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五十九章 八王“萧良骏”的多番试探
    “八王,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们似乎是合作的关系吧?”

    明月柯反问八王萧良骏说道,只见对方也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

    “而且八王也知道,我的身份,可是未来的太子妃。”

    “八王不必试探我对太子殿下的感情,既然我们二人已经有婚约在身,那么我明月柯,自然对太子殿下,忠贞不二。”

    明月柯铿锵有力的说道,就连明月柯自己都差点为自己的决心所打动。

    “那若是太子哥哥知道,你我二人深夜私会,又该如何想呢?”

    听闻明月柯的话,尤其是对方所说的忠贞不二一词,假扮八王“萧良骏”的太子萧绍钧自然是心情大好。

    但是想起平日里,明月柯对他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难免怀疑明月柯此时所说的话的真假。

    故而太子萧绍钧便继续出言进行试探。

    “太子殿下,不是说让你来保护我的安危么?”

    明月柯却是挑眉,反驳的说道,言下之意便是,此事不是早就已经被太子萧绍钧所知道了么?

    假扮八王“萧良骏”的太子萧绍钧也是愕然,好吧,这话,的确是他曾经同明月柯所说过的,现在反倒是他忘了。

    “难道你真的对本王,就没有任何一丝的想法么?”

    显然,八王“萧良骏”还是不死心,便追着明月柯询问说道。

    明月柯本来方才那般回答八王“萧良骏”,就是想要让对方死了这个心,别再追着她询问男女之事的问题。

    不过看起来,八王“萧良骏”似乎不见棺材不落泪呀!

    明月柯也是一咬牙,一叹气,再次抬眼间,就已经布满了满脸的笑意。

    “真的没有任何想法,只是单纯的同八王您进行合作罢了。”

    “若说有,那大概也是因为您是太子殿下一母同胞的胞弟,故而爱屋及乌罢了。”

    明月柯满脸笑意,那是太子萧绍钧所一直期盼的温暖,便听到她继续说道。

    “我与太子殿下二人情投意合,更缘定三生,故而今生今世,非君不嫁。”

    “希望八王您,自重。”

    明月柯这话当然只是诓眼前的八王“萧良骏”了。

    待到复仇之后,亲自让那对狗男女也尝到自己前世的悲惨下场后,便放下一切恩怨,逍遥自在快活去。

    反正今天晚上她所说的这些话,都不过只是说给眼前的八王“萧良骏”听的。

    所以就算说的她同太子之间万般恩爱,真真假假,对方怎么又可能知道呢?

    其实明月柯故意这么说,也是为了让八王“萧良骏”同自己之间划清楚界限。

    她不想再让前世的那种情况出现了,更不想让八王“萧良骏”再一次的为自己挡箭而亡。

    他值得更好的,但是她终究与他不合适,那晚在白马郡的相遇,或许也只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罢了。

    意料之中的愤怒并没有,明月柯只见眼前的八王“萧良骏”却是一脸的平静,顿时便有些心虚了起来。

    “女人,最好记清楚你今晚所说的话,可千万不要背叛太子哥哥。”

    八王“萧良骏”眼睛微眯起来,打量着眼前的明月柯,然后厉声说道。

    等等!这剧情发展好像有些不大对劲啊?

    听着这语气,似乎是八王“萧良骏”来帮太子试探自己的?

    那自己方才所说的这些话,岂不是正中对方的下怀了么?

    明月柯有些后悔说那些话了,但是说出去的话,又岂会有收回的道理呢?

    感觉自己被对方所套路,明月柯便有些生气,从怀中又掏出来了一个瓷瓶,丢给八王萧良骏。

    “刚才给你上的麻药,大概只有一两个时辰的功效,若是麻药效用过了,觉得疼痛难忍,你就自己再重新上药。”

    说完之后,也不待八王“萧良骏”有任何的回复,明月柯便挑开了纱帘,回到了自己的床榻上。

    明月柯正准备躺在床上,却瞧见窗户边上有人影闪过。

    当即便皱眉,想起来上次的时候,丫鬟夏冰就趁着自己熟睡之际,竟然就直接偷偷摸入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明月柯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寒光,这可不是一个丫鬟所应当有的表现,总觉得,最近对方的动作越来越多。

    而丫鬟夏冰背后的指使者,却是明府大夫人白氏,也就是意味着,白氏等人看来要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了。

    明月柯此时并未着急躺下,而是坐在床榻边上,开始思考了起来。

    上一次对方直接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但是没能成功,还反倒将继皇后派来的助手给折了进去。

    而前几日,四小姐明真茹更是在自己的手中吃了亏。

    按照白氏等人的性格,她们本就恨她入骨,又岂会因为这些事,就退缩?

    怕不是在背后预谋着什么更厉害的招式,好让一举击溃她明月柯,让她再无翻身之日。

    不过话说回来,她现在只是一个傻子而已——

    对,傻子!

    明月柯突然脑海中灵光一现,就明白了过来。

    明志泽白天来找她的时候,便带来了消息,说神医时雨信就要回到帝都了。

    到那个时候,太子萧绍钧必然会请来神医时雨信来为明月柯治病,到那个时候,她便会被“治好”,不再痴傻。

    而这必然将让白氏母女等人处在不利的境地中,所以她们必然近日内就会有大动作,要抓紧时间,让她明月柯无法翻身。

    想到这里,明月柯的嘴角便是一抹冷笑,她倒是很想期待一番,白氏母女等人此番又会有什么样的动作呢?

    就在明月柯还在思考的时候,只听见“吱呀”一声响,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只是一瞬间,明月柯就躺在了床上,并且盖着棉被,装作熟睡的样子。

    至于花厅上的八王“萧良骏”,明月柯相信对方自然会有办法将自己藏匿起来的,那就不是她应当费心的了。

    事实上,的确不需要明月柯去担心,八王萧良骏在听到动静的时候,就立即飞身而起。

    此刻八王萧良骏正待在房檐之上,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

    他紧紧地盯着对方,一旦这人要是敢对明月柯半分不利,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就出手。

    而明月柯在黑暗中,悄悄的睁开了眼睛,已然认出来了来人的身形,竟然还是夏冰。

    这大晚上的,夏冰怎么还会来她的房间之中呢?

    却见夏冰在房间内找寻了一圈,却丝毫没有找到任何的东西。

    然后便来到了明月柯的床榻前面,夏冰倒也是胆子够大,也不怕惊醒明月柯,直接就朝着明月柯的床榻上摸了过去。

    但是显然,似乎也并未找到她想要的东西。

    明月柯便听到夏冰自言自语的说道。

    “奇怪,明明听到有男人的声音的,怎么就什么也没有呢?难道是听错了么?”

    夏冰小声的嘀咕着,不过她并未料到,眼前的明月柯是假寐,所以便皆数的被明月柯都听了去。

    原来,夏冰这丫鬟日夜勤恳,一直在盯着自己的房间内啊,明月柯不仅感慨。

    大夫人白氏还真是养了一条好狗呢!

    看来,八王“萧良骏”总是夜晚来自己房间的事情,露出了些许的蛛丝马迹,竟然会被夏冰所发现。

    难保不成夏冰会将此事禀告给大夫人白氏,而在这个上面做章。

    明月柯记得,上次的时候,夏冰似乎在自己这里翻翻找找了什么,又好像在藏匿什么东西。

    那夏冰眼见没有任何的收获,便又蹑手蹑脚的小心推开门,就离去了。

    待到夏冰离开之后,明月柯也快速的从床榻上坐了起来,而同时,八王“萧良骏”也从屋檐上轻悄悄的落下。

    好轻功!明月柯在内心忍不住的夸赞了一声。

    虽然明月柯不怎么懂武功,但是看到八王“萧良骏”落地无声,便知对方轻功的厉害之处了。

    “那是伺候你的贴身丫鬟?”

    在确定夏冰已经走远了之后,八王萧良骏也快速出声,就询问明月柯的说道。

    而其实,假扮八王“萧良骏”的太子萧绍钧却是明知故问。

    明月柯多次入宫的时候,身旁所带的,都是那两个丫鬟,夏冰和秋雨姐妹二人。

    而夏冰上次更是直接闯入了太子的房间中,撞见了太子萧绍钧和明月柯那容易令人误会的一幕。

    所以太子萧绍钧又怎么会认不出来夏冰呢?不过作为八王的这个身份的话,应当算是第一次见到这丫鬟了。

    明月柯亦是点头算作是对八王萧良骏的回答了。

    “我这丫鬟聪明伶俐,倒也有几分姿色,不如送你,做个填房?”

    眼见八王“萧良骏”似乎对夏冰很有兴趣,明月柯便也是开玩笑的说道。

    八王“萧良骏”自然是听得出来明月柯是在开玩笑,不然的话,他恐怕便要生气动怒了。

    “这个丫鬟,总觉得半夜进入主人的房间中并无好事,你还是多加小心堤防吧。”

    八王“萧良骏”却是反过来好心的提醒明月柯的说道。

    因为上次在东宫中所发生的事情,所以他对这个夏冰并无好感,虽然不知道为何,当时的明月柯竟然心慈手软,而放过了那个丫鬟。

    不过萧绍钧猜想,既然明月柯这么做,就一定会有她自己行事的道理,当时便也没有多加追问。

    对于八王“萧良骏”方才所说的这话,明月柯却又是在内心中暗自的翻了个白眼。

    她当然知道这个丫鬟有问题了,事实上,也一直在防备着夏冰和秋雨这两姐妹。

    只不过明月柯却并未作答,而是在房间中找寻了起来什么东西。

    “你在找什么?”见到明月柯的动作后,八王萧良骏更是直接关心的询问道。

    “赃物。”

    明月柯却是做了一个简短的回答。

    而在听到明月柯的回答后,八王萧良骏却是一头雾水,赃物?

    “她们想要用来栽赃陷害我的赃物。”

    明月柯眼见八王“萧良骏”有些疑惑,便也是继续解释的说道。

    “既然想要算计我的话,就必然要把戏做足吧。”

    “刚才那个丫鬟,其实是大夫人派来我身旁的。”

    明月柯一边找寻着,一边也是同八王“萧良骏”解释着。

    “你说的是这个么?”

    听完明月柯的解释,八王“萧良骏”却是直接拉着明月柯,就走到了花厅的床榻边上。

    并且伸出手,就从床榻的缝隙中捞出来了一方的手帕。

    那手帕上绣着粉白的荷花莲叶,用料是上等的白绸缎,上面还有几分的香气,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之物。

    而最引人瞩目的,还是那手帕上题的两行诗。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明月柯接着月光,看清楚了那手帕上所写着的东西,便直接念出来了这两行诗,却不曾晓得,一旁的八王“萧良骏”早已脸红。

    明月柯皱眉,这不是《诗经》桃夭篇中的两句诗歌么?大意讲的是男子求娶女子的意思。

    难不成,大夫人她们是想要用这个作为赃物,来诬陷明月柯同男人有染么?

    倒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毕竟前世的时候,她们就曾经用过这种手段。

    来栽赃陷害当时身为太子妃的她,若不是太后出面作证,被诬陷的那晚,明月柯在太后的宫中陪伴,恐怕她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没想到的是,重活一世,对方竟然还想要用这样的法子来诬陷她?

    “这手帕,你准备怎么处置呢?”

    八王“萧良骏”看着明月柯手中的帕子,也是有几分不开心,便直接询问的说道。

    虽然他也知道,这不过是有人想要诬陷明月柯,而故意放置在这里的赃物罢了。

    但是一想到,竟然有人会对明月柯写下这般香艳的诗歌,太子萧绍钧的心中就有几分的不痛快。

    但是他却又不能够表现出来,所以实在是太郁闷的很。

    “给你了,记得帮忙烧掉。”

    明月柯却是随手就将那手帕扔进了八王“萧良骏”的怀中。

    “这手帕既然不是你的,那说不定就是哪个其他小姑娘的,你真就打算给我?不怕我私藏了么?”

    八王“萧良骏”按照明月柯所说的,将那和花莲叶白丝手帕收入了自己的怀中后,便又反问明月柯道。

    “你若是想私藏,也无妨,反正给你了,怎么处置,便是你的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