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六十五章 凭空捏造出来的奸夫
    “真正不在乎家人的,明明是姐姐你啊。”

    秋雨却是丝毫不留情的就反驳夏冰的说道。

    “否则的话,你和刘嬷嬷又怎么会将我活活掐死,然后抛尸到玉馨苑的池塘中呢?”

    秋雨更是直接扯掉了姐妹二人之间那最后一块遮羞布,直接质问夏冰的说道。

    而听闻秋雨的这番话,一旁的大夫人白氏和刘嬷嬷二人皆是慌了神。

    她们没有料到,秋雨这个丫头,竟然真的敢直接就将刘嬷嬷也供了出来。

    明天薇也看到了自家母亲的慌张,便更是直接走上前去,就握住了母亲的手,示意她稍作镇静。

    然后便侧身附在刘嬷嬷的耳畔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刘嬷嬷,您也算是自幼看着母亲长大的乳娘了,如今出了这种事情,我想您应该知道该当如何。“

    明天薇提醒刘嬷嬷的说道。

    其实方才在听到秋雨这个丫鬟竟然连她也暴露了出来,刘嬷嬷的心底就暗自的叫了一声不好。

    搞不好这一次的话,可能连大夫人都会受到牵连。

    想到这里,再加上明天薇的提醒,刘嬷嬷就立即跪倒在地上。

    “老奴知错,不该帮着那夏冰去做亏心事。”

    刘嬷嬷直接匍匐在地上,冲着明相所在的位置,就三拜九叩了起来。

    口口声声的认错。

    然而一旁的夏冰更是变了脸色。

    “刘嬷嬷你,这不是大......”

    然而夏冰话还未说完,却瞧见大夫人已经先嚎啕大哭了起来。

    “刘嬷嬷,你怎会助手为虐,去做了那等事呢?”

    演戏,绝对是在演戏!

    竟然又再一次的上演起来了弃车保帅的戏码。

    上一次想要置明月柯于死地的那一次,也是这般,弃车保帅才没能将大夫人拖下水。

    没想到这次又故技重施起来。

    “大夫人,老奴这也是为了明府啊。”

    “老奴跟随夫人多年,对夫人,对相爷,对明府,都是忠心耿耿。”

    那刘嬷嬷也是声泪俱下的说道。

    听的眼前的明相却是一头雾水,便询问对方的说道。

    “你说是为了明府?又如何解释?”

    明相不明白,为何对方会说,伙同夏冰一起掐死丫鬟秋雨竟然是为了明府?

    听闻明相的话之后,刘嬷嬷抬起头来,有些昏花的老眼中,竟然闪过了一丝光芒。

    随后,便听她缓慢的说道。

    “秋雨这丫鬟发现了大小姐的秘密。”

    “大小姐夜晚私会男人一事,被她不小心说漏了嘴。”

    “并且更被夏冰那丫头偷听了去,夏冰拿不定注意,便告知了老奴。”

    “老奴便私自做了决定,要让秋雨这丫头闭嘴,好永远的保守好这个秘密。”

    刘嬷嬷一五一十的说道。

    “至于为何夏冰这丫头会来找老奴说这件事,因为老奴曾是这两个丫鬟在府中的教习嬷嬷。”

    似乎想到在自己说完之后,明相等人会提出怎样的要求出来,所以刘嬷嬷便提前的说道。

    明相自然也是听到了刘嬷嬷所言的这些话。

    却不想到,兜兜转转,竟然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问题上面。

    也就是夏冰所曾经说到过的,明府大小姐明月柯与人私定终身,更是在与太子萧绍钧有婚约的情况下,去夜会对方。

    想到这里,明相便有些头疼,于是也扶额,便看向了此时也正在场的太子萧绍钧。

    “太子殿下,这?”

    明相有些拿不定主意,索性便看向了太子萧绍钧,想要询问对方的意见。

    然而太子萧绍钧却是嘴角一丝冷笑,反问说道。

    “口说无凭,总要有证据吧?”

    听闻太子萧绍钧的话,明相也先是一愣。

    是啊,在玉馨苑中也耗了这么久了,却不曾找寻出半点证据出来。

    “先前那丫鬟说,曾经在柯儿的房间中见到过一方绣着荷花莲叶并且题有艳诗的白色丝帕...”

    “搜到了么?”

    明相的话还未说完,就先被太子萧绍钧所打断了。

    “这...确实未曾搜索到。”

    明相的脸上也出现了几分了尴尬之色。

    太子萧绍钧的脸上再次自信的一笑,他们能搜查的到才怪,那丝帕现在不正在他的怀中呢么?

    然而此时,那跪在地上的刘嬷嬷却是再次的出声了。

    “太子殿下要物证没有,不过却有人证。”

    在刘嬷嬷说完之后,众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刘嬷嬷。

    人证?

    一时之间,整个玉馨苑中的人们也都纷纷的遐想猜测了起来。

    对方所说的人证,又该当是何人证呢?

    而此时,明天薇看着眼前的刘嬷嬷,也是点了点头。

    她就聊到,这次嫁祸陷害明月柯的事情,并不会那般顺利。

    所以私下里,早就已经嘱咐过刘嬷嬷,若真出了事,便只她一人抗下,而且就算出事了,也要继续将明月柯拉下水。

    看着眼前的刘嬷嬷,白氏却有些红了眼眶。

    刘嬷嬷是从永肃城白府跟随她一同到帝都的老人了,自幼时开始,就伺候在她的身旁。

    白氏早就已经将刘嬷嬷当做是亲人一般的存在,却不曾想,今日竟然要亲眼看着对方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

    而且就算是认下罪名,也要为她扫清前方的障碍。

    没错,人证,是有的。

    是在明天薇的提醒下,白氏特地从永肃城白家中找了的一枚弃子。

    既然捏造了明月柯同白家的一个庶子之间有染,那自然就要做戏做到底。

    这个角色,也应当在适时的时候出现,而现在,就是最合适的时间。

    “回禀相爷,回禀太子殿下,那男子就在帝都之中,并且更是于昨日的时候,还前来私会大小姐。”

    “今日一早,老奴便悄悄的跟着那人,找到了他落脚的地方。”

    “相爷和太子殿下若是不信的话,可以派人去来福客栈天字二号房去抓人过来当面对峙,不就一切明了么?”刘嬷嬷说道。

    本来在听闻了对方先前的话时候,明相还以为不过是又找了新的开脱的借口理由罢了。

    但是现在听来,竟然连那白府庶子在帝都的落脚之地竟然都已经打探清楚了。

    当即,明相就变了脸色,立即挥了挥手,便有人按照方才刘嬷嬷所言的地方去抓人了。

    一时之间,玉馨苑中便再次的安静了下来。

    只有明相有一搭没一搭的同太子萧绍钧聊着。

    但是太子萧绍钧却只关心着怀中的明月柯,却并不是很想理会眼前的明相的样子。

    明相眼见这般,便也不会自讨没趣,安静了下来,只等待着。

    然后一刻钟之后,那些先前离开的明府小厮们,却空手而归了。

    只见一个小头目模样的下人,就俯身在明相的身旁说道。

    “相爷,我们去看了,并未发现那人。”

    明相在听完之后,也是瞬间变了脸色,寒着一张脸,就看向了眼前的刘嬷嬷,随即开口质问对方的说道。

    “房间是空无一人,本相不禁怀疑,这其中,是不是你商量好了来捉弄本相,捉弄明府上下百余口人呢,甚至是太子殿下呢?”

    明相说完,刘嬷嬷便立即磕头了起来。

    “还请相爷明鉴,老奴所言句句属实,绝无谎言,否则的话,便愿遭那五雷轰顶的刑罚。”

    那刘嬷嬷一边下跪磕头,一边也是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思考为何会不见了人。

    然而却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说,明府人去的不是时候么?

    明明昨日时候,警告过那小子,今日就是关键时刻,叫他不要乱跑的。

    不过刘嬷嬷还是选择继续辩解开脱。

    “那人,或许是听闻到了什么消息,已经逃跑了吧。”

    “不过相信那人必然也未曾跑远,相爷可在帝都内搜寻,必能找到那人。”

    刘嬷嬷也是对着明相进谏说道。

    就在明相思虑着是否要继续搜寻那白府旁系庶子的时候,一旁的太子萧绍钧就看不下去并发话了。

    “我看,倒是不必再找寻那人了。”太子萧绍钧道。

    随后便对一旁的属下一个眼神。

    那属下便来的玉馨苑的门口说了一句把人带上来。

    跟随太子萧绍钧一同前来的下属们就立即将一个披头散发,身上还沾染些许血迹的男子带了上来。

    虽然那男子遭受了严刑逼供,已经有些不成人样了,不过这身形,还是让刘嬷嬷和白氏等人一眼就认了出来。

    “姑母,姑母救我!”

    那男子被丢在了地上,然后看了一圈人群,就看见了白氏,立即匍匐向前就朝着白氏而去了。

    当即,白氏就被吓得尖叫了起来,并且还不断地朝后而去。

    “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别过来,来人啊!”

    白氏眼见那男子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也尖叫了起来。

    明相在看到了这般惊慌失措已经不顾及形象的白氏,也是摇了摇头,现在的他,对大夫人白氏可是非常的失望。

    而一旁的太子萧绍钧却是皱眉,并且伸出手,就捂住了怀中明月柯的耳朵。

    “去,把他带过来,别让他们继续胡作非为,再惊扰了柯儿。”

    太子萧绍钧又对着属下就是吩咐说道。

    属下在得到了吩咐后,就一左一右的将那不成人样的白府旁系庶子驾到太子萧绍钧的面前来。

    “把你之前同孤所说的那些,都再重复一遍。”

    太子萧绍钧也是寒着一张脸,就对着眼前的这男主冷冷的说道。

    一想到眼前这男子竟然还意欲染指他的柯儿,就气不打一处来。

    “十几日前,姑母来信说,要我假冒是大小姐的情人,本来我是不答应的,因为太容易被拆穿,更何况大小姐更是未来的太子妃。”

    “但是姑母却道,大小姐已经痴傻了,将会被太子退婚,而我可乘机假借这一身份来成为明相的乘龙快婿,未来前途必将不可估量。”

    “所以便一时心动,奔赴来了帝都。”

    那男子也一口气的就道出了全部。

    而在这男子说完之后,明相也终于忍不住了,就快步朝着白氏走过去。

    直接用出十成的力道。

    只见白氏惨叫一声,就跌倒在了地上。

    “你这女人,究竟安的是什么心?就这么容不下柯儿么?”

    明相更是质问白氏说道。

    白氏半坐在地上,也捂着自己那再次被打的肿痛的脸,就哭着说道。

    “相爷,妾身为了明家生养多年,难道还不如一个被您送出去寄养的女儿嘛?”

    白氏此时更是哭哭啼啼起来,开始打起来亲情牌了。

    而白氏的几个女儿们也都开始纷纷为白氏而求情。

    “是啊父亲,母亲为了这个家操劳多年,您不能这般对母亲无情啊!”

    看着几个女人一台戏,明相更是脸色难堪,左右为难起来。

    若是换在平时,明相说不定就会自作主张的饶了白氏这一回。

    可是今日却大有不同。

    太子殿下可是还在这里呢!

    此时,明月柯无意中便瞧见,那还跪在原地的刘嬷嬷的眼中却是闪过了一道精光。

    只见那刘嬷嬷却是一咬牙,就出声的说道。

    “明相,那白府庶子已然与大小姐有了肌肤之亲。”

    “是老奴昨晚亲眼所见。”

    “昨日夏冰无助求到老奴身上,老奴便来这玉馨苑中走了一趟。”

    “只可惜老奴来的时候就已经晚了,那房间中却是穿出来了不堪入耳之声。”

    刘嬷嬷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即便她不继续说下去,在场的众人也都纷纷猜到是什么。

    顿时,一个个也都变了脸色,甚至有人想明白那刘嬷嬷所说的是何事之后,更潮红了脸色。

    这也太过于羞耻了吧!

    原来,按照先前所言那般,为了这次计划能够行得通。

    昨日便计划着,给那白府旁系庶子一套明府小厮的服装,让其溜进明府来,趁着夜色便将事情办了。

    待到生米煮成熟饭后,便是木已成舟的事实。

    虽然刘嬷嬷昨晚并未到玉馨苑中,但是方才夏冰都说昨晚听到有男人的声音,那么想来事情应当已经办妥了。

    此时,刘嬷嬷也已经豁出去了,不论如何,都要在保住大夫人白冰珍的前提下,并且将大小姐明月柯拖下水。

    刘嬷嬷此话一出,玉馨苑的众人自然是变了脸色,而明相更是差点气昏头晕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