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四十九章 伺机而动
    明月柯指向的却是明老太君院子里的徐嬷嬷,也就是当初将她从永肃城接回来的那个。

    此时,明显能够看到,白氏和明天薇二人都松了一口气,而明相的眉头却是紧紧的皱着,他怎么也想不通,徐嬷嬷会有害女儿明月柯的理由。

    不过很快,还并未持续多久,只见明月柯就放下了手,并且喃喃自语道,“不,不是这个婆婆...她的眼角没有黑色的小点点...”

    黑色的小点点?眼角痣!那个让明月柯自己躺到棺材里的那人眼角有颗痣!

    而在明府一众的婆子里面,只有一个人符合这样的标准,那便是大夫人院子里的王嬷嬷。

    一时间,在听闻明月柯这么说之后,所有人都看向了人群中的王嬷嬷,而还跪在地上的白氏也是就慌了神。

    王嬷嬷被众人盯着,倒也并未慌张,毕竟也是跟随在大夫人白冰珍身后多年,更重要的是,王嬷嬷其实是继皇后金微月派给白冰珍的得力助手。

    她知道,这个时候越是慌了神,就越容易出岔子,而大小姐明月柯毕竟只是个傻子,王嬷嬷就不信了,她一个傻子,还能够泛起来什么浪花么?

    “相爷,这是发生了何事?”徐嬷嬷眼见方才明月柯指向了自己,随后又嘟囔了一句什么,众人便将目光又都放在了王嬷嬷的身上,所以一时间也是好奇。

    同时,徐嬷嬷更加好奇的是,今日一早不是还听说大小姐突然暴毙而亡,怎么现在又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了呢?是如何做到死而复生的?

    听闻徐嬷嬷的话之后,明相也是看向了对方,因为一直将徐嬷嬷当做是救命恩人和长辈一般来对待,所以明相也多会给徐嬷嬷几分面子。

    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番。

    在说完之后,明相也是看向了王嬷嬷,便厉声说道,“大胆奴役,竟敢谋害大小姐,可知罪?”

    “说,究竟是受了谁的指使,竟然敢骗大小姐!”

    因为今日还有两位皇子外加太子殿下也在场,所以明相自然是要做足了气势的,便对王嬷嬷一五一十的询问了起来。

    倘若今日没有他们在场,恐怕明相为了家宅和睦,便会对王嬷嬷略施小惩,就不再计较了。

    因为在明相看来,自己的女儿明月柯此时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傻子,这是不可改的事实,没必要为了她再去闹得家宅不和睦。

    “相爷,老奴不知相爷在说什么,老奴与大小姐无冤无仇,怎么会想着谋害大小姐呢?”王嬷嬷闻言,也是躬身弯腰的说道,言语还是平常的语气,丝毫没有任何的慌乱。

    “是啊父亲,王嬷嬷怎么会有心去害大姐姐呢?”瞅准了机会,明天薇也走上前来,就开口为王嬷嬷说话道。

    “况且,这府里的人都知道,王嬷嬷是母亲院子里的老人了,所以定然是府中有人故意陷害母亲罢了。”明天薇三言两语之间,就欲要洗清王嬷嬷身上的冤屈,并且将众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其他方向上面去。

    一时之间,明相也收起来了脸上的怒意,便思考了起来,的确,这些年来,白冰珍在明府当家做主,明府上下定然有人是不服气,也难保不会有人借此机会来给白氏下绊子。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柯儿不过是刚从永肃城回来,而且现在又是个傻子,无缘无故,为何要将她也拉了进来。

    “那你的意思就是,柯儿是在说谎骗人了么?”其他人都还尚且在思考中的时候,太子萧绍钧反倒对着明天薇质问的说道,那语气极度的冰冷,吓得明天薇连连的后退。

    真是一个不懂怜香惜玉之人!明天薇看着眼前俊美的太子殿下,原本还有几分的好感,现在却荡然无存了。

    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点比不上眼前的这个傻子明月柯,她却能够被那么多人护着,明明她明天薇才是帝都第一美人,更有着北离国第一才女的称号,为什么这些男人们一个个在看到明月柯的时候,都会护着她呢?

    明天薇不甘心。

    “难保不成是柯姐姐记错也说不准吧,毕竟这里不好的人,大家都懂的。”明天薇指了指头,然后对着眼前的太子说道,话语之中也有几分的嘲讽,不过这番话却并未有三皇子萧弘彬方才那般的直白。

    虽然太子萧绍钧在听到此话之后,眉头紧皱,有些心情不悦,但是明天薇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也不好反驳。

    就在这个时候,明月柯却是又扯了扯身旁太子萧绍钧的衣袖,然后用非常委屈的目光就看向了太子萧绍钧,就连眼中都噙着泪光。

    这一幕看得一旁的三皇子萧弘彬是兽性大发,恨不能直接上前去保护明月柯。

    “我没有骗人,那婆婆还一定让我多喝点白粥,但是我害怕,没敢喝。”明月柯眨巴着充满天真的大眼睛,对着眼前的太子萧绍钧说道。

    而现在的众人也都听得一清二楚,同时也都在感慨,这太子萧绍钧是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能够让傻掉之后的明月柯这般的依赖他?

    此时,明相也是后悔,昨天没能跟着太子萧绍钧一同进入玉馨苑中,明明是他明光远的女儿,怎么反倒同太子更为亲近了起来呢?

    “明相,柯儿的话你也听见了,所以?”太子此时更是顺势伸出手,就一把将明月柯搂在了怀中,然后看向了眼前的明相明光远。

    不自觉间,太子的身上竟然散发出来了威压,而明相的额头更是不断的冒出来了冷汗出来,眼前的太子殿下萧绍钧,分明就是皇帝萧睿的年轻版啊!

    明相感觉自己仿佛在面对当今圣上一般,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明相擦拭掉了自己身上的冷汗,连忙说道,“我这就派人去查,这就派人去查。”

    说完之后,明相便从自己身旁跟着的侍从中开始挑选人,去调查明月柯早膳所用的白粥等物。

    然而还未挑好人选,就已经被太子萧绍钧所拦了下来。

    “不必了,孤亲自去看看。”太子萧绍钧却是冷冷的说道,自打他今日来到明府之后,看到了明相的一番作为,也是对明相感到失望,这明相,分明就是心中有所偏向。

    更何况,明府一向都是大夫人白冰珍来当家做主,太子萧绍钧也是担心,等下别到时候过去的是白氏的人,暗中动了什么手脚,破坏了“证据”。

    这整个明府前院内的所有人中,也就萧绍钧知道,明月柯只装疯卖傻的,所以萧绍钧也同样知道,明月柯既然主动提起来这早膳白粥,那么其中定然有问题!

    说罢,也不需要明相带路,萧绍钧早就已经对玉馨苑轻车熟路了,便拉着明月柯的手,直接走在了前面。

    出了前厅,感到几分冷意,更是从下属的手中取过来了披风,就为明月柯穿上了。

    这一幕自然都被跟在身后的众人所瞧见。

    在萧绍钧走在前面要去往玉馨苑的时候,众人自然也都跟在了后面,甚至萧绍钧走到一半的时候,还特地吩咐,白氏不必再罚跪,因为这件事与白氏也脱不了干系,便吩咐明相带上白氏一同的前往玉馨苑。

    本来按照三皇子萧弘彬的性子,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居于人后?更别提走在太子萧绍钧的后面,但是今日有所不同,三皇子萧弘彬此时对明府中所发生的这些事情,也都来了兴趣,便也乐意自行跟上去看看。

    不消片刻,众人就来到了玉馨苑中,而此时,玉馨苑的那些丫鬟们,也都被集中在了侧边的厢房之中。

    明府内出了小姐暴毙的这种事情,这些丫鬟们自然是要被扣押起来好好的探查一番了。

    而太子萧绍钧则拉着明月柯的手,直接就进了玉馨苑的主屋之中,一切都还是先前的模样,没有任何被动过的迹象,就连残羹剩饭都还摆在桌子上,并未来得及收拾。

    其实这也是白氏等人故意而为之的。

    继皇后已经同白氏打过了保证,说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查出来这膳食中有问题的。

    所以白氏也是刻意将这些留在这儿,就是好洗刷清楚“冤屈”的。

    早晨的时候,白氏确实是派了王嬷嬷前来看看,那明月柯可否有乖乖的吃饭喝茶,但是这又如何,只要没有证据,就一切都好说。

    所以想到这儿,白氏又放松了下来,她倒要看看,接下来,明月柯,还有这位废物太子殿下又该如何收场呢?

    “去查一下白粥可否有问题。”太子拉着明月柯的手,直接就坐在了玉馨苑的塌上,然后吩咐了自己身旁的下属。

    而在玉馨苑中站着的人力,自然当属太子殿下的身份最为尊贵,所以对方坐在塌上,倒也无可厚非,而且太子并未说给他们赐座,当然他们只有站着的份了。

    而明月柯一直被太子萧绍钧好好的看着,牵着,此时更是抱在了怀中。

    明月柯并不喜欢这般坐在对方腿上,这种极为暧昧的姿势,会让她忍不住的脸红啊!

    但是明月柯亦是知道,自己现在是傻子的身份,而太子更是要作出一副护着她的护妻狂魔人设,所以二人都不过是在演戏罢了,索性还是好好的陪着对方演下去吧。

    只不过,这种任人宰割,被随意动手动脚的感觉还真不好受。

    一旁的三皇子自然也是脸色有些不好看,不过毕竟他是皇子,而萧绍钧是太子,于礼节来说,的确应当如此。

    三皇子虽然性情暴躁,而且更是不喜太子萧绍钧,甚至隐隐间二人一直较量,但是在这种明面上,该遵守的礼节,他还是一样都不会少的。

    当今圣上最尊崇礼法,今日若是他萧弘彬逾越了规矩,并且还传到了父皇的耳中,那必然还会影响父皇对于他的看法和评价。

    萧弘彬虽然在众人看来,是所有皇子中性情最不好的那一个,但是为了成就大事,他还是极为能够隐忍的,故而此时也是乖乖的跟着众人站着。

    而那太子萧绍钧的下属在得到吩咐之后,就直接走上前去,从怀中掏出来了一枚银针,将银针放入了白粥之中。

    等到再次取出银针的时候,只见银针没入白粥的部分,已经变成了漆黑如墨的一片了。

    一瞬间,在场的众人也都变了脸色。

    “这...”明相也是震惊,他是真不曾想到,白氏竟然真的敢教唆王嬷嬷在柯儿用的膳食里面下毒?

    而眼见银针变成了黑色,白氏吓得心跳都要停了一拍,随即便反应了过来,立即匍匐在了明相的脚下,“相爷,这一定是误会,一定是有人想要陷害我,所以故意下毒在其中,还请相爷明察呀!”

    白氏哭得梨花带雨,对着相爷祈求的说道。

    而端坐在上位的萧绍钧的脸上还是一片冷寒,明相抬起头来,看了看太子萧绍钧,又低下头,看着地上还在哭哭啼啼的白氏,也是左右为难了起来。

    “太子殿下,这其中可能定然是有误会,要不,给老臣些许时间,定能查个水落石出。”明相拱手作揖,对着太子萧绍钧保证的说道。

    不过在明相说的时候,太子就感受到怀中那人,似乎有些变化,便是心中也叹了一口气。

    有人都想要自己女儿的性命了,但是明相却还身在迷雾中看不清楚,甚至一点都不会关心女儿的安危问题,这换做是任何一个人之后,怕是都会心寒。

    而此时白氏的眼中也出现了些许的亮光,她就知道,明相还是宠着她的,而只要太子一走,关起门来怎么处置这件事,那就是明府的家事了,到时候,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呢?

    然而听了明相的话之后,太子却并不作答,而是用手指敲打着桌子,一下一下的敲在了一旁床榻上的桌子上,也更似敲打在明相、白氏、明天薇等人的心尖一般,让他们几人心惊胆战。

    而太子萧绍钧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