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九十九章 又被两姐妹转移矛头的针对
    明月柯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

    看到明月柯确认太子萧绍钧的脸上也出现了几分冰冷的神色。

    其实早在那明真茹引导众人,却发现明月柯竟然不在人群中的时候。

    太子萧绍钧就已经察觉到了几分阴谋的意味在其中。

    方太在西厢房外面的时候,太子萧绍钧确实有几分心烦意乱。

    他有些担心那西厢房之中正在行那事的女子,会是明月柯。

    但同时他的心中又觉得不会是明月柯。

    这个可恶的女人那般的聪明伶俐,甚至还有更多他所不知道的手段。

    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的被明天薇等人所算计了呢?

    此时白珠雨哭的是梨花带雨,被富氏抱在怀中。

    仿佛他才是那个受害者一般。

    而明天薇就站在明相的一旁,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因为已经到了深夜,而且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在明府前厅之中并没有多少人。

    “三皇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虽然明相先前已经听得明天薇等人说过了。

    但是出了这种事情还是应该先问一下原主。

    所以明相便也看向了三皇子萧弘彬就出声询问说道。

    “我什么也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喝了一些酒之后就有一些头脑昏沉。”

    “然后就被明府的下人们,扶着到了西厢房的客房中去休息。”

    “后面等我再度清醒过来之后,就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了。”

    三皇子萧弘彬虽然喜欢美色。

    但是似是白珠雨这般的,还并不能够让他看得上。

    若是换做其他一个貌美的女子,或许三皇子萧弘彬就会承认。

    可是看着眼前的白珠雨,三皇子萧弘彬的严重,只有无尽的冷漠。

    “大胆白珠雨,竟然敢勾引三皇子!”

    在三皇子萧弘彬说完之后,明相便看向了还正在哭泣中的白珠雨。

    被明相的这话一惊吓,白珠雨立即停下了自己的哭声。

    “这件事情也全然不能怪在雨儿的身上。”

    都说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此时,富氏的脸上还流着大夫人白冰珍的两道巴掌印。

    但是富氏还是挺身站了出来,就护着白珠雨说道。

    “此事已经证据确凿了,还有什么其他可说的呢?”

    明相的脸色显然也有几分不好看。

    昨日的时候就是这对母女不仅欺负明月柯。

    而且还差点气到了母亲明老太君。

    虽然明月柯在明府之中并不受宠,不过好歹也是他明府大小姐。

    是他明光远的嫡长女。

    岂能更是白家人所能够欺负得了。

    而白家人这么做,在明月柯被送去永肃城这三年中更严苛对待。

    显然就是没有将他这个明相放在眼中。

    现在就敢欺负他的女儿,明月柯。

    将来还不要怕到明府的上面来欺负明府的上上下下吗?

    昨天明相在玉馨苑外面也听到了这母女二人口中的话。

    说什么明府早晚都会是白家的。

    此时明相已经开始,有意疏远大夫人,白冰珍。

    甚至就连对方的儿女,明相感觉都要同他们产生芥蒂。

    所以此时明相在看到一旁面色不好看的,明天薇的时候。

    顿时也没有觉得这个二女儿如同自己想象中的那般优秀。

    举办这场赏雪宴也是他们姐妹几人一同来求自己,不得已才答应的。

    却没有想到在这赏雪宴上面竟然出了这种事情。

    这要是传出去了,该怎么让外面的人来评论明府呢?

    更何况那白珠雨也不是什么的外人。

    是大夫人白冰珍娘舅家的小姐。

    也算是同明府有着深刻渊源关系的人。

    这下子势必会让明府的名声上面蒙羞。

    所以此事顿时有些难以处理起来,想到这里明相也是叹了口气。

    看向一旁的二女儿明天薇心中便也有几分的责怪。

    若不是非要弄什么赏雪宴,宴请帝都中的名流们。

    说不定也不会发生这档子的事。

    要知道这放在以前的时候,二女儿明天薇可是明相引以为傲的存在。

    论长相,整个帝都谁人不知道,明相家的二小姐明天薇可是帝都第一美人。

    论才华,更是被当今的圣上口头夸做北离第一才女。

    以往每年皇家举办的宴会上面,凡是到了诗词曲赋的环节,自己的二女儿明天薇哪次不是博得头茬呢?

    但是不知为何发生了这次的事情之后,明相在看向二女儿明天薇,便心中多了几分烦躁。

    脑海中却又出现了昨日时候富氏所说的那句话。

    这整个诺大的明府迟早都会变成白家的东西。

    明相怎么能够不介意这句话呢?

    而且明相也已经从其他人的口中听说了。

    那白珠雨更是借着此番赏雪宴,意图勾引太子殿下未遂!

    不过好在太子殿下并没有怪罪下来。

    否则的话,恐怕整个明府都要跟着受到牵累。

    而此时太子殿下也正站在一旁看着今天所发生的这件事情。

    这更加让明相多了几分的压力。

    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的话,不但明府的名誉将会跟着受损。

    说不定还要同时得罪太子殿下和三皇子萧弘彬。

    如今看来,最有可能登上皇位的就是这两个人了。

    明相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将这两个人全部都得罪的。

    想到这里,明相便又是一阵头疼了。

    而此时那白珠雨在富氏的安慰之下也止住了哭声,就径直开口出声说道。

    “我也不知道三皇子竟然在那个房间之中。”

    “只是正常走道的那里又正常有一些疲惫了,所以便想着进房间之中进行休息。”

    “谁成想进入房间之中后,就被三皇子整个人从背后抱住了,想要离开都难。”

    白珠雨不断抽噎对着眼前的众人解释说道。

    对于白珠雨的这一番话,众人自然是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当时的那种情况之下,便只有白珠雨和三皇子萧弘彬两人。

    但是这两个人各自的说辞,谁也无法印证。

    所以一时之间倒也说不上来,到底谁对谁错。

    而此时那明真茹也正站在明天薇的身旁,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明月柯。

    明天薇的整个计划明真茹也都是知道的。

    甚至明真茹更自高奋勇地让明天薇给自己加了戏分。

    今日这一赏雪宴本身就是给那明月柯所设下的局。

    所以从方才开始,那明月柯并没有在西厢房之中,而是径直从旁侧的走廊上面走过来。

    就让明真茹起了疑心。

    “明月柯,你又去了哪里呢?”

    “为什么在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你不在人群之中呢?”

    明真茹不仅质问眼前的明月柯,而且还直呼其大名。

    别说是太子萧绍钧了,就是明相眼中都出现了几分不悦的神色。

    “难道你平时的时候都是这般对你的大姐说话的吗?”

    明相直接质问,眼前的明真如说道。

    “真没有想到你们的母亲白冰珍就是这样的教导你们吗?”

    若是明相只质问她自己有也就罢了,明真如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还怀疑起来了她的母亲大夫人白冰珍。

    如今大夫人白冰珍,本来在明相府中就有几分失宠。

    倘若要是再落下一个教导儿女不严的罪名。

    那么大夫人,白冰珍可就真的难以再重新掌管明府之中的事务,做回明府的主母了。

    那明真茹虽然有些莽撞和性子直了一些,人也没有傻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眼见因为自己的这个举动竟然连累到了母亲白冰珍。

    明真茹也急跪倒在地上,就对着父亲明相认错的说道。

    “是我自己的,不对,是我自己同大姐姐因为上次的事情而有几分生气。”

    “虽然知道那是因为大姐姐痴傻才会对我动手剪掉头发。”

    “所以茹儿的心中便有几分的怨念,刚才一时没有管住自己。”

    “若是父亲要责罚,就责罚我一个人好了,此事不关母亲任何事。”

    明真茹跪倒在地上,非常诚恳地对着眼前的明相说道。

    明相这也才想起来头几日的时候,那明真茹在走路的时候,到了玉馨苑的外面和明志泽二人起了冲突。

    被当时还是一个傻子的明月柯所听到,直接拿着剪刀就从里面冲了出来,剪掉了明真如的头发。

    而明真如现在头上的头发则是编织成的假发而已。

    因为明真如是自己同白氏的小女儿,所以平日里明相和大夫人白冰珍也没少宠爱明真茹。

    此时明相也才想起来,女儿的三千青丝就被人这样拦腰截断,心中想必也是不舒服的。

    可是出于无奈,明相也不能责罚那罪魁祸首。

    所以伊对明真如见多了几分愧疚。

    不过明相又想起来,若是明真如好端端地不去主动招惹对方的话,便也没有那番事情了。

    所以当即便惩罚了,明真茹对其进行了禁足。

    “为父还记得,你似乎还在被禁足惩罚之中吧?”

    想到这里明相也是直接出声,就询问眼前的明真如说道。

    而听闻明相这么说之后,明真如便直接变了脸色。

    她倒是宁愿明相能够对她家法伺候,直接处以鞭刑等刑罚。

    虽然那样的惩罚很痛苦,但是却短暂能够快速的结束。

    明真如最害怕的就是被明相禁足了。

    一旦被禁足之后,一整个月的时间就只能看着自己院内的风景,哪里也去不了,多么的苦闷无乐呀。

    这段时日之中,明真茹也不断的找借口去母亲的院内或者是去二姐姐明天薇到院内进行玩耍。

    甚至还偷偷的违背了父亲明相的惩罚,就同明天薇一起在帝都大街上转悠。

    而且还被明月柯抓住了这个把柄。

    明真茹都怀疑,是不是明月柯在父亲明相的背后打她的小报告了。

    想到这里,明真茹就朝着一旁的明月柯看了过去。

    却见明月柯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看到这里明真茹的心中便又是一团火气。

    虽然不知道哪一步出错了,但是那明月柯竟然好端端的无故还站在这里。

    若不是因为明月柯,他明真茹今天晚上又怎么会被父亲明相所责骂呢?

    明真如是一个没有办法掩藏好自己情绪的小女孩。

    她的一举一动自然也都被明相,还有明月柯身旁的太子萧绍钧看在眼中。

    眼前这般明相就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或许从一开始的时候就不应该心软,让明真如陪伴在白氏身边,被其教导养大。

    相比较之下,从一开始就被送出去读书的嫡长子,还有被送到母亲身边养育长大的大女儿,二女儿三女儿的要好多了。

    想到这里明相更是一咬牙就继续说道。

    “从今日开始将四小姐送到清芳园去。”

    “交由老夫人来进行教导,一个月后视情况而论。”

    明相在说完之后立即挥了挥手,身旁的一众明府小厮们就围了上来。

    直接就将明府四小姐明真如带着离开了明府前厅。

    不用多说,自然是朝着老夫人所在的清芳园而去了。

    在明真如离开了明府前停之后,顿时又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方才本来要考虑如何处置三皇子萧弘彬和白珠雨之间的事情。

    却因为明真茹的这一打岔而被暂停了下来,此时明相显然要继续说这件事情。

    虽然这件事很棘手,却不得不直接面对。

    不过还没有等到明相继续说话。

    一旁的明天薇到先是出声了,而且还是奔着明月柯所去的。

    “父亲,茹儿确实说的也有道理,在那个可疑的时间之中的,姐姐又去了哪里了?”

    “为什么在众人赶到的时候,偏偏又正巧出现在了附近?”

    明天薇显然还是要继续接着明真如的话,来刁难明月柯。

    她自然也是不相信的,明月柯为什么就正好的出现在哪里呢?

    其实让明天薇更加不解的是,自己的计划明明天衣无缝的。

    到底是什么环节出现了失误,竟然没有成功,让明月柯逃过了一劫。

    而且又是怎么回事,那房间中的女人竟然会变成了白珠雨。

    此时明天薇在望向白珠雨和明月柯的时候,眼底都会闪过一丝不易被察觉的怨恨。

    虽然显然这件事情白珠雨的错误更多一些。

    不过在明天薇的眼中看来,那白珠雨并算不得上什么货色。

    最重要的还是应该想办法,怎么将明月柯拉进这件事情中来?

    明天薇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将明月柯置于死地的机会。

    此时在听闻明天薇的话之后,明月柯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这个问题,而是看向了一旁的太子萧绍钧。

    话说这个时候,作为与自己定有婚约的太子殿下,不应该直接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女人吗?

    就连八王萧良骏在她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会及时出手相救的。

    作为自己真正定有婚约的未婚夫,难道在这个时候就不应该有所表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