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九十章 明志泽出事
    但是此时,明相却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就要同白府划清楚界限?

    这让明月柯觉得有些蹊跷起来。

    什么时候,明相竟然也会为她出头了?

    不过明月柯却是发现,明相方才所说的,都是明府同白府之间断绝来往而已。

    却只字未提,要如何对大夫人白氏。

    说到底,不过只是做给她和祖母明老太君看罢了。

    只要大夫人白氏还在明府主母位置上一天。

    那么明府同白府,就是联结在一起的。

    一个掌握了权势,而另外一个则是掌握的财富,二者结合,才更好办事。

    所以说到底,这些话,明相不过是说说而已。

    却并未对白府造成任何的损失。

    而且就算是富氏和白珠雨等人欺负了明月柯,明相也未曾要惩罚这二人,要为明月柯找回公道。

    却只是一句没用的话,就打发了。

    不过好在,明相这般的偏心,倒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明月柯早就已经习惯。

    此时,明月柯更攥紧了自己的手指,暗中发誓,父亲明相靠不住,是不肯为她主持公道的,那么她便自己来。

    不过最终,这件事还是落下了帷幕,只不过并不是那么的愉快罢了。

    白家的人自然也都知道,是自己这边得了便宜,所以也没有多闹,就离开了明府。

    好在白冰珍的弟弟,白家如今的当家人白安全,在帝都中有一处别院。

    所以白家的众人赶在天黑之前,就离开了明府,去往了白家的别院之中。

    秋雨也从一众明府下人们的口中就打探道了这一消息,便也是气愤不已。

    “大小姐,相爷这也太偏心了吧!”

    “为什么总是偏向大房那边呢?”

    秋雨这小丫头藏不住什么心事,而且还非常的信任明月柯,有什么事,都喜欢同明月柯讲。

    所以在众人都离开了玉馨苑之后,秋雨便也是直接上前来,就对着明月柯抱怨的说道。

    “父亲偏心也不是一两天了。”

    “我这明府大小姐,其实不过是徒有虚名,所以是不是跟着我,委屈你们了?”

    明月柯也是打趣秋雨的说道,因为葛玥也在一旁听着,所以自然就把她也给带上了。

    “才没有!”

    秋雨也是立即就出声的说道,而且情绪还非常的激动。

    “如果不是大小姐,我可能早就没命了,秋雨的这条命都是大小姐救的。”

    “所以为了大小姐,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是愿意的。”

    秋雨非常认真的对着眼前的明月柯说道。

    而明月柯听到后,也是微微的一笑。

    当初会救秋雨,就是发现了这丫头,也是性情中人。

    所以她便想着赌一把,就近期秋雨的表现来看,明月柯就知道,自己绝对是没有看错人的。

    “好了,你们都先下去吧,将那些煎好的药,都再热一下,然后给祖母和安姨娘送过去。”

    “若是看到了三少爷,就知会一声,叫他过来一下,就说我有事要找。”

    明月柯便也是对着身旁的两丫鬟吩咐的说道。

    “是,大小姐。”

    秋雨和葛玥得了明月柯的吩咐,也都纷纷下去忙碌去了。

    而明月柯揉了揉有些酸疼的头,昨晚上没有睡太好,今天便又经历了这么一番事。

    该说是自己流年不利,还是真的如同白氏她们之前将她送去永肃城所说的那番,是命犯太岁呢?

    明月柯前世的时候,是信命的,所以也更容易听信她人的话。

    不过重生之后的这一世,她反倒看开了。

    故而也从前世那般不争不抢的性格,变成了现在的主动出击了。

    这样想着,明月柯就打开了那梳妆台。

    并且将寒冰彻骨刀取了出来。

    盛放寒冰彻骨刀的,是镶金带玉的檀木盒子。

    倒不是这盒子有多么的花里胡哨的。

    而是因为,只有在檀木里面再次的镶上一层金子,然后里面铺设一层玉石之后。

    这寒冰彻骨刀的冷意,才不会被流露出来。

    明月柯将这盒子取了出来。

    这盒子也没有多大,也就是明月柯手那么长一般。

    明月柯将这盒子就放入了胸怀之中。

    因为上次事情之后,明月柯决定了,这寒冰彻骨刀自然要贴身携带了。

    明月柯上次从慈德堂那边带回来的一些药草,也都纷纷被自己制成了药。

    除了必备的解毒药之外,还有一些是毒药,用作防身用的。

    将这些解毒药和毒药也都带在了身上。

    上次从太子萧绍钧那里顺来的太素九针,也全部放在了专用的布包里,然后藏在自己的衣袖之间。

    这是为了自己的安全所必备的。

    在做完这些之后,秋雨和葛玥二人也差不多都回来了。

    负责去给安姨娘送药的是葛玥,不过葛玥并未见到明志泽,不过却将这事告诉了安姨娘。

    若是晚点安姨娘回来之后,应当是会告诉明志泽的。

    在做完这些后,明月柯便让这二人下去休息了。

    本想着,今晚明志泽从外面回来之后,会来玉馨苑中的。

    但是左等右等,却都不见明志泽的身影。

    明月柯也皱眉了起来,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样。

    在夜已经要深的时候,这个时候,自己的门却被敲响了,而敲响这门的,是意想不到的人。

    一般明府在入夜之后,明相不许府中的人再行来往。

    而且今天还下着雪,在入夜之后,雪便下得更大了起来。

    那敲门的声音非常的急促。

    好在明月柯也还并未入睡,因为原本就约了明志泽要相见。

    所以此时明志泽并未如约而至,明月柯也是担心对方会出了什么事,就未曾脱衣入睡。

    听到急促的敲门声,明月柯就立即出了屋子们。

    而葛玥已经抢先将玉馨苑的门打开了。

    “大小姐,求求你,救救泽儿吧!”

    安姨娘直接就进来,跪倒在了冰凉的地面上,急促的对着明月柯说道。

    “大小姐,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去求谁了,能想到的只有你,还请你救救泽儿吧!”

    安姨娘继续对着明月柯哀求的说道。

    “安姨,你先起来。”

    明月柯说着,就直接上前去,就要将地上的安姨娘拉起来。

    而安姨娘的身子都冰冰凉的,似乎已经在外面呆了许久了。

    同时脸色也是煞白的。

    “出了什么事了?”

    明月柯在将安姨娘拉起来之后,便也是出声就询问的说道。

    “泽儿他,今日同一众帝都的公子哥们赛马。”

    “他的马儿突然受惊,然后失控了,竟是不小心就撞倒了王大人家二公子马。

    “如今王二公子也是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中。”

    “王大人也扬言要将泽儿送入大牢之中,还有不到月余的时间,就是武考之际了,泽儿不能在这个时候进大牢中啊。”

    “还请大小姐能够快快想想办法呀!”

    安姨娘的话语非常的急促,甚至还有一些语句不通,不过明月柯还是了解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过明月柯也是快速的皱眉了起来。

    这王大人,自然就是太傅王大人了。

    对方的这个二公子,可也是嫡子的身份,备受家中的疼爱。

    如今出了事,没让明志泽偿命,已经算是好的了。

    不过——

    那王二公子若只是昏迷了过去,说不定还有救的。

    所以,只要王二公子醒过来之后,明志泽说不定就不会被抓进大牢之中了。

    “父亲如今在哪?”

    明月柯快速的问道。

    明月柯猜想,安姨娘的身子这么的冷,想必也是已经在大雪中跪拜了很久,

    而且安姨娘的裙子下半部分也都是湿漉漉的样子。

    就更加印证了明月柯的猜想。

    “相爷现在在王府,正在赔罪之中,泽儿也在那里。”

    明月柯略加思考,前世的时候,并未出现这等事情。

    明志泽一如往常的去赛马,却并没出任何的事情,为何这一世,偏偏就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呢?

    这些王公贵族的子弟们,平日里的一大爱好就是赛马了。

    而且他们最爱去的还是皇家马场。

    那皇家马场中的马匹,都是经过特训的,又怎么会出问题呢?

    所以明月柯猜想,这背后,可能会有人在捣鬼。

    而明志泽平日里不过是喜欢习武练武,因为是家中的庶子,所以平时有什么事情都喜欢忍着。是那种极为能隐忍的性子,素来不会与人结仇的。

    但是此番,怎么就会出了这种事情呢?

    若说仇家的话,倒是有的,那便是明真茹了,不过明月柯猜想,这明真茹应当也不会有那脑子去故意陷害明志泽。

    所以说,这一世,定然也是发生了什么变动吧!

    明月柯可以百分之九十的确定,这件事,背后必然是有黑手的。

    只不过,现在当下最要紧的,还是先免除了明志泽的牢狱之灾,然后再想其他的。

    再去思考如何来调查幕后黑手。

    “备马车,去王府。”

    明月柯对着一旁的葛玥吩咐说道。

    “秋雨你先扶着安姨进去休息。”

    明月柯转身又对着秋雨说道。

    “大小姐,我...”

    安姨娘还想说些什么,她的脸上也是挥之不去的愁容。

    也就,明志泽是她唯一的二人,却不曾想如今竟然出了这种事,如何能够让她安心下来呢?

    “安姨,你先去休息,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吧。”

    明月柯也是安慰安姨娘说道。

    同时更紧紧的握着安姨娘冰凉的手。

    感受到从明月柯的手中传过来的温度。

    安姨娘也才放心了几分,她也觉得,大小姐说得对,她现在能够做的,就是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将安姨娘扶到了房间之中后,明月柯匆匆忙忙的穿了一件披风后,就同葛玥准备出发了。

    而到了王家的时候,王家门口还灯光大亮着,并未人来人往中。

    明月柯一路畅通无阻,就来到了王二公子所在的别院中。

    几乎所有人都在此等候着了。

    明相眼见明月柯来了,便也是焦急的就上前质问道。

    “你来做什么呢?”

    明相显然脸上有几分的焦急,虽然明志泽并非是嫡子,不过也是他的亲生儿子。

    他断然也不想看到明志泽出事被送进大牢中。

    不过看着明相对着自己的这个态度,明月柯便有几分的冷淡了。

    “她不是都在这里么?那为什么我不可以出现在这儿?”

    明月柯指着一旁的明天薇说道。

    明月柯也是好奇,为什么出了事的时候,明天薇都可以跟随着明相出现在这里,那么她明月柯为什么不可以呢?

    明相看向一旁的二女儿明天薇,便也是不知该如何搭话了,便是衣袖一甩,说道。

    “那便随你去吧。”

    明相显然也是因为出了这种事而有些焦头烂额,便不想再多管。

    就在这个时候,看起来像是王家管家模样的人就进来,对着王太傅说道。

    “大人,那慈德堂的女神医今日一早就出了帝都,去一个庄子上看病去了。”

    “现在恐怕一时半会也赶不回来了。”

    “帝都里面能请得到的大夫,都已经请来了。”

    “宫里的御医也看过了,都说没法子。”

    “老爷,您看这该如何是好?要不然老奴亲自跑一趟,去派人将那女神医接回来?”

    那王家的管家也是焦急的说道。

    “一来一回要多久?真儿能够撑得住么?”

    那王太傅此时头发更加斑白了几分。

    “大概需要十二个时辰,最少的话。”

    管家也是忧心忡忡的说道。

    听完管家的话,王太傅也是扬天长啸。

    “上天啊,难道你真的要让我王某人白发人送黑发人么?”

    王太傅看起来十分的憔悴,他总共就只有两个儿子罢了,对于这个小儿子,更是十分疼爱。

    此时怎么能够接受得了?

    明月柯也皱眉,没想到,王二公子此番竟是伤的这么严重。

    竟然连宫中的御医都没有什么法子么?

    不过——

    不管如何,明月柯都是要试一试的,为了救明志泽。

    “不如让我来试一试吧。”

    明月柯出声,用众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而在明月柯说完之后,所有人都齐齐的看向了她。

    众人的眼中都充满了诧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