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九十一章 妙手回春救病人
    “这位是?”

    明月柯在开口出声之后,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她。

    而王太傅更是直接出声询问的说道。

    明月柯先前并未跟随明相出现过众人的面前,所以帝都中的不少人,也都是难以认出来明月柯的。

    而此时众人也都打量起来了眼前的明月柯。

    看起来倒是有几分的眼熟,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了。

    而且看着明月柯的穿衣打扮,就像是帝都中哪家的大小姐。

    所以王太傅第一时间便是询问明月柯的身份,而不是叫人将明月柯赶出去。

    “是小女月柯。”明相拱手作揖,就对着眼前的王太傅说道。

    王太傅被明相这么一提醒,也明白了过来。

    看来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近日帝都中传闻那个未来的太子妃明月柯了。

    “王太傅,小女方才多有冒犯,还请见谅。”

    明相还是保持方才的那个动作,继续对着眼前的王太傅说道。

    毕竟此番出事,罪责在明志泽的身上,而受伤的又是王太傅家的二子,所以明相也多有愧疚。

    原本以明相的身份,大可不必在王太傅的面前如此卑微。

    而二人一则是右相,另一则是当今太傅,所以二人本该是平起平坐的身份。

    不过因为出了这件事,王太傅又扬言要将明志泽送去大牢中。

    所以明相便放低了姿态,不断的恳请王太傅能够打个商量。

    “父亲,王大人,我想我可以试一试看能够救治王二公子。”

    不待王太傅继续说什么,明月柯便又是抢先出口的说道。

    而在明月柯说完之后,只见明相、王太傅,还有院子中的众人,皆是变了脸色。

    “孽女,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明相也是出声质问明月柯的说道。

    “连宫中的御医都没有法子,难道你就能够治得好?”

    “还是赶快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明相也是摆了摆手,就对着眼前的明月柯呵斥的说道。

    同时更准备吩咐自己身旁的小厮,就要送明月柯回明府去。

    “明大小姐难道有法子可以救犬子么?”只不过明相还未吩咐,一旁的王太傅倒是走上前来了。

    “还请明大小姐可以一试,救犬子。”

    此时的王太傅显然已经乱了心神,这二子可是他最爱的小儿子。

    帝都中凡是能够请来的大夫也都看了个遍,却没有一个有法子。

    而王二公子现在还在昏迷之中。

    宫中的御医也已经说了,若是明日一早怕是还醒不过来的话,就要准备后事了。

    王太傅怎么肯舍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去呢?

    所以但凡有希望,他都不会放弃的。

    而方才明月柯更是说了,她或许可以有法子救自己的儿子。

    所以王太傅此时就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可是,小女并未学过医术,此事恐怕有所不妥呀!”

    明相犹豫着,就连眼神都有几分的躲闪,他的心中也若有所思。

    本来就是自己的儿子让王二公子负伤,若是此时,自己的大女儿再出手去医治。

    而且很大概率上,是医治不好的。

    若是医治不好,让王二公子死在了明月柯的手上。

    那么日后,同朝为官,自己又该如何面对王太傅呢?

    想到这里,明相的心中就是一阵的烦乱。

    如此的话,还不如不让自己的女儿明月柯一试的好。

    所以明相才会直接出言,就替明月柯否决了王太傅。

    “明相,这可是我儿最后的希望了,难道你眼睁睁看着他去死么?”

    王太傅还未曾说话,倒是一旁的王夫人开始指责起来明相了。

    “倘若我儿真儿挺不过今晚,那明三公子,是定然要送往帝都府尹大牢中。”

    王夫人眼见明相还要阻拦,更是撂下了狠话说道。

    此时,一旁围观的明天薇倒也坐不住了,就直接上前,对着自家的父亲劝说道。

    “父亲,姐姐可是厉害着呢?您难道不知道吗?”

    明天薇说着,也是做出了一副惊讶而又无辜的表情。

    随后,却见明相皱眉,出现了几分惊诧的神色。

    “姐姐可是自学医术成才,并且还在慈德堂中帮人问诊来着。”

    明天薇却是假惺惺笑着,就将此事抖搂了出来。

    没错,她就是故意说给父亲明相听的,这么说,也不过是为了激怒明相。

    让明相更加深对明月柯不好的印象。

    毕竟,明相一向遵循礼法,更认为女子就应该守女德,所以女子抛头露面这种事情,是明相最为忌讳的。

    果不其然,明相就皱眉了起来,便看向一旁的明月柯,更出声问道。

    “柯儿,真有此事?”明相黑着一张脸,显然脸色有几分的难堪。

    明月柯瞪了一旁的明天薇一眼。

    今日若不是为了救下明志泽,她当然也不会暴露出自己会医术的这个事实。

    只不过,现在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她可不想因此而耽误了救人的时机。

    “是我翻阅母亲房间中的书籍,所学到的一些知识。”

    明月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便回答明相的说道。

    只见,在明月柯说完之后,明相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似乎母亲房间中的那些医书,是什么可怕的存在一般。

    明相正要说什么,然而一旁的王太傅和王夫人倒是着急了。

    因为他们听到,那房中传来的声音,丫鬟们惊慌失措的喊着,二公子又吐血之类的话。

    “明相,还是赶快让明大小姐进去给真儿看看吧。”

    “如今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只能够死马当活马医了。”

    “就算明大小姐没有治好真儿,也无妨,不过就是将明志泽送入大牢中罢了,不会牵扯到明大小姐半分。”

    “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王夫人本就是将门之女,所以说话和办事风格都较为犀利了一些。

    此时也催促明相的说道,她也看出来明相在担心些什么,便出声宽慰和保证的说道。

    其实王夫人的这番话,明月柯也早就料到了。

    毕竟她是未来的太子妃,已经是半只脚踏进去皇家的人了。

    他们自然是不能够轻易的动明月柯半分的。

    更何况,就连宫中的御医都没有办法救得回来王二公子,她明月柯就算救不回来,也只能说是尽力了。

    可是倘若要是救回来了,那可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所以明月柯自己也想要赌这一把。

    “那,好吧。”

    听到王夫人这么说之后,明相倒也是松了口,便让明月柯去救治那王二公子。

    明月柯在进入那王二公子的房间之前时候,也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明相一眼。

    随后才今日了王二公子的房间之中。

    在这房间中,已经有不少的大夫们都在这里候着了。

    不过这一群人面对床榻上昏迷过去的王二公子,也是纷纷的发愁中,不知所措。

    眼见明月柯进来,一众人也都纷纷怀疑了起来。

    “一介女流之辈,真的可以么?”

    “这女娃娃进来做什么?难道能够治得好王二公子?”

    ......

    听着这些人的质问,明月柯倒也不多说些什么,只是对身旁的葛玥使了一个颜色。

    葛玥立即就明白了过来。

    “诸位,烦请让一让,给我们加小姐让出来个位置。”

    “而且还请诸位能够回避一下,我们家小姐行医,不希望被其他人所看到。”

    葛玥开始朝着外面轰赶起来了这些帝都中的大夫们。

    而这些郎中大夫还有宫中的御医们的脸上也都是露出来了不悦的表情出来。

    不过却有无奈,谁叫他们没有本事,没办法让昏迷中的王二公子醒过来呢?

    所以这些人也都暂时的离开了这个房间,开始在外面等候了起来。

    同时,还有人心中也在想着,等下倒是要看看,这位神秘的小姐,如何的丢人。

    因为这些人纷纷认为,就连他们这些经验老道的大夫们都无可奈何。

    难道说,方才进去的那个女娃娃就可以么?

    当然,明月柯可不会想这么多。

    此时明月柯心中只有一个念想,那就如何保住王二公子的性命,并且让对方醒过来。

    在葛玥将其他的郎中大夫们都从房间中赶出去之后,明月柯就快步上前,来到了王二公子的床榻前面。

    此时,正在外面的王太傅还有明相等人眼见明月柯进去之后,就将这些大夫们全部的赶了出来。

    脸上也是有几分的焦急。

    王太傅现在也有几分的后悔,自己方才的决定有些过于草率了。

    如果那明大小姐若是治不好真儿,又该将如何呢?

    王太傅有几分的焦急,便开始在庭院中漫步。

    而一旁的王夫人,看到自己的丈夫这般,便也是猜到了丈夫在担心些什么。

    便走上前去,开始宽慰起来了王太傅。

    王夫人抓住了王太傅的手,便说道。

    “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难道我们还有更好的办法不成?”

    听了王夫人的话,王太傅也是叹了口气,确实也是这么一个道理。

    此时,众人都只能够将希望寄托在了处于王二公子房间中的明月柯的身上。

    而明月柯仔细检查过了王二公子的情况之后,也是眉头紧皱了起来。

    看起来,王二公子是从马上直接摔落了下来,应当是头部先着地的,身上也被马匹所踩上。

    不过不论是身上的伤口,还是头上的伤口,都已经做了止血的处理。

    但是王二公子却还在昏迷中,迟迟不肯醒来。

    看来还有其他的原因。

    如果是头部先着地的话,不排除头部会有淤血。

    做开颅手术那自然是不可能了。

    这个时代,根本没有那样的条件。

    不过——

    明月柯想着,就从自己的衣袖之中取出来了那太素九针。

    她曾经在书上看到过一种太素九针的针法。

    只不过,书上还注明了,这种针法,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

    而且,明月柯还从来都没有试过这样的针法。

    “明大小姐,您要做什么呢?”

    虽然那些郎中和大夫们是被葛玥都赶出去了,但是服侍王二公子的王家的婢女,却还在这里。

    听到对方对自己的称呼后,明月柯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

    她应当是第一次见到这婢女,为何对方就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呢?

    难道说,方才自己在外面同王太傅以及王夫人之间的对话,里面也能够听得到么?

    不对!

    明月柯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她在进入了房间之中后,却丝毫没有听到外面有任何的动静呢?

    还是说,外面的人此时都已经安静了下来呢?

    可是在进入房间之后,外面纷纷还嘈杂的很。

    而且,这里是王家二公子的房间,断然不是那种普通的厢房。

    隔音效果应当也会好上许多。

    所以说——

    明月柯对眼前的丫鬟就多保留了几分的心眼。

    听到这丫鬟的问题,明月柯倒也并未做过多的回答。

    而是抽出部分的太素九针,就开始在王二公子的身上,以及头上开始施展针法。

    而那丫鬟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被惊吓到的表情。

    换做是普通的丫鬟,看到这一幕,那些金针全部扎在人的身上,肯定都会露出这种恐慌惊吓的表情。

    可是眼前王二公子房中的这个丫鬟,她脸上的表情,却是表演的太像了,而再一次的就引起来了明月柯的注意。

    “你跟随在王二公子的身旁伺候对方,有多久了?”

    明月柯一边快速的手中行针,一边也是抽空就对着眼前的这个丫鬟问道。

    “回明大小姐的话,奴婢跟随在二公子的身边,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

    三年的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不过三年,足以发生一些什么了。

    “你还是完璧之身么?”

    明月柯却是径直的问道。

    而在明月柯问完这话之后,却见那丫鬟的眼中,就闪过了一丝的阴霾。

    这丫鬟,虽然打扮的有几分普通了一些,但是仔细看去,却是个美人胚子。

    倘若要是换一件衣裙,好好的打扮一番,定然也是不错的。

    所以明月柯方才会那般直接的询问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