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四十五章 怎能如愿家法伺候?
    就在这个时候,明月柯也是轻轻的拍打棺材壁,发出声音来,试图来引起明相的注意。

    但是此时的明相,却脑海中想的都是方才白氏所说的明老太君昏倒一事,此时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也没听到,从前厅改造成的灵堂中所传出来的拍打的声音。

    明相转身,就准备直接离开。

    “父亲——,不能现在就定棺。”这时,却有人将明相拦了下来,拦住了明相的去路,而这人不是别人,却正是明月柯的三弟明志泽。

    明志泽一早就听闻了姐姐明月柯出了事,不过却还并未告诉母亲安姨娘。

    甚至连姐姐明月柯头部受到了重击而变得痴傻一事,安姨娘其实也是昨日晚上才知道的。

    他们母子二人早就被明相遗忘在了脑后,所以这府中的大小事件,都从来不会有人告知居住在别院之中的他们母子二人的。

    还是明志泽打探过后才知道的,便立即告诉了母亲安姨娘,昨晚的时候,母亲也是担心了一整晚,彻夜未眠,担心姐姐明月柯。

    而今日一早,母亲更是就赶快叫起来了明志泽,要去玉馨苑中探望明月柯。

    当明志泽走到玉馨苑的时候,就见大夫人白冰珍就在一旁,而那些下人们的口中也都说着什么,大小姐真是苦命啊,年幼没了娘,这年纪轻轻的,自己竟然也去了之类的话。

    明志泽便躲在暗处看了起来,却见白氏火速就派人出了明府,就带回来了一具棺椁,便直接将姐姐明月柯就装入了棺材中。

    看到这一幕,明志泽自然是握紧拳头,就想要上前去制止他们的这番行为。

    不过好在明志泽也并非是那种冲动之人,他虽是习武之人,但是却难敌众手。

    如果他这般贸然行事上前,很可能只会被大夫人手下的那些爪牙们所阻挠。

    所以明志泽便等待了起来,想要等到父亲明相下了早朝回来,再说此事。

    毕竟,姐姐明月柯,怎么好好的人就没了呢?府医说是脑部被撞击后的后遗症,那这后遗症为什么在过了两日之后才复发呢?

    怎么想,这其中都有不对劲之处。

    明志泽准备要等父亲明相回来之后,定要细查姐姐明月柯死去的真正原因,来还姐姐一个公道。

    没错,明志泽怀疑,姐姐明月柯是被大夫人等人害死的。

    此时,那些府里面的小厮们也都已经将棺材盖放置上去了,不过还没合严实。

    现在似乎出现了一些状况,所以这些小厮们也都暂且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然的话,此时都要开始定棺了。

    眼见自己的路被人拦住,明相本就有些焦急的脸上更是露出了不耐烦之色。

    平日里,明相就极为不喜这个三儿子,不仅长得不像他,更是不喜好读书,整日就知道弯弓射箭。

    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明志泽是姨娘所出,是庶子,就更不得明相喜欢了。

    “为什么不能呢?既然人死了,就应当早日埋葬,入土为安。”明相还未做回答,一旁的白氏倒先是开口了。

    白氏似乎很急着定棺并且埋了棺材里的明月柯,所以此时说话也有几分的着急,有些的尖锐。

    这倒是引得一旁的明相侧目,总感觉今日的白氏有些奇奇怪怪的。

    而白氏也感受到了明相的目光,心中却是咯噔一声,自己方才的反应有些过激了,所以引起来了明相的怀疑,此时白氏也是先定了定心神。

    然后做出了一个悲伤的表情,抬起头看向明相,眼神中有几分的泪光,看起来还颇有些委屈?

    然后也用带有些哭腔的声音开口说道,“相爷,谁也不想发生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事,妾身想着早些定棺,一来是能够让大小姐早日入土为安,二来也是担心若是老太君等下醒来,见到大小姐的尸身,难免会更加伤悲啊!”

    本来明相心中还有几分的疑惑,此时在听到白氏再次提起来了母亲明老太君之后,明相心中的那份疑惑也消失不见了。

    女儿死了,人死不能复生,而活着的人,定然要比死掉的人更加重要,明相此时竟觉得白氏所说的话有几分正确,断然不能够让母亲再过度悲伤了呀。

    所以明相也是下定决心,就要让女儿明月柯早日入土为安,想到这里,明相就握手成拳,厉声说道,“定棺!”

    “住手!我看谁敢!”在明相说完之后,那些明府中的小厮们也再次的动了起来,就要将棺材盖全部盖住,并且钉上棺材钉。

    眼见这些人开始了动作之后,明志泽也急了,直接上前,就赫然出手,打伤了几个明府的小厮,并且吓退了其他的下人们。

    这一切自然都是被在棺材之中的明月柯听的清清楚楚,她断然没有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刻,为了她挺身而出的会是明志泽。

    前世的时候,虽然安姨娘对她很好,但是因为她忽视了明志泽这个弟弟,直到明月柯被那对狗男女害死前,都再无交集。

    但是今生今世,明志泽不惜为她公然反对和顶撞父亲明相,这让明月柯很感动。

    果不其然,眼见明志泽都出手了,明相更是怒不可遏,“反了,都反了!”

    “来人,家法伺候,给他二十仗责,只要死不了就往死里面打!”明相显然也已经被愤怒所冲昏了头脑,便高声呵斥的说道。

    一旁的白氏更是用手帕捂着嘴偷笑,不过在看向明志泽的目光之中也多了几分的怨恨之色,她万万没想到,这杂种竟然会出来坏了她的好事。

    “父亲,大姐毕竟是圣上和太后下旨钦定的未来太子妃,就算是死了,也要先禀明圣上,再行下葬吧!”眼见父亲明相有些气在头上,非要现在立刻就要定棺,明志泽也是脑海中略一思考就脱口而出。

    在明志泽此话一出之后,果不其然,明相就冷静下来了些,而棺材中的明月柯也忍不住就给明志泽竖起来了一个拇指,不愧是她的弟弟,够机智。

    然而一旁的白氏却是变了脸色,她万万没有想到,明志泽这个小兔崽,竟然还会搬出来圣上和太后出来。

    明相是右相,更是一向忠于朝廷,断然是不会作出这般违背国礼之事的。

    但是——

    虽然表姐,圣上当今的皇后金微月,已经保证过了,就算是宫里的太医,也不一定能够查得到,那两种原本无害之物,结合后便形成的能够令人闭气的剧毒。

    不过白氏还是心中有所不放心,总觉得只有明月柯入土之后,她才能够心安。

    此时看着眼前出来捣乱的明志泽,那心中自然是恨不能他能赶快的消失。

    “好啊,那便可以先行不定棺,但是你的竟然敢公然顶撞我,而且还出手伤人,二十大板,定然是不能少。”明相看着眼前的明志泽,就是一甩衣袖,紧紧的盯着眼前的明志泽,就愤怒的说道。

    而明志泽也丝毫没有任何惧怕,就同父亲明相对视了起来。

    看着这般叛逆的明志泽,明相明光远的心中又是一阵的烦躁,记得明月柯刚回来的时候,也是曾用这样的目光来同他对视。

    此时,明相也是在内心中感叹,这都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这般的叛逆且反抗呢?

    “只要父亲不定棺,泽儿愿意自行受罚。”明志泽也是一甩衣袍,就直接对着明相跪了下来,更是直言不讳的说道,“泽儿只求父亲能够查明,柯姐姐死去的真正原因。”

    “这...”听闻明志泽的话之后,明相也暂时的冷静下来,开始思考了起来。

    他自然也是觉得,自己的柯儿,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撒手离去呢?昨日明明还好好的,而且太子还前来探望过。

    明相思考一番过后,其实就准备答应了明志泽提出来的要求,但是明相却觉得,此时的柯儿已经都傻掉了,总不能还有人要存心的害死她吧?谁会跟一个傻子过不去呢?

    明相也是有些狐疑,总觉得是明志泽太大题小做了一些了。

    不过此时,明相显然还在气头上,虽然也有心想要再行调查一下自己的女儿明月柯死去的真相,也算是好给皇上和太后一个交代,但是却有些气不下。

    “好,为父答应你不定棺,但是要查明死因,还要待到行完二十仗责的家法之后。”明相一甩衣袖,就对着眼前的明志泽冷冷的说道。

    女儿明月柯的死,还有母亲的昏倒,以及那烫手山芋一般的圣旨,都让明相觉得烦躁的很,此时明志泽更是直接自己撞上了枪口,明相自然是要拿他做发泄口了。

    此时,棺材内的明月柯就是皱眉,她没有想到,父亲明相竟然会冷漠和偏心到了这个地步。

    方才明月柯在那些明府的小厮们盖上棺材盖的时候,并未直接起身,而是时机未到,想要继续查看一番父亲明相的反应。

    从父亲明相下早朝回来之后,就一直被大夫人白氏牵着走,根本丝毫不去多想其他的。

    甚至都不曾关心过她,连她的“尸首”都不肯多看一眼,这让明月柯也很是伤心,对自己的父亲又更多了几分失望。

    此时,明月柯也想起来了,自己的母亲,也就是明相的原配夫人秦怀玉,在死后没有三两个月,那白氏就成为了新的明府主母,明府的大夫人,果然,父亲也是个凉薄之人么?

    明月柯为母亲而感到有些不值,明明当年身为英穆公之女的母亲是下嫁了父亲,却最终得到如此这般结局,人走茶凉。

    而现在,听闻父亲坚决要对明志泽使用家法,而且还是仗责二十这样的重刑罚。

    明月柯便不想再继续装死下去了,明明发誓,要保护好这些至亲之人的。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腊月初的时候,就是武考初试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明志泽受到了仗责而重伤,到那个时候,根本无法痊愈,也将错失了武考的大好机会。

    这可是明志泽苦苦等待了十五年,多少个晨起晚睡、寒冬夏暑的练武,受了多少的伤,留下了多少的疤痕,才等到了这个机会。

    所以明月柯断然不想对方因此而丢失掉这个机会的。

    明月柯伸出手去,想要推开压住棺材的盖子,然而这楠木制成的棺材盖,极为的笨重,单靠明月柯一个女子的力量,难以推动半分,要知道,方才这可是六个壮年小厮一起合力才放置上去的呀。

    摸着这材质,竟然还是上等的楠木,明月柯的嘴角就是浮现了一抹的嘲笑之色。

    在她“生前”的时候,白氏可是没少克扣,甚至连着白氏的娘舅家,永肃城的白府,都欺负她明月柯,但是这人“死”了,还反倒用了上等的楠木棺材?

    都知道,这楠木,还有镇魂的作用,可见,白氏也是做贼心虚,担心她明月柯日后会变成冤魂来找她索命。

    虽然推不开眼前的棺材盖,不过做一些别的,还是可以的吧!

    明月柯想着,便直接伸手,就开始敲打起来了这困住自己的楠木棺材。

    而听到了棺材被敲打的声音之后,在场的众人皆是变了脸色。

    “这...”明相也是愣在了原地,但是他却以为是自己被气昏了头,所以出现了幻觉。

    而白氏更是脸色瞬间就变得煞白了起来,心中也是有个难以置信的大胆想法,难道说,那明月柯其实当时只是处于假死的状态么?

    那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就匆匆忙忙的置办了棺材,定然要被明相怀疑,她到底有没有详细的让府医去查看明月柯死掉的真正原因。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她的一切行为,都将显得极为的可疑了,并且今天早晨的时候,白氏不放心,还让自己的贴身心腹王嬷嬷亲自去了一趟玉馨苑,去嘱咐好那两个安插过去的丫鬟。

    如果明月柯死而复生,那么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她白氏啊!

    但是倘若一口咬定明月柯死掉了,那么便是死无对证!想到这里,白氏就是灵机一动,立即出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