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六十六章 明府大权的落定
    “什么?可是我昨天晚上并没有来明府中啊!”

    那白府旁系庶子却是一脸无辜的说道。

    本来按照原计划,他应当是昨晚来明府中行那等事的。

    但是一想到那明大小姐是个傻子,并且在白府的时候,他也曾遥望过几眼,不过是姿色平平之辈。

    再加上寒冬腊月大冷天的,他就更不愿出门。

    所以昨天晚上,就并未按照原计划来到明府中。

    听闻这白府旁系庶子的话之后,那刘嬷嬷似乎还是不甘心的样子,便继续道。

    “如果不是你,那昨天晚上听到的男人动静,又是谁呢?”

    “你就不要再狡辩了。”

    刘嬷嬷一口咬死,那昨天晚上出现在明月柯房间之中,并且被夏冰所听到的男子,就是眼前的这个白府旁系庶子。

    “嬷嬷,你可就不要冤枉我了呀。”

    那白府旁系庶子男子也是暗自叫苦,太子萧绍钧的手段,他可是已经见过了。

    并且也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明白了自己自然是被那白氏等人当枪使了,此时怎么敢再继续为白氏等人做事而按照原计划所行事呢?

    “那昨天晚上出现的人,又会是谁呢?”

    “不是你又会是谁呢?况且,你还赠送给了大小姐定情信物。”

    刘嬷嬷自然是一口咬死了眼前的这白姓男子。

    这白府旁系的庶子自然不承认,一时间,玉馨苑中倒是陷入了僵局中。

    “不是你来信说你倾慕大小姐已久,所以做姑母的这才给了你机会,若不是你信中那般百般的祈求,我又怎么会安排你们二人夜会呢?”

    此时,大夫人白氏也是再次的开口了。

    当然,依着白氏那蠢笨的脑子,此刻自然是早就已经慌了神,并不知晓自己应当做些什么来改变局面。

    还是明天薇又偷偷的将其扶了起来,并且在耳畔悄悄的提示。

    所以此时白氏也是将事情全部的责任推到了自己这个本就要背锅的侄子身上,来降低自己身上的罪责。

    这样的话,自己的下场还不会太惨。

    此时,太子萧绍钧的嘴角依然还是那副冷笑的模样。

    他已经在一旁看戏许久了,便想着,差不多也是时候结束了,便直接开口的说道。

    “昨晚那丫鬟听到的声音,其实是孤的。”

    太子萧绍钧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一下,再次的震惊到了在场的众人。

    就连明月柯也是皱眉起来,这家伙凑什么热闹呢?

    那昨晚明明出现在她房间中的,是八王“萧良骏”啊。

    怎么会是太子萧绍钧呢?

    而明相也是诧异,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呢?

    “你们所说的定情信物,可是这个?”

    太子萧绍钧说着,就从怀中掏出来了那一方手帕。

    而这手帕的模样,不正是先前所说过的荷花莲叶的白丝手帕么?

    而且上面还写了字。

    太子萧绍钧在掏出这手帕后,就递给了一旁的明相明光远。

    明相立即接过来就查看,发现这手帕上所题的诗句,也正巧是那两句诗句。

    明月柯更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太子萧绍钧。

    这手帕,不是已经被八王“萧良骏”拿走了么?

    怎么会出现在太子萧绍钧的手中呢?她想不明白。

    而太子萧绍钧,似乎也猜到了明月柯会有疑惑,便微微的低下头来,随即就在明月柯的耳畔说道。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可都是知道了,听闻某人可是信誓旦旦的说了,只钟情于孤呢。”

    太子萧绍钧竟然都知道那些事了!

    想起来昨晚时候,自己在八王萧良骏面前所说的那对太子萧绍钧表深情的一番话。

    唰的一下子,明月柯的脸就火红了起来。

    不过好在厚重的刘海遮挡住了她的脸,而不至于被其他人所瞧见。

    事情到了这里,就算真正的真相未曾调查清楚,但是既然太子殿下已经出手,那差不多,也应当有个结局了。

    明相将那手帕却是还给了太子萧绍钧,并且看向了眼前的夏冰和刘嬷嬷二人。

    “你们二人可知罪?”

    明相厉声的问道。

    那刘嬷嬷却是低下头去了,已经放弃了反抗。

    夏冰本来还想要说些什么的。

    她不明白,怎么事情就发生到了这般的地步呢?

    “她们二人,连同那白家的子弟,竟然意图陷害未来的太子妃,理应交由钦天监来处置。”

    此时,太子萧绍钧也是在旁侧补充的说道,算是断了这三人最后生怀的希望。

    随即,太子萧绍钧更是挥了挥手,便见其身后的黑衣属下,便走上前,将三人皆数的带走,不用多说,必然是要送往钦天监了。

    而走的时候,那夏冰也才反应了过来,同那白家旁系的庶子口中大喊着冤枉二字。

    在带走了这三人之后,太子萧绍钧虽然没有言语,但是却看向了明府的大夫人白冰珍。

    明相顺着太子萧绍钧的目光看了过去,便也跟着皱眉。

    要说这白氏是无辜的,怕是在场的众人都不会相信。

    而如果这次再放过白氏,恐怕难以给太子萧绍钧一个交代。

    于是明相也狠下心来一咬牙,就说道。

    “明府大夫人白冰珍,管教下人不利,禁足一个月。”

    听闻明相最后的处罚之后,明月柯和太子萧绍钧二人皆是皱眉,这般的惩罚,是不是有些太清了?

    比起来明月柯,太子萧绍钧则表现的也较为明显些了,只见太子萧绍钧就是一声冷哼。

    明相也默默的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并且暂且收回其掌管内院的权利,暂且交由——”

    明相正在考虑要交由谁保管的比较好,此时却是犯难了起来。

    二夫人郭氏想来不过问府中的一切事务,而且对方是翰林院学士家的大小姐出身,只对诗词曲赋感兴趣,却并不懂得持家之道。

    而府中的其他姨娘们,这些年来也都被白氏打压的厉害,也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担得起来大任。

    所以一时之间,明相竟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不过,这明府中,倒是有一个比大夫人白氏更加出色的管家娘子。

    不,不应当称对方为管家娘子,因为此人尚且还未嫁人,却正是明相明光远的三女儿明西月。

    也是明天薇一母同胞的妹妹。

    只不过,按照对方的资历来说,一个未出嫁的女儿,来管理娘家府上的事务,传出去,多少会有几分不妥。

    不过这北离国,又不是只此一家。

    礼部侍郎家的那位千金,因为母亲重病卧床,所以不得已,便接手了府中的事务,却将府中的大大小小事务都管理的井井有条,甚至不次于她母亲。

    如今这位千金大小姐,可是在帝都内出了名,前去提亲的名门大家可是踏破了门槛了。

    想到有了这个前车之鉴后,明相便也准备就将明府的事务暂且交给三女儿明西月来打理一个月。

    此时,明相更是转头,就看向了三女儿明西月。

    明天薇自然也是将父亲的这一细微的小动作看在眼中。

    随即,明天薇更是皱眉了起来。

    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还是不好事。

    明府中的大权,没有落入其他的房中,应当算是一件好事,可是坏就坏在,从明西月平时的表现来看,明天薇担心她同她们其他母女三人却不是一个心的。

    “那就将明府中的事务,暂且都交由——”

    就在明相要作出决定的时候,这个时候,玉馨苑的门口却是传来了新的声音。

    “明府中的事务,就暂且回到我这个老婆子的手中吧。”

    此时,明老太君却是站在了玉馨苑的门口,看着明相,认真的说道。

    “母亲...”

    明相看着突然出现的母亲,也是有些诧异,没想到,这边的动静,到底还是惊扰到了自家正在小憩的母亲了。

    “可是母亲年岁已大,怕是身体会吃不住呀。”

    明相也有些担忧的说道。

    然而却见明老太君却是手中的拐杖戳动地面,颇为有气势的说道。

    “老婆子我还没进入棺材呢,况且,还可以让她们几个丫头跟随在身后学习一下。”

    “可别跟着某些人,都学歪了。”

    明老太君说着,也是看向了一旁的白氏。

    她口中的几个丫头,肯定就是明府中的这几个女儿家了。

    而某些人,不用说,便是白氏了,这些年来,白氏掌握了明府的大权,暗中可没少接济白家,以及中饱私囊。

    这些,明老太君都是看得到的,只是从未说出来过。

    如今,若是明府大权再度回到老太君的手中,她必然要好好的整治一番的。

    “如此,倒也好。”

    明相犹豫着,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固然是担忧母亲的身体的,但是听闻母亲还要几个女儿来一同帮忙打理,明相便也放心了几分。

    将女儿们交给母亲来教导,他自然更是放心不过。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么便散了吧,今日的事情,该怎么说怎么处置,相信诸位也都心中有数。”

    “切莫乱嚼舌根。”

    太子萧绍钧也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那意思也是很明显不过了,就是要让他们这些人都可以散掉了。

    不过同时也是叮嘱他们这些人,可莫传谣言。

    闻言,明相又是额头直冒冷汗,不知为何,在面对太子萧绍钧的时候,总是有着莫名的压力。

    随即,明相便挥退了眼前的这些明府看热闹的各房各院中的人。

    便又拜别了太子萧绍钧之后,便扶着自家的母亲准备离去了。

    而明老太君固然是想要关心明月柯一番,但是碍于太子还在这里,便只得先离开了。

    不过明老太君却是一步三回头,生怕那太子萧绍钧会对自家的傻孙女有所不利。

    而在那些人差不多都要离开的时候,太子萧绍钧却是打横抱就将明月柯直接抱了起来。

    “你...”

    明月柯才说了一个字,就听见太子萧绍钧在她的耳畔低声说道。

    “他们可都还没走远,如果不想让他们发现你其实是装傻,那就不要出声。”

    说完,就见明月柯吃瘪的安静了下来,然后如同乖巧的猫儿一般,安静的躺在太子萧绍钧的怀中。

    那些还没走远的明府中的人们,包括明相和明老太君在内,自然都是看到了这一幕的。

    明老太君本来想要上前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明相拦了下来。

    “母亲,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那都是他们年轻人的事儿。”

    明相说完,也是叹了口气。

    明老太君更是知道自家儿子在叹气什么,若是孙女明月柯还是完好无损的人儿该多好呢!

    太子萧绍钧将明月柯抱进了房间中,便将房间关了起来。

    而在明府中的人们都走光之后。

    整个玉馨苑中,就只剩下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秋雨。

    此时的秋雨,大难不死之后,却迷茫了起来,自己又该将何去何从呢?

    空中已经开始飘起来了大雪,秋雨却是站在这大雪之中。

    自己的姐姐夏冰的命运,想来逃不过一死。

    而自己的家人的性命,都还在大夫人白冰珍的手中,有该当如何呢?

    大小姐说过,会保护好她和她的家人的,她希望,这一次,是她赌对了。

    所以此时此刻,秋雨就冒着风雪,开始等待了起来。

    而太子萧绍钧在进入了房间之后,就将门关上了。

    “那丝帕怎么会在你哪里呢?”

    明月柯也是直接询问太子萧绍钧说道。

    “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么?”

    “自然是八弟告知我的,并且也提前通知了我,你可能会遇到危险。”

    太子萧绍钧也是直接坦白的说道。

    明月柯却是不语了,她发现了,这兄弟二人之间,简直就没有秘密可言。

    以后可千万不能随便再给这二人说什么秘密了。

    “对了,那个叫秋雨的丫鬟,我答应了要保护其家人。”

    “这件事就摆脱你了。”

    明月柯此时想起来了秋雨,便也是对着太子萧绍钧就说到。

    “好,我知道了。”

    太子萧绍钧此时心中很是愤怒,为什么出了这件事儿之后,明月柯第一时间关注的却是那个丫鬟,而并不是他呢。

    所以此时太子萧绍钧出言也有了几分的冷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