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七十五章 隐忍的秦书影
    而最显眼的那个伤口上,周围一片乌青紫黑,看起来似乎是中了毒的样子。

    明月柯让秋雨取下来了银簪,将银簪放置在了伤口的周围,果然,那银簪瞬间变黑了。

    这丫头!

    明月柯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秦书影,也眉头紧皱了起来,这个孩子,从小就如此。

    遇到什么事,都喜欢自己一个人扛着。

    因为痛苦而面部崎岖。

    “必须要做手术切除掉这些坏死的肉,不然的话,一旦感染继续加重,将性命堪忧。”

    明月柯当即力断的说道。

    “小姐,什么是手术呢?”

    秋雨听着明月柯的话,也是不理解的问道。

    “总之,一两句话可能解释不清,你们俩个要是有怕血的,就可以先去外面等着。”

    明月柯说着,就已经自己先打了热水,准备先给秦书影擦拭一下身体。

    “秋雨,你去催一下那药堂,尽快的将药拿过来。”

    随即,明月柯也是对着秋雨就吩咐的说道。

    虽然两个丫鬟都跟随着明月柯的身后并没有退缩,但是明月柯还是自作主张,就给她们分派了任务。

    让秋雨暂且先离开这里。

    秋雨得了明月柯的吩咐,就直接出去了,然后去找先前离开的那药堂的小厮,催促对方赶快的将明月柯所需要的药都拿来。

    在秋雨离开了之后,明月柯这才看向了一旁的葛玥。

    “你的身上带有匕首吧?”

    明月柯询问说道,“先借我一用。”

    葛玥听闻明月柯的话,也是一愣,不过还是从自己的衣袖中,就掏出了那把贴身放置的匕首。

    眼前的这个丫鬟是杀手出身的,明月柯很确定这一点。

    倒不是因为对方那比起来其他弱不禁风的丫鬟们更壮实一些,而是因为对方身上的那股血腥气味。

    可能因为明月柯是医者,所以对于血腥气味,一向都比较的敏感。

    在第一次葛玥近身的时候,她就已经闻到了对方身上的血腥气味了。

    而且对方又是八王萧良骏派来的人,所以应当是具备一定身手的专业杀手了。

    既然是八王萧良骏派来保护她的人,那么身上必然要用防身用的器具了。

    匕首的可能性还是非常高的,所以方才的时候,明月柯才会直接同对方借匕首。

    果然,就被明月柯猜对了,对方的身上就带有匕首。

    将匕首在火烛上面进行了炙烤,没有办法,现在去找手术刀什么的,肯定是来不及了。

    而自己的那把寒冰彻骨刀并没有随身携带,被留在了玉馨苑的梳妆台中。

    早知道,就应当随身携带了。

    不过现在回去在取回寒冰彻骨刀肯定是不现实的。

    只能暂且先用匕首来作为替代用的手术刀了。

    “帮我按住她,因为来不及配置麻药了。”

    明月柯对着葛玥说道。

    从语气上也能够看得出来,对于眼前的葛玥,二人之间还有些生疏,所以明月柯说话也多了几分的客气。

    同时,似乎明月柯并未将葛玥来当做丫鬟来进行使唤。

    葛玥想起来了前任主子的吩咐,便也是皱眉。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她应当想这些的时候。

    还是应当好好对付眼前的事情。

    明月柯在将匕首经过烧灼之后,就开始动手。

    手起刀落之间,便能够看到腐肉和新肉的分割开来。

    同时,床榻上的秦书影也因为这份疼痛,而直接倒吸凉气起来。

    本来对方已经昏厥过去了,此时却因为疼痛,再次的醒过来。

    “好痛~”

    秦书影的神智已经有些不大清楚了,便准备挣脱开来。

    奈何葛玥的力气也够大,死死的将秦书影按在了床榻上。

    一旦秦书影失控的话,恐怕此时正在为其清除腐肉的明月柯都要受到影响,而被对方所伤害到。

    正是因为清楚到了这一点,所以葛玥也是认真了起来。

    她职责就是保护眼前的明月柯,不容许出任何一点差错。

    就在这个时候,秋雨也已经带着那先前去取药的药堂小厮就回来了。

    只不过那药堂小厮却被留在了外面。

    一来则是因为对方是慈德堂的伙计,若是里面真的出了人命,他要是在里面的话,也免不了脱不开关系。

    还有另外一点,则是因为他是男子,而里面的那位病人,则是一个女子。

    而且那女子,一看就是受了重伤,必然是需要对伤口进行清理的。

    也就需要脱掉衣衫,他一个男子在里面,这是不合礼法的。

    所以就更需要进行避嫌了。

    “大小姐,药来了。”

    秋雨也是着急的对着明月柯说道。

    “龙骨粉拿过来。”明月柯吩咐的说道。

    一包白色的药粉就被拿了过去,被明月柯直接洒在了秦书影的伤口处了。

    还好秦书影所中的毒,并不是什么厉害的剧毒。

    而明月柯也随身就携带了可以解除百毒的药粉。

    所以刚才就直接从自己的衣袖中取出来了白色瓷瓶,然后将可以解百毒的药粉就提前的敷在了秦书影的后背上了。

    所以其实只需要等待秋雨带来龙骨粉就好了。

    而龙骨粉的功效则是止血化瘀,还具有能够生肉的效用,所以可以加速伤势的恢复。

    明月柯在将龙骨粉敷在了秦书影的伤口处之后,倒也并未着急就开始为秦书影包扎伤口。

    而是反倒抓起来原本秋雨带过来的那些药材,就开始调配了起来。

    并且更亲自抓住了一旁的药桕开始捣药。

    “大小姐,这个事还是交给奴婢来吧。”

    因为上完了药,秦书影也安静了下来,所以此时葛玥也腾出手来,就直接对着明月柯说道。

    明月柯方才在为秦书影处理伤口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耗费了不少的心力了,所以便也点了点头。

    一旁的秋雨便直接上前,用手帕为明月柯擦着香汗。

    不得不说,秋雨不愧是杀手出身的丫鬟,力气自然是无可挑剔的。

    没多久的功夫,就将明月柯配好的那些药都捣碎在一起了。

    明月柯将那些药都倒在了秦书影的伤口上。

    方才已经敷上一层的龙骨粉,此刻已经尽数的被血液所浸染,然后变成了粉白色。

    而这并不影响接下来要往上面铺放的捣碎的草药。

    这些草药都是大多数都是一些麻醉的成分。

    秦书影的这些伤口还是很深,等下醒过来,还有接下来的几日之中,少不了要疼上一阵了。

    所以明月柯便想着,提前加入了一些麻醉的成分在其中,可以有效的对其进行缓解。

    正在这忙活的功夫里,秦书影就已经醒了过来。

    便瞧见了一旁的明月柯。

    “柯姐姐——”

    秦书影出声叫道。

    “好好休养。”

    明月柯也是上前就拉住了对方的手。

    “有什么事可以晚些时候再说。”

    明月柯便也是安慰秦书影的说道。

    此时秦书影也明白了过来,自己八成是被明月柯所救了。

    秦书影小的时候,就听父亲说过,说自己的姑母秦怀玉可了不得。

    得了药王谷的赏识,曾经也是药王谷的弟子,习得一手好医术。

    而表姐明月柯其实也得了姑母的几分真传的,所以倒也会一些医术。

    没想到果然在这关键的时候,就发挥了用处。

    所以此时,秦书影的内心中也非常的感谢明月柯。

    本该早就来看医了,但是如她先前所说的,这帝都之中,不慎安全。

    但是此时,看着明月柯忙碌的身影,秦书影却放心了下来。

    想起来幼时的时候,当自己做噩梦之际,这位表姐都会将自己抱在怀中。

    她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药香,会让她觉得很安心。

    所以秦书影便很快又睡了过去。

    “葛玥,你在这里好看小影,我出去看看。”

    明月柯的手中还握着先前拿到的那个排号牌子。

    眼见秦书影睡过去之后,便也是对着葛玥就吩咐了一声。

    推开门出去了。

    明月柯此番前来慈德堂,却是为了见故人而来。

    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这般的麻烦。

    不知道现在已经排到了多少号了呢?

    就在此时,慈德堂之中似乎又发生了什么争执。

    “为什么还没有排到我们呢?”

    “难道我们的人命就不是命了么?”

    一群人开始同慈德堂的伙计们争执了起来。

    这些人拿到的都是一些普通的牌子。

    而此时,排在优先队列里面的,还有几人。

    看到眼前的这种境况,还有想起来先前那慈德堂的跑堂小厮在看到秦书影的打扮之后,脸上所露出来的那种嫌弃的目光。

    明月柯更是皱眉了起来。

    这慈德堂,似乎与建立的初衷,有几分不一样。

    最开始的慈德堂,的确是为了千万帝都的普通百姓们所着想的。

    而且那建立慈德堂的,却是明月柯的母亲秦怀玉。

    只不过前世的时候,这慈德堂最后却是因为资金运转不周而被关掉了。

    毕竟,慈德堂的药材,是全帝都卖的最便宜的。

    而且慈德堂的诊金收费,也是帝都最低。

    更为重要一点是,慈德堂大夫们的行医水平都较高,更有全城唯一的女大夫坐镇。

    却不曾想,竟然也成为了那些达官贵人们最爱来的药堂。

    如今,慈德堂可是帝都中名望最高的药堂了。

    而那位帝都唯一的女大夫,凌念双,其实更是秦怀玉唯一的弟子,也是明月柯的师姐。

    前世的时候,在慈德堂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之后,这位师姐就外出云游去了。

    而这一世,明月柯一定要保住母亲的东西,不会再让慈德堂倒下。

    这也是为何先前明月柯要变卖那些首饰的一大原因,因为她急需银子啊。

    不过,看着眼前的这般情况,明月柯也是明白了过来。

    或许慈德堂的倒闭是必然的,如果继续按照这般模式继续运转下去的话。

    所以要想让慈德堂继续运作下去,就要从自身找原因,并且做出改变出来。

    此时,整个慈德堂内,都开始哄乱了起来。

    那些先来的人们,便纷纷抗议了起来。

    但是这些付不起十两银子优先队列的,都是一些穷苦的百姓们。

    他们虽然抗议,但是却也并不换到别的家药堂去看病。

    毕竟慈德堂比起来其他家,那可是银子方面能够省下来两三倍不止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明月柯却是从药堂的内室中出来。

    那掌柜的自然是听闻了明月柯就直接在药堂中救人的事情了。

    便也是过来询问。

    “小姐,那姑娘的病情如何了呢?”

    掌柜的小心翼翼的询问说道,他无非是不想让慈德堂出现人命,这将会影响慈德堂的口碑,而且还容易被官府找上事。

    如今,慈德堂被官府盯的很紧,什么帝都府尹,什么龙卫,隔三差五的就会过来严查一次。

    没办法,慈德堂多年来,一直价格实惠的行医,早就已经不知道动了多少人的利益了。

    几乎是整个帝都中的药堂,都已经联合起来,来抵制起来了慈德堂。

    而且这些人,背后也都没少的搞小动作。

    所以慈德堂前世的倒闭,也和这有关。

    “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正在休息之中,恐怕还要叨扰药堂一会儿的功夫。”

    明月柯也是客气的说道。

    便看着自己手中的那排号牌子,继续等待了起来。

    此时明月柯考虑,要不要也排个什么优先队列的,毕竟,按照眼前的这般形势继续下去,恐怕就是到了天黑,都不一定能够排的上她。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那掌柜的却是欲言又止。

    “掌柜的,还有何事呢?”

    明月柯见状也是径直询问的说道。

    “小姐,您看,我们这是开药堂的,也不是开善堂的。”

    “所以,您能不能先将药钱结一下呢?”

    那掌柜的也是委婉的就对着明月柯询问的说道。

    听闻对方的话,明月柯这也才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讨债呀。

    不过明月柯还没有做出回答,一旁的秋雨到先是接过话来了。

    “你这是觉得我们家小姐付不起药钱?瞧不起谁呢?”

    “你可知道我们家小姐的身份?”

    秋雨本来就像心直口快的说出明月柯明府大小姐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