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五十一章 “影”字与白玉哨子
    “影字?”明月柯拿起来那上等羊脂玉做成的口哨,却发现那上面竟然刻有一个影字,便出声询问,“这个字,似乎是鬼影刹组织的专用?”

    听闻明月柯的话,太子萧绍钧也是心中一震,她竟然知道鬼影刹!

    眼前的这个少女,虽是明府大小姐,但是却刚从永肃城回来,竟然也已经知道了鬼影刹这个组织么?

    而其实对于鬼影刹这个组织的有关信息,都是明月柯前世知道的。

    前世的时候,这个组织也是如同现在这般,只杀大奸大恶之人,并且并不会插手朝廷中的事务,再加上此组织势力之大,便也被当今的皇上以及朝廷默许了存在。

    不过在前世几位皇子们争夺皇位之中,倒也时常会看到鬼影刹的影子出没其中,更是时常阻拦和破坏掉萧德泽的好事。

    那个时候,明月柯曾猜想,这鬼影刹的背后,或许也站着某位皇子,那个时候明月柯根据已经掌握到的信息进行猜测,鬼影刹背后所站着的,最有可能便是八皇子萧良骏了。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是另有其人?

    不然的话,太子萧绍钧为何会将这只能够召唤鬼影刹万千杀手的白玉哨子交给她呢?

    看着明月柯眼中怀疑的目光,萧绍钧也是有几分的不自在,便将手放在嘴边,轻咳了两声,道,“阿骏同鬼影刹的首领有几分的交情,这哨子,本是阿骏赠予孤,以防万一所用。”

    “不过,孤久居东宫,自然是用不上的,所以孤便想着将它给你,你比孤更需要这个。”太子萧绍钧解释的说道。

    虽然明月柯的眼中还有几分的疑惑,但是太子萧绍钧的解释也在理,便也不再多问。

    不过同太子萧绍钧方才的这番话之中,明月柯可也是听出了诸多的消息。

    阿骏自然指的就是八王萧良骏了。

    太子说八王萧良骏与鬼影刹的首领有几分的交情?这话倒是幌子了,若只是几分交情的话,对方又怎么会将如此重要的白玉哨子随手赠人呢?

    明月柯突然想起来,自己最初遇到八王萧良骏的时候,对方却是身中剧毒,更是被江湖门派千手宗所追寻着。

    永肃城本就是边境的一座城池,所以对于边境的风吹草动,自然更是消息灵通,明月柯在白府的时候,也没少听着下人们议论前线的事情。

    仔细算了算,在她回帝都明府前的一个月内,边境前线都不曾发生过战事,但是她在为八王萧良骏包扎伤口的时候,也发现了,对方身上不止有被千手宗追杀落下的伤。

    甚至还有半个月内所受的内伤。

    那么对方是因何缘故而受了这么重的伤,而且这些伤势大大小小都还堆叠了起来。

    答案显然意见了!

    那个战神一般存在的常胜将军八王萧良骏,其实同武功高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影刹组织的首领是同一人。

    明月柯此时在内心中已经有了判断,同时内心中更加责怪自己,前世为何那么眼瞎,竟然错信了明天薇和萧德泽那对狗男女,最终为他们做了嫁衣。

    明月柯抬头,太子萧绍钧那张俊美的脸庞却是撞进了她的眼中,明明身旁的太子要比那渣男萧德泽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啊!

    而且更有掌握了军权以及拥有鬼影刹杀手组织的八王萧良骏相助,所以若是好好谋划一番,必然也是稳赢的局面。

    只是,想到了八王萧良骏的时候,明月柯原本还高兴的脸上,却瞬间垮了下来,那天晚上对方所说的话,却还让她挥之不去。

    但是明月柯的心中其实明白的很,就算事成之后,太子会按照和自己的约定,放自己离开,给自己自幼,她也不可能同八王萧良骏在一起的。

    她不喜欢的,是这永无休止的朝廷争斗,还有高深寂寞的皇宫围墙,比起来这些,她自然更想要看看外面更广阔的世界。

    第一世时候,只在明府和永肃城白府长大,随后便被卷入了无情的宫斗之中,未曾好好的体验这丰富多彩的世界,便被狗男女害的冤死在宗人府中,死后更是尸身被丢弃打乱葬岗。

    第二世却又一心沉醉事业中,一心只想怎么好好学习现代医学,后来就算成为了特工,也只认真执行任务,甚至连个恋爱都没来得及谈个,就牺牲了。

    想想自己这两世活的,都还真是失败啊!

    所以既然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那她就必然要让这一世,活出不一样的精彩出来。

    “在想什么呢?”眼见明月柯拿着手中的羊脂玉口哨还在发呆中,太子萧绍钧更是伸出手,在明月柯的眼前晃了晃,并且询问的说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太子的这份礼,太重了,臣女在想,是否该当收下呢?”明月柯方才想了很多,而对于以后的计划,让明月柯此刻的头脑更加清醒,她清楚的知道,若是自己想要日后得到自由,那么现在就应当同太子萧绍钧好好的划清界限,保持距离。

    所以方才,明月柯才出口,颇有几分要拒绝太子萧绍钧的意思在其中,同时明月柯更是用臣女来作为自称,一下子就拉远了二人之间的距离。

    果不其然,听闻明月柯所说的这番话之后,太子萧绍钧的脸上就变得有几分的难堪。

    “那哨子,我已经丢给你了,断然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现在你是收起来还是直接丢掉,都由着你自己来了。”

    太子萧绍钧冷冷说道,而在丢下这番话之后,更是看向了一旁跟随着自己的随从,便出声道,“我们回宫。”

    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太子萧绍钧是生气了,而且还是在同明月柯置气。

    而跟随着太子萧绍钧的衡山也是叹了口气,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未来的太子妃明月柯,其实只需要她哄太子殿下两句,就能够解决好的事情,但是看起来似乎明月柯并不大想的样子。

    衡山也不知道,太子和太子妃这二人,都闹别扭个什么劲儿啊!

    就在对方多看明月柯那一眼,并且低头思考着的功夫,就见太子萧绍钧已经推门扬长而去了。

    不过看起来,明月柯似乎并未有追上去的意思。

    衡山也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就追着太子萧绍钧而去了。

    而在太子萧绍钧离去之后,明月柯还是将那羊脂白玉口哨就收进了自己贴身的衣袖之中了。

    倒不是明月柯对太子有什么太多的想法,而是明月柯也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或许真的很危险。

    今日若不是泽弟的阻拦,或者太子萧绍钧再晚到半步,她可就真的要被活活的憋死在棺材之中了。

    所以此时明月柯意识到了,在实现报仇的计划之前,要先保护好自己。

    收起来白玉哨子,是因为明月柯觉得,这东西,自己用得上,而且方才太子萧绍钧不也说了么,这东西怎么处理,还不是由着她自己来呢!

    经历了两世之后,明月柯显然更加注重实际的意义,既然有用,那便留下,何必在意那么多呢?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不知泽弟的伤势如何了,看起来那些下人们下手很重的样子。

    而且安姨娘和明志泽母子二人在明府之中,向来不受明相的重视,更是因为安姨娘曾是母亲秦怀玉的陪嫁丫鬟,几次三番的被大夫人所针对。

    府里的这些下人们,当然都是看主子的眼色行事了,所以平日里自然是没少刁难安姨娘和明志泽母子二人。

    想到这里,明月柯更是叹气,可惜她竟是傻子的身份,故而就算是泽弟为了她而受了伤,她竟也无法亲自前往查看,这也是明月柯无奈叹气的原因。

    不过这笔账,她自然都会算在大夫人白氏的头上。

    甚至现在的明月柯,已经有能力去追查当年的真相了,当年自己的母亲秦怀玉,明明身子好好的,却突然就暴毙身亡了,就如同今日的自己这般一样。

    所以明月柯猜测,会不会是白氏和继皇后等人动了手脚?

    只不过,当年的事情,对方做的太干净了,现在想要追查起来,怕是有些麻烦,不过明月柯倒也并不是太着急追查此事,眼下最为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安危。

    今日这件事,对方未能得逞,必然还会有下一步的动作,而现在明月柯自己在明府之中,疼爱她的老太君,以及亲近的安姨娘也还需要她去保护,所以必须要打起万般精神,小心的沉着应对。

    也是为何明月柯并未拒绝,也没有使性子将太子所赠送的那白玉口哨丢掉的原因。

    不过想起来祖母,明月柯在棺材中待着的时候,也听到了,说是祖母听到了她暴毙的消息之后,更是直接昏了过去,现下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只是明月柯找不理由去看祖母,也只能干着急,不过明月柯倒是知道,自己的昏爹,不但好美色而且无情,只是有一点,是旁人所及不上的。

    那便是孝!

    想来,父亲明光远应当不会让祖母出事的。

    与此同时,明府一处富丽堂皇的别院中——

    “真是气死我了。”白氏才刚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此时更是气愤不已,回到了自己的小苑中后,就是摔砸了起来。

    房间中的那些下人们自然都是早就习以为常了,任由白氏如何摔打,也都是乖乖的站立在一旁,不出声作答,只当自己是个空气人。

    明天薇刚才陪同明相一起送走了三皇子萧弘彬和五皇子萧德泽,然后明相就去探望明老太君了,明天薇自然就是来到了自家母亲的这里。

    还未进小苑的门,便听到了白氏摔打叫骂的声音,明天薇的脸上就是眉头紧皱的样子。

    事实上,明天薇并不喜欢母亲白氏,因为白氏的出身,毕竟是永肃城的白府,是商贾之户的小姐,比起来那些真正的大家闺秀,白氏的身上总有股小家子气。

    这让明天薇觉得很是丢脸。

    不过好在,母亲白氏是继皇后金微月的表妹,而且还同对方交好,这才让明天薇在一众帝都大家闺秀们的面前抬得起头来。

    可是熟不知,也正是因为这层的关系,所以母亲白氏更是逼着她要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甚至,明天薇的心中对三皇子萧弘彬也只有讨厌罢了,而且她自己也知道,三皇子萧弘彬喜欢的,也只是她的美色罢了,二人各取所需而已。

    就像今日,三皇子萧弘彬在见到明月柯之后,就快速的移情别恋了,好在明天薇也并不在乎三皇子对她的爱,不然定然也是气急败坏。

    此时,听着房间内的一阵摔打的声音,明天薇便是叹气,母亲果然是没有眼界,出了事,便只会想着怎么发泄。

    虽然瞧不上白氏,但是明天薇知道,对方毕竟是自己的生母,她们定然也是荣辱与共,所以明天薇也是忍着心中的怒意。

    等到房间内摔打的声音停下来之后,明天薇这才推开门,就款步走入。

    “行了,你们都先下去吧。”明天薇就对着这房间中的下人们说道。

    这些伺候白氏的下人们立即就如同获得了大赦一般,纷纷的逃离了出去,并且都躲得远远的。

    在这些下人们都离开并且关好门之后,明天薇也才继续走上前。

    而此时,白氏还一副气愤的样子,端坐在主位上,更是将脸别过去,不去看明天薇一眼。

    “现在生气,还有什么用么?”明天薇眼见母亲白氏这般,也是出声,就好言安慰对方,同时更倒出了一壶热茶。

    “王嬷嬷跟随在我身边这十几年了,竟然落得这么一个下场,能不生气,不怨恨么?”白氏说着,脸上也是出现了几分伤心之色。

    “那也是无奈之举,倘若不弃车保帅的话,恐怕您也要受到牵连,到时候这明府大夫人的位子可就不稳了。”明天薇也是自顾自的喝了一口热茶,然后劝诫白氏的说道。

    “如今父亲有意再纳一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