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六十九章 说起谎话不打草稿
    想到这里,明月柯便又是想起来了什么,自己的体质似乎天生有所不同。

    而这种不同,却是遗传自母亲秦怀玉的。

    前世的时候,神医时雨信在救治她的时候,就曾经提到过,她和母亲,都是万里挑一的那种体质。

    也正是因为这种体质的特殊,才让她在中毒之后,非但没有身亡,还反倒成为毒人之躯。

    从此之后,便百毒不侵,因为毒人本身就是剧毒的存在。

    想到这里,明月柯便快速的来到了玉馨苑的后院中。

    因为常年疏于打理,这里野草丛生,而伴随着野草而生的,更有一些野生草药。

    明月柯快速的在后院诸多杂草中翻找了起来,终于让她找到了。

    只见这种草药的叶子表面长满了细小的绒毛,而且呈现出灰褐色。

    这便是可以用来试毒的丹朱草了。

    从衣袖上取下来一枚金针,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用金针划破了自己的手指。

    只见米粒大的鲜红血液从中冒出,并快速低落在了丹朱草的表面。

    那些细小的绒毛贪婪且快速的将这鲜血吸食掉了。

    紧接着,只见那原本灰褐色的草株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根茎脉络全部被染成了黑色。

    随后这种黑色更蔓延开来,侵蚀掉了整株的丹朱草,没多久的功夫,那丹朱草就直接在明月柯的眼前枯萎掉了。

    明月柯开始皱眉了起来。

    神医时雨信曾经说过,自己的这种体质,说是与生俱来,却也不是。

    这种毒人的体质,看起来与旁人无异,只有在服下了毒药之后,才会激发出来体内的潜能,才能够得知自己是这般的体质。

    而前世的时候,是因为自己替那渣男试药,无意中才发现。

    可是现在——

    明月柯回想起来自己重生之后的各方面饮食。

    因为担心大夫人白氏会暗中加害自己,所以便格外的小心。

    可是为何,此时自己还是已经激活了体内的这种体质的潜质呢?

    并且从丹朱草的反应来看,自己体内所蕴含的毒素,已经到达了一个较高的程度。

    这绝非是一朝一夕之间就会出现的。

    明月柯开始皱眉起来,难道说,其实在白府的那三年之中,自己就曾中毒过?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

    但是因为现在是重生后的自己,而且重生的日子更是她启程回帝都的那一日。

    所以对于自己在白府中的那三年,记忆都有些太过模糊了。

    难以回想起来,在白府中的那三年都发生了什么。

    有些头疼,不过更加让明月柯头疼的是,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株丹朱草,就这么没了。

    通常情况下,人们都习惯用银针或银簪等银器具来进行试毒。

    不过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光是明月柯自己知道的,就有十几种毒药,是银针所试不出来的。

    要知道,送完东宫的汤药中,那可都是用银针试毒过的,却为何太子萧绍钧还会中毒?

    那下毒之人所用的毒,便是一种能够躲得过银针试毒的毒药。

    不过这丹朱草却是不同。

    对于大小不一具有毒性的东西,它全都能够作出反应来,就如同刚才那般。

    同通过丹朱草发黑的程度,也能够试探出来该种东西的毒性大小。

    所以丹朱草更是行走江湖的必备之物啊。

    望着眼前的丹朱草,明月柯也是叹了口气。

    却还是找来了小药铲,将眼前的丹朱草小心的挖了起来,并且用白色的手绢就包裹了起来。

    虽然这丹朱草因为剧烈的毒性没能承受住而枯萎,不过其枯萎掉的身躯若是磨成粉,便是剧毒。

    是杀人越货...哦不,是防身的利器。

    明月柯是想着就直接做到了,将磨好的剧毒粉装入白瓷瓶中,藏在自己的衣袖中。

    在做好这些之后,便也到了用晚膳的时候了。

    秋雨端了一些膳食进来。

    许是听从了明月柯的嘱咐,比起来今日上午的时候,秋雨此时脸上多了几分红润之色。

    因为秋雨已经知晓了自己装傻的秘密,所以在她的面前,明月柯也不再进行伪装了。

    “这些,你都拿去,换成银子,我们接下来可能需要用的到大量的银子。”

    明月柯对着进来的秋雨吩咐说道。

    秋雨望向明月柯所指梳妆台上看过去,发现那里摆放了一些精致的饰品。

    而且都是上次太子殿下送来的。

    有攒丝芙蓉白水晶耳坠、紫罗兰鎏金琵琶流苏小发梳、红玉髓彻骨透明发簪等等。

    样样皆是做工精良之品,想来可是能卖个大价钱的。

    其实明月柯的手中尚且还有着上次八王萧良骏所给的一些银票。

    不过她知道,只有这些,可远远不够的,接下来有的是要用的到银子的地方。

    “是,大小姐。”

    秋雨说着,就将这些金银首饰都收进了旁边早就放置好的小檀木盒子中,然后收起来就先离开了。

    明月柯便开始用晚膳,今日晚膳比起来头几日,可是丰富了不少。

    有栗子烧鸡,清炖黄豆猪蹄汤,芙蓉三丝菜,清蒸鲈鱼等等。

    不似几日前,早晚吃的尽是萝卜秧子腌制的咸菜,午饭中偶尔见点荤腥,也不过是蛋羹汤里放置了些许的肉沫罢了。

    这倒不会是丫鬟们私下动的手脚,毕竟夏冰和秋雨二人先前再怎么不敬她这个明府大小姐,可终究明白身份地位的差距。

    自然是明府厨房怎么安排的,就给明月柯上什么膳食。

    而先前明府的内务大权都在白氏的手中,白氏自然不会让她明月柯好过的,所以才会给玉馨苑这边安排下人们才会用的膳食。

    如今明老太君接手了明府的内务大权,自然是要进行一番改革的。

    只不过明月柯动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怎么?太子哥哥不在,就没胃口吃不下去饭?”

    一个欠扁的声音响起来,却正是八王萧良骏,出现在了花厅的床榻上。

    明月柯立即警惕地看过去,门是紧掩的,秋雨走的时候就已经顺手带上了。

    而窗户大开着,不用多说便知,这家伙绝对是从窗户那进来的。

    “你怎么又来了?”

    明月柯朝着四下看了看,确定玉馨苑中没有其他人,这才放心了下来。

    “又?”

    “看起来,你不欢迎我的样子啊?”

    八王萧良骏那银边面具遮挡的半边脸下面的表情也冷了几分。

    “那倒是没有。”

    明月柯摆了摆手说道。

    “既然来了,要不整点?”

    明月柯指着桌上的那些饭菜说道。

    心中却是纳闷了起来,平时的时候,这八王萧良骏不是总爱到半夜才会出现的么?

    怎么今日这么早就来玉馨苑中了?

    而且还是赶在了饭点的时候。

    该不会是专门蹭饭而来的吧?想到这里,明月柯就对八王萧良骏发起来邀请。

    然而此时假扮八王萧良骏的太子萧绍钧却是握紧了拳头。

    他不过是闲来无事了,想来看看明月柯在做什么,难道这个女人就一定都不想他的么?

    但是当他在远处观望的时候,却瞧见,她竟然让那个丫鬟,将他送给她的那些首饰都拿走?

    虽然离得较远,并未听到二人之间的对话,不过猜也能够猜得出来,必然是让那丫鬟将这些首饰都兑换成银子。

    想到这儿,太子萧绍钧就来气。

    那些金银首饰,个个可都是他精挑细选过的。

    “你很缺银子么?”

    八王“萧良骏”就直接询问明月柯说道,语气听不出任何的悲与喜。

    对方这么一问,明月柯就明白了过来,看来,这八王萧良骏在方才秋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过来了。

    似乎也是观察她许久了。

    既然被对方看到,索性,她也就不再隐瞒了。

    “是有点缺银子,所以便叫丫鬟去变卖些金银首饰的。”

    明月柯诚实的回答说道。

    然而在明月柯说完之后,换来的就是八王萧良骏的一声冷哼。

    “上次给你的那个白玉哨子还留着呢么?”

    八王萧良骏直接反问的说道。

    “还在呢,没弄丢。”

    明月柯回答道,同时心中有几分的奇怪,给她哨子的不是太子萧绍钧么?

    但是八王萧良骏为何会这么问?

    不过这兄弟二人之间,似乎是无话不谈,所以八王萧良骏会知道太子将哨子交给自己一事,明月柯是丝毫不疑有他。

    “拿着这个信物,可以去汇丰商号任何一个分号取得银两。”

    八王萧良骏更是冷冷的说了一声。

    明月柯的头顶出现了问号。

    眼见明月柯的脸上出现了疑惑,八王萧良骏也是轻咳,就对着她询问的说道。

    “你不是缺银子么?”

    “既然我们现在是合作的关系,那么本王自然是会在钱财方面满足你了。”

    明月柯感觉八王萧良骏的这话有些怪怪的,什么叫满足她啊!

    不过明月柯还是点了点头,谁会跟银子过不去呢?

    说起来汇丰商号,这是近些年来新晋的一家商号。

    不仅有信誉,靠谱有保证,而且更是穷苦人家的福音。

    汇丰商号的利息可是所有商号中最低的。

    此时听闻八王萧良骏这么说之后,明月柯也算是明白了过来,为何这汇丰商号会如此为北离国的百姓们所着想了。

    而且就算被其他几家商号联合起来打压,也不曾垮掉了。

    因为这汇丰商号背后的所站着的大人物,自然就是八王萧良骏和太子萧绍钧了。

    “那些金银首饰,还是别变卖了,都是宫里之物,若是流入民间,恐怕会引起些许不必要的麻烦。”

    随即,八王“萧良骏”再次的轻咳一声,就对着眼前明月柯劝诫的说道。

    “嗯。”

    明月柯只应了一声,除非有人会追查,不然的话,谁会在意这些首饰到底是什么来路呢?

    而太子萧绍钧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他不过是想看着明月柯穿戴他亲手挑选的华服和首饰罢了。

    而仿佛穿戴这些他亲手挑选的华服和首饰之后,便能够宣告归属权一般。

    他希望所有人在看到她的时候,都能够知道,她是他的女人。

    “还有一件事。”

    眼见气氛再次的陷入了尴尬之后,八王“萧良骏”却是主动的开口说道。

    “明日的时候,明府会给你安排新的丫鬟,这也是明老太君的吩咐和亲自挑选。”

    “那四个丫鬟,你都可以先收下。”

    “其中有一个叫做葛玥的,你可以提升为身旁的大丫鬟,顶替先前那丫鬟的位置。”

    八王萧良骏对着明月柯认真嘱咐的说道。

    而听完八王萧良骏的嘱咐之后,明月柯却是轻轻的敲打着桌面,思考了起来。

    此番出了这样的事情,归根到底,就是因为自己的身旁混入了大夫人白氏安排的眼线。

    想必祖母明老太君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亲自为自己挑选丫鬟。

    而八王口中的先前那丫鬟,自然就是夏冰了。

    夏冰现在已经被送入了钦天监中,污蔑未来的太子妃,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小罪名。

    目测怕是要被发配边疆。

    让明月柯没有想到的是,八王萧良骏竟然会动作这般的迅速,这么快,就已经开始往她的身旁安插人了么?

    毕竟这些事情,都是今日上午才发生的。

    “这个丫鬟是鬼影刹放在明府中的一个眼线,会些功夫,你若是带在身旁的话,还安全一些。”

    紧接着,八王萧良骏也是对着明月柯嘱咐的说道。

    “还有那个哨子的用法,你应当是知道的吧?”

    八王萧良骏又再次的提起来了那枚带有“影”字的口哨。

    听到对方这么贴心的一阵嘱咐,明月柯也意识到了什么,便开口出声询问道。

    “你要出远门了么?”

    八王萧良骏反倒是一愣,这女人,似乎有些机智过头啊。

    他还未曾说出来,她竟然就已经猜到了。

    不过还好,他早就已经想好了托词,要怎么告诉她。

    “太子哥哥要前往国庙,此一行,便是众人皆知,我担心会有人对他不利,所以便准备路上暗中保护。”

    假扮八王的太子萧绍钧也是不由得为自己点个赞,真是说起谎话来都不打草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