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六十三章 诈尸的丫鬟
    “快,抓住大小姐,别让她跑掉了。”

    眼见明月柯开始跑向人群中,整个玉馨苑都变得乱七八糟,白氏更是趁乱大喊了一声。

    在白氏的提醒下,那些明府的小厮们,便也都跟随着穿梭在人群中,继续要绑住明府大小姐明月柯。

    不过明月柯并不是漫无目的在逃避,而是朝着某个固定的方向,在绕弯前行。

    她的目的,便是为了靠近那秋雨的尸体了。

    而明府中的其他人,都生怕自己会被这傻子大小姐所撞上。

    或者是碰到这傻子而让自己沾染上晦气,所以明月柯所跑到之处,这些人都纷纷的退让开来。

    眼见自己距离秋雨那丫鬟的尸体就只剩下了几步之遥的距离。

    明月柯开始在自己的内心中盘算起来,同时手中更已经握紧了袖口,以便于随时可以将那三根银针拔出来。

    终于,跑到了自己想要的位置了,而身后那些想要抓住她,并将她绑起来的明府小厮们也都已经上前来了。

    明月柯便假装没有看清脚下的路,就被绊倒在地上。

    “哎哟,好痛——”

    明月柯假装被摔痛了一样,更如同孩童般,呜咽的哭出了声。

    但其实在方才摔倒在地的那一瞬间,趁着所有人都只忙着顾及自身的时候。

    明月柯已经从袖口上取下来了三根金针,快速的扎在了秋雨的三个穴位上面。

    “好痛啊,要爹爹抱抱,爹爹你在哪里呢!~”

    明月柯小的时候,还是很黏着明相的,那个时候的明光远,也还未官至现在的右相。

    倒也有大把的时间,陪伴妻儿和父母。

    而那个时候的秦怀玉,也还并未去世,一家人在明府玉馨苑的庭院中玩耍,很是幸福。

    每当明月柯摔倒在地的时候,也总会哭着找明光远来安慰。

    一瞬间,明相的思绪,似乎就回到了那个时候,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仿佛怀玉还在他的身旁。

    也就在这恍惚之间,明相的心就软了下来,他也反思自己,似乎是对女儿明月柯亏欠太多了。

    现在更是看到哭泣着四处找爹爹的明月柯,明相更有些心疼,就缓步朝着摔倒在地的明月柯走去。

    “柯儿莫怕,爹爹在,摔疼了吧?爹爹来帮你揉揉。”

    小的时候,明相也总爱这般哄着明月柯。

    眼见明相竟然对明月柯心软下来,白氏当即就怒上眉梢。

    但是白氏肯定又不能将这种不满直接挂在自己的脸上。

    索性便也是上前几步,就出声道。

    “明相,太子殿下就快要到了,还是先将大小姐绑起来,好给太子殿下有个交代啊。”

    白氏走上前来,便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虽然是一副好心提醒相爷的语气,不过在座的人都心知肚明,大夫人白氏看不惯大小姐明月柯又不是一两天了。

    听闻大夫人白氏的话语,明相显然也开始眉头紧皱了起来,但他并不想就这么将明月柯绑起来。

    方才女儿在被那些明府的小厮们追逐的时候,脸上那万般惊恐的表情,自然也被明相看在了眼中。

    说是没有任何的心疼,那自然是假的了。

    所以此时,明相已经不想再将明月柯绑起来了。

    不过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已经不是明相单方面所能够控制的了的。

    当着明府上上下下百余口人的面,明相自然是应当做个表率,将明月柯绑起来,好等到太子萧绍钧来了之后,再处置。

    倘若明相不将明月柯绑起来,那岂不是就是他自己都带头违背了礼法呢?

    方才徐嬷嬷所说的话,他也在心中略有一番的思量。

    没错,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若是紧紧凭借着夏冰这明府丫鬟的口述。

    就坐实了明府大小姐明月柯的罪名,那的确听起来是有些荒唐。

    不过,因为此时涉及到了太子殿下,更是涉及到了皇家的颜面。

    所以必须要谨慎的妥善处理。

    没有等待明月柯的答复,明相也是狠心的就扭过头去,然后挥了挥手。

    就准备再次的吩咐这些下人们,将明月柯绑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瞧见,那丫鬟秋雨的尸体竟然动了。

    不仅动了,而且还开始剧烈咳嗽了起来。

    一时间,玉馨苑中的人群再次的骚动了起来。

    不是都说这丫鬟死掉了么?

    怎么又动了起来。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诈尸了”,所有人都开始忧心了起来。

    但是明相尚且还在这里,还未离开,他们倒也是不敢乱动。

    很快,一阵剧烈的喘咳之后,秋雨吐出来了好大一口的池塘水,就兜兜转转的醒了过来。

    秋雨醒过来后,便是大喊了一声,“不要杀我——”

    待到眼睛完全睁开,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有死?

    随即,秋雨便从冰冷的地面上爬了起来,浑身湿漉漉的,风一吹过,便冻得她瑟瑟发抖了起来。

    明月柯距离最近,也发现了,在秋雨站起身来的时候,那原本插在穴位上的三根金针,也跟随着掉落在了地面上的泥土中。

    明月柯便也松了一口气。

    而眼见秋雨站起身来,周围一众人包括明相在内,也都确定了,对方这是死而复生,并非是诈尸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议论纷纷了起来。

    不过也有人例外,只见大夫人白氏还有刘嬷嬷以及夏冰等人,却是变了脸色。

    白氏同刘嬷嬷对视了一眼,便看向了夏冰,然而后者的眼神中也是写满了难以置信。

    所有人都对于秋雨突然死而复活没有任何的异议,他们都以为,秋雨不过是单纯的被水呛着,然后假死了过去。

    可能是方才大小姐明月柯突然绊倒在其“尸体”上面,误打误撞的就帮助秋雨吐出了那口呛着的水汽。

    所以秋雨才能够死而复生。

    “你刚才说,不要杀你,那么方才是谁要杀你呢?”

    明相眼见秋雨也活了过来,方才不是还在想,此事尚且并无证据呢么?

    那么秋雨若是没有死的话,算不算得上是个人证呢?

    所以明相也迫不及待的就对秋雨进行发话。

    “相爷...”

    “阿嚏——”

    秋雨本想对着眼前的明相说什么,然而还什么话都没能说出来呢,就先打了一个喷嚏。

    显然是方才在水中泡了那么久,现在竟然有些受了风寒。

    被这个喷嚏一打岔,秋雨还没继续往下说呢,就听见一旁的白氏反倒先开口说话了。

    “相爷,不如让这丫鬟先下去换件衣服吧,衣服湿漉漉的,别到时候生了病。”

    “就算是个丫鬟又如何?也是个活生生的人,定然有着关心疼爱她的家人。”

    大夫人白氏一边说着,更转动了自己手上的翡翠玉镯,强迫自己佯装镇定下来。

    而秋雨在听到了大夫人白氏的这番话后,却是如遭晴天霹雳一般。

    本来秋雨就要将大夫人白氏对她们姐妹二人的安排和取舍,还有那个陷害大小姐的计划都全盘脱出来的。

    但是大夫人白冰珍方才的话语之中,有意无意之间,就提到了她的亲人们。

    比起来姐姐夏冰,秋雨可是更加爱家人,不想让父母还有年幼的弟弟受到伤害。

    所以此时,更是沉默了下来,本来已经话到了口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明月柯自然也听明白了白冰珍话中的意思,再结合着那秋雨脸上的表情,便猜到了个大概。

    秋雨这丫头,也是个苦命的人,还来不及为大难不死来得及庆幸,却又陷入了新的危机和两难之中。

    “也是,那便先带着她下去更衣吧,说不定这段时间的功夫,太子殿下也能够感到,到时候好一起探明真相。”

    明相也是一甩衣袖,就吩咐的说道,丝毫没有再次提起来要将明月柯绑起来的事情。

    并且明相的话语中的意思也很明确,到时候要一起探明真相,究竟偷情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有人在故意的陷害大女儿明月柯呢?

    在得到了明相的允许之后,白氏也是一挥手中的手帕,就说道。

    “刘嬷嬷,你和那丫鬟的姐姐夏冰,你们二人一同带这丫鬟去更衣吧。”

    方才白氏的那一番打断,就是为了安插自己的人去靠近秋雨、

    然后——

    她相信刘嬷嬷和夏冰二人知道该如何做的。

    既然这丫鬟活过来了,那便不能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杀一遍了,只能够制造机会,让自己的心腹接近对方,然后进行一番的策反了。

    果然,事情就按照自己所预料的那般去发展了。

    而刘嬷嬷此时同夏冰对视一眼,自然也都明白过来了大夫人白冰珍的意思了。

    便准备上前去带着秋雨这丫鬟去换衣服,而这换衣服的地方自然就在玉馨苑的西侧厢房中了。

    夏冰此时更是迫于急切的表现,因为她已经猜想到了,此番事件之后,她将会彻底的成为大夫人白冰珍的人。

    而秋雨竟然没有死,说到底,这件事也她自己做的不够干净利索,故而夏冰也担心大夫人白冰珍会对自己有看法意见之类。

    到那个时候,大夫人若是不再重用自己,那么自己的处境可就是堪忧了。

    所以此时夏冰更是咬紧了自己的嘴唇,要准备继续好好的表现一番。

    不过就在夏冰和刘嬷嬷二人迈出脚下的步伐,就要朝着秋雨而去的时候,却见站的距离秋雨较近的明月柯就再次的疯癫了起来。

    “不要...不要来抓我...好害怕...不要啊...”

    明月柯的口中不停的念叨着,就朝着后面跑去。

    在众人的眼中看来,明月柯是因为以为眼前的刘嬷嬷和夏冰二人要抓她,所以害怕了,然后开始逃窜起来。

    所以没有人注意,也没有人会想到,明月柯是故意朝着秋雨撞上去了。

    明月柯直接将秋雨撞到在了地上,一时间,整个玉馨苑中又乱了起来。

    “柯儿...”

    “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上前去将大小姐扶起来。”

    明相不怒自威,对着身旁的那些明府的下人们吩咐的说道。

    也就是在这个空档上,趁着周围都乱起来的时候,明月柯却是趁机在被扑倒在地的秋雨耳畔轻语。

    “有什么你大可以直接说,我可护你和你家人安然无恙。”

    二人距离很近,明月柯更是几乎贴着秋雨的耳畔说出了这番话。

    故而秋雨也是将明月柯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瞬间,秋雨就愣在了原地,方才的这话,真的是大小姐说的么?

    大小姐她不是已经疯掉了么?

    然而当秋雨猛地抬起头来的时候,却瞧见明月柯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哪里还有半分痴傻的模样呢?

    眼前的大小姐,分明就是个正常人。

    “要知道,现在能救你的,就只有我了。”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试着来赌一把。”

    明月柯低声说完,便又是嘴角微弯一笑。

    就在这一刻,秋雨似乎心中有什么被触动了。

    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秋雨似乎也有了几分的成熟,此时就算是发现了明月柯竟然是正常人这一秘密之后,也并未立即就大声的喊出来。

    而是也快速的就低下头去,然后默不作声。

    明月柯知道,对方现在必然还在取舍中。

    换做是她的话,也不会轻易的就作出决定的。

    就像明月柯方才所说的那般,若是秋雨愿意的话,可以赌一把。

    没错,如果秋雨选择站在她这一边的话,就如同下赌注一般无二了。

    很快,在得到了明相的吩咐之后,刘嬷嬷、夏冰,还有远处的徐嬷嬷,都走上前来。

    徐嬷嬷则是将大小姐明月柯扶了起来。

    因为方才将秋雨扑倒在了地上,所以明月柯身上也沾上了不少水渍。

    但是此时眼见出现在自己身前的是徐嬷嬷,明月柯便假装傻笑了起来。

    “嬷嬷,嬷嬷......”

    明月柯不光傻笑着,而且口中就只会重复着这个。

    众人只当是她痴傻罢了。

    而秋雨则被夏冰和刘嬷嬷二人带去西侧厢房去换衣服去了。

    就在夏冰走上前的时候,也是用冷冰冰、恶狠狠的眼光就瞪了秋雨一眼。

    她恨,恨这个天真烂漫一直靠着她保护的妹妹,为什么还没有死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