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三十八章 你莫闹!
    明月柯如同孩童一般哭喊着,开始摔砸起来了玉馨苑之中的东西,只见一个花盆,伴随着风声直接奔着明天薇和白氏母女二人而去。

    那花盆直接被砸在了白氏的脚下,这把这二人吓得不轻。

    一时之间,玉馨苑之中此起彼伏的哭喊的声音,那些府中的小姐姨娘们都纷纷忙着躲避明月柯砸过来的东西,每个人都手忙脚乱的,自顾不暇,好是狼狈。

    明月柯虽然在闹,不过却是有意的避开了祖母,那些从她手中飞出去的物件,都如同长了眼一样,专门往白氏和她的几个女儿那里砸去,逼的几人不断的后退,直到退出了她的房间,站在房门外面,还不时的被波及到。

    “柯儿,你莫闹!”明相眼见这般情况,便立即上前,就要制止住明月柯。

    但是抬起手的瞬间,看见这般疯癫的明月柯,还有她眼眸中的清亮但却如同受伤的小鹿一般的眼神,明相终究还是放下了手。

    毕竟方才时候韩太医也说过了,此时的明月柯,受不得半分的刺激,若是受到什么,日后可就难说了。

    现在明月柯还并未同太子解除婚约,所以最好还是不要出事,否则明府可推不开干系。

    明月柯眼见明相犹豫后放下了手,心中还是一阵的冷笑,早就料到,他不敢打下去,刚才韩太医所说的那些话她可都是听的一清二楚,所以此时才敢肆无忌惮的闹起来。

    看来,就算是这一世,这韩老头也能在无形之中帮了她一把啊。

    明月柯看着脸色还有些阴晴不定的明相,也是觉得倍感无聊,便开始假装受到了惊吓。

    明月柯的身子不断后退,装作是被对方吓着的一般,缩回到了祖母的怀中。

    “好了,都不要闹了。”在明月柯缩回到祖母明老太君的怀中之后,明老太君也是猛地举起拐杖戳向地面,并同时说道。

    “你们都走,让柯儿好好休息,都莫来打扰她。”明老太君也是遏制着自己心中的愤怒,对着眼前明府这些心中各怀鬼胎的人们说道。

    “是,母亲说的是。”明相也是觉得,一众人继续呆在玉馨苑这边不大合适,看见乱成一团的明府,内心也烦躁的很,正想找借口离开,就听见了母亲明老太君的发话,便也直接找了个台阶下了。

    “都走吧,让柯儿安心养病。”明相对着身后一众的明府众人说道,而这些人本来就都只是来走个过场。

    早就等着明相发话准许离开,所以在明相话落之后,也都纷纷匆忙的走掉。

    在众人都走掉之后,明相也是回过头来,再次的看向了明老太君,也是对着母亲拱手作揖便说道。

    “天色已晚,母亲不妨也早些休息吧。”

    听了儿子明相的话之后,明老太君却是叹了口气,看向了自己怀中的明月柯,道,“柯儿这个样子呢,我怎么能够放心的下呢?”

    这明府之后,明月柯自然是知道,除了安姨娘母子之外,能够真正在意自己,对自己好的,也就祖母了。

    所以祖母心中的担忧,明月柯也是能感受到的,只不过,的确现在天色已晚,而祖母又年岁已大,是该早些休息了,这样想着,明月柯就直接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困了。”

    说完,就一头栽倒在了床上,呼呼假寐起来。

    反正她现在扮演的是个疯子的角色,就算作出怎样出格的行为,都不为过分,毕竟,疯子什么也不懂,谁也不知道对方会作出怎么样疯癫的事情来。

    这样也好,那些繁杂的又逃不过的礼节,也都可以省掉了。

    “母亲?”眼见自己的母亲明老太君看着已经入睡的女儿明月柯发呆,明相也小声出声叫道。

    听闻明相的声音之后,明老太君也是回过神来,吩咐了玉馨苑中伺候明月柯的丫鬟们要好生照看明月柯之后,便才同明相一起离开了。

    而在明老太君和明相等人都离开后,夏冰和秋雨也将其他的丫鬟们挥退,便关起来了房间的门。

    她自然是在装睡假寐,此时不动声色,也是想要看看,这姐妹二人准备做什么。

    “姐姐,我好怕啊,你也听到了那车夫竟然被杖毙,大夫人这些卸磨杀驴了呀!”一关上门之后,秋雨就立即迫不及待的对着姐姐夏冰诉说到。

    “嘘——”夏冰却是立即上前,就捂住了秋雨的嘴,“妹妹,当心祸从口出呀。”看得出来,夏冰还是一如既往的谨慎。

    然而秋雨却不以为意,将姐姐夏冰的手拿开,并说道,“姐姐你也看到了,大小姐都已经痴傻了,还怕什么呢?”

    秋雨说完,夏冰也是看向了床榻的方向,在看到明月柯的确是已经睡着了,这也才放心下来,并且还叹了口气。

    “大夫人交给咱们姐妹二人的差事,还真是磨人,不过现在,算是解脱了吧!”秋雨也继续吐槽的说道。

    “还好这次马儿发疯,没伤了大小姐的性命,不过我的心中还是有些难安,姐姐,我不想再呆在这里了。”

    而听了秋雨的话之后,夏冰也是认可的点了点头,但是随即又是叹了口气,也是安慰秋雨的说道。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谁让咱们出身苦,只能做丫鬟呢?”毕竟夏冰比秋雨更年长了一两岁,也更成熟想得通一些。

    “这次大夫人可是允诺了十两黄金,父亲来信,说冬弟马上就要入学堂了,这笔钱,可以让家中的人过上好日子呀。”

    听到姐姐夏冰这么说之后,秋雨的脸色也缓和了几分,的确,要不是为了那十两黄金,她姐妹二人又怎么敢对大小姐下手呢!

    只不过,秋雨的右眼皮一直在跳,总觉得有几分的良心难安。

    这姐妹二人的对话,自然也都被在床榻上假寐的明月柯听了去。

    先前,明月柯是怀疑这件事是大夫人在背后搞的鬼。

    前世的时候,明月柯也是上了那辆马车,并且马儿受惊发疯,坐在马车之上的她自然是被波及到的。

    最终是撞破了额头,掺了绷带好几日才恢复,索性并无性命之忧。

    而前世之中,那马车夫也是同样的死法,被大夫人下令打了五十大板,因受不住,到第四十一板的时候,就死了。

    当时自己还真的以为,大夫人是在为了自己出气,所以才重罚那马车夫,但是现在看来,果然还是当时的自己太过天真。

    此时,夏冰和秋雨两姐妹的话,无疑是已经证据确凿,这件事就是大夫人干的。

    大夫人一向视她为眼中钉,从明月柯幼时开始,就已经是如此。

    所以就算她不主动出手,她隐忍着,对方也并不会就打算放过她,那么这一世,就让她,好好的陪她们玩玩吧。

    此时,夏冰和秋雨两姐妹还在小声嘀咕着,二人也是在讨论,要是否继续为大夫人做事,毕竟大夫人今日的手段,二人也见识过了,这卸磨杀驴着实厉害。

    二人都有些后怕。

    就在此时,床上的明月柯就一阵翻动。

    顿时就将这还在小声讨论中的姐妹二人吓怕了,如同受了惊的兔子一般,立即支棱起来了耳朵,然后朝着床上打量去。

    在看到明月柯只是翻了个身之后,也才放心了下来。

    “姐姐,要不咱们还是别在这里说了,我有些害怕。”到底是做了亏心事怕鬼敲门,那秋雨也是有些担忧,就对着姐姐夏冰说道。

    本来夏冰还觉得没有什么,此时在看见明月柯翻身之后,右眼也是突突的跳了起来。

    不过,夏冰却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来到了床榻前面,出声试探的叫道。

    “大小姐?”

    “大小姐,奴婢给您盖个被子。”

    夏冰说着,也直接就开始为明月柯翻身,不过这次的动作,可是一点都不温柔,她直接就用手,将明月柯推进去床榻里面。

    然后随手拿起来了一床棉被,就摊开随意铺在了明月柯的身上。

    “姐姐...”秋雨看着自家姐姐的这种粗暴的方式,也是皱眉,“她毕竟是大小姐,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有所不妥呢...”

    显然,秋雨因为年纪较小,也更害怕一些。

    “怕什么,她都已经是个傻子了。”夏冰也是不以为然的说道,然后也是盯着眼前的明月柯就出了神。

    “姐姐,在想些什么?”眼见自家的姐姐在发呆,秋雨也关心的出声询问。

    “其实今日大小姐说,要绕过我的时候,内心之中也不是没有想过,要不干脆我们就将大夫人吩咐的事全盘托出,从此以后,就一心服侍大小姐。”

    “但是,却又害怕爹娘和弟弟遭遇毒手...”夏冰说到这里,也是并未继续说下去,而是开始了唉声叹气。

    听了对方的话之后,明月柯也是一声叹息,其实,她又何尝不是给了这二人的机会呢?

    在上马车前,明月柯也是故意停顿,甚至还询问二人是否和自己同乘一车。

    但是二人却笑着拒绝了。

    此时,明月柯也是直接就坐起身来。

    毫无疑问,那姐妹二人又是一阵的惊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