位子之后却又发现,就算自己成为了他的皇后,却也得不到他的心,却还要同其他女人一起来共同拥有皇帝。

    而现在,自己的儿子,明明也是嫡出,却不能为太子。

    这一切的一切,自然都难以让继皇后金微月甘心。

    她握手成拳,脸上尽是怨恨之色,望向了东宫的方向。

    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平日里要许久才能够走完的皇宫路,今日只觉得一晃的时间就走完了。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皇宫大门,太子萧绍钧也是收起来了笑容。

    直接拉着明月柯的手,送到了明府的马车前面,却还不肯松开,转过身来看着明月柯,又是一声的嘱咐。

    “明日若是好天气,就还来宫里陪孤吧。”太子萧绍钧说道。

    此时,周遭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都用惊奇不可思议的目光偷偷打量着太子萧绍钧。

    不是说,太子病重,已经活不过三个月了么?

    而且平日的时候,太子更是不会踏出东宫半步,除了皇上召见和给太后每月请安之外。

    但是现在,他们竟然看到了活着的,还有说有笑的太子?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呀!

    所以很快,整个帝都之内都知道了,那个病弱的太子,竟然为了未来的太子妃,出了东宫的大门,并且亲自相送到了皇宫的宫门处。

    听闻太子萧绍钧的话,明月柯只点了点头,便准备登上马车,然而她抬头,正看到了明府的车夫,和今天送她来的时候那个马车夫不是同一人。

    而且这辆马车也同来时所乘坐的不同,渐渐的,和记忆之中的那辆马车重叠了起来,明月柯的眼中快速翻动,便有了主意。

    明月柯刚登上马车,还并未进入车厢中,便快速的侧头看向了太子萧绍钧,然后莞尔一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