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七十三章 上街散心
    不过明月柯的这番担忧却是多余的。

    一整晚的时间,都未曾看到八王萧良骏出现在窗边。

    而明月柯也在等待中,就昏睡了过去。

    然而此夜并不安稳,明月柯又再次梦到了前世经历的种种。

    更梦见那流淌出鲜血的银色面具,静静躺在冰冷的地面后。

    而银色面具的背景,却是四处弥漫的硝烟战火。

    还有皇宫那高高的无法轻松越过的城墙。

    满地都是尸体。

    而且从角度上来看,自己似乎就是这万千尸体中的一员。

    明月柯感受到地面的冰凉,而且还感觉到似乎有人在动自己的“尸首”。

    一瞬间,就被惊醒了过来。

    此时房间内已经被白天的光线所充斥着。

    而秋雨正在为明月柯重新盖好棉被。

    原来昨晚她入睡的时候,却是将被子踹到了地上了。

    怪不得,会在梦中感觉自己浑身冰凉凉的,就像是死尸一样。

    “大小姐,天色还早,是否要再小寐一会儿?”

    秋雨试着询问明月柯说道。

    明月柯看了看外面,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上探出来了半个脑袋了。

    想起来今天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所以明月柯便也摇了摇头。

    昨晚一整晚都在做噩梦,所以并未睡好,此时还有些许的头脑昏胀。

    明月柯知道,如果继续小寐,只会加剧这些头痛。

    起身将宫裙虚掩披在身上,便下床来到了窗边。

    窗边那缝隙的大小还同昨晚入睡的时候那般一样。

    仔细看去,而窗户边上所撒下的粉末,也纹丝未动。

    看来,那人昨晚是真的没有来。

    想起来梦里所见的一切,就好像是一种预示一般。

    明月柯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重生这一世,难道只是为了让悲剧再次的发生么?

    不,她绝对不会允许那种情况的发生。

    想到这里,明月柯也不自觉的攥紧了双手。

    “大小姐...”

    秋雨正在收拾床铺,却瞧见明月柯身上的气势大变,便也是出声试着询问了一声。

    “没什么,先帮我梳洗一下吧,今日要出门。”

    明月柯对着秋雨吩咐的说道。

    闻言,秋雨在收拾好床铺之后,也推门而出,去端热水了,没有多问一句明月柯要去哪里之类。

    这要是换做之前的夏冰,定然要多几分的询问。

    而此时,明月柯也是皱眉了起来。

    按理说,秋雨是夏冰的妹妹,更是之前同夏冰一起被大夫人白冰珍派来她的身旁来做眼线。

    出了这种事,若是换做其他人,如明天薇那般的,怕是早就连带秋雨一同收拾或是趁机换掉了。

    但是明月柯却并没有。

    她准备相信眼前的秋雨。

    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眼前的秋雨,太像自己的前世的一个故人了。

    而这个故人,是自己的养女小桃花。

    其实小桃花的真实身份,也是英穆公之后,论辈分,应当算是明月柯的表妹。

    世人皆知,英穆公一门父子四虎将,更是老来得女名为秦怀玉。

    此女深得英穆公的喜爱。

    其实事实上,英穆公夫人所生的为双胞胎。

    而且英穆公夫人也并非是难产而死,而是被人刺杀。

    身怀六甲的英穆公夫人在同姐姐太后去往国庙上香的路上,便遇到了刺客。

    当时那伙刺客,杀进了产房,并且带走了已经提前催生降生下来的那个婴孩。

    而英穆公夫人也因此受到了惊吓,故而昏厥了过去。

    这伙贼人便以为英穆公夫人已经一命呜呼,便离开了。

    却不曾想,英穆公夫人后来悠悠醒来,在感受到自己腹中那个小小的生命后。

    都说女为母则刚,英穆公夫人拼尽了全力,才将秦怀玉生了下来。

    明月柯自幼时候,便听闻母亲讲过这段故事。

    所以便一眼认出来了小桃花,那同母亲秦怀玉,同自己有着极为相似的脸。

    故而当时,明月柯便不过一切的,就将小桃花从人贩子手中赎了出来。

    上一世那是运气好,所以在街上的时候,才能够碰到小桃花。

    但是这一世,茫茫人海,又该到哪里去找她呢?

    而前世之中,小桃花的最后下场,也是通过明天薇的口述,明月柯才得知。

    竟然被明天薇发配进了官窑中,做了官妓。

    可怜那个时候的小桃花也不过才十二三岁的年纪。

    也对,明天薇可是一个至亲之人明府百余口人都下得去手满门抄斩的可怕女人。

    又怎么会因为年纪小就放过了明月柯的亲近之人呢?

    明月柯可太清楚了,明天薇自始至终,最恨的人就是她了。

    本来明月柯还不明白,为何明天薇会这般的恨她呢?

    但是这一世的重生,在上一次看到了她同五皇子萧德泽眉来眼去之后就明白了过来。

    前世中,五皇子萧德泽抱着目的接近自己。

    这一切被明天薇看在眼中,自然是百般吃醋了。

    在明天薇看来,从小到大,所有的一切,都是明月柯在抢走自己的东西。

    她这么优秀,却终究只能够做明府的二小姐。

    每当那些名门贵女故作姿态的叫她二小姐的时候,在明天薇看来,那都是对自己的侮辱。

    所以,如明天薇这般的天之娇女,又怎么可能任由明月柯抢走她的心上人呢?

    就在明月柯思考的这一会儿的功夫,发髻妆容就已经被后面进来的秋雨和葛玥二人搞定了。

    而明月柯朝着铜镜中看了过去,这二人,还是按照之前的妆容来做的那般惊艳的类型。

    “大小姐可是对妆容不满意呢?”

    秋雨看得出来,明月柯脸上的愁容,便也是出声询问的说道。

    “今日要出门,还是素雅一些吧,衣裙也要素净一些的。”

    明月柯也是直接说道。

    听闻明月柯的话,两个大丫鬟自然就是去照做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改好了妆容,略施淡妆。

    而衣裙也被葛玥取了过来,却见是一件锦绣海棠罗娟裙,淡黄的底调,素雅又不失内涵。

    这几日在玉馨苑中一番修养,明月柯的身子显然比起来刚从永肃城回来的那个时候要少了几分柔弱,多了一些气势。

    如今穿起来这些新衣,倒是正合身的很。

    在装扮好一切之后,修整一番后,就直接出门了。

    而今日是明月柯第一次出门,自然也去了一趟祖母那里,禀明了一声。

    祖母当即便吩咐了下去,让管家给出了明月柯足足一百两的银子。

    其实明月柯的身上倒是有大把的银票,而且还有八王萧良骏所给的信物。

    只不过,既然要出门,自然还是要将戏做足的,给明府的那些人看。

    不然她一个刚从永肃城回来的小姐,身上哪里来的钱上街去闲逛呢?

    让秋雨去管家那里,将那一百两银子领了过来,便准备朝着帝都的街道进发了。

    还是和印象中的一样,帝都倒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只不过,遇到的那些人,却不是当年的那些。

    “大小姐,我们先去哪里呢?”

    秋雨是明府的家奴子,自幼就是在明府中长大,被明府中的嬷嬷们教导着。

    也很少会有出门的机会,所以此时更激动的像是个小麻雀。

    不断的掀起来车帘,朝着外面看去。

    他们所乘坐的是明府的马车,而且因为如今明月柯的身份特殊,再加上明府现在又是最疼爱明月柯的明老太君当家。

    所以明月柯在出行的时候,也不再似之前那般的寒酸。

    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马车,所以自然引得周围的百姓们就纷纷侧目。

    秋雨不断地将车帘挑起来。

    而明月柯那姣好的面容也被马车外的众人所注意到。

    今日明月柯虽然是淡妆,但是本就是绝世容颜,就算是普通的胭脂水粉,自然也是难遮天生丽质。

    不少人都纷纷议论着,这帝都,何时竟然会出现这么一个大美人了呢?

    明月柯此番出行自然也是有目的,便吩咐了下去,直接朝着帝都最大的药堂而去了。

    要说这帝都最大的药堂,那自然就是慈德堂。

    而且北离国内,只此一家。

    这慈德堂中更有高人坐镇,而且与别家不同的是,这慈德堂中所坐镇的,更是一名女子。

    此女子叫凌念双,据说曾跟在药王谷中的人身后学过几招,便在帝都中开了这家慈德堂。

    不仅药价比起来别家都便宜,而且什么疑难杂症,都能够药到病除。

    短短三年的时间,就已经成为了帝都的第一药堂了。

    明府的马车稳稳的停在了慈德堂的门前。

    明月柯直接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一瞬间,就引来了诸多人的瞩目。

    这些身处帝都的百姓们,自然也都见惯了那些世家贵族的大小姐们。

    但是如此绝色有气质的,还是极为少见的。

    一时间,慈德堂附近的人们也都开始打量起来了这位小姐。

    明月柯出府门的事情,很快就被明府众人皆知了。

    先前明月柯也出过两次明府的大门,不过不是被太子萧绍钧接走,就是亲自前去皇宫中。

    所以这一次,多少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明府中的众人们也都纷纷的观望着,想要看看,明月柯这是要做什么。

    其中,大夫人的院中,三姐妹和其母亲白氏正聚集在一起打牌九中。

    这个时候,只见明天薇身旁的丫鬟也是急匆匆的就走了进来,并且附在了明府二小姐明天薇的耳畔就说了什么。

    眼见那丫鬟也是神色有些急匆匆的样子。

    而白氏眼见此状,注意力也从刚尽兴的牌九上面转移了过来。

    虽然还在打牌,却全看向了明天薇这边。

    眼见那丫鬟说完之后,明天薇便吩咐了两句,便挥了挥手,让那丫鬟先行的离开了。

    “薇儿,发生了何事呢?”

    那丫鬟刚走,白氏就急匆匆的询问说道。

    “明月柯出府门了。”

    明天薇径直回答的说道。

    “那又如何呢?”

    白氏也是心不在焉的回答说道。

    “却不是去皇宫,好像今日就是在帝都中散心?”

    明天薇猜测着,也不确定的说道。

    而在明天薇说完之后,白氏就愤怒了起来,更是将眼前的牌推到,就不想继续下去了。

    “这小贱人,竟然还去帝都的街上散心?是在宣告自己的胜利么?”

    想到自己现在还在被明相禁足之中,白氏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便开始咒骂起来了明月柯。

    明天薇看着逐渐有些失态的母亲,便也是皱眉。

    虽然她对于明月柯的恨意并未少半分,但是现在的明天薇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理智。

    而眼见四妹明真茹也已经加入了咒骂明月柯的行列,明天薇却是头疼起来,就摇了摇头。

    有这两个猪队友,还真是挺麻烦的。

    “我倒是想要去会一会,看一看明月柯到底想干什么。”

    “方才我已经让春儿去备了马车。”

    “你们要不要同我一起前去看看?”

    明天薇有些反感眼前母亲和妹妹如同泼妇般的咒骂,所以便开始准备撤离了。

    “母亲我还在禁足中,你又不是说不知道。”

    白氏却是摇了摇头,虽然她再生气,恨不得冲过去给明月柯两巴掌。

    但是明相的命令,她还是丝毫不敢违背的。

    不然的话,可能在这明府中,她就真的再无翻身的机会了。

    “你们去吧,我先回去了。”

    明西月全程都旁侧看着母亲和姐妹们的反应,却并没有任何的表示。

    脸上还是那份冷漠的表情。

    并且在说完之后,就直接站起身来,带着自己的丫鬟就离开了。

    而白氏和明天薇等人也并未阻拦,就随着明西月去了,反正她们也早就习惯了明西月的这种性子了。

    “二姐姐,我陪你去。”

    明真茹却是自告奋勇了起来。

    她本身就是那种咋咋呼呼的性格。

    而其实明天薇在问出来那句谁要陪她一同前去的时候,内心就早就已经预料到了。

    到最后,肯定是只有明真茹陪着自己一同前往了。

    这个四妹妹,还挺爱凑热闹的。

    而且当枪使也挺好用的。

    因为明天薇要维持自己帝都第一美人,第一才女的形象,所以自然很多事情是不方便做出来的。

    将明真茹带在她自己的身旁,来当枪使做一些事情,是最合适不过了。

    毕竟似明真茹这般无脑的,被利用也正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