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三十九章 皇帝的潜在意思
    “大...大小姐?”夏冰试探性的出声询问。

    “唔...两位姐姐,我睡不着,你们陪我做游戏好不好呀?”为了让这二人确信自己是真的撞坏了脑袋,明月柯便嘴角咧出一个傻笑,对着二人用孩童的语气说道。

    眼见明月柯这般,姐妹二人对视一下后,也都是放下心来。

    “大小姐,太晚了,您先乖乖睡觉,咱们明天再一起做游戏呀!”那夏冰说着,就手上用力,将明月柯按在了床上,并且快速的盖好了被子。

    “大小姐一定要听话喔!”夏冰露出一个暖心的笑容出来,哄骗明月柯说道。

    “好,明天一起玩游戏,现在乖乖睡觉觉...”明月柯嘟囔着,就再次的假装昏睡了过去。

    而眼见明月柯已经睡过去了,夏冰瞬间便转变脸色,变得冷漠起来。

    “我们走吧,回去休息吧。”夏冰也是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大小姐痴傻,日后这府中,就更是大夫人说了算了,咱们姐妹二人,还是及早的为自己做打算吧。”夏冰冷冷道,说完,便率先推门而出。

    秋雨还是有些害怕,不自觉的吞咽口水,只快速的看向了还在床榻上熟睡的明月柯一眼,便立即关上门去追上姐姐夏冰的脚步了。

    在听着二人的脚步声远离,确定姐妹二人已经离开之后,明月柯这才从床上立即起身。

    开始在房中翻找了起来,她要找的,自然是从太子哪里顺回来的太素九针了。

    其实也不难找,就被人放置在了花厅的桌子上,明月柯立即打开木盒进行检查,看到金针都还在,也就放心。

    随后,明月柯就将盛放太素九针的木盒收好放了起来,这东西说不定以后就有大用。

    在收好了太素九针之后,明月柯却不自觉的在房间之中开始了踱步,而且更是来到了窗边,就将窗户打开来。

    今夜月明星稀,那个人,他还会来么?

    明月柯这样想着,嘴角也是浮现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随即便将窗户紧掩,重新回到床榻之上睡了过去。

    而明月柯自然是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屋顶上,却正有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那里,正可以将玉馨苑之中的一切都收入了眼底之中。

    萧绍钧今晚还是来到了明府中,但是还未靠近玉馨苑的时候,就发现了在那小庭院之中倒是聚集了不少的人,所以定然是藏在暗处,并未着急现身了。

    明月柯在回明府的路上,马儿惊慌疯掉一事,如今整个帝都都已经知道,萧绍钧也不可能不知,自然也是心中有几分的担忧。

    不过就这样远远的观望,知道她无事之后,便也放心了下来,想来今日她也很是疲惫,所以萧绍钧只是打算远远的观望。

    “主上,夜晚风大,您的身子...还是早些回去吧。”衡山出现在了萧绍钧的身后,然后对着萧绍钧关心提醒的说道。

    说话的时候,衡山也是不自觉的就看向了明月柯所在的玉馨苑的主房,但是此时皆是门窗紧掩的样子,衡山真是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的呢?

    自家主子却盯着看了这么久!

    难道,这就是恋爱之中的男子么?都会作出这般奇奇怪怪的行径来?

    衡山不敢多想,也不敢多问,但是好奇呀,不断偷偷打量向萧绍钧。

    萧绍钧自然也是发现了属下的异常,便板起来脸,厉声问道,“让你查的事情查到什么了么?”

    “回禀主上,那马车夫已经死掉了,不过其家中却是得到了一大笔来历不明的金子,目前还在查金子的来源之处。”衡山拱手作揖,就对着萧绍钧汇报的说道。

    “查,一定要查出幕后黑手。”萧绍钧说着,便转身,准备离开。

    最后回头看向那个地方,手中握紧成圈,竟然有人敢暗中动手,他一定不会让那人好过的,任何人都休要动明月柯!

    转过身来后,便在几个起落之间,消失在黑色的夜色之中。

    第二日一早,明相嫡女,明府大小姐明月柯痴傻一事,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帝都了。

    昨日的时候,只顾着关心明月柯的情况,明相却是忘了严令禁止,让府中的人议论此事,更是严令禁止外传。

    但是谁能料到,明月柯痴傻一事,竟然一大早就都被知晓。

    明月柯在听到那些丫鬟们议论的时候,也是心中冷笑,她早就料到了会是这场局面。

    肯定是有人故意要让这事闹大的,而这人,不消多说就能知道,必然是白氏和明天薇那母女了。

    因为这事闹的越大,明月柯的名声一旦败坏,那母女二人就越觉得自己得利。

    “老爷回来了呀!已经泡好了热茶,去倩心苑小坐一会儿吧。”

    此时,明相刚刚下早朝回来,脸上也没什么好脸色,只瞥了白氏一眼,“我还有些事要忙,改日。”说罢,明相就直接朝着书房的方向而去了。

    白氏在明相离开之后,便立即收起来了方才脸上所洋溢出来的笑容,并且冷冷的吩咐了身旁的下人们,“备马车,入宫。”

    她入宫自然是为了去见自己的好表姐继皇后了。

    而此时在皇宫之内,皇帝在下了早朝之后,便直接来到了安宁宫。

    此时,正同太后,二人分别端坐在安宁宫的前厅中。

    安宁宫的气氛,有些许的沉寂,因为陛下亲临,所以安宁宫的下人们,也都比平时更加严守规矩了些。

    空气中不时飘过的淡淡檀香气味,也让皇帝眉宇间放轻松了许多。

    皇帝萧睿不经意的抬头间,就瞧见了母后发髻间的点点斑白,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也有许久不曾来过安宁宫给母后请安了。

    内心之中不免多了几分的愧疚之色,都说人生有一大遗憾就是子欲孝而亲不在,如今自己的父皇太上皇也正是在病危中,而自己却还忽视母后,实在是大不孝了。

    “你不用多说,你的来意,哀家也知道的。”太后的脸色也有几分的憔悴,昨晚就听到了明月柯出事的消息,便也是翻转一夜辗转难侧,不得入眠。

    “皇帝你也是知道,柯儿同哀家的关系,她是哀家亲妹妹的后人,哀家不可能不管的。”太后连声叹息,也是对她的皇帝儿子萧睿说道。

    此时的太后也是倍感无奈,她纵然是母仪天下,最终还做到了太后的这个位置上,可是这又如何呢?

    却连自己在宫外的至亲之人都护不住。

    “母后,但是钧儿,他毕竟是我北离国的太子。”皇帝萧睿也皱眉,开始对着太后劝说的说道,但是又不知该如何明说。

    其实就算他不明说,太后自然也是理解他的意思。

    太子娶妃,这还涉及到皇家的颜面问题,若是当真取个痴傻的太子妃回来,恐怕会有损皇家颜面,更何况,太子是储君,而太子妃更是未来的皇后,所以就更加断然不可草率。

    想到这里之后,太后也是再次的叹了口气。

    而皇帝萧睿见此,更是继续趁热打铁的对太后进行劝说,“母后,那明月柯,也是明相之女,虽然经历了此番的变故变得痴傻,不过要找个好人家,倒也不难。”

    “而且明月柯也是母后您妹妹的后人,论辈分,也算是朕的侄女,朕大可赐下圣旨,收她做义女,封她为公主,并赐公主府,您看如此可好?”可见,皇帝萧睿也是做出了极大的让步出来,甚至都同意封明月柯为公主。

    而太后此时的目光也变得锐利了起来,世人都以为,太子病弱,就连当今圣上都对这位病弱的太子失望而不管不顾,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般。

    如果皇帝当真对太子不闻不顾,大可不必来劝说她,作废掉太子和明月柯之间的婚事。

    因为如果皇帝不在意太子,无意让太子继承皇位,就算他娶了那痴傻的明月柯,又能如何呢?

    太后可谓是上届宫斗的冠军了,又怎么会不明白皇帝此番所作所为的意义呢?

    所以,皇帝其实还是有意让太子来继承皇位,也正因为太子要继承皇位,所以便不能娶明月柯。

    也就是说,太后的面前摆着两个选择,左右为难。

    两个孩子都是太后极为疼爱的,本想做一桩好事,却不晓得,竟然会出现了这等的意外。

    安宁宫之中,再次的陷入沉寂之中。

    许久之后,太后才又是一声叹息,“如此,就按照皇帝所说的来吧。”

    太后最终还是如了皇帝所愿,同意作废那道赐婚的圣旨,这倒不是说太后就偏心向了太子。

    而是因为她也觉得,这大概是更好的办法了。

    就算没有了太子妃的身份,但是作为补偿,皇帝同意要将明月柯收为义女,并且封为公主,更是要赐公主府,这个补偿倒也不必做太子妃要差多少。

    更何况,日后若是钧儿坐了那个位置,想来也是不会亏待了柯儿,有了公主的身份和公主府,柯儿的下半生也算衣食无忧,所以太后才选择了妥协。

    “那朕等下回去就拟圣旨了。”皇帝在说服了太后之后,倒也并未急着离开,这才轻轻的捧起来了身前的茶水,“朕想再多陪母亲一会儿。”

    “也好,我们母子二人,也许久不曾谈心了。”太后在听到了皇帝所说的话之后,一扫脸上的疲惫,就连因为明月柯的事而露出来的愁容也少了些许。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却见有宫人一路小跑入内。

    “何事?”太后直接开口询问。

    “回禀皇上、太后,太子爷求见,已经候在安宁宫门外了。”

    那宫人说道,说完只见太后同皇帝二人也是皆变了脸色。

    要知道,太子萧绍钧平日里可是从不踏出他自己所在的东宫的,但是今日,为何会主动前来安宁宫找太后呢?难道是因为明月柯一事。

    想到这里,再想起太子萧绍钧的身体,皇帝的心中也是一阵的烦躁,便说道,“不见,叫他自己回去好生的养病。”

    如果太子萧绍钧的身体能够不这般的病弱,自己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在选择继承人的方面陷入了摇摆不定的局面之中,皇帝想着,亦是唉声叹气。

    “是,陛下。”那宫人得了命令,正要去外面通报的时候,却有声音从前厅的门外传来。

    “为什么不见?”这声音的主人正是太子萧绍钧,而且是未曾得到皇帝和太后的同意,就直接闯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