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六十一章 大夫人白冰珍的嫉妒
    “死者为何会溺水而亡?”

    明相也是不多废话,就直接询问眼前的夏冰说道。

    而只见在明相问完之后,夏冰的眼神却开始躲躲闪闪了起来,似乎在顾忌什么。

    “有什么隐情大可直接说出来,本相自然会为你们姐妹二人做主的。”

    明相便也是大手一挥,便承诺的说道。

    虽然夏冰和秋雨都是明府里面的家养奴婢子,其实就算是死了,也无关紧要。

    不过明相想来公正廉明,赏罚分明。

    而奴婢的命,其实也算是一条人命,自然也要查清楚,该罚的罚。

    更重要的是,明相是不希望他那些朝堂上的政敌会以此为借口而在政事上进行攻击。

    毕竟小心才能够驶得万年船。

    所以,明相根本不是要为夏冰和秋雨二姐妹做主,说到底,不过还是为了他自己。

    况且,明月柯也猜到了,此番定然又是大夫人白氏等人用来陷害她的把戏罢了。

    就算咬死人是她推下池塘害死的又如何呢?

    毕竟她是明府的大小姐,又是个傻子。

    明相会惩罚,却也不过是轻轻的略施小惩,做一做表面的功夫罢了。

    而那些什么流言蜚语的传闻?则更不用在意了,她明月柯本就是傻子,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传言么?

    所以,明月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设计死掉一个好不容易安插进来的眼线丫鬟来嫁祸她呢?

    方才明月柯所想的这些,想必大夫人白氏等人也一定能够想到,明天薇不是一向自诩自己天资聪慧呢?

    所以不会想不到这一点的。

    那么又为何费尽心机要用这种方式来设计陷害她呢?

    除非,对方还留有后手。

    想到这儿,明月柯就打起来了十二分的精神出来,接下来,可一定要小心提防着,可别中了对方的计策。

    听闻明相要为自己姐妹二人做主之后,夏冰便止住了哭声,喜出望外起来。

    但是看到了池塘旁自家妹妹尸体的那一刻,却又哭的更大声了。

    演戏!绝对是在演戏!

    明月柯只瞥了一眼,便瞅见了,夏冰的衣袖之中,竟然还藏了几瓣洋葱。

    洋葱,这可是催泪的好东西啊。

    也就是说,这夏冰的确是在假哭咯?

    事情似乎变得更加有趣了起来。

    看着眼前还在哭泣之中的夏冰,明相倒也没有催促。

    心想,对方毕竟是刚失去了至亲,心中难免伤感,所以哭泣不止,倒也实属正常。

    既然身为一家之主的明相都尚且还未出声阻拦,其他的这些明府中的人,又怎么敢出声呢?

    众人便都安静的看着那庭院中的焦点大丫鬟夏冰哭泣着。

    明月柯更是躲在徐嬷嬷的身后,准备看着对方怎么好好的一番演戏呢。

    似乎是感觉到庭院太过安静了,又或是终于流不出来了眼泪,夏冰这才停止了哭泣。

    熟不知,一旁的大夫人,早就已经心急如焚了,在心中暗骂夏冰是个愚蠢的奴婢。

    竟然哭了这么久。

    对于她妹妹,不是已经私下里赔偿了一百两的黄金么?

    这一百两的黄金,可不是个小数目,足够帝都内小户人家五十多年的开销了。

    也就是说,这奴婢的家中,必然是一夜暴富。

    一条奴婢的贱命,换来了一百两的黄金,任谁都能衡量的出,这是桩稳赚的买卖了。

    “回禀相爷,妹妹她这几日非常的害怕,总是跟我说,她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

    “每日都精神恍惚的,我问她到底看到了什么东西,她也都不曾言说,好像担心着什么。”

    夏冰也终于停止了哭泣,便对着眼前的明相诉说了起来。

    听闻此话,明相自然也是皱眉。

    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也就是说,这丫鬟,很有可能其实是被人所灭口。

    而在这明府大宅院之中,不该看到的东西,无非就是男女那点事嘛。

    听到夏冰的这番话之后,明相的脸色瞬间就变绿了,甚至怎么感觉头上都有几分的绿意呢?

    明相在听闻了对方的话后,倒是并未第一时间就怀疑出事的地点玉馨苑的主人明月柯。

    在明相的眼中,自己的女儿明月柯都已经是个傻子了,一个傻子,还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么?

    而在这明府大宅院中,最有可能红杏出墙的,不就是他的那些姨娘们么?

    所以想到这里,明相才会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明相更是直接开始打量起来如今聚集在玉馨苑中的这些明府各院中人们。

    眼神一一从这些人的身上扫过,带有几分的阴霾。

    这些大宅院中的姨娘们,倒也都不是吃素的,看到明相眼中那怀疑的目光地上,她们自然也都是变了脸色。

    再结合方才丫鬟夏冰所说的话,所以便也都明白过来,相爷在怀疑些什么。

    不过清者自清,只要没做过那些事儿,倒也不会心虚。

    明相扫视了一圈玉馨苑中的众人,心中大概也有了个底儿。

    明府各院中的夫人小姐姨娘们,几乎都到场了。

    但是,仍有人不在这里。

    除了清芳园养病中的明老太君之外,就是小荷园中的安姨娘母子二人都不在场。

    不,应该不会是她的,如云的性子那般的温柔,应当不会作出红杏出墙这等事的,明相猜想着。

    明相所想念的如云,便是安姨娘了,安如云更是安姨娘的闺名了。

    如果不是明府中的姨娘们的话,难道会是明府中的这些小姐们么?

    要知道,明府中,可是有着七位小姐的。

    其中光是嫡出的,就有着五位。

    其中更是有三位,都处在待嫁出阁的年龄。

    若是有谁作出了那等事,那可真是坠了明府的面子了。

    想到这里,明相直接铁青着脸色。

    一旁的大夫人白氏眼见明相变了脸色,也是暗自的窃喜,相爷终于开始怀疑了起来了么?

    方才大夫人还看眼前的夏冰觉得她有几分的愚蠢呢。

    但是此时再看过去,真是越看越喜欢了起来,这丫头,办事倒是果断,若是有机会,就将她调到自己的身旁,来当个心腹的培养也不错。

    大夫人看向夏冰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的欣赏之色。

    而夏冰抬头间,倒是也看到了大夫人眼中的欣赏之色,便有几分心虚,几分欣喜。

    却又立即低下头去了。

    不过在看向了一旁秋雨的身体的时候,大夫人白氏的眼中却全都是掩饰不住的嫌弃之色。

    这丫头,是被自己的姐姐夏冰所骗取白氏所在的如意苑的。

    而这也是白氏同明天薇商量过后的结果。

    姐姐夏冰年纪较大一些,做事也沉稳些,也可以做到临危不乱。

    而妹妹秋雨,眉眼之间也都充斥着天真和不成熟。

    所以她们商量过后,便决定,要牺牲掉妹妹秋雨,来完成此番的计划。

    没想到的是,秋雨在听闻了这番计划之后,竟然敢公然反抗了起来。

    要不是刘嬷嬷和夏冰二人合力,还难以制得住秋雨这丫头。

    在剧烈挣扎中,便不小心失手掐死了对方。

    慌忙的在其脖颈上涂抹了一些消除淤青的膏药之后,便草草的将其丢到了玉馨苑的池塘中。

    说起来这池塘,也是大夫人白氏所气愤的地方之一。

    这玉馨苑,是明府之中最好的庭院。

    她在还没入明府的时候,就想要住在那玉馨苑中。

    只不过,玉馨苑是当时的明府主母秦怀玉居住的地方。

    当时的明府主母秦怀玉更是身怀六甲,不然的话,她白冰珍也叮不了明相这颗蛋。

    玉馨苑和清荷园,两处宅院可是正处明府大宅院的中央位置,可谓是明府主母地位的象征。

    而且这玉馨苑更有一点,是那清荷园远远比不上。

    便是这冬季也不会结冰的池塘。

    听闻,这玉馨苑在建造的时候,便在池塘的底部放了暖石,所以这池塘即便是在寒冬腊月之中,倒也不会冻上。

    而这也是白冰珍想要搬进玉馨苑中的一大原因。

    这暖石,可是千金都换不来的宝贝物件。

    而明府中的这颗暖石,还是当初秦怀玉下嫁当时只是翰林院闲职的明志远时候,英穆公府送来的嫁妆之一。

    传说,这暖石,更是太上皇赏赐给英穆公夫人的,整个北离国境内,不过三颗罢了。

    后来在秦怀玉故去之后,白氏多次提出,自己想要搬到玉馨苑中去。

    一直吹枕边风,更软磨硬泡,就连明相都已经同意了,但是那老家伙,也就是明老太君,却迟迟的不肯松口。

    明老太爷道,那玉馨苑中,存放着秦怀玉当年嫁进明家时候所带的全部物件,将来都是要让明月柯所继承的,所以便驳回了白氏的要求。

    对此,白氏自然是记恨在心。

    而在白氏看来,既然秦怀玉嫁进了明家,就是明家的人,她的那些东西,也都该属于明家了。

    何必还要单独留给明月柯呢?

    而明家的东西,不就该归她这个明府现在真正意义上的主母来管理么?

    但是无奈,那老家伙对玉馨苑盯的死死的,白氏丝毫无从下手。

    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锅里的肥肉,却吃不到。

    所以,这也是为何白氏屡屡针对明月柯,更想害死明月柯的一大原因。

    她可是窥伺玉馨苑中这笔丰厚的财物很久了呀。

    所以正是因为对玉馨苑和那池塘有着这般的怨念,所以才会计划中,是让秋雨这丫头溺死在水中。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里,似乎才刚刚开始罢了。

    应当还有更精彩的故事在后面呢才对。

    此时,大夫人白氏更是期待了起来,她所参与并且亲手编织的大戏,还没有正式的开演呢!

    “但是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听闻妹妹在睡梦中,似乎在呢喃着什么。”

    说到这儿,夏冰也是故意停顿了下来,就连身子也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表现出了一副害怕的样子?

    “你听到了什么?”

    似乎真相就在眼前,明相也直接对着眼前的夏冰就直接发问。

    “奴婢...奴婢不敢说。”

    夏冰还是颤抖着身子,眼神更是不经意间瞥向了明月柯的这边。

    引得其他人也都将目光纷纷的朝着明月柯投过来。

    明相也是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明月柯,但是心中却还是觉得不可能,难以想象,一个傻子,又会作出什么事呢?

    “说。”

    眼见眼前的夏冰犹犹豫豫,吞吞吐吐的样子,明相便更加震怒了起来,于是也是催促对方的说道。

    此时,夏冰也是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下定决心一般,抬起头来,更看向了眼前的明相。

    “妹妹她说,见到有男子公然对大小姐搂搂抱抱的。”

    “而且还在房间中,见到了——”

    说到这里,夏冰还是再一次的停顿了下来。

    似乎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说出来。

    “继续说,不要有任何的顾及。”

    明相此时身体也微微的开始颤动起来,却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要知道,自己的大女儿明月柯虽然是个傻子,不过却是未来太子妃的身份。

    若是被发现与外男有染,恐怕要连累整个明府。

    所以此事,断然要查清楚,好好的调查一番。

    所以明相也更想知道,那丫鬟还见到了什么呢?

    “妹妹说,她在大小姐的房间中找到了对方给大小姐留下来的定情信物。”

    “是一方绣着荷花莲叶图案的白丝帕,那丝帕上还题着两句诗。”

    “我和妹妹二人在明府嬷嬷的教导下,也曾识过一些字。”

    “妹妹说那丝帕上写着的是: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虽然认得,但是却一直不解其意。”

    在夏冰说完之后,整个玉馨苑中的人,也都变了脸色。

    尤其是明相,脸上更是面色不悦,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一旁看戏的白氏也终于开口出声了。

    “相爷,有一件事,妾身一直都未曾告知相爷,就是担心相爷会震怒。”

    白冰珍说着,脸上也露出了危难的面色出来。

    明相本来就在气头上呢,看到眼前的白冰珍更是如此这般表现,变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更是怒斥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