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六十八章 神医时雨信
    既然兄弟二人可谓是无话不谈,所以这些个日夜,每晚她和八王之间的那些事儿,想必太子萧绍钧也都已经知道了吧。

    所以昨天晚上自己应当没有说错话吧?

    那么对方为何还会这么生气呢?

    虽然明月柯的感情经历没有那么的丰富,但是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来看,明月柯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太子萧绍钧对于自己的那份感情。

    不过明月柯想来都是直来直去的性子,所以此时更是毫不犹豫的,就直接的问了出来太子萧绍钧那个问题。

    “你真的,不介意我同八王之间的夜会么?”

    似乎是担心太子萧绍钧并未听清楚,明月柯便再度的询问了一遍。

    而听闻了明月柯的此话之后,只见太子萧绍钧很快就变了脸色。

    “你大可放心好了,我们现在是合作的关系,待到日后,你助我完成大业,必定会放你自幼。”

    在太子萧绍钧说完此话之后,反倒换成了明月柯眉头紧皱了起来。

    对方这是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呢?

    明明之前,不还是不肯放她离开么?

    为何现在就突然想通了呢?

    明月柯有些不明白,不过,太子萧绍钧接下来的话,倒是让她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不过孤希望,你能够好自为之,就算日后成为自由之身,不过,那也是日后的事情了。”

    “现在,作为未来的太子妃,应有自知之明,什么人该当接触,什么人该当远离,应当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

    太子萧绍钧也是对着明月柯就如同命令一般说道。

    一时之间,明月柯更是迷茫了起来,所以这太子萧绍钧,到底对她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之前的那些浓情蜜意,真的都是为了配合她演戏,而装出来的么?

    昨晚她在同八王萧良骏说那些事情的时候,其实也内心认真想过,或许,可以尝试着,真的和太子萧绍钧在一起。

    毕竟二人前世开始,就是冤家,更何况,他对着自己真的很不错。

    但是今日的态度,却又让明月柯怀疑了起来,或许自己先前所想的那些,不过都是自作多情罢了。

    “好,我知道了。”

    明月柯只是淡淡的回答说道。

    太子萧绍钧将这些看在眼中,虽然面色上并未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其实内心中却万分的焦急。

    这个明月柯,她真的是榆木脑袋么?

    其实太子说这番话,不过是想让明月柯哄一哄自己,或者是说一些软话好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她是真的不在意,还是就不爱争抢呢?

    也许是太子萧绍钧就用错了方式。

    不过很多人,身陷爱情这个大泥潭之中的时候,往往都看不清楚,所以便反而会用这种伤害对方的方式来博取到对方的关注,往往还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从此之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太子萧绍钧似乎还是有些不甘心,便更加咬牙切齿的说道。

    其实他故意这么说,也是为了试探明月柯对自己到底是有几分的真心。

    昨天晚上明月柯对着假扮八王萧良骏的自己所说的那些话,也让太子萧绍钧彻夜难免。

    同时,太子萧绍钧也是考虑,对方所说的那些话,究竟是真是假呢?

    所以此时,太子萧绍钧其实也是在试探明月柯对自己的感情。

    若是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来看,如果明月柯真的对自己有感情,那么势必会反驳他的话。

    毕竟他都已经试探的这么清楚了啊。

    不过,明月柯的思维还真的不是正常人的那般。

    虽然听着太子萧绍钧的这番话,她的心中泛起了一阵烦躁,有些不舒服,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做出什么解释出来。

    “你记得做好准备,明日的时候,孤会带着神医时雨信过来。”

    就在太子萧绍钧说完之后,却是剧烈喘咳了起来。

    若是换到平时的这个时候,在东宫之中的时候,太子萧绍钧早就已经服药了。

    不过因为今日担心明月柯,所以一大早就亲自去抓了那白府旁系庶子,更是马不停蹄的就赶往来了明府之中。

    所以未曾来得及服药。

    不消片刻,便咳出血来了。

    明月柯看在眼中,便也是担忧在心中。

    只不过,她虽然担忧着,也在犹豫,是否要上前去关心对方。

    但是却见太子萧绍钧已经站起身来了。

    “孤就先走了。”

    说完之后,太子萧绍钧就直接了当的离开了。

    而留下明月柯一个人在原地,也是不明所以然。

    明月柯不知道太子萧绍钧到底在闹什么脾气。

    但是她也无心去想那些更多的。

    不过太子萧绍钧刚走出房间门,就看到了尚且还在庭院之中的秋雨。

    便也是想起来了,这丫头不就是跟随在明月柯身后的那个么?

    而那个上次在东宫中撞破了他和明月柯二人之间行事的那个丫鬟夏冰,似乎是这个丫鬟的姐姐?

    此时,看着眼前的丫鬟秋雨,太子萧绍钧在内心中也若有所思的样子,开始眉头紧皱了起来。

    眼见太子萧绍钧从房间内出来了,丫鬟秋雨便立即跪在冰凉的地面上,更是低着头。

    秋雨内心祈祷着,对方可千万别看到她啊!

    毕竟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捡回来一条命的,当然是希望自己可以活的更久一些咯。

    索性,太子萧绍钧只是撇了她一眼之后,就急着离开了。

    而太子萧绍钧着急离开,也是有原因的。

    他担心自己很快身体就撑不住,甚至会昏倒在明月柯的面前。

    其实上次在明月柯动过太素九针之后,他体内的毒素被清除掉了大半。

    但是此番,却不知那日常服用的太医院所开的药剂里面又被加入了什么,这毒来的这样的剧烈。

    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呢?

    太子萧绍钧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阴霾。

    不论如何,他就算拼死,也要将继皇后和三皇子这两大威胁除掉。

    随即,太子萧绍钧就直接离开了。

    却并未瞧见,身后的明月柯却是望着他离开的背影,不但追了出来,更脸上多了几分担忧之色。

    该死的,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竟然会对废太子萧绍钧动了几分念想?

    明月柯很快就发现了自己这不对劲之处。

    却又是快速的就叹了一口气。

    现在并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明月柯注意到一旁正跪倒在冬日里冰冷的地面上的秋雨。

    “快起来吧,晨时时候,也在池塘里泡了不少时辰,回去时候,多喝一些姜汤暖暖身子,不然会落下病根。”

    明月柯就对着眼前的秋雨嘱咐的说道。

    而秋雨虽然先前便听到明月柯对自己嘱咐的那些话,便知晓了,明月柯其实并未真正的傻掉。

    不过此番听到了明月柯同她正常的说话,也是激动的就掉下了眼泪。

    她知道,自己这一次,是赌对了的。

    “大小姐,可是我的家人他们...”

    秋雨用哭腔对着眼前的明月柯说道。

    明月柯却是直接就走上前去,然后直接就将地上的秋雨拉了起来。

    “放心吧,既然我说会保你和你的家人,就一定会说道做到的。”

    “你这丫头,还是应当多注意好自己的身体吧,还是先下去休息吧。”

    “记得喝一些姜汤暖暖身子,若是他们问起来,就说我染了风寒,是来端给我喝的。”

    “而且,如果你病倒了,日后谁来照顾我呢?”

    明月柯在说完此话之后,秋雨却很是感动。

    因为听明月柯的这个意思,是要将自己留在她的身边了么?

    本来除了这次的事之后,秋雨还在思考自己日后的去处。

    这次,她算是彻底的得罪了大夫人白氏。

    白氏虽然被禁足又剥夺走了府内的大权,可要弄死她一个小小的奴婢,那还不是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的简单么?

    不过倘若要是她能够继续跟随在大小姐的身旁,并且成为对方的心腹的话,那一切可都就不好说了。

    况且现在,在这明府之中,恐怕就她一人知道,大小姐明月柯绝非是真正的痴傻掉了。

    一时之间,秋雨仿佛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还明月柯对于自己的信任。

    明月柯一边对着眼前的秋雨吩咐的说道,另外一边,也是就开始在地上尤其是池塘旁开始找寻起来了什么东西。

    “大小姐你在找什么?”

    而此时,秋雨还并未离开,所以也就直接开口,对着眼前的明月柯询问的说道。

    “我在找三枚金针。”

    明月柯直接就对着秋雨说道。

    “大小姐说的可是这个?”

    只见秋雨说着,就从怀前的衣襟之中,掏出了一方干净的手帕,手帕打开来,上面正躺着三枚金针。

    并且这三枚金针,却正是明月柯先前用在秋雨身上的那三枚太素九针。

    “正是。”

    明月柯说着,就接了过来,并且将那三枚金针就插回到了自己的衣袖之中了。

    而此时,秋雨的内心之中又升起了一番的猜想。

    方才秋雨在庭院之中候着的时候,就眼见不远处池塘旁,正有闪闪发光的东西。

    秋雨跑过去看的时候,就从地面上捡起来了三枚金针。

    平日里的时候,玉馨苑都是由她和姐姐夏冰仔细的打扫检查过的。

    她可以确定,在昨天的时候,还未曾见到过这些金针。

    所以这些金针应当是刚刚被掉落在这里的。

    这些金针非常的长,而且上面没有可以穿针引线的孔,和平日里她们做女红所要用的到的那些长针根本不一样。

    看上去,倒像是大夫在治病的时候所用的到的那些。

    小时候,家中有人生了重病,秋雨便看到郎中用针刺向了病人,没多久,便好了过来。

    此时,秋雨也猜想,自己能够“起死回生”,脱离那种假死的状态,会不会就是有人故意在自己的身上扎了针呢?

    明月柯看着眼前的秋雨,似乎望着自己方才的动作,就陷入了思考之中。

    便也能猜到对方在想些什么了。

    现在的秋雨,相信在经过了这番事情之后,应当明白,自己该是何种的站队。

    索性,明月柯也并不打算就瞒着对方了。

    “可能正是如你所料,我学过一些医术。”

    明月柯直接了当的对着眼前的秋雨说道。

    “这一点,我想我也没必要藏着掖着,所以你的命,是我救的。”

    听闻明月柯的话,秋雨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

    “秋雨多谢大小姐救命之人,从此以后,任由大小姐差遣,绝对不会有二心。”

    “若再起二心,便天打五雷轰。”

    秋雨担心大小姐明月柯会怀疑自己,所以便立即发毒誓说道。

    其实明月柯倒是真没有想着要让眼前的秋雨发什么毒誓。

    不过看着眼前的秋雨这般的反应,明月柯也是放心了几分。

    其实她们主仆二人的心中都明白,早在秋雨在那时心中作出了抉择,准备选择明月柯去赌一把的时候。

    就已经注定,秋雨只能忠心的跟随在明月柯的身后。

    不然的话,整个明府,怕是都不会再容着她了。

    随后,明月柯便吩咐秋雨好好的回去休息之后,自己便也先行的回到了房间之中了。

    想到明日时候,神医时雨信将会为自己来看病。

    明月柯倒是没有任何的紧张,只是有些说不清的复杂的情绪在其中。

    自己是假装痴傻,在神医面前,肯定是无处遁形的,必然能够很快被发现。

    不过既然太子萧绍钧敢请对方来,必然就已经提前商议好,或者是有应对之策。

    这倒不是明月柯所担心的。

    只不过,明月柯的心中却是若有其他所思。

    神医时雨信,也是如今药王谷的现任谷主。

    他是母亲的师弟。

    论辈分的话,明月柯还应当叫对方一声师叔呢。

    在前世的时候,更是对方发现了自己的身上的异常情况。

    前世的时候,五皇子萧德泽那个渣男,中了毒,明月柯更是以身试毒要为对方解毒。

    所以还没研制出来毒药的时候,自己反倒先中毒倒下了。

    后来是神医时雨信出手,这才救下了自己。

    不过奈何自己已经中毒太深,变成了毒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