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五十五章 剪刀惩治明真茹
    “不要,你快走开啊!”明真茹叫嚷着,想要反抗,但是又惧怕明月柯手中的剪刀,而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明月柯将明真茹的衣服已经剪成了一条一条的,风吹过来,便荡漾起来,露出了里面雪白的上等绸缎制成的里衣。

    想到这周围还有几双男人的眼睛在盯着,明真茹就更加羞愧了起来,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可让她怎么见人呢?

    而且明真茹过了年,可就要到了女子及笄的年纪了,母亲白氏已经为她择好一门好亲事,对方是王太傅家的嫡长子,前途无量。

    若是发生了今日的这事儿之后,被传出去,怕是这门亲事就要黄了。

    不过,明真茹还正在思考自己脸面的时候,新的更大的危机已经降临了,只见明月柯就手持剪刀,眼见她的衣服都已经被剪完了,便找寻新的要剪掉的东西。

    现在贴着她的脸划过,然后不断往下,贴着明真茹的胸口,比划着手中的简单。

    冬天的地面颇有些寒冷,但是让明真茹觉得更凉的,还是明月柯手中的那把剪刀,当即,明真茹就被吓得哭出声来。

    “柯姐姐,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明真茹哭喊着,就对着明月柯求饶的说道。

    明月柯披散的头发下面的双眸中露出了一道精光,怎么可能因为对方的求饶的就轻易放过她呢?

    眼前的明真茹,这些年来,可也没少欺负泽弟吧!她让手下的那些小厮们对着泽弟拳打脚踢的时候,可曾有想过要放过泽弟呢?

    想到这些年来,安姨娘母子二人在明府中过得日子,明月柯就更能狠下心来,直接将剪刀放在了明真茹的头上。

    反正她明月柯现在是个疯子,就算是作出什么来,也都是正常的,谁会同一个疯子进行计较呢?

    “好漂亮的头发呀~!把它剪下来送给我好不好啊~”明月柯用最天真可爱的语气,却说着最狠的话。

    听闻明月柯竟然要剪掉自己的头发,明真茹就哭的更凶了起来。

    要知道,这可是她从小留到大的秀发啊,留了这十四五年,才留到今天这么长的地步,可以轻松的驾驭得了各种发髻。

    可若是剪了的话——

    北离国的女子们都多为长发,这是因为只有长发才能够盘出各种好看的发髻出来,所以有时候评价一个女子美貌时候,也会将满头秀发算入其中。

    明月柯是傻子,当然是说做就做了,顾不得明真茹的哭喊,就直接拿起来剪刀,就冲着明真茹的发髻而去了。

    而明真茹今日更是梳了一款双马尾垂下的少女发髻,更方便明月柯挥舞着手中的剪刀。

    “啊——不要啊!”明真茹发出了疯了一般的叫声,更是看向一旁的明府的小厮们,怒斥的说道。

    “你们看着干什么,还不快赶紧上前来帮忙啊!”

    那些小厮们听了明真茹的吩咐之后,倒是想要上前来帮忙,但是在看到了明月柯手中那泛着寒光的剪刀之后,一个个都发憷的退后。

    而在明真茹这四个小厮中最激灵的那一个,自然是早就已经朝着大夫人的别院中跑着前去报告这里的一切了。

    “你们这些坏人!不许你们欺负泽弟。”明月柯一边剪着手中明真茹的头发,一边也是口中振振有词的说道。

    此时,明志泽也是用手就擦了擦自己嘴角的血迹,原本洗的泛白的旧衣上面,一道鲜红的血迹清晰可见,同时他的脸色竟然比衣服还要更加白上几分。

    但是看到这一幕,明志泽的心中更多的却是感动,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会有被人所保护的这一天。

    安姨娘在府中向来是不争不抢的,不然的话,当初就会从大夫人的手中抢一些明相的宠爱,母子二人也不至于过得如此惨淡的生活。

    同样,安姨娘也教导明志泽,不要同府中的人惹事端,也让明志泽一直以来都忍耐的。

    但是明志泽天生并非是那般逆来顺受的性格,这些年来,他在私下暗中习武,更是已经练就了一身好武艺。

    想着在武考中一鸣惊人,然后做母亲的靠山,来保护母亲。

    所以明志泽也从未想到,自己尚且还并未大展身手,却又一次的,被姐姐明月柯所保护了。

    虽然现在的姐姐明月柯是一个傻子,但是却还是保护他,甚至刚才的时候,没有任何的犹豫,拿着剪刀就冲向了明真茹,这让明志泽很感动,感到眼眶有些湿润。

    这边如此大的动静,也早就已经惊动了其他的人。

    而明月柯所在的玉馨苑距离最近的便是老夫人所在的宅院了。

    老夫人身旁的徐嬷嬷更是早就已经在旁侧观察许久了,此时更是回到了清芳园的花厅中,去向明老太君禀告外面所发生的一切。

    徐嬷嬷自然是一五一十按照事实全部的禀告给了明老太君,包括明志泽前来探望明月柯,准备离开玉馨苑,却迎面碰上了四小姐明真茹。

    然后被四小姐明真茹以冲撞为理由,让手下的小厮们好一顿教训明志泽。

    随后便是明月柯闻声,就拿着剪刀跑了出来,对着明真茹就是一顿吓唬,而且还剪坏了明真茹身上的衣服,甚至现在就要剪掉明真茹那一头秀发。

    “老夫人,真的不需要出去查看并阻止么?四小姐...”徐嬷嬷有些犹犹豫豫,便对着明老太君说道。

    然而话还并未说完,就被明老太君打断了,“不必去看,就装作我还在休息好了。”

    明老太君的话语中多少有几分的生气,昨日在听闻明月柯暴毙的时候,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就过去了。

    不过好在府上有皇家御赐的救命用的浮游丸,在服下之后,才保住了性命。

    并且明老太君在醒过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明月柯的尸身在何处,而后却被告知,自己的孙女已经死而复生了。

    本来想亲自去看看,但是却被明相拦了下来,以母亲抱病在身,需要好好静养为由阻止了。

    不过好在,明月柯死而复生这个消息却是身旁的徐嬷嬷告知的,不然的话,明老太君也是怀疑,这是不是儿子明相为了稳住她而编的谎话了。

    今日一早,就能够听到门外的动静,更听到了孙女明月柯的声音,明老太君也是放心了下来。

    但是徐嬷嬷提起来老四明真茹,可着实让明老太君有些不高兴了。

    “四丫头平日里骄横惯了,是时候该吃点苦头,好好的治一治她了。”明老太君也是捧起来了手中的热茶,就淡淡然的说道。

    “可是老太君,四小姐马上就要定下婚事了,若是出了这档子事儿,会不会被退婚,有损明家的颜面呢?”徐嬷嬷也是颇有几分担忧的说道。

    然而听完了徐嬷嬷的话之后,明老太君却是摇了摇头,道,“那也总比嫁过去,被对方休妻的好。”

    明老太君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气愤,“到那个时候,我明家的女儿们,不得个个都得跟随着受累了?”

    “老夫人所言极是。”徐嬷嬷也是站在一旁,方才倒是她思考的不够长远了,没想到老夫人竟然想到更为周全。

    “况且,老四平时也没少欺负泽儿,是时候,该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了。”

    “她虽是嫡出,不过早晚都是要嫁出去的女儿,将来,还要凭靠明家势力,才能够在娘家那边站稳。”

    “泽儿虽然是庶出,不过终究是明家的男丁,让明家发扬光大,责无旁贷。”明老夫人说着,也是手中拐杖震地,颇有几分的威严。

    作为县主,就连当今皇上,都会敬明老太君为长辈,所以区区的白氏,竟然以为自己掌握了明家的大权后,就胆敢无视不尊她。

    明老太君不是说现在隐忍着她,而是并不想亲自收拾白氏,更不想因为这个一个女人,就和自家的儿子明相之间出现间隙。

    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啊。

    “去,把清芳园的门关上,今日谁都不见,就说,我身子不适。”明老太君说完,便举着手中的龙头拐杖就回到房间中,准备继续躺下休息了。

    徐嬷嬷自然是按照明老太君的吩咐,就将清芳园的门关上了。

    此时,明真茹那一头长而顺的秀发,已经被剪成比肩的短发了,眼泪都已经在脸上挂着被抹干掉了,却还呜咽着。

    一大早,精心装扮的妆容,也已经消失不见,花了整张脸。

    就在这个时候,白氏也已经闻声赶到了,而明相也跟随着一同赶到。

    倒不是明相昨晚宿在了白氏的房中,而是白氏先行派人去通知了明相,然后这也才掐着时间,更随一同赶到的。

    毕竟明月柯现在可也是未来太子妃的身份,她白氏自然是不敢对明月柯做什么。

    不过在看到了明真茹的惨状的时候,白氏是一阵悔恨啊,恨不能自己早点赶来阻止那明月柯!

    尤其是看到了满地的黑色秀发,还有明真茹如同狗啃一般丑到极致的短发,白氏差点气的抽过气去。

    天呢,这还让她的茹儿怎么定亲事呢?

    “相爷,你可一定要为茹儿做主哇!”白氏哭哭啼啼的,就要往明相的怀中靠了过去,但是却被明相不着痕迹的推开了。

    本来按照惯例,明相昨晚的时候,应该宿在白氏的院子里的,不过想起来昨天白日时候所发生的种种,明相的心中就有些不爽。

    便去了府中的姨娘那边。

    此时看到白氏,明相竟还觉得有几分的气愤,所以也是对白氏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明相一甩衣袖,就敷衍的说道。

    而在说完了之后,明相才再次的看向了地上的两个女儿。

    如同小孩子打架一般的姿势,四女儿被大女儿压在地上,不断用手中的剪刀还在剪着明真茹的头发。

    “你难道不知道你大姐是这个样子么?怎么还去招惹他啊?”明相开口说道,不过话里话外,都是在责怪明真茹竟然会主动的前来招惹明月柯。

    “父亲,救我,呜呜~”明真茹眼见父亲来了,也是呜咽哭着,就求救的说道。

    “到底发生了何事,谁来说一说?”然而明相却只是瞪了地上的明真茹一眼,心中也是懊恼,这些年来,一直忙于朝政,却忽视了对儿女们的教育。

    明相自然也是知道,这些年来,这个四女儿,仗着白氏的宠爱,在府中没少的为非作歹,上次更是冲撞了母亲明老太君,而自己也一直想要给对方一个惩罚,却都被白氏拦了下来。

    此时明相也是唉声叹气,果然,这般的性子,在今日就吃了大亏。

    而明相发话,那几个跟随明真茹的小厮们也是犹犹豫豫了起来,方才的时候,他们不仅殴打了三少爷明志泽,还没能救下来四小姐明真茹。

    若是现在上前去答话,那不是自寻死路么?所以此时几人都犹豫了起来。

    这个时候,夏冰却是抢先一步,会答话了。

    “回禀相爷,是四小姐路遇三少爷,起了争执,便叫手下的人打了三少爷,然后不知怎的,大小姐就听见声音,拿着剪刀冲了出来,就要同四小姐拼命。”

    “而且还口中喊着,谁也不能欺负泽弟之类的。”夏冰微微福身,就对着明相毕恭毕敬的说道。

    方才在听到明相来了之后,她们姐妹二人就立即打开了玉馨苑的门,也不再躲藏了的走了出来,此时听到明相问话之后,夏冰更是灵机一动的就站了出来答话。

    一来,是为了在明相面前表现一番,二来,也是在为明志泽打抱不平,三来更是说道是大小姐明月柯自己冲出来的,和她们这些丫鬟们无关,还将自己和妹妹秋雨摘出来。

    大夫人白冰珍听闻了对方这话后,在一旁已经气疯了,感觉自己真是培养出来了一个小白眼狼出来。

    夏冰的这番话之中,虽然说是明真茹和明志泽发生了争执,并未说谁引起的,但是明真茹毕竟打人在先,那就是要承担更多的过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