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八十五章 才女之间的较量
    “这幅万里山河绣作,还请诸位爷给个价钱呐。”

    玲珑坊的梁妈妈已经开始竞拍碧幽姑娘的万里山河绣作了。

    “我出十万两银子。”

    很快,便有人开始出价了,这第一波出价,就直接超过了先前不少姑娘的作品的最终竞价了。

    “二十万两银子。”

    “二十五万。”

    “三十万”

    “......”

    整个玲珑坊内,都陷入了热闹的竞价之中。

    最终,这幅画作却是最终以一百万的高价,就被拍了下来。

    而此前,最高价的,不过才四十五万银子,是凌波姑娘的国色天香绣作。

    不过,这才不过是玲珑坊精选花魁的第一个环节罢了。

    接下来,最精彩的,当然还在后面了。

    紧接着,便是玲珑坊姑娘们的才艺表演了。

    而在这一环节中,却是凌波姑娘的琵琶曲十面埋伏拨得了头茬。

    似乎也许久未见凌波姑娘,在看到了凌波姑娘本人出场的时候,明月柯的心中还是小小的激动了一把。

    毕竟那也是她前世的好闺蜜之一。

    明月柯几乎已经想不起来,二人是因为什么而结识的了。

    也忘了二人之间到底都发生过什么。

    不过好像,就是突然之间,二人的关系就变得非常好了起来。

    就是不知道,今生今世,二人是否还有姐妹缘分,还能够继续再续前缘么?

    “诸位,接下来,可就是最精彩的环节了。”

    “便是帝都中最近时下最流行的飞花令。”

    “而且这飞花令,满堂宾客皆可参加。”

    那梁妈妈挥舞着手中的手帕,就对着在场的众人们说道。

    飞花令?

    明月柯倒是来了精神,前世的时候,她可不知道,帝都的权贵们之间,还有这等玩法。

    再加上,前世的时候,在最关键的那三年中,她被送去了永肃城白家。

    明老太君却又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故而自幼时开始,教了明月柯各种女红,却并未教导对方读书。

    在前世的时候,腹中无才华,便也成为了明月柯的短板。

    不过,明月柯可是拥有两世记忆的重生者。

    她就不信了,凭借着第二世的九年义务教育,还比不过这些自行闭门在家读书的小姐们了。

    只不过这飞花令,明月柯先前还真没玩过,此时便也来了兴致,准备好生的瞧一瞧,该当如何玩。

    “今日飞花令的主题是——”

    “花。”

    很快,在玲珑坊梁妈妈的示意之下,一个锦绣的横幅被打开了。

    上面正是写了一个花字。

    “以‘花’为主题的飞花令。”

    “现在开始——”

    随着锣鼓声的响起,全场便再次的热闹起来。

    北离国重轻武,所以举国上下,便盛行读书的风气。

    平日里,那些世家公子们,闲来无事,便喜欢聚集在一起吟诗作对。

    也正是因为这种风气的盛行,所以有才的女子,便会更多几分的尊重。

    而那明天薇,更是曾经在十五岁那年,解开了元宵佳节最难的灯谜,而被追捧为北离第一才女。

    明月柯更是知道,也正是因为才华,所以明天薇身旁并不缺乏舔狗。

    礼部尚书家的公子,便是其中之一,对方更是明年春闱大考的主考官之一。

    而明家嫡长子明卿泽,在明年春闱大考中,更是一举拿下了状元郎。

    这个明卿泽,是白氏的儿子,也是明天薇和明西月的弟弟,明真茹的哥哥。

    不过据明月柯了解,明卿泽也是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

    所以如此一个人,怎么可能成为状元郎呢?

    这其中,必然有蹊跷的地方。

    而且还有一点需要明月柯注意的是,在萧德泽顺利的登上了那龙位之后。

    礼部尚书同其儿子,也被加官进爵。

    也就是说,礼部尚书,其实也是萧德泽这一系的。

    “春风不解桃花意,化作细雨润无声。”

    随着梁妈妈的话落,依然有人开始以花为主题作诗。

    而这第一个出声的,竟然便是那碧幽姑娘。

    果然是才女,一出声,便博得了满堂的喝彩。

    当然,其他的姑娘们也不甘心落后。

    “冬雪寒意共归来,花神无与春秋同。”

    “...”

    有了前面开头的,后面的姑娘们便都纷纷的展现自己的才华。

    不过,似乎后面的,就没有一个能够超越碧幽姑娘的存在。

    此时,那身着绿衣的碧幽姑娘的脸上,也露出了就要获胜的笑容。

    想到这碧幽姑娘与那渣男萧德泽之间的关系,明月柯便攥紧了自己的手指。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并未出声。

    当初她之所以会和凌波姑娘成为闺中密友,便也是因着这位凌波姑娘的才华。

    明月柯相信,凌波姑娘是断然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而此时,那碧幽姑娘也是嘴角微弯的笑意。

    便看向了二楼的一处方向。

    那厢房中的,可都是一些大人物。

    其实这场飞花令的主题,可是早就已经被她所得知了。

    而她背后的那位,也早就已经请人写好了诗句。

    所以碧幽丝毫并未慌张,玲珑阁今年的花魁,她可是志在必得的。

    为了那位大人,她也会拼尽全力。

    她原本是一位财主家的女儿。

    自幼时开始,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可是后来,却遭遇了父亲商场上的竞争对手的报复。

    那竞争对手买凶杀人,竟杀了她全家人。

    而她,则因为那日顽皮外出玩耍,竟躲过了这一劫。

    不过自此开始,她便由富家大小姐沦落为了街头的乞儿。

    就在走投无路之际,她竟是碰上了那个笑容和煦,温如玉的男子。

    她的原名本不叫做碧幽,这个名字,却是那人赐予她的。

    自幼时开始,她便习得了古琴,更是弹的一手好琴。

    那段时间,大概是她此生都过的最快乐的时光了。

    每日他听她弹琴,她便静静的陪伴着他。

    对于他的一切,碧幽都不曾过问,在经历了家破人亡之后。

    她只希望自己能够寻得后半生的避风港湾。

    他的柔情蜜意,让她确定了就是他了。

    并且碧幽所求的也不多,哪怕是侍妾的身份,她都能够接受。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人,竟然会是当今的五皇子萧德泽。

    后来,他便许诺,若是自己能够为他做事,在事成之后,便会娶她为侧福晋。

    侧福晋什么的,那倒是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她想要同他在一起,所以便化名为碧幽。

    自行来到了玲珑坊,成为玲珑坊卖艺不卖身的姑娘。

    这一年中,她为他打探提供情报。

    对于他的野心,她了如指掌,所以她便也信了他。

    更想要助他成就一番霸业。

    有了五皇子萧德泽背后的支持,她在玲珑坊中也混的如鱼得水。

    而且她的目标更是成为玲珑坊的花魁。

    如今梁妈妈的年事已大,若是能够成为花魁,说不定便能够接任梁妈妈。

    成为玲珑坊的掌事人,便可以掌握到更多的消息。

    也能够为五皇子萧德泽打探到对方想要的更多信息。

    只不过,未曾想到的是,这玲珑坊中,竟有比她还要出色的姑娘。

    那便是凌波姑娘。

    这位凌波姑娘入玲珑坊比她要早,而且更是上一任的玲珑坊花魁。

    透过重重人群,碧幽将目光放在了凌波的身上。

    一身月白色的衣裙,上面绣了一些兰花草,看起来淡雅又素净。

    她的脸上总是带着时有时无的笑意,性子方面,更是温润如水,仿若善解人意的解语花。

    若二人不是相遇在这玲珑坊中,又或者,碧幽不是带有某种目的才出现在这里。

    或许她也会欣赏这位凌波姑娘。

    只是可惜了,二人却是竞争对手的关系。

    “在场的可还有哪位,愿意出诗一对?”

    眼见此时竟有几分的冷场,玲珑坊的梁妈妈也出声,对着在场的众人们说道。

    这飞花令的环节,本就是来活跃全场气氛的。

    况且今日到场的,可不乏一些才子佳人。

    帝都的这些才子佳人们,又怎么肯错过这次展现才华的机会呢?

    “桃花浅笑依稀归,誓言成卦不负他。”

    就在此时,一个女声响了起来。

    只见明真茹的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而方才的这句诗,却正是出自她之口。

    就连明月柯听到这句诗,也是有些诧异。

    没想到,明真茹小小年纪,却能够作出如此这般闺怨相思之诗。

    而全场也因为这诗,都纷纷讨论了起来。

    不少人也都暗自夸赞起来。

    不过,明真茹还未曾高兴太久,却听见又另一个女声响了起来。

    “莫道花无主,惜花人已去。”

    简短的五言诗句,却是已经将一切的可惜可叹全部道尽。

    明明整句诗中未曾出现任何一个哀伤之字,却全诗都是悲伤之情。

    而方才响起来的这女声,却正是那位凌波姑娘。

    简单平易易懂,正如其平近易人的性子。

    一时之间,全场响起来的,却又是对这位凌波姑娘的夸赞之色。

    “哼——”

    眼见自己的风头竟然被其他人抢走了。

    明真茹自然是脸色不大好看。

    但是奈何,她毕竟也只是个十四五的小丫头罢了。

    这些诗书,也不过是哥哥明卿泽教导的一些罢了。

    毕竟在这个男女礼数严苛的时代,女子是不许入学堂的,更不会请外面的私塾老师来府内教导。

    而稍微好一些的,那些书香门第世家,会在家中自己开设学堂,在教导家中的男子的同时,这些女子们便也可旁听。

    只可惜了,明府却是男丁人数稀薄,而明相又一心忙于政事,故而明府中,却是并未开设学堂之类。

    而明府中的这些女子们,皆是由母亲们自行进行教导。

    那大夫人白氏自己,出身于商贾之家,自身倒是没有多少的笔墨。

    不过白氏却明白,女子读书的重要性,所以更是严苛督促明天薇姐妹几人好生读书。

    明月柯因为母亲秦怀玉的早早离世,所以便也无人督促读书,便荒废了学业。

    此时,明真茹绞着手中的手帕,脸色也有几分的难堪。

    本来她是眼见,全场已经安静了下来,便想着在此时出个风头罢了。

    却不曾想,自己这么快,就被别人压了一头。

    而且这个别人,还是个风尘女子,所以这如何能够让明真茹能够忍受的了呢?

    此时明真茹都快要气炸了。

    然后看向了一旁的明天薇。

    “二姐姐~”

    明真茹对着明天薇就撒娇的说道。

    要知道,明天薇可是被称为北离国第一才女的。

    所以明真茹相信,只要明天薇出手,就必然能够成为全场最耀眼的那个存在。

    而事实上,在看到了此番的飞花令的主题时候。

    明天薇也在思考着。

    只不过她还并未着急出手。

    当然,最好的,就要留在最后面进行压轴了。

    而且明天薇还未曾出手的一个原因就是。

    她在思考,在想一个能够震惊全场的诗句。

    似她这般的才女,自然要一鸣惊人了。

    虽然已经是北离国第一才女,但是显然明天薇并不单单只满足这一点。

    “无事,真茹。”

    明天薇却是劝诫明真茹稍安勿躁。

    此时明天薇却是在盯着眼前的明月柯之中。

    却见明月柯正在喝茶中,似乎对于飞花令这种活动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便也放心了下来。

    果然,明月柯就如同自己所掌握到的情况那般一样,不仅无才,而且更是对诗没有任何造诣。

    所以明月柯不足为虑。

    “凌波姑娘真是才艺双全,不仅琵琶弹得好,吟诗作对方面,更是极佳。”

    “只是不知道,同那位北离第一才女,明府二小姐比起来,究竟谁更高一筹呢?”

    光是听声音,便可得知,说出此话的人,便是三皇子无疑了。

    明月柯虽然是在喝茶,作出一副不感兴趣无所谓的样子,不过其实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在观察着明天薇的反应。

    果然,在三皇子说出这话之后,却见明天薇就一副眉头紧皱的模样。

    “明二小姐才华横溢,凌波自然是比不上的。”

    闻言,那玲珑坊的凌波姑娘也只是微微一笑,就极为谦虚的说道。

    “哦?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