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初月的小心思
    不过明月珂看着眼前这两套,有些色彩夸张,非常张扬艳丽的颜色,便扶着头,有几分的头痛。

    没有想到前世发生的事情,这一世竟然又正好撞见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再过两日就是安阳公主的寿宴了。

    前世的时候,在安阳公主过寿之前,明月柯那个时候虽然成为了未来太子妃却因为受到了明相的一顿毒打。

    而对明府上上下下以及皇宫里面的那些人都极为的抵触。

    更是整日都把自己关在明府之中,不曾外出。

    所以自然也没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衣裳。

    当然这一世的话,可有些不同。

    太子萧绍钧三天两头所送过来的那些衣裳,还有太后的一些赏赐,都快要填满整个玉馨苑儿装不下了。

    没成想这一世那大夫人白冰珍竟然还送来了,这样是花里胡哨却又老气的衣物。

    而且在这衣服上面竟然还绣着一些蔷薇花。

    “不会吧,我没有听错吧,刚才那些人竟然说这是大夫人准备的,要让大小姐在安阳公主盛宴上所穿的衣物红色寓意着鸿运当头。”

    “而这些蔷薇花更是安阳公主最爱的花朵吗?”

    葛玥也凑上前来看清楚了,明月柯手中所抖落着的那宫裙的模样,便也开口吐槽的说道。

    “我看就是宫里面的那些嬷嬷不穿这般老气的衣服。”

    末了葛玥又补充了一句。

    “怎么说这也是大夫人的一片心意呢?”明月柯也是用阴阳怪气的语气,就对着身旁的二人说道。

    “大小姐那带到安阳公主寿宴的那一天,您真的要穿这件衣服吗?”秋雨又提出来了新的问题。

    “那自然是不能够穿这样的衣服了,不过我还真想穿上试一试,看看这大夫人送来这样的衣服有什么说法吗?在那一天又会出现怎样的事情呢?”

    明月柯跟两个丫鬟开玩笑的说道。

    不过他这一番话自然就真的是开玩笑了,安阳公主寿宴那么重要的场合,她怎么可能穿这样不入流的衣物呢?

    而且如今还是安阳公主三十岁的寿宴。

    恐怕到时候就连太上皇和太后二人说不定都会齐齐到场参加。

    “好啦好啦,今天也忙碌了半天,都下去休息会儿吧。”

    “大小姐那大夫人送过来的这两件衣裳该怎么处置呢?”

    秋雨瞅着那被明府下人们直接放在花厅桌子上的两件衣服也开始犯愁了起来。

    其实犯愁的何止又是秋雨呢。

    若是让秋雨和可月将这衣服收进自己的衣柜中,明月柯心中也有几分不大愿意。

    将这样老气又不入流的衣服放在自己的衣柜中,可不就脏了自己的衣服了吗?

    但是毕竟又是大夫人白冰珍才刚刚送来玉馨苑的东西,若是直接丢掉被旁人看见了,免不了又要说闲话。

    “先在那里放着吧,等我想好了再进行处置。”

    明月柯也是吩咐了一句。

    随后明月柯就开始拿起来了书架上面的医书进行翻看。

    今日那明真茹脸上所出现的状况,她似乎在哪一本书中也曾经看到过,不过当时只是一闪而过罢了。

    此时明月柯的好奇心上来了,便想要回过头去好好的认真翻看一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玉馨苑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而这个不速之客就是明二爷家的独生女儿明初月。

    “刚刚吃完饭,母亲和父亲她们送老太君一道回来跟在他们身后,顺道就来到了姐姐的玉馨苑门口。”

    “想来咱们姐妹你已经有多年没有见到了,所以就想来跟姐姐叙叙旧。”

    那明初月还不是听了自己母亲王氏的话,现在想要上赶着来巴结明月柯这个未来的太子妃。

    明月柯倒是,看破不说破,就任由那明初月在那里一人自言自语。

    说什么想要来同她叙叙旧很多年没有见过,她们二人之间,似乎在以前的时候就没有任何的交情吧。

    事实上,自打母亲秦怀玉去世之后,她这个明府大小姐就处在了非常尴尬被动的地位上面。

    这明府上上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虽然明面上还会叫他一声大小姐,其实暗地里根本不会将她这个没了娘的孩子当做人来看待。

    其中自然也就包括这位明二爷的夫人王氏了。

    这十几年来每逢过年要回家祭祖的时候,那王氏不都是上赶着去巴结大夫人白冰珍。

    如今不过是看到明月柯得了太后的宠爱,如同太子萧绍钧之间有了婚约,所以才叫出自己的女儿同明月柯走近一些。

    她明月柯可不是什么傻子,自然不会被对方所利用了。

    更何况前世的时候,明月柯就曾经在这对母女的手上吃过亏。

    同样的地方怎么还可以跌倒两次呢?

    前世的时候,也正因为自己同太子萧绍钧之间有了婚约,所以那王氏派女儿明初月来接近自己,同自己搞好关系。

    并且还让那明初月来求着自己待对方入宫。

    前世的时候,明月柯也天真的很,便直接答应了对方的要求,就带着明初月入宫了。

    却不曾想,这明初月确实有目的的在皇宫之中,不仅冲撞了太子萧绍钧,而且还意图勾引太子萧绍钧来着。

    等等,这样的手段怎么有一些似曾相识呢?

    似乎先前那白珠雨也是,准备勾引太子萧绍钧来着。

    只不过那日在明府的晚宴上当着众人的面勾引太子萧绍钧,所以才转身爬上了三皇子萧弘彬的床。

    想到这里明月柯的嘴角就多了几分不屑的嘲笑。

    她平生最瞧不起的就是这样掂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一心只想靠着男人往上面爬的女人。

    眼见眼前的明月柯不理会自己,那明初月倒也是厚着脸皮就开始在明月柯的房间之中转悠了起来。

    上次来到这玉馨苑的时候还只是待在庭院里面,并没有走进房间里,就已经被庭院之中的摆设所震撼到了。

    那明初月不过是个小县城里面县老爷的女儿罢了,哪里见过如此豪华的装饰布置呢?

    而且上午的时候她才刚刚看到过明府如今当家主母大夫人白冰珍房间里面的陈设。

    却没有想到,作为明府嫡长女明月柯,房间中的陈设更是非常的豪华。

    于是明初月也开始在内心中多了几分嫉妒,更是恨这老天的不公,为什么偏偏明月柯就这么好命能够投胎成为明府中的嫡大小姐呢?

    不过嫉妒也好羡慕也罢,这些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这可能是她明初月这辈子也求不来的东西了。

    不过并不是说她明初月这辈子都不可能赶上明月柯和明天薇姐妹二人。

    只要她肯努力,如果能够选择一门好亲事的话,便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当然这些都是她的母亲王氏所告知她的。

    那明初月在房间中转悠着就看到了,在玉馨苑花厅中所摆着的那两件十分艳丽的好衣服。

    这衣服款式看起来虽然有些老气,不过好在花样比较特殊,还艳丽了一些,而且用的料子都是上等的绸缎。

    这样好的绸缎的衣服,明初月的衣柜中,不过才仅仅有一件罢了。

    所以当即在看到明月柯衣柜中的这衣服的时候,脸上便露出来了羡慕的神色出来。

    “这衣服可真是太漂亮了呀。”明初月夸赞的说道。

    “看着就让人觉得喜欢。”现在就算是一个傻子都能够听得出来明初月的话语中是什么意思了。

    显然明初月是看上了明月柯的这两件衣服,就想要让明月柯开口送与她。

    同时明初月的内心更多了几分酸意。

    这就是明相家的嫡长女的待遇吗?随随便便两件衣服竟然都是用这些上等绸料所制作出来的。

    其实明初月还并未看到明月柯衣柜中那些太子萧绍钧和太后二人所赐的衣服。

    那些可都是用更加上等的绸缎,并且是由宫里面的嬷嬷们所亲手裁出,就算是用黄金来换,都不一定能够换的回来一件。

    若是明初月瞧见明月柯衣柜中的那些衣服,会不会直接变成一只柠檬精呢?

    “如果是初月妹妹喜欢的话就拿去穿好了。”

    明月柯直接说道。

    其实她还正在犯愁,这样的衣服要放在哪里呢?

    先前并已经说了,这衣服的款式,明月柯不是很喜欢,放在衣柜之中又觉得会脏了自己其他的衣物。

    反正看着眼前的这明初月,当时将两件红的老气的衣服当做宝贝似的,所以干脆就直接送给对方好了。

    “只不过这两件衣服可是大夫人所送过来的呀!”明月柯当然也不可能表现得那么直接,不然的话说不定会引起来对方的疑心。

    “若是让大夫人知道我将她送过来的衣服给了妹妹你,会不会不开心呢?”

    明月柯假装担忧起来,对着眼前的明初月说道。

    “不会的,大夫人心地善良,不会计较这些的,姐姐尽管送给我好了。”

    “我看是不是姐姐有几分心疼呀,姐姐的衣服那么多倒也穿不过来,还不如像这两件衣服送给我好了。”

    “而且我们姐妹二人多年没见姐姐,就不打算送我点什么礼物吗?”

    那明初月的脸上一脸的贪婪,视线也难以从两件上等绸缎的衣服上面移开。

    此时她满心所想的都是怎么将这两件上等绸缎的衣物,据为自己所有。

    “既然妹妹都这么说了,而且妹妹也对这两件衣服喜欢得很呐,这两件衣服妹妹直接拿去便好了。”

    明月柯倒也大方,挥了挥手就对着眼前的明初月说道。

    那明初月自然也是迫不及待就要穿上试试这两件上等绸缎的衣服,所以便着急忙告别了明月柯,回到了自己在明府中的住处。

    那王氏自然也看到了明初月手中的喜色,并且看到了明初月所拿着的两件上等绸缎的衣服。

    “这两件衣服是哪里来的呀?看起来样式还不错,最难得的是既然是上等绸缎。”王氏直接开口就对着眼前的女儿明初月询问说道。

    “自然是那人傻钱多的明府嫡大小姐明月柯送的了。”明初月喜滋滋的说道。

    前脚还一口一个姐姐,叫的挺甜挺得人心的,后脚便在别人面前骂那明月柯是人傻钱多。

    “真是够大方的,竟然还送了两件。”那王氏的眼中也露出来了几分向往的目光。

    “正好母亲这两件以我一人一件来穿上,必然能够成为这帝都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那明初月已经开始幻想起来,自己若是穿着这样的一群走在帝都之中,会引来多少世家公子的侧目呢?

    “倒也先不着急穿上,再过两日就是安阳公主的寿宴了,刚才好不容易求得了大夫人白冰珍要带着咱们母女二人去参加这寿宴。”

    “这衣服等到寿宴的那一日再行穿上吧!”王氏也细心提醒的说道。

    母女二人一拍即合,立即便将这两件珍贵而又华丽的衣物就收了起来。

    过了两日的时间就到了安阳公主的寿诞这一天了。

    那大夫人让自己的贴身丫鬟对着王氏母女二人催了又催。

    但是这母女二人却始终拖延,让大夫人白冰珍他们先走,她二人紧跟在其后会跟上去的。

    其实这样人确实已经商量好了,打好了算盘,一定要在关键的时刻出现,竟然能够引起来一阵轩然大波。

    他们怕现在就出现在大夫人白冰珍的面前,会被大夫人认为她们母女二人是有意要抢了风头。

    怕到时候大夫人白冰珍会强行让他们去换下衣服,所以才故意默默积极到后面,等到大夫人白冰珍带着人先过去了,在紧随其后。

    明月柯自然不同大夫人白冰珍等人一道了。

    事实上一大早的时候,太子萧绍钧就已经派人再来明府中将明月柯接到了东宫里。

    明月柯自然是要从东宫那边出发,从太子萧绍钧一起前往公主府内,去给安阳公主进行贺寿。

    而在路上的时候,明月柯也看向了一旁的太子萧绍钧不知怎的就突然想起来,前几日夜晚他送自己回家的时候,在额头上落下了那一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