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八十九章 证据确凿
    白氏母女几人跪在地上,就对着明相求情说道。

    不过明相还并未继续说什么,只见在玉馨苑门口却又出现了几人。

    “发生了何事,为何吵吵闹闹的?”

    明老太君在徐嬷嬷等人的搀扶下,就从清芳园赶了过来。

    先前富氏和白珠雨来到玉馨苑来闹腾的时候,动静还尚且不大,所以明老太君所在的清芳园并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何事。

    不过明相等人一过来,这边可就热闹了起来。

    就连明老太君都闻声就赶了过来。

    半白的头发,只简单的挽发髻,上面也并未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物。

    明老太君今日穿的是一件暗金色花纹的外套,看起来比之前要精神了不少。

    因为少了几分对明月柯的关系,还有明月柯昨日所熬得一些补药,也都让明老太君的身体恢复了不少。

    所以在听到玉馨苑这边有动静之后,明老太君就立即让徐嬷嬷搀扶着自己过来了。

    “母亲。”

    明相恭敬的对着母亲行礼,然后将事情的缘由就全部的说了一遍。

    而在看到明老太君也赶来的时候,白氏的脸上更是犹如死灰一般。

    上次的那件事,还尚且并未告知明老太君,不过这明老太君是何等人也?

    那也是曾经的县主,郡王的女儿,所以自然有几分的手段。

    怎么可能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呢?

    只不过,既然那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而该罚的人都已经被罚,所以明老太君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让这件事情过去了。

    但是倘若此时,富氏和白珠雨这么一闹,说不定对方可要新账旧账就要一起算了。

    所以此时白氏跪在地上,身体更是不停的颤抖了起来。

    就连明天薇的脸上都有几分不愉快,绝美的脸蛋,因为这几日接连发生的不顺心的事情,也变得又几分憔悴。

    今日的明天薇更是一改往日的浓妆艳抹,而是一副素雅的风格。

    若是换在平时,她改变一下风格,或许会令众人的眼前一亮。

    可是现在,只要有明月柯在,就会将她的风头全部的抢走了。

    所以明天薇便更加记恨上了明月柯。

    如果这世上没有她明月柯,该有多好?

    仇恨的种子就在心中发芽。

    “富氏和白珠雨竟然也敢欺负到我明府大小姐的身上?”

    明老太君听闻明相所言,便极为的愤怒,手中的拐杖随着她的动作,也是戳的咚咚作响。

    看着眼前有几分愤怒的明老太君,富氏和白珠雨更担心下一秒,那手中的拐杖就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就如同受到惊吓的鹌鹑一样,全然没有了方才欺负明月柯时候的那副气势了。

    “亲家母,这事,是有些误会的。”

    一旁的白老夫人眼看情况有些不对,便也是立即上前,就对着明老太君说道。

    在场的众人中,也就她二人的辈分最高了,所以白老夫人觉得此时,能够劝说明老夫人镇静下来的,恐怕只有她自己了。

    “雅安和雨儿,这不是想念柯儿么?”

    “在永肃城的时候,雅安也没少照顾柯儿,而雨儿更同柯儿是好朋友。”

    “可能许久未见,方才情绪是有些激动了,而且还产生了纠纷,所以才闹出了这等的闹剧矛盾。”

    “其实也没什么,不就是打碎了个花瓶,我们白府赔就是了。”

    白老夫人三两拨千金似的,避重就轻的说道。

    明月柯却是一声冷哼,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夫人白冰珍能够将白的也能说成是黑的了,这分本事,看来是同白老夫人学的了。

    在永肃城白府的时候,这位白老夫人,可也是不拿自己当人看的。

    虽然并不会直接出手,似是白府的主母富雅安和大小姐白珠雨那般直接欺负自己。

    不过暗地里,这白老夫人倒也没少做坏事。

    而且明月柯在打量这白老夫人的时候,也从对方的身上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物件。

    “柯儿的那个性格,你们又不是说不知道。”

    “大小姐的脾气,可是该好好收敛了一些。”

    “别人或许都不会说,但是作为自家的长辈,可得好好的说教说教你啊。”

    白老夫人一副自己是为了明月柯好的语气,然后虚伪的笑着说道。

    那话里面的意思,却是在指责明月柯的不是,似乎会发生今日的这种事情,都是她明月柯的问题。

    这一下子,就将富氏和白珠雨二人就摘了出来。

    也对,那富氏可是白老夫人的儿媳妇,她就算再怎么不喜欢富氏。

    不过在外人面前,还是要护着几分的,毕竟这是事关白家颜面的问题啊。

    而那白珠雨,更是对方的孙女,也是白家的小姐,自然也是名声方面,不能够受到任何的损失的。

    听了白老夫人这话之后,明相也是开始皱眉了起来。

    明月柯只一眼就看出来,那明相在想些什么了。

    这三年来,自己被送到了永肃城,早就已经同父亲明相之间疏远。

    明月柯猜想,明相此时一定在猜想,她明月柯是否真的如同明老夫人还有白家人所说的那般呢?

    “不可能,我的柯儿,一向温顺良善,不可能是那样的人。”

    明老太君面色一寒,就反驳对方的说道。

    不过在明老太君说完之后,那白老夫人便也是出声道。

    “亲家母,难道你连我老太婆的话,可是都不信?”

    “我老太婆难道还真的能豁出去这张老脸不要,在这说谎么?”

    嗯?明月柯觉得,这老太婆的睁眼说瞎话吧本事,一定是满级的吧?

    而且还倚老卖老,仗着自己是老人,就在这里道德绑架起来了么?

    就一定要别人信服她所说的话么?

    “我在白府过得是什么日子,你们自然是知道的,白府上上下下,蛇鼠一窝。”

    “不就是欺负我明月柯,是个...是个没娘养的孩子么?”

    明月柯看着眼前串通一气演戏的白家众人,就气不打一处来,所以更是说出了这番狠话。

    不过在说完之后,明月柯更是眼泪不争气的就落了下来。

    这么久以来,不管遇到任何的苦难,她都不曾落泪。

    可是今日,在提起来母亲之后,她却是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顺着脸颊两侧,就落了下来。

    本来在明月柯提起来早就已经去世了的她母亲秦怀玉的时候,明相的脸上也隐隐有几分的怒气。

    虽然明相的脸上有几分的怒气,但是他也知道,的确是他的不对,在秦怀玉去世之后,却也是并未照顾好女儿明月柯。

    心中有几分的愧疚,此时在眼见到女儿明月柯落泪之后,便更多了几分的愧疚。

    不过,看着眼前的白家等人,明相也是头疼了起来。

    自己能够稳居右相的这个位置,自然也是同白家脱不开关系的。

    而且这些年来,大夫人白冰珍打理明家也很有一套。

    最起码比起来二十年前,明府可是壮大了不少。

    试问,天下谁人不爱财呢?

    如今白家的财富,在整个北离国之中,可是能够数一数二的存在了。

    所以明相怎么可能因此,就去将明府和白家的关系就闹僵了呢?

    “好了,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这件事,可能的确是个误会,弟媳、雨儿和柯儿,都莫要动怒。”

    “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呢?”

    明相不想再任由事情发展下去,便开始打圆场,让众人都收敛几分。

    富氏和白珠雨眼见此状,便也是心中明了。

    她们的心中便更多了几分的得意,因为这件事本身就是她们二人做得不对。

    但是明相却并未追究,说到底,还是看重白家,看重大夫人白冰珍。

    所以她们的心中怎么会不得意呢?

    明月柯原本还以为,父亲若是真的对她对母亲秦怀玉心怀愧疚的话,今日这件事,便不会善了。

    但是明月柯万万没有想到,明相竟然直接就暴毙了那富氏和白珠雨二人。

    此时,明月柯低头,便看到了那地上的碎片。

    这花瓶,因为是父亲亲手送给母亲之物,所以便一直都被母亲爱惜着。

    而明月柯在住进玉馨苑之后,也是将一切都恢复成母亲秦怀玉还在玉馨苑住着时候的原状。

    所以这花瓶也被放在了原来的位置上面。

    却不曾想,竟然会被那富氏直接给打碎了。

    而更加让明月柯心寒的时候,父亲明相看起来,似乎早就忘记了当年对母亲秦怀玉的情分了。

    他只记得白家,还有大夫人白氏这些年的一切,却忘了当初在他失意不过是中了进士的时候,是母亲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

    并且去太后那里为他求了一份吏部侍郎的官职,所以才有了他明光远的今天。

    “我明月柯是明家的大小姐,更是一品诰命夫人秦怀玉所出,不知何时,竟然同白家成了一家人呢?”

    明月柯却也是言语犀利,就对着在场的众人质问的说道。

    “别说什么,我在永肃城的三年中,你们有多么的照顾我。”

    “做的是下人的活儿,吃的是残羹剩饭,身上的首饰和那些值钱的物件,不也都到了你们的囊中了么?”

    明月柯不待众人作出什么反应,便又继续的质问说道。

    “所以,白老夫人,你手腕上的,那是什么?”

    明月柯的脸上一丝冷笑,看着眼前的白老夫人,就用在场的众人都听得到的语气,就询问对方说道。

    而白老夫人听闻明月柯的话,立即就变了脸色,并且手不自觉的朝着衣袖中缩了进去。

    “徐嬷嬷——”

    明老太君眼见此状,便也是知道这其中定然有什么蹊跷。

    所以便吩咐自己身旁的徐嬷嬷直接上去开始搜查。

    徐嬷嬷在得了老太君的命令之后,自然也丝毫不会客气,她在一旁看着,也是憋屈了许久了。

    当初去永肃城接明月柯回来的,就是她和瑾公公。

    徐嬷嬷在看到寒冬腊月时候,明月柯竟然还穿着一件单薄的衣物,甚至还要被对方施以鞭刑。

    在看到的时候,别提心中有多么的心疼了。

    此时徐嬷嬷得了命令,更是丝毫不客气起来。

    直接上前去,就拉起来了白老夫人那想要躲藏起来的手腕,只见那闪着光亮的翡翠镯子,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皮底下了。

    “这不是母亲您从国庙中祈福求回来的那个琉璃翡翠玉镯么?”

    就连明相都认出来了这镯子的来历。

    要知道,当初为了这个琉璃翡翠玉镯,明老太君可是在国庙吃斋念佛整整半个月,而且每日都要去大殿中进行跪拜。

    所以整个明府上上下下都有几分的印象。

    而且当时,明老太君在说要将这镯子寄给远在永肃城的明月柯的时候,明相也是反对来着。

    因为这镯子的意义也是十分的重大。

    不过明老太君却是坚持要将这镯子寄给明月柯,并说,明月柯出门在外,更需要佩戴这种可以驱邪之物。

    在明月柯回明府的时候,明老太君没见到明月柯佩戴这翡翠镯子,还以为,是因为样式老气,对方不喜欢呢。

    不过此时,眼见这镯子竟然在白老夫人的身上,瞬间,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故而,明老太君也是冷哼了一声。

    此时明相也开始左右为难了起来,这下子,就算他再怎么想要偏向明府那边,却也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了。

    这镯子,便是最好的证物。

    证明了明月柯方才所说的话,才是对的。

    而白府的确是欺负了明月柯。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这件事不张扬出去,毕竟是家丑,只要在明府之中处理完就可。

    但是,现在的明月柯的身份,可是今非昔比了。

    对方可是未来的太子妃,这件事倘若要是让太后或是太子知道了,就算是明相,也是要受到一些影响的。

    所以明相此时更是连声叹气。

    “你们自己走吧,从此以后,明府与白府,再无纠缠和瓜葛。”

    明相便也似是下定决心的说道。

    就要将白府的众人赶出去。

    听闻明相的话,明月柯却是皱眉了起来。

    按理说,这件事对于明相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不足以对方做到这等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