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八十七章 鸡同鸭对话的误会
    在太子萧绍钧说完之后,衡山却是一脸懵逼了起来。

    怪不得方才时候,主上竟然询问他最近是不是很闲,原来是要给他安排新的活计。

    “主上,我...”

    衡山本来是想要拒绝的来着。

    想要同太子萧绍钧表明,自己其实忙的很。

    每天不但要跟随在太子萧绍钧的身旁,保护他的安慰。

    而且还要帮着太子萧绍钧盯着明府那边的情况,保护明大小姐明月柯的安慰。

    所以衡山误以为,是主上大人误以为自己太闲了,所以给他安排了新的差事。

    衡山想要拒绝,以及打算解释的。

    但是在看到太子萧绍钧阴沉着一张脸之后,还是硬生生的就将话吞咽了下去,不敢再提出任何的异议出来。

    反观凌波姑娘,也就是阮姬,倒是一脸笑意的看着有些呆愣的衡山。

    而且阮姬的脸上还露出了几抹的绯红之色。

    显然,阮姬对于主上太子萧绍钧的这一番安排没有任何的异议,反倒非常的赞同。

    随后三人便又讨论了一番有关鬼影刹的发展之后,太子萧绍钧便带着衡山先行离开了。

    不过阮姬待到二人离开之后,脸上的红晕却是迟迟都未曾退掉。

    对于主上太子萧绍钧,她更多的是崇拜,不过说起心上人的话。

    虽然阮姬并不愿承认,但是的的确确,竟然会是那死呆子衡山。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明月柯就早早的起身了。

    原本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检查窗台上的印记。

    不过明月柯眼看自己躺在床榻上,而且身上还被盖上了棉被,便知,昨晚上,那人定然是来过的。

    可恶,为什么她竟然会睡着了呢?

    所以此番便错过了同八王萧良骏的夜会。

    明明她还有很多的问题要问对方。

    所以在早上醒来之后,明月柯整个人的精神都不大好的样子。

    “大小姐这是怎么了?”

    正在为明月柯梳妆的葛玥自然是看出来了明月柯的几分心事。

    所以也在想,该不会是昨天晚上出了什么事情吧?

    葛玥还在纳闷着,昨天晚上,眼见主上溜进了大小姐的房间中,还没多久,便又出来,就径直的离开了。

    所以,该不会是昨天晚上时候,二人吵架了吧?

    昨天晚上,葛玥就在想这件事,所以都未曾睡好。

    今日在看见大小姐明月柯这般模样之后,便也是更加确定自己内心之中的猜测。

    此时葛玥也在内心想着,自己该怎么说,来劝诫一下明大小姐呢?

    顺便帮助主上好赶快挽回一下他在明大小姐明月柯心中的形象啊。

    “那个大小姐啊,你若是难过的话,大可以讲出来。”

    “还有就是吵架这个事,不可避免,您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葛玥一边为明月柯梳着青丝,一边就看着对方的脸色出声的说道。

    “???”

    只见明月柯却是一脸的疑惑,什么难过和吵架啊?

    明月柯却是不知道葛玥在说些什么,难道她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么?

    不过是昨天晚上时候,并未曾睡好罢了。

    所以脸上多了几分的疲倦,而看起来脸色不大好罢了,似乎和难过,还有吵架什么的犯不着关系啊。

    还有葛玥说到的吵架,难道指的是昨天在帝都街上碰上明天薇姐妹二人,然后发生的那些不愉快么?

    “其实昨天的那些事,我都并没有放在心上。”

    想到这儿,明月柯也开口出声,就安慰葛玥的说道。

    不过就算明月柯这么说了,却见葛玥还是有几分的担忧之色。

    明月柯倒是真的觉得没什么,毕竟昨日的时候,从头到尾,自己都没有吃什么亏。

    而且对于明天薇姐妹二人的挑衅,她却是也并未曾放在心上,所以又怎么难过呢?

    听到明月柯说自己并未放在心上,葛玥便更加担心了起来。

    糟了,明大小姐现在都不会将主上放在心上了,竟然都说出来这种话,一定是很生气,所以才会这么说的吧?

    葛玥也在内心猜测着。

    而二人都不曾想到,她们二人所讲的话,根本就不是指的同一件事!

    葛玥本来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来劝诫一下明月柯。

    然而还未再次的开口,此时外面的秋雨却是慌慌张张的进来了。

    “大小姐,有个不知道算不算好的消息啊。”

    秋雨从外面进来,并且面子上还有几分的担心之色,就看着眼前的明月柯。

    “发生了何事呢?”

    此时葛玥也已经给明月柯梳妆好发型,戴好了各色的首饰。

    今日明月柯比起来昨日穿着也更加艳丽了一些。

    原本今日是准备就待在玉馨苑中的。

    “大小姐,永肃城白府那边来人了。”

    “老爷已经将大夫人的禁足给解了。”

    秋雨直接两句话就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而明月柯闻言也皱眉了起来。

    果然,永肃城白府那边,也如同前世一样,来了人。

    不过在前世的时候,只有富氏母女二人来帝都罢了。

    目的便是为了给白珠雨找一门帝都的好亲事,最好若是皇子什么之类的,那便更好了。

    这永肃城白家,不过是个商贾之户,那富氏却是个有野心的。

    不满足于财富,却更想将权势抓到手中。

    但是这一世,若只是富氏母女二人来帝都,明相也不至于直接将大夫人白氏的禁足解开。

    “此番白府那边,都有谁来了?”

    明月柯思考至此,便也询问秋雨说道,她需要通过秋雨来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想是否正确。

    “白府那边大夫人房的白舅爷,舅夫人富氏,还有舅小姐以及白老夫人都来了。”

    秋雨也是立即对着明月柯就回答说道。

    秋雨一大早就听到了这个消息,所以便急匆匆的回来告知了明月柯。

    她也不知道,白府来了这么多人,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大夫人白氏却是禁足被解开了,想来应当是不大妙的。

    毕竟上次的那件事,不就是白夫人指使人所为。

    而且白夫人暗中加害大小姐明月柯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若是白府中有那有心的人,将这些事串联在一起,也早就该想到。

    大夫人白氏是想要除掉大小姐明月柯的。

    可是偏偏明相他,就不会去想这些。

    比起来真相,他更希望家宅和睦。

    此时,秋雨也不免为明月柯担心了起来。

    不过担心归担心,秋雨也是丝毫没有任何一点点办法。

    当初大夫人白冰珍要加害明月柯的时候,都是吩咐她的姐姐夏冰去做的。

    所以秋雨就算是知道大夫人所做的那些事,可是却没有证据,而且她一个丫鬟所说的话,又会又几个人去信呢?

    “好,我知道。”

    明月柯通过秋雨的话,也确定了白府来的都是那些人。

    看起来,这一次,白府如此大动干戈,怕是来者不善了。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叫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明月柯倒是要看看,那大夫人白冰珍,就算是同娘家的这些人一起联手,又能够对她明月柯造成什么威胁呢?

    而且那白珠雨,到底是个没脑子的孩子。

    就算是嫁到帝都来,按照白氏的家底,充其量,也不过是为妾室罢了。

    就算是侥幸,做了填房正室或是被抬为平妻,就白珠雨那个猪脑子,也是个活不过三集的主儿。

    真正让明月柯在意和忌惮的,还是明天薇。

    这个极其擅长伪装的女人。

    前世的时候,明月柯可是用血的教训,才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的真正面目。

    这一世,明月柯自然是不会让悲剧再次的重演了。

    “大小姐,真的没有关系么?”

    “大夫人就这么被解开了禁足,真的是好气呀!”

    “要不然把这事告诉太子殿下吧,太子殿下一定会为您做主的。”

    秋雨一张小脸十分的生气,甚至都有些变形了,而且因为极度的气愤,更是嘟着个小嘴。

    看到如此这般赌气的秋雨,明月柯也是笑了笑。

    便伸出手,就拉住了秋雨的手,暖了暖她刚从外面回来,还非常的冰冷的手。

    同时也是劝慰她说道。

    “这倒是没什么,凭借白氏她们母女的手段。”

    “就算这一次,不会被父亲解除禁足,明天薇也一定会找别的机会的。”

    “这一点,我早就已经想好并做好了准备。”

    “另外,这件事便不必告诉太子殿下了。”

    “太子殿下身子不好,哪能为这点小事就惊扰他呢?”

    明月柯说道。

    本来明月柯是想说,太子殿下要忙公务,无暇分身。

    不过转念一想,太子萧绍钧他不是不理政事么?所以自己这么说断然是不合适的。

    便转念一想,反正世人皆知废太子的身子不好,所以此时便正好被明月柯拿来作挡箭牌了。

    一旁的葛玥听闻此言之后,也是默默的捏了一把脸上的冷汗。

    同时心中也担忧了起来,看起来,大小姐的确是同太子殿下昨天晚上吵架了吧!

    要不然,为何出了事之后,明大小姐都不想告诉太子萧绍钧呢?

    其实葛玥也是误会了明月柯。

    明月柯不想告诉太子萧绍钧,就是单纯的不想劳烦对方罢了。

    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明月柯也猜到了,那太子萧绍钧,并未有表面上看去那般简单。

    体弱多病和常年久居东宫之中不问政事,不过是对方的一个伪装面具罢了。

    “那永肃城白府来人,该当忙碌起来的,却应当是大夫人院里的才对。”

    “这些事自然都是与我们无关的,我们只需要忙好咱们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昨日的那些药,今天还要熬好,然后给祖母和安姨娘送过去。”

    明月柯也是对着眼前的秋雨和葛玥二人就吩咐的说道。

    虽然两名丫鬟都各自还有些许的心事,不过都按照明月柯所说的去做了。

    而明月柯昨日的医书正看到了什么关键的地方。

    今日正好得了空闲,便将那医书取出来摆在桌子上,继续翻阅了起来。

    明月柯发现这不知名的古代,有许多东西都与二十一世纪有很大的相同的地方。

    但是还有很多,是闻所未闻的。

    就比如明月柯手中的寒冰彻骨刀,若是放在二十一世纪,绝对是违背物质规律的存在。

    可是在这个世界中,它就是真实存在的。

    还有许多其他的药草,也都是之前世界中所并未记载的。

    恰好,对于这方面的知识,明月柯还处在空白中,得需要多加补充了。

    指不定哪天的时候,就能够用得上这些知识了。

    话不多说,明月柯就开始认真看起来了手中的医书,而这些书,都是其母亲秦怀玉所留下来的。

    空气中不断弥漫着药草的香气。

    而明月柯闻到这些香气之后,也更觉得几分精神。

    “火候太小了,再调大一成。”

    闻着空气的药香,明月柯也对秋雨葛玥二人吩咐的说道。

    没错,明月柯发现现在的自己,已经可以通过空气中弥漫的药香,就可以分辨出来草药的种类,还有药力发挥的程度。

    终于又将这本书看完了一页,明月柯便起身,伸了一个懒腰。

    上次叫下人们清理的玉馨苑的后院,也都弄的差不多了。

    并且也按照明月柯的吩咐,将一些草药种了下去。

    那些下人也都还惊讶,这寒冬腊月的,将这些草药种下去,真的能够成活么?

    毕竟帝都的冬天还是挺冷的。

    明月柯却是笑了笑,并不多言。

    玉馨苑池塘中的水,常年都不会结冰,这是因为在池塘底部,被装上了暖石。

    这暖石的效果,可不仅仅只是在那一汪池塘水之中。

    并且整个玉馨苑内的土地,都比之其他的院中的温度要高了几分。

    母亲秦怀玉还在的时候,玉馨苑的后院,就从来未曾荒芜过,就算是冬季,也不会。

    想起来母亲秦怀玉,明月柯便又多了几分的怀念。

    便想着去玉馨苑的后院看看,那后院现在已经是个什么样的光景了。

    然而明月柯才刚站起身来,还并未离开。

    就听到从玉馨苑的门口处,传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的声音。

    “多日不见,大小姐可还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