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九十三章 腊月飞舞的鹅毛大雪
    “这...”

    王太傅显然已经不知道眼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对于方才的那个丫鬟,王太傅倒是也有几分的印象。

    只记得,那个丫鬟,似乎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跟随在了自己的二儿子王真的身旁了。

    平时看起来,也就是个普通丫鬟的模样。

    却没有想到,竟然是隐藏的这么深?

    王太傅的脸上的颜色并不大好看。

    还以为,自己的二儿子王真会昏迷过去,是真的因为明志泽的原因。

    却不曾想,竟然是家中出现了内贼。

    更加让他觉得丢脸的是,王家上上下下,竟然都没有发现这贼人。

    竟然还是被眼前的明月柯给发现揪出来的。

    想到这里,王太傅再看向眼前的明月柯的时候,也是脸上露出了几分感激之色。

    “王太傅,还是再次彻查一下府中吧,难保不会还有其他的贼人。”

    明月柯也是立即提醒王太傅说道。

    随后,明月柯也是直接就拔下来了头上的银簪,然后放在了那被打碎的粥上面。

    那粥掉落在了地上,尚且都还未凉透中,正在冒着热气。

    明月柯将银簪放在那残羹粥中进行试探,只见在银簪被拿出来的时候。

    可以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变黑了。

    一瞬间,王太傅更变了脸色。

    心中也是暗自感叹,还好被明月柯发现了那丫鬟的不轨之心。

    否则的话,要是真儿真的喝下了这白粥,那么后果可是不敢设想啊。

    恐怕他王某人就真的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而且还会因此同明相结仇。

    不过王太傅还是快步的走了出去,就吩咐了下去,要彻查王家上上下下。

    而在庭院中的王夫人和明相等人不知这是为何,但是方才有一个黑衣人从王二公子的房间中跳了出来。

    而且还会武功的样子,直接就逃脱而走。

    众人都不是傻子,都知道,王太傅说要彻查王家上下,定然是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明相毕竟是外人,也不好过多的询问王太傅的家事。

    倒是王夫人,丝毫不避讳,就询问出了什么事。

    于是王太傅就将方才在王二公子房间中发生的一切,都告知给了眼前的王夫人。

    王夫人在听闻这件事之后,也是一阵后怕。

    便也差遣和吩咐自己身旁的嬷嬷,就去监督下人们进行搜查。

    同时又派了一些府上的老人,特地来照顾王二公子王真。

    而此时明相眼见王太傅要处理家事,而此时又天色已晚。

    便拜别了王太傅,便准备带上自己的两个女儿回去。

    那王太傅也是懂事理之人,虽然目前尚且还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何会被明志泽发疯的马伤到。

    不过看起来,明志泽还有明府,似乎与这件事都没有太大的关联。

    所以倒也爽快的就放了明志泽。

    不过这件事,日后定然还是要严查的。

    所以明相告别了王太傅,便带着明月柯姐弟等人,准备回明府。

    而在上马车的时候,明相却叫明天薇上了明月柯来的时候所乘坐的马车。

    而他自己则要同明月柯同乘一辆马车。

    明月柯当然没有拒绝,因为她也想要看看,自己的父亲明相意欲做什么。

    或者说,父亲明相是有什么话要同自己讲么?

    从王家到明府,也就是从帝都的东头到西头,就算做马车,在这街头空荡无人的深夜,怕是也要个半个时辰。

    所以这半个时辰的时间,自然也足以明相说些什么了吧。

    不过在上了马车之后,明月柯就一直低头不言语。

    “说吧,是什么时候开始?”

    “什么时候学习的医术。”

    “你母亲她,明明在你小的时候,就已经离世了。”

    “你却怎么会去看你母亲留下来的书呢?”

    明相询问眼前的明月柯。

    “父亲,母亲当年到底是怎么死的?”

    明月柯看着眼前的明相,便也质问对方说道。

    然而在听到了明月柯的话之后,明相却开始躲闪起来。

    “你母亲她身子本就不好,那年又染了风寒......”

    明相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明月柯所打断了。

    “母亲她是药王谷的弟子对不对?”

    明月柯直接质问父亲明相说道,而在明月柯说完之后,就见明相更直接变了脸色。

    颤抖着手就反问明月柯道。

    “你是如何得知的?”

    仿佛这是一个不能被提及的秘密。

    而事实上,对于明月柯的生母秦怀玉,这些年来,一直都是明府的忌讳,府中没有任何人敢在明相的面前提起来。

    而且当初那些伺候原配主母秦怀玉的一些老人,如今也都不在府中了。

    这些人似乎也都有意无意的被白氏打压着,或者是被明相调离明府。

    除了,安姨娘——

    “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明月柯猛地抬头,发髻上的那些金钗步摇随着这一剧烈的动作,也开始在头上叮当作响起来。

    “是早就说过了么,你母亲她是病逝......”

    与明月柯的咄咄逼人不同,明相却是低着头。

    似乎很怕被谈及这个问题。

    “我不信。”

    明月柯坚定的说道,她不信,母亲就是病逝在明府中的。

    看着眼前突然就安静下来的明相,明月柯却更是失望了。

    这个男人,竟是连自己心爱女人的死,都没有办法正面面对么?

    外面簌簌的下着雪花,马车内也安静了下来。

    父女二人就如同是陌路人的那般。

    相对却都无言。

    明月柯挑起来车帘,看上了车窗的外面。

    外面的雪下得很大,此时地面上都铺上三寸厚的雪花了。

    所以马车行进的速度也受到影响,看起来,半个小时之内,怕是很难能够顺利回到明府中了。

    望着如同泼墨一般的夜色,明月柯却是担心了起来。

    那人今晚可还好呢?

    不会下着这么大的雪,还要去趁着夜色杀人吧?

    想到这里,明月柯的嘴角也挂上了几分的笑意。

    紧皱的眉头这也才舒缓了几分。

    比起来自己刚来帝都时候,现在已经改变了不少了。

    不知不觉间,明月柯竟然也对未来更有了盼头。

    雪还在下着,天地都变得更加空旷了起来。

    而此时,在帝都中某一宅院的书房中。

    “主上,是属下办事不利,还请主上责罚。”

    如果明月柯在这里,必然能够认出来,方才说话的这穿着夜行衣的女子,正是从王二公子房间中逃脱离开的那丫鬟。

    “此事不怪你,只是没想到,那明家的大小姐,竟然会医术。”

    “好了,你且下去,好好的休息,等过几日,便有新的任务要交给你。”

    那人身穿玄色的衣袍,看着眼前跪着在地上的夜行衣丫鬟,便吩咐了一声说道。

    而那丫鬟在听到眼前的这人话之后,却并未第一时间就离开。

    似乎在犹豫着什么,而且还在思考,自己是否应当说出来呢?

    不过那身着玄色衣袍的男子,也发现了眼前这夜行衣丫鬟的异状,便再次的抬起头来。

    一张与萧绍钧有三分像的脸,不过他脸上的杀气,却比太子萧绍钧多了十分。

    而眼前这个身穿玄色衣袍的男子不是别人,却正是三皇子萧弘彬。

    也对,萧弘彬同萧绍钧本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有三分相像之处,定然是在情理之中。

    而眼前的这女子,毫无疑问,就是三皇子萧弘彬培养出来的杀手,在三年前被派遣去了王家。

    “还有什么事么?”

    三皇子萧弘彬询问眼前的女子说道。

    而那“王家丫鬟”却是咬紧了自己的嘴唇。

    似乎是鼓起勇气一般,就开口说道。

    “殿下,今晚就让奴婢来服侍你吧。”

    那丫鬟在说完之后,便也快速的低下头去了,脸色更是多了几分的羞红。

    要知道,她也是好不容易鼓起来勇气,才对着眼前的三皇子萧弘彬就说道的。

    那三皇子萧弘彬听了对方的话之后,便也是皱眉起来。

    若是放在平时,三皇子萧弘彬向来是来者不拒的。

    只不过,现在——

    萧弘彬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画,已经完成了大半。

    是一副肖像画,而画中更是一位红衣的女子。

    这红衣的女子,只要明眼人一看,便可得知,这便是明府大小姐明月柯。

    “不必了,想必你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三皇子萧弘彬却是果断拒绝对方说道。

    虽然这个理由没有什么可挑剔的。

    可是那个丫鬟却还是紧紧的咬住了嘴唇。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将手放在了衣衫胸口的位置。

    将腰中的扣带解开。

    那三皇子萧弘彬自然是听到了这一番声音。

    再度抬头的时候,眼前已经是春光一片了。

    却更叹了口气。

    “你这又是何必呢?”

    紧接着,便将眼前人抱起来,放置在书桌上。

    感受到眼前男子的狂野,那“丫鬟”也在终于满意。

    不过却无意中,发现那被三皇子萧弘彬放在一旁的画像。

    画像上面竟然会是她!

    那丫鬟侧着头,目光就露出了几分狠辣之色。

    她叫做雪儿。

    却不是北离国人。

    五岁那年的时候,被拐卖来北离国。

    关于小时候的记忆,已经过去很久,她有些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了。

    只不过,那人贩子见她皮肤如雪一般,便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做雪儿。

    后来,雪儿就被卖进了怡红院之中。

    只不过年龄尚小,还不能接客,所以便被养在怡红院中,做个小杂役苦工了。

    但是在十二岁那年,她就被怡红院中醉酒的嫖客所玷污。

    而那怡红院的老鸨,顾不得安慰她,心中所想的是,若她不是完璧之身,那可就卖不出个好价钱了。

    最终,和那醉酒的客人商定,赔了一百两的银子,就算完事了。

    那时的雪儿就躲在角落里,听着老鸨和嫖客熟练的谈着生意,就好像买卖货物一般。

    那是雪儿的第一次,可真是一个不怎么好的体验啊。

    被破了身的女子,在这怡红院里面可是最不值钱了。

    并且有了第一次之后,就还会有更多次。

    满满的,雪儿渐渐的习惯了,直到那日。

    她因为服侍的不满意,而被客人鞭打着。

    口中不断发出惨叫的声音,就连身上,,也满都是冒着血丝的伤口。

    可是就连这个样子,对方还是不依不饶,就要将雪儿照着死里面打。

    一旁的怡红院的老鸨也在看戏中。

    反正在对方的眼中,雪儿就是那不值钱的货物了,就算是被打死,也是没有丝毫心疼的。

    反倒还会鼓掌说客人打得好。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三皇子出现了。

    他直接上前,就抓住了那人的手腕,拦下了对方和对方手上的鞭子。

    “这个女孩多少钱?”

    “我买了。”

    三皇子丝毫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那是雪儿第一次与三皇子萧弘彬第一次的初相遇。

    想起来同对方的相遇,就好像是一场闹剧一般。

    而自己那个时候,一定也是极其狼狈的。

    并且还没有给对方留下什么好印象。

    想到这儿,雪儿就是叹了口气。

    三皇子萧弘彬,是唯一一个将她带回房间后,却没有直接对她动手的男子。

    但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服饰了他。

    “大可不必如此。”

    事后,他这样的说道。

    “从今以后,你就跟在我身旁了,为我做事。”

    雪儿听到那人好听的声音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他问道。

    “雪儿。”

    雪儿怯怯懦懦的回答说道,那个时候的她很怕会惹怒眼前的三皇子。

    然后说不定对方就会想之前的客人一样,对着她不断打骂。

    说实话,雪儿的姿色就算在一众怡红院姑娘们中,都算上乘的了。

    如果若不是十二岁那时的意外,应当也会成为怡红院的花魁。

    可是,成为花魁,真的是她心中所愿么?

    她真的就想要如同母狗一般,一直屈辱的活在怡红院中么?

    雪儿断然是不甘心的。

    而三皇子萧弘彬的出现,就是将她从那地狱中解救了出来。

    随后,三皇子萧弘彬更请了人来教导她,琴棋书画,还有刀剑暗器等,样样都未曾落下。

    许是先前吃得苦太多,后来的雪儿,总是能够将这些做的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