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八十八章 被富氏母女欺负到头上
    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却正是永肃城白府的主母富雅安。

    眼见到富氏,还有其身后的白珠雨,明月柯的脸色也冷了几分。

    在永肃城的时候,明月柯可是没少被这两母女所照顾过。

    那白珠雨不光抢夺明月柯的一切吃穿用度,而且母女二人连带整个白府,可都是将明月柯当做是下人一般来看待的。

    那段时日里,明月柯可谓是吃不饱也穿不暖的。

    就算是寒冬腊月之际,也要给富雅安和白珠雨母女二人洗衣。

    明月柯不是没有反抗过,可是那些反抗,只会招来母女二人更加严苛的对待。

    明月柯也在信中写到过,求着父亲和祖母能够赶快将自己从这里接回去。

    可是那信,不是未曾寄出去之前,就被富氏拦了下来,或者就是到了白氏的手中。

    最终只能换来对明月柯新的毒打。

    所以久而久之,明月柯也放弃了反抗,最终养成了那种逆来顺受的性子。

    不过这一世,明月柯重生归来,自然一切都会变得有所不同起来。

    她一定会让这些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明月柯,这么久不见,是不是白府中学的那些礼节,都给忘了呢?”

    此时白珠雨也是一声冷哼,就对着眼前的明月柯说道。

    白珠雨已经看过了,这诺大的玉馨苑中,伺候明月柯的,不过才有两个贴身大丫鬟,和四个劳役丫鬟罢了。

    不像是明府其他院中小姐公子们,光是嬷嬷就有两位,贴身的大丫鬟,更有四名,至于劳役丫鬟,那自然是多多益善了。

    故而白珠雨还以为,明月柯就算是回到了明府之后,也丝毫没有得到任何的关照么。

    不过还是跟在永肃城白府之中的那般一样,没人疼没人爱,更被人遗忘在角落一般。

    所以此时的白珠雨已经先入为主了,那明月柯,还是个好欺负的主儿。

    白珠雨还以为自己可以像是在永肃城白府那般可以随意的欺负明月柯。

    富氏和白珠雨二人,还未得明月柯的同意,就已经自作主张的就从玉馨苑的门口进来了。

    并且更直接来到了玉馨苑的院落中,朝着明月柯的房间中走去了。

    先前便说了,这玉馨苑可是一品诰命夫人秦怀玉所住过的地方。

    而且那秦怀玉的一应嫁妆,都被明老太君下了命令,被存放在了玉馨苑之中。

    直到明月柯回来之后,玉馨苑才重新被打开,而明月柯住进来后,也重新的打扫了一遍。

    将那些该放置好的东西,自热也都重新的放置了出来。

    “这小苑看起来倒是不错。”

    富氏和白珠雨二人一边走进来,另一边,也是不断打量着玉馨苑说道。

    “对了母亲,咱们的住处似乎还并没有安排,要不就住在这里吧?”

    白珠雨也是对着富氏提醒的说道。

    不过在说完之后,白珠雨又是哎呀了一声。

    “我们住在这里,岂不就是抢占了明月柯的地方?那她该睡哪里好呢?”

    白珠雨的脸上露出了那种惊讶的表情出来,而且这种表情还极为的夸张,看在别人的眼中,却是觉得十分的滑稽。

    “雨儿就是善良,这种时候了,还在担心着别人。”

    “咱们来了这帝都明府,咱们就是客人,主人让着客人,那不是应该的么?”

    “是吧,明月柯?”

    富氏也瞪了明月柯一眼,就开口出声说道。

    这白珠雨拎不清自己所处的地位也就罢了,可是此时,就连这富氏,竟然也是认不清楚了。

    还当是在永肃城白家的时候,不但一口一个明月柯的叫对方,而且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你们是大夫人白冰珍的客人,可不是我明月柯的客人。”

    “我想我甚至有权利送你们二位出这玉馨苑。”

    “还有,我明月柯再怎么不济,也是明府大小姐,还请白夫人能够掂量好了,自己到底几斤几两,再来同我说话。”

    明月柯也是丝毫不留情的就回怼对方说道。

    明月柯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永肃城任人宰割的小姑娘了,所以说话自然也是硬气了几分。

    富氏和白珠雨二人此时已经在明月柯的房间之中了。

    二人听闻明月柯的话,非但没有害怕,还放到放声大笑了起来。

    “母亲,前段时间,看见姑母来信说明月柯傻了,现在看来,信里面说的是真的啊!”

    那白珠雨差点没笑的肚子疼,就对着自己的母亲富氏说道。

    一边说着,白珠雨也看到了明月柯还摆在桌子上的那本书。

    便也是走上前去,就翻看了两眼。

    “竟然还是一本医书啊?”

    “明月柯,没有想到,你竟然还在自学医书,是想要自己治好自己的脑子么?”

    白珠雨丝毫不留情的,就嘲讽的说道。

    只见眼前的明月柯却是已经冷着一张脸了。

    而身后的葛玥更是忍不住,就要走上前来。

    不过却被明月柯拦了下来。

    明月柯知道,一旦葛玥出手的话,非死即伤。

    毕竟葛玥可是杀手出身啊、

    “大小姐?!”

    葛玥的情绪也有几分激动。

    原本她在接到任务,要她来保护明月柯的时候,她还有些不愿意的。

    还以为,这位明家大小姐,会是那般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

    但是真正接触到了明月柯的时候,葛玥便发现,事情并非是自己想象中的那般。

    这位明府大小姐,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更加不一样。

    不但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而且对于她们这些丫鬟们,也从来都不当做是下人来看待。

    还有那出神入化的医术,也让葛玥下定决心,要保护好明月柯。

    毕竟太子萧绍钧的身子,一向都不大好,而鬼影刹也经常会出现弟兄们伤亡的事件。

    所以正是需要明月柯医术的时候。

    今日,葛玥更是好像一不小心,就了解到了明月柯的过去。

    葛玥小的时候,本也是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

    所以很能够体会,那种寄人篱下的感受。

    此时恨不得能够替明月柯出手,就教训一番眼前的富氏和白珠雨二人。

    白珠雨走上前去,直接将明月柯桌子上的书,就拿了起来,然后丢在了地上并且踩在了脚下。

    “这种书,大概也只有你这种傻子才会当做是宝贝儿吧!”

    白珠雨一边踩着地上的那书,一边也是丝毫不留情面的嘲笑说道。

    而此时富氏也是在明月柯的房间中转悠了起来。

    “这房间什么都好,就是这个花瓶,有些太碍眼了。”

    富氏说着,就拿起来了明月柯摆在书架子上的一个白瓷牡丹花瓶。

    而那花瓶之中,还插着几枝已经盛开了的红梅花。

    紧接着,只见富氏直接就松开了自己的手,随后,那瓶子连带瓶子中的花,就皆数全部的掉落在了地上。

    “哎呀,我说我是手滑了不小心的,你信么?”

    富氏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嘲讽,对着眼前的明月柯说道。

    “那只发簪可真是好看啊!”

    白珠雨回过头来,却又是看向了明月柯头上的一只通体透白的玉兰簪。

    这只发簪,一看就是用的上等的美玉,不但通透的很,而且这玉簪的兰花连带簪体,是浑然天成的那般。

    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之物。

    “明月柯,我很喜欢,把它给我。”

    白珠雨更是用命令的语气对着明月柯说道。

    在明月柯刚到白府的那一年中,白珠雨就是这般,看上了明月柯的什么东西,就直接抢过来就是了。

    后来,从明府那边来的各种东西,甚至明月柯连见都没有见过,就直接被对方都扣下来了。

    此时,白珠雨显然是看上了明月柯头上的那白玉兰的发簪了。

    就想要不择手段的从明月柯那里抢过来。

    而一旁的秋雨也是小声的说道。

    “那可是太子殿下亲手送的啊。”

    不过秋雨毕竟是个丫鬟,明月柯都未曾被这母女二人放在眼中,更别说是她了。

    “若我不给,你又会如何呢?”

    明月柯却是冷冷的说道。

    她盯着眼前的富氏和白珠雨,心中正盘算着,该如何收拾这两人。

    其实方才眼见富氏和白珠雨二人不由分说的闯入了自己的玉馨苑的时候。

    她就已经差遣了下人去叫明相过来了。

    如果时间没有算错的话,此时明相应当马上就要到了。

    “富氏,这里可不是你们母女二人可以撒野的地方。”

    也是明月柯也是深吸一口气,便同富氏母女二人理论的说道。

    “毕竟这里是明府,不是你们白府。”

    不过听闻明月柯的这话之后,那母女二人的脸上皆是露出来了嘲讽的笑容。

    “我当然知道,这里是明府,不是白府。”

    富氏也是看着眼前的明月柯,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不过,明府的大夫人,是白夫人,而且我大姑子白冰珍更是明府的主母。”

    “明府这些年来能够发家,不都是靠着白家经商么?”

    “明府的嫡长子,也是我们白家的姑小姐所出,也算是我们白家的人了。”

    “所以明府又如何?最终不都是我们白家的么?”

    富氏极为猖狂的说道,同时也看着眼前的明月柯,一副你又能奈我何的脸色尽浮现在脸上。

    富氏已经看过了,这玉馨苑地方较为清静些,也没有那么多人来人往。

    而这玉馨苑中,除了明月柯之外,便就是一些下人们了。

    而下人们的话,就算是说出来,也不会有多少人信的。

    至于明月柯?她不是个傻子么,到时候,就算明月柯去告状,她富氏也有办法摆平,再者,这里是明府,她摆不平,自然还有大姑子白冰珍啊!

    不过就在这时,却听见玉馨苑的外面又传来了新的声音。

    “真是好大的胆子,我明府什么时候就成了你白府的呢?”

    这声音却正是明相明光远。

    明相平日里就算再糊涂,再护着那大房的人,此时听闻富雅安所言,便也是寒了心。

    此时明相更是气在头上。

    而明相说着,也直接就走了进来,在明相的身后,还跟着大夫人白冰珍已经明天薇等人。

    甚至就连白老夫人已经白冰珍的弟弟白府如今的当家人,白安全,都跟在后面。

    此时白老夫人和白安全二人都捂着脸,真没想到,这富氏竟然会当众说出来这样的话来。

    虽然在他们的心中,自然也都是这么想的,认为那明府早晚都会是白家的。

    不过却也不该如此的鲁莽,就直接说了出来啊。

    而明相在走入了明月柯的房间之后,却也是瞧见了地上的那碎裂开来的花瓶。

    这花瓶还曾经是他亲自挑选,送给秦怀玉的。

    “这花瓶是谁打碎的?”

    明相明光远直接开口,就询问的说道。

    而在明相问完之后,那富氏的脸色一瞬间就煞白了起来。

    “相爷,是这二人打碎的。”

    秋雨见状,便立即出头,抢先的说道。

    “而且那个小姐,竟然还要抢我们大小姐头上的发簪。”

    “要知道,这发簪,可是太子殿下送给咱们大小姐的定情信物啊。”

    “当初是太子殿下亲自就给大小姐戴上去的。”

    “大小姐也喜欢的要紧,便每日都戴在头上的。”

    秋雨低着头,跪在地上,然后用众人都听得到的声音就说到。

    秋雨本来就还是个小丫头,声音听起来也几分的清脆,不知不觉间,就让人更多了几分的信服。

    而此时的明月柯也是心中纳闷了。

    那白玉兰簪的确是太子萧绍钧送的不假,不过哪里是什么定情信物啊?

    还有亲自为她戴上这个情节,被秋雨这么一编,就连明月柯自己都差点就要信了啊!

    “哼——”

    听到秋雨方才所说的话,明相明光远也是对着富氏和白珠雨母女二人就是一声冷哼。

    “你们二人,还有什么可说的?”

    “本来柯儿说她在永肃城白府中的时候,被你们所欺负,老夫还不信。”

    “不过今日,证据就被摆在面前,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明相说着,便又是一声冷哼。

    “相爷,此时确实是冤枉的啊!”

    富氏母女二人还未曾开口,一旁的白氏连带明天薇姐妹二人倒是先跪倒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