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六十二章 愈加罪名,何罪之有?
    “你们一个两个,为何说话都这般吞吞吐吐的样子?”

    “是要急死我么?”

    明相极为的愤怒,终于忍不住的发火了。

    白氏和明相夫妻这十五六年来,都不曾见过明相任何发飙的面目。

    一时之间,白氏竟然被吓在了原地。

    不过,想到自己的计划,白氏还是很快的反应了过来。

    “永肃城那边,之前倒是写来过一封信。”

    “妾身觉得心中内容不可信,所以一直也没有同相爷讲明这件事,现在看来,这事儿,八成是真的了。”

    白氏一边说着,也一边就从自己的衣袖之中掏出来了她所说的那封信。

    只见这信封都有些泛黄,看起来,倒像是收藏已久的信,不似是近日送来的。

    明相着急,自然是想都没想,就从白氏的手中接过去了这封信,然后拆开看了起来。

    就在这看的过程之中,就能够明显的发现,明相变了脸色。

    众人也都纷纷的好奇,那信中写了什么内容呢?

    而明相看完之后,更是气昏了头脑,一个酿跄,好在被身旁的白氏就扶住了,这才没有摔倒在地上。

    “这!真是孽女啊!”

    明相口中高呼。

    “竟然在刚到永肃城不到一年的时候,就已经同白府分家的庶子搞在了一起!”

    “果然,是缺少了母亲的教养,变得如此不知礼数么?”

    明相差点就要痛哭流涕了起来,他简直难以接受这般的事实。

    而那信上,正是白府的主母富雅安所写下来的,说是明月柯同白府分家一个庶子好上了。

    甚至二人还发生了更为过分的事情。

    这让明相一时之间,怎么能够接受呢?

    就在这个时候,那夏冰也是开口出声提示的说道。

    “相爷,那丝帕,就被大小姐放置在了玉馨苑花厅的床榻旁侧藏了起来。”

    杀人诛心,夏冰也是及时开口补刀的说道。

    听闻此言,明相更是直接就动了起来,然后朝着玉馨苑的房间内走了进去。

    明月柯此时还是在装疯卖傻中,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明相,便假装害怕的样子,更紧紧的抱着徐嬷嬷的手臂。

    明相在要进入花厅的时候,看到了挡在路上明月柯,更是无情的将她推搡到了一旁,甚至还啐了一口。

    明月柯底下的头,也掩饰住了她眼神中的失望。

    这几日之中,还有上次惩罚明真茹的时候,明月柯已经,她的父亲已经发生了改变了。

    但是却不曾想,还是那般的偏心。

    从来,就不会去试着相信自己这个女儿。

    甚至方才明相所说的那些话,也都还在明月柯的心上,挥之不去。

    尤其是,明相竟然说她缺少了母亲的教养,更是不知礼数。

    那么当年,母亲的死,又是如何造成的呢?

    难道对于母亲的死,他就没有一点点的愧疚么?

    还有,明相说她不知礼数,先不说,那些不知廉耻的事儿她明月柯到底有没有做过。

    但就说,这三年来,就将她这个明府嫡长女丢在了永肃城白家中,不管不闻,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没有做到管教的职责,又有什么资格来骂她呢?

    就在明月柯伤神的这个时间里,明相就已经闯入了她的房间之中,并且开始翻找起来了花厅里的那个床榻。

    但是一通翻找之后,却没有任何的收获。

    “怎么什么都没有呢?”

    明相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的狐疑,随即便走出了花厅,质问眼前的夏冰说道。

    明月柯的内心中更是翻了一个白眼,那东西,早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就已经被她和八王“萧良骏”所处理掉了,能够找得到那才奇了怪呢。

    夏冰听闻了明相的质问之后,脸上也是闪过了一丝的慌乱,更是小声的嘀咕道,明明就放在了那里,怎么找不到了呢?

    同时更和大夫人进行了对视,看到对方的眼中也是闪过了狐疑。

    夏冰便也心一横,更直接跪了下来,只听她继续的说道。

    “妹妹她是这么对我说的,也许那方手帕已经被那男子所带走了。”

    “昨天晚上我起夜的时候,便听到大小姐的房中似乎是有男人说话的声音,便进去查看了一番。”

    “不过,却未曾看到人,还以为是幻听了,但是看到今日惨死的妹妹,再想起来昨夜那男子所说的话,就知道,那人,是真的来过的——”

    夏冰几乎是用哭腔说出来的。

    听的明相却又是皱眉了起来。

    “那人说了什么呢?”

    明相虽然皱眉,有些不适,不过还是抓住了话语之中的重点,便询问夏冰说道。

    “奴婢听到那人说,他总来这里看望大小姐的事情,似乎被玉馨苑内的一个小丫鬟发现了。”

    “所以他说,恐怕要做点什么事情了。”

    “后面的就听不清了,他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还对着大小姐说了很多深情的话。”

    夏冰继续的说道。

    而在听完之后,明相更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事情的发展,也已经超出了他所能够理解的范围了。

    所以此时,明相也不知道,该当如何是好了呢?

    就在这时,白氏也是走上前来,就在明相的耳畔低语了两句。

    却见明相突然像是发疯了一般,更是直接失态,就朝着白氏的脸上甩了两个耳光子。

    “毒妇,你是想要害了整个明府么?”

    所有人都看着明相的这般行径,却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不是这件事跟大小姐有关么?

    怎么现在反倒甩了大夫人两耳光呢?

    众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全程从头到尾,都是抱着一副吃瓜的态度。

    但是方才在听了明相那句话,你是要害了整个明府么之后,都打起来了万分的精神。

    他们明府内部再不和,那也是明府这个大宅院自己的事,但是一旦涉及到明府整体的利益的时候,所有人都还是很在意的。

    毕竟身为明家人,所有人都是荣辱与共一体的。

    而明相的下一句话,也是为所有人都解答了疑惑。

    “你竟然去请了太子殿下?”

    “你还嫌不够乱是么?是要让太子殿下来看笑话,好回去禀告给陛下,来罢免了我的官职么?”

    “还是想让太子殿下震怒,来请旨抄了明家呢?”

    明相对着大夫人白冰珍质问的说道。

    而方才明月柯也正在好奇,怎么好端端的,父亲就对白氏动手了,原来这白氏,竟是计划好了一切。

    为了不让她明月柯这一仗翻身,更是直接请来了太子萧绍钧?

    而且听这语气,太子萧绍钧大概已经在路上了。

    事情发展至此,明月柯也大概明白了对方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了。

    对方是想要先让她坐实与外男偷情的事实,然后再请来太子看戏,好让太子休了自己。

    明月柯却是没有想到,白氏无形中还想帮着自己来获得自由之身?

    不,对方才不会这么好心的。

    如果要是真的坐实了偷情的事实之后,那么恐怕,就算明相官职不会受到影响。

    那么她明月柯也会被太子萧绍钧所退婚,说不定还会因此而被流放。

    也再不是高高在上的明府大小姐,那明天薇自然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明府嫡长女了呀。

    真是一石二鸟的好计策呢!

    只不过,恐怕要让对方的计划落空了。

    而白氏此时捂着被明相打的很疼的脸。

    方才明相的力道太大了,竟然一把将她打倒在了地上。

    想起来之前女儿明天薇所说的。

    如今明相的反应还有所说的话,竟然都是在女儿明天薇的意料之中。

    于是大夫人白冰珍也不禁在内心暗自的夸赞自家的女儿。

    在这个计划开始的时候,明天薇就已经提醒过她了,恐怕到时候,需要她要有些牺牲。

    娘舅家永肃城白府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年轻貌美的女子已经挑选好了,随时都可以送入明府之中来为妾。

    反正她现在青春也已经不复存在了,明相现在对她,在那方面,也是不冷不热的。

    不过只要继皇后金微月还在一天,她明府大夫人的这个位置,就不会发生动摇的。

    所以现在,就算是牺牲自己一直以来在明相面前贤惠淑德的主母形象又如何呢?

    所以刚才的时候,白氏才会直接附身在明相的耳畔说道。

    此时,白氏捂着自己肿痛的左脸,也是泪眼婆娑,继续演戏,然后说道。

    “相爷,妾身也是一片好意。”

    “大小姐这般做法,若是不妥善处理,怕是明府不能够独善其身呐。”

    白氏哭哭啼啼的,也是对着明相诉说道。

    听完白氏的话之后,明相也是一脸的无奈,便叹了口气。

    而就在这叹气的一瞬间,明相就仿佛苍老了几岁一样。

    随即,也是对着身后一众的明府下人们就挥了挥手,便有几名小厮就走上前来。

    “去,将大小姐绑起来。”

    “让她跪在明府大门口去,一直等到太子殿下前来。”

    明相吩咐的说道。

    而在明相吩咐完之后,那几名小厮,就要直接走上前来,手中更是拿着绳索。

    眼看就要到了明月柯的身前,不过却被徐嬷嬷拦了下来。

    “徐嬷嬷,你这是何意呢?”

    因为早年的时候,徐嬷嬷曾经照顾过生了天花的明相,所以对于明相来说,徐嬷嬷也像是救命恩人一般的存在。

    自然对于徐嬷嬷也多了几分的尊敬之意。

    不过此时看到徐默默竟然护在了明月柯这个不肖女的面前,明相多少还是有些动怒的。

    但还是没有让人直接动手。

    “相爷,单凭一个下贱奴婢的口述,就给大小姐定了罪名,未免不有些太草率了么?”

    这玉馨苑中,若说还有清楚明白的人,那大概是不止徐嬷嬷一个人。

    但是敢于站出来,并且对明相讲出来的,大概就只有徐嬷嬷一人了。

    其实现在徐嬷嬷也很是着急,她相信大小姐定然不是那种人,对于明相所说的,大小姐没有礼数的说辞,也并不同意。

    要知道,大小姐在没有去永肃城白家的时候,一直以来都是在明老太君的身旁长大的。

    所以明相质疑明大小姐的不懂礼法,不也就是在质疑他的母亲明老太君么?

    而且在徐嬷嬷的印象中,明月柯一向都是那般善良乖巧的孩子,是断然不会作出这种事情的。

    更何况,方才去搜找那奴婢夏冰口中所说的丝帕,不也是什么也没有找到么?

    连证据都没有,又如何要进行顶罪呢?

    徐嬷嬷拦在明月柯的身前,也很是紧张,当着明相的面,无法叫人去通知明老太君来救场。

    所以现在只希望,老夫人能够听到玉馨苑这边的动静,然后亲自赶过来呀。

    那大夫人白氏此时也已经被明天薇等几个女儿从地上扶了起来,听完了徐嬷嬷的话之后,也是出言不逊讥讽的说道。

    “还说人家是下贱的奴婢,难道你们不是同样的出身么?”

    白氏的这话,却是在嘲讽徐嬷嬷,不过也只是伺候人的婆子罢了。

    听完白氏的话,明月柯也是眉头紧皱了起来。

    她没有想到,徐嬷嬷竟然也会护着她,不过这让她很是感动。

    所以对于方才白氏的出言不逊,明月柯却是握紧了双拳。

    明月柯可是那种,宁愿自己受到欺负和委屈,也不想让那些对自己的好人被伤害。

    听到白氏所说的话而皱眉的,不只是明月柯,当然还有明相了。

    “徐嬷嬷不能同那些相提并论。”

    明相出声,虽然并未明着辩解,不过也算是为徐嬷嬷正名,并且回怼了白氏。

    白氏被怼回去了,倒也不甘心,便看向了徐嬷嬷身后的明月柯,开口道。

    “那明相要怎么处置大小姐呢?”

    白氏话落,众人又重新将目光都放到了明月柯的身上。

    “绑起来。”

    明相一咬牙,还是继续坚持的说道。

    此番,就算是徐嬷嬷继续护在自己的身前,都不管用了。

    明月柯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在那些明府的小厮们就要碰到她的那一刻,便开始大叫了起来。

    反正她是个傻子,就算大闹一场也不为过分。

    不过,明月柯并不是故意闹的,也不是在拖延时间。

    而是在自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