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三十七章 装疯卖傻
    那韩太医为明月柯把脉,眉头紧皱的样子,还不是的叹气,似乎是心中若有所思,但是却有不大确定。

    然后只见,那韩太医就伸出来一根手指,放在了明月柯的眼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询问明月柯说道,“明大小姐,这是几?”

    然而明月柯却是一把就握住了那太医的手指,就要伸出头去咬住,“糖糖...”同时口中也支支吾吾的喊道。

    那韩太医立即就将手指收了回来,便慌忙站起身。

    此时,明老太君则立即安抚起来了明月柯,便也是看向了这韩太医,目光之中流露出担忧之色。

    不过还未待明老太君开口,一旁的白氏倒先行的开口说话了,看起来白氏倒有一些迫不及待的样子。

    “太医,大小姐如何了呢?看这样子,是不是疯癫痴傻了?”那白冰珍强压下自己内心之中的喜悦,也是做出来了一副痛哭流涕的表情出来,急迫的询问那韩太医说道。

    听闻了大夫人白冰珍的话,韩太医也是看了看一旁的明相,才道,“大小姐此番是头部遭受到了重创,能够醒过来,已经是万幸了。”

    “所以难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从目前情况来看,可以确定是傻了,但是也不说没有日后恢复的可能性。”

    “只不过鄙人医术有限,不过——”说到这里,那韩太医也是神色一转,便才继续的说道,“若是能够请到神医时雨信,或许还能一治。”

    原本听闻还有不过的时候,明相还以为事情还有转机,但是在听到韩太医后面所说的话之后,也是面色变得死灰了起来。

    那神医时雨信常年云游中,首先不说能够寻到对方的踪迹,其次就是就算明光远作为北离国的右相,对方也不一定会给他这个面子,来医治自己的女儿啊。

    “那么明相,若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行回宫中复命了。”韩太医此时也开始收拾起来了自己的药箱子,同时也在内心之中不断感叹,可惜了明大小姐,还年纪轻轻,就撞坏了脑袋。

    而且今日如同迎接明月柯回府那般,明家的大多数人也都聚在了这玉馨苑之中。

    韩太医也是见过皇宫中不少后宫的争斗,此时看着明家这些人脸上的表情,都能够脑补出来,这些人都在想些什么。

    便也是在内心之中感叹,这明家竟也是如初错综复杂,所以韩太医才想着,赶快离开明府这个是非之地,以免等下惹祸上身。

    “志行,去送一下太医大人。”明相对着一个年轻的男子吩咐说道,这是明相的二子,也是府中的姨娘所出,随即明相又对着太医说道,“本该我亲自相送,只是——”

    明相说着也是看向了女儿明月柯的方向,只见明月柯此时有些目光呆滞,脸上露出来的也是如同受伤的小鹿般的表情,靠在明老太君的怀中,没由得的明相心中就是一痛。

    曾经他没能护好明月柯的母亲,那便是他心中的一根刺,直到现在还痛着,而现在,难道他连他和她的女儿也护不住么?

    “遭遇了如此变故,想来明相心中也是万分难受,便不必再相送了。”韩太医说着,也是看向了明月柯所在的方向,随后也是叹了口气,才继续说道,“明相还是多陪伴一些明大小姐吧。”

    “万万不可让明大小姐再受刺激,先前便说到过,能醒来,都是上天眷顾。”

    “毕竟明大小姐此番是头部受到了重创,若是在受到什么刺激的话,老夫也不敢保证以后,更不敢保证大小姐的安危。”

    韩太医也是担忧,日后会出现什么的状况,所以便将什么话都提前说在了前面。

    听了韩太医的话之后,明月柯也是心中松了口气,韩太医这个老头子,果然十分狡猾。

    前世的时候,明月柯也曾和这韩太医打过交道。

    当初她被明天薇诬陷在安胎药中下毒时候,便曾经去到过太医院中进行查证,当时负责查证的太医也是咬定这安胎药中有问题。

    而明月柯更是亲自去到太医院之中,想要查明真相,她对每一个太医都下跪想要请求他们可以帮助她。

    但是那些太医们,每一个见到她之后,都露出来了恐慌的表情出来,唯恐避之不及。

    是啊,她这个废太子的太子妃的身份,在那个时候,恐怕谁都看得出,她是新皇的眼中钉。

    不过还是有人在这关键时刻,愿意出手相助的,那便是眼前的这位韩寿韩太医了。

    韩太医将当时的明月柯从雨中拉了起来,答应了要帮明月柯,不过同时更嘱咐明月柯,不能泄露和出卖自己。

    随后,在韩太医的帮助之后,明月柯明明已经拿到了证据,可以证明自己以及明府都是清白的。

    还记得那日她欢天喜地的去找新皇萧德泽,想要将证据呈上去,然后还并未见到对方的面,便先等来了对方的一道将她关入宗人府之中的圣旨。

    后来她在宗人府的时候,韩太医还曾差人送进来过一瓶治疗伤疮的药膏,可是那个男人想要的分明是她的命,那药膏,自然也是没能用上的。

    所以这一世再看到韩太医,明月柯也是觉得几分的亲切,但是对于对方来说,自己只是个陌生人罢了。

    也对,毕竟是重生,故而也意味着斩断了前一世的爱恨情仇。

    可是,那一切的一切,那血海深仇,真的斩的断么?就如同现在,明月柯会记得对方的恩惠,并且也是在内心之中暗自的发誓,定然要找机会报答回来。

    在明相吩咐过后,明家二子明志行也是点头哈腰就走上前来,引领着韩太医往外面走。

    明志行虽然是明府的二少爷,但是毕竟是庶出,所以此时眼见父亲将这种差事交给自己,表面上虽并无任何波动,但是内心中却是万般的欣喜。

    如今明府嫡长子不在府中,他明志行可真是山中大王了。

    眼见明相将如此重要的差事交给了明志行,就连其娘亲苏姨娘的脸上也是满脸的喜色。

    除此之外,在玉馨苑的主房中,自然是不止苏姨娘的脸上露出了喜色。

    就连明天薇姐妹等人,也是得意,不过明天薇必然是不会将这种喜色放在脸上的,不像她的好妹妹明真茹,只差开心的蹦跶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明天薇也是走上前去,银铃般的声音响起,就对着明老太君做宽慰之状的说道,“祖母别太伤心,倒累着自己的身体。”

    “很不幸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可惜了大姐姐她还年轻。”说到这里,明天薇也是惺惺作态,就拿起来手中的手绢擦拭自己强行挤出来的那几抹的眼泪。

    “不过祖母放心,大不了日后,我们姐妹几个,便赡养大姐姐。”明天薇就差拍着胸脯同明老太君保证了,如此这般说法,也不过是为了树立自己的人设罢了。

    果不其然,在明天薇此话落下之后,明相也是开口出声道,“薇儿如此贤惠温柔,更为他人着想,柯儿有薇儿这个妹妹,也实乃不幸之中的万幸啊!”

    听了明相的话之后,明月柯的内心中也只想直翻白眼,有明天薇这个前世算计她,害她冤死,甚至害的明府被满门抄斩的妹妹,才是她和大家的不幸好吧!

    “相爷也不要太伤心,韩太医不是说了么?或许找到神医,柯儿还是能够好起来的。”此时,白氏在确定明月柯是真的傻掉,心中那块大石头也终于稍落落了,便假装温柔,好心的来到明相身旁,说一些好听的话。

    不过在白氏出声后,明老太君倒是一声冷哼,这位曾经的县主,如何又能够听不出,那白氏话中更深层的意思?

    明着是说,柯儿还有救,可是暗地里还不是在提醒着众人,只有找到神医才能救柯儿,不过要请来神医时雨信,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白氏也是在变相的提醒明相,柯儿已经没救了。

    这话在明老太君听来,如何能够不愤怒呢?

    明相本想同白氏搭话,但是在听到母亲的这一声冷哼之后,也是欲言又止,只是瞪了白氏一眼。

    此时明相才发现,这白氏怎么这么的不长眼,母亲还在这里,就专挑痛处来戳,也怪不得,母亲一直以来都瞧不上她。

    而眼见明相本来都已经看向她了,却又并未发一言,更是冷冷的瞪了她一眼,白氏的内心之中也是着急。

    自打明月柯回来的这几天之中,明相并没有以前那般的宠爱她了,或许是又想起来明月柯的母亲,那个女人!

    而因为明月柯,平日里本就瞧不上她的明老太君,此时更是对她没有任何的好脸色看。

    白氏的心中有所愤怒,但是又不能朝着施加给她的明相和明老太君二人发泄,所以此时白氏看向了明月柯,目光之中流露出来了更多的怨恨之色。

    “父亲,祖母,薇儿相信,柯姐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能够恢复如初的。”眼见父亲明相和祖母明老太爷都给母亲摆脸色,明天薇也直接开口,就为白氏解围。

    果不其然,在听了明天薇的话之后,明相和明老太君的脸上也都缓和了几分。

    “现在最重要的是,柯姐姐和太子殿下的婚事又该如何呢?”明天薇顺便又提起来了明月柯和太子萧绍钧的婚事,其实明天薇的此话是明知故问。

    明月柯和太子萧绍钧现在不过是圣旨赐婚,二人还并未完婚,所以要想退婚,可太简单了,不过是收回圣旨即可。

    若是韩太医回到宫中复命,如实禀告明府大小姐明月柯已经疯掉的事实,那么想必明日上午的时候,就会收到退婚的圣旨。

    “此事再议。”明相的心中有几分的烦躁。

    今日在见到太子的时候,心中也多了几分打算,或许日后,扶持太子和八王一脉,也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自己的大女儿更是对方未来的太子妃。

    所以明光远便动起来了心思,但是却并未想到,变故来的这么快。

    自己的女儿早晨时入宫的时候,还完好无损的,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幅模样呢?而那马儿,好端端的,怎么就受了惊呢?

    想到这里,明相就更觉得烦躁了起来,便直接开口询问的说道,“那马和马车夫在哪?”

    明月柯此时正将头埋在明老太君的怀中,在明老太君的不断安抚之下,这才显得稍稍的有几分的安静,所以众人也都并未看到明月柯嘴角浮现的那一丝冷笑。

    自己的昏爹明相反应也太慢了吧,这才意识到那马车出了问题?

    不过这么久的时间了,想来,那幕后的黑手,都已经将该处置的都处理完毕了吧!

    “那马因为疯掉,更是当街伤人,所以便被帝都府尹带人射杀处置了。”在明相问完之后,明天薇便直接作答。

    “至于那马车夫,已经被母亲责令罚了五十大板。”明天薇说完,一旁的白氏也是立即点了点头,毕竟这可是她的功劳。

    听闻明月柯的这话,不只是明月柯皱眉了,就连明相也是眉头紧皱的样子。

    “那马车夫可曾交代过什么?”显然,明相也是觉得,马儿受惊,那马车夫必然是有问题。

    不过明天薇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在场的众人都背后一凉,“那马车夫在打到第四十一板的时候,就受不住,死过去了,被丢去了乱葬岗。”

    感觉到众人都在沉默后,明天薇这也才意识到了自己方才说的这些话,好像都和自己平时所塑造的形象有所不同。

    随即,明天薇就是话锋一转,哭哭啼啼的说道,“这马车夫,若是出事时候,能够管控好那马儿,我可怜的柯姐姐,也就不会变成这般模样了...”

    明天薇的哭声也是真挚,更伴随眼泪打湿手帕,众人尤其是明相,还真的都已经,她是因为明月柯变成这幅模样而极度伤心。

    此时在听了明天薇的这番话之后,原本还持有怀疑态度,甚至还觉得此时有些疑点的明相等人都觉得,这马车夫,就算是被打死,也是死有余辜。

    虽然明相在将明月柯送出去的这三年中,也渐渐的和这个大女儿少了感情交流,不过在他的心中,也是认为,就算是死十个马车夫,也不抵他一个完整无损的女儿啊。

    那马车夫,是大夫人白冰珍早就已经收买了的,这是明月柯所知道的。

    此时听着这些话,听到对方为此更是草菅人命,明月柯便有些心烦。

    前世的时候,明月柯早就知道了明天薇的真正面目,只不过是直到死的那一刻才看清罢了,所以也丝毫不怀疑明天薇话语中的真假,对方为了事情不败露,定然是已经除掉了那车夫。

    明月柯的内心中有些烦躁,在这场不见血光的争斗中,已经有牺牲品出现了,而这还只是开端,结束还太早。

    明月柯不想再看这些人的假嘴脸,同时也更不想让这些人继续在母亲曾经住过的玉馨苑,会脏了母亲最爱的庭院。

    想到这里,明月柯的眼珠子就是一转,腾的一下子,就直接从床榻上站了起来,而明月柯的这一动作也将玉馨苑中明府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唔——”

    “我要找娘亲~”

    “你们这些坏人们,为什么要将我娘亲藏起来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