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一百零五章 讨要琉璃坠珠玉簪
    对于安姨娘这些天来的变化,明志泽自然也是看在眼中。

    所以也是打心底里面感谢自己这位大姐姐。

    一夜无话,第二一早的时候,白府那边来了许多人。

    这些人倒都是白府的一些下人,白府的那些主人们,尤其是富氏并不在其中。

    也对那富氏昨日都已经被明月柯那般地羞辱了,怎么还有脸面过来呢?

    白府来了这么多些人,自然是来还东西的了。明老太君那边听说之后也派了徐嬷嬷过来,就开始清点了起来。

    这些东西不光有这些年来明老太君送去给明月柯的。

    还有一些原本就属于明月柯的东西,或者应该说这些东西是属于明月柯的母亲秦怀玉的。

    明月柯当初在离开明府的时候,也是带了几样母亲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上。

    不过在回来的时候却只从白珠雨那里,将自己的双鱼玉佩要了回来。

    许多其他的东西,比如一些珍贵的簪子什么的,都还在对方那里。

    其中一款琉璃坠珠簪子步摇,可是白珠雨最喜欢的东西了。

    不过再还回来的时候,那琉璃坠珠簪子步摇,显然是遭到了大程度上的破坏。

    秋雨和葛玥也已经细心的发现了这一细节。

    二人便也都是皱眉。

    “大小姐,这白府的人也欺人太甚了吧?”

    “这好好的簪子怎么都已经被破坏成了这个样子了呢?”

    秋雨和葛玥两个人都非常气愤的说道。

    不过在听到二人的话之后,明月柯确实摇了摇头。

    “没必要为了这一点小事而生气。”

    “不过是一些身外物罢了,最幸运的是我从白府的那个地狱中逃了出来。”

    想起来自己前什中在白府里面所遭受到的虐待,明月柯现在回想起来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

    还好,这一世在重生的时候就已经是回来的那一天了。

    所以这一世并没有遭受到那般非人的对待。

    不过那种伤害却时刻在自己骨子中的那份深痛的记忆,无论如何都是抹不去的。

    秋雨和葛玥两个人也是将此看在自己的心中,并且越发的心疼明月柯起来。

    甚至葛玥也在自己的内心想着这件事要不要告诉自家主上。

    若是让自家的主子知道了,大小姐曾经在白府中遭受了如此非人虐待的话。

    恐怕那白府就要在倾刻间被覆灭了。

    不过话说回来不过是区区小小的白府,竟然敢这样虐待明相家的大小姐。

    要说背后没有受到其他人的指示,恐怕认识也是不敢相信的吧。

    就在三个人在玉馨苑的房间中进行感伤的时候。

    却听见在玉馨苑的门口就嘈杂了起来。

    听那声音似乎又是没有脑子还不长眼的明真如。

    “是三小姐的声音,她不是已经被禁足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呢?”

    秋雨也是快速出声的说道。

    “只怕是来者不善,就是不知道是明真如自己一个人来的,还是跟着其他人?”

    明月柯说着,就已经从玉馨苑的房间中来到了玉馨苑的院落里面。

    却见那明真茹的对着眼前的白府的下人们指指点点的说道。

    而跟随在明真如身旁的,竟然是明西月。

    明西月不是向来都不喜欢凑这个热闹?

    不知道为何今日竟然就来了,跟随着明真茹一起来到自己的玉馨苑中闹腾?

    而且偏偏还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白府将东西送回来的时候。

    “不就是个琉璃坠珠步摇吗?”

    “明月柯,你怎么会这么小气呢?”

    明真茹眼见明月柯从房间之中出来了,便立即质问明月柯说道。

    明月柯也,万万没有想到那明真茹,竟然是为了一个已经坏掉了的琉璃坠珠步摇而来。

    “这琉璃坠珠步摇再怎么说不也是我的东西吗?要怎么处理也是我自己说了算。”

    明月柯语气十分的冰冷便回复明真如说道。

    “你怎么可以夺人所爱呢?那琉璃坠珠步摇,可是白珠雨妹妹最喜爱的东西。”

    “你还是赶快拿过来还给对方吧。”

    一大早的时候,富氏就叫人将这些东西全部清点过后送来的明府中。

    当然,富氏也亲自的来到了明府中,只不过富氏哪里还有脸面去见大夫人白冰珍,以及哪里赶到明月柯的眼前来挨骂呢?

    不过富氏在刚进入明府的时候就看见了明真如。

    富氏自然也知道的明真如作为明府的四小姐又是大夫人白冰珍最小的女儿,自幼自然是被姜生惯养着。

    不仅刁蛮任性,而且还非常的不懂事。

    所以当即富氏就计上心头来,想要让明真如当枪用。

    富氏找到了明真如就开始朝着对方哭诉了起来。

    说自己是如何如何的为难,又说自己的女儿白珠雨是怎么的喜欢那琉璃坠珠步摇。

    更是说到了昨天在明府门口的时候,明月柯是如何的羞辱他们,顺带着还连带他的母亲,大夫人白冰珍都被明月柯所羞辱了。

    然而事实上却是大夫人白冰珍此事都已经下定决心,要同白府的这些亲戚们不再来往。

    只不过大夫人白冰珍还没有告诉自己的两个女儿。

    明真如自然也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虽然爬上三皇子的床,是那白珠雨做的不对,不过那白珠雨毕竟也是她的表姐。

    所以明真茹也是觉得自己应该帮自己的表姐一把。

    这才有了方才的这一幕,明真茹直接带着自己的三姐姐,就跑到明月柯所在的玉馨苑中来闹了。

    本来明真如就对明月柯有着几分的火气。

    此时再面对明月柯的时候,更是憋着火气,有几分不耐烦了。

    “明月柯你还弄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将那步摇拿出来?”

    望着眼前有几分不耐烦的明真茹,明月柯的脸上也浮现出来了几丝冷笑。

    看来上次对于这明真茹的剪掉头发的惩罚,还是没有让对方长记性的。

    “那琉璃坠珠玉钗已经坏了。”

    明月轲却是轻描淡写的说道。

    而听闻明月柯说的这番话之后,那明真如反倒更加生气了。

    “好,你个明月柯,你不但抢人所爱也就罢了,你还把人家最喜欢的簪子给弄坏了,你这个人真是好狠的心。”

    说那明真如没有脑子,还真是没有脑子,根本不思考什么前因后果,就直接对着眼前的明月柯指责的说道。

    “方才我就已经说过,这琉璃坠珠玉簪是我的东西,怎么样处置便也是我的事。”

    “还有这个簪子确实不是我弄坏的,我还要长大弄坏簪子的人去算账呢。”

    明月柯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冰冷之色。

    “并且我凭什么要将那琉璃坠珠玉簪就交出来呢?”

    紧接着明月柯也反问眼前的明真如说道。

    “因为那是白珠雨妹妹的心头所好。”

    明真如想都不想,就对着眼前的明月柯趾高气扬的说道。

    “哦,我明白了,原来在这个明府之中,只要是他们白家小姐所喜欢的东西,都可以被要过去,对吗?”明月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对着眼前的明真如反问说道。

    听了明月柯的话之后,明真如反倒是被问在了原地中。

    她明真如似乎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白珠雨妹妹现在已经是三皇子的人了,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哪里会稀罕你一个破簪子呢?”

    明真如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所以便也是趾高气扬地继续对着明月柯说道。

    不过是用自己的傲慢来掩饰住自己刚才所说的蠢话罢了。

    “你明月柯都是一个快要嫁给废物太子的人了,还要拿好看的番子,有什么用呢?”

    “来人了给我进去搜,去给我将那簪子找出来。”

    明真如说着,就让自己身后的明府的小厮们就要进入玉馨苑的房间之中搜查那簪子。

    不过明月柯确实站在了玉馨苑的房间前面,便大声质问众人说道。

    “我看谁敢在继续往前面半步?”

    明月柯确实反问那些下人们说道。

    这些下人们虽然都是大夫人白冰珍这些年来养在明府之中的走狗。

    不过明月柯的身份却是明府中的大小姐。

    绝非是他们这些下人们所能够做得了主的。

    而同时葛玥更是站在明月柯的身前,随时都准备出手。

    眼见那些下人们竟然不敢上前半步,那明真茹便更气愤了起来,索性便要自己直接闯入玉馨苑的房间中。

    只不过明真如才刚刚上前半步走之后,就被那葛玥径直上前就打了一巴掌。

    “反了你了,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敢跟我动手?”

    明真茹,对着眼前的葛玥就怒吼的说道。

    “是我让她打的你所以有什么问题吗?四妹妹。”

    明月柯显然是要护着眼前的葛玥。

    而明真如更是,被气得就要鬼哭狼嚎起来。

    “反了反了,你们竟然都反了,你们竟然都要欺负我,赶快去叫母亲来呀。”

    明真茹气的就哭了起来,然后对着身后的下人们吩咐的说道。

    只不过看着眼前就要开始撒泼的明真如,明月柯的脸上,那表情也变得更加冷漠了起来。

    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明月柯了。

    也绝对不可能任由大夫人白氏再继续欺负自己。

    只是冷冷地看着眼前的明真如开始撒泼,随后便也冷冷的说道。

    “这里是我的玉馨苑,还容不得你明府四小姐在这里撒泼。”

    “而且这里也是我母亲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她不喜欢别人太过于嘈杂,请你现在立即滚出去。”

    明月柯若是不提起来,自己已经死去的母亲秦怀玉还好。

    在明月柯提起来了自己的母亲秦怀玉之后。

    那明真茹便更加破口大骂了起来。

    “不过是一个死人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你当我愿意来这里吗?可真是太晦气了。”

    “平时的时候就算是你们求着我来这里,我也是绝对不会来这里的。”

    “真是晦气晦气晦气死了”

    明真茹十分嫌弃的说道。

    这一下子却是直接将明月柯惹怒了。

    “来人啊,给我送客。”

    明月柯也直接对着一众下人们吩咐的说道。

    玉馨苑之中的下人们还是不少的,而且也都听从明月柯的命令。

    所以此番在听了明月柯的命令之后,便直接要将明真如还有她带的明府下人们往外面赶。

    明真如原本还以为明月柯,只不过是说笑罢了,她不敢将自己直接赶出去的。

    但是看着眼前已经动怒的明月柯,明真如有几分害怕了起来。

    此时明真茹也已经开始打量起来了,眼前的明月柯,她身上的那股气势竟然是比刚回到明府的时候更加强盛了几分。

    这到底都是一些什么事儿啊?她明真茹不是这名府中最受宠爱的那个小姐吗?

    而明真茹显然还要继续闹下去,却见明月柯直接上起来,对着明真茹的脸就打了下去。

    “上次我就已经说过你了,我的母亲秦怀玉,可是父亲明相的原配。”

    “按照道理来说,你也应该叫对方一声母亲的,可是你却口口声声的去侮辱一个已经过世的人。”

    “难道你就不害怕吗?”

    明月柯再次对着眼前的明真茹教导说道。

    明真茹此时已经开始拖延起来的时间,她已经派下人们去叫自己的母亲前来了。

    只不过白氏的庭院距离玉馨苑这里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暂时还不可能一时间就过来。

    反倒是明老太君那边先听到了动静就直接过来了。

    “发生了何事呢?”

    这一次竟然也是明老太君亲自过来了。

    明真茹直接开口就恶人先告状。

    不过明老太君在听到名正言顺的话之后,反倒是训斥起来了她。

    “你父亲这些天来叫你跟在我的身旁学习,你倒好,每天还是整日往外跑。”

    “如今确实被那富氏利用了,竟然都不知道。”

    听了明老太君的这番话之后,明真如也是欲言又止就反驳的说道。

    “怎么说那也是我的舅母,她总不可能来害我的吧?”

    明真如有一些不服气,便直接回怼了明老太君。

    听到明真如所说的这番话之后,明老太君不用去猜想,也明白了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