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一百一十七章 王氏母女的闹剧
    似乎是感觉到了明月柯炽热的目光,太子萧绍钧就转过头来看向她。

    “怎么了?感觉你今天怪怪的。”看着今天的明月柯看上他的目光有几分的不太对劲,太子萧绍钧直接出声询问说道。

    “没…没什么。”被对方直接这样看着,明月柯也觉得自己的脸旁有几分发烫便立即收回了目光看着前方。

    “对了,今日安阳公主的寿宴,你准备了什么大礼呢?”

    明月柯看着眼前的太子萧绍军径直询问说道。

    那安阳公主是太子萧绍钧的小姑姑。

    二人之间的关系倒也密切。

    因为小的时候,太子萧绍钧是跟随太后一同长大,自然也少不了同这位小姑姑打交道。

    明月柯倒是并未给安阳公主准备什么礼物。

    因为先前的时候,太子萧绍钧就已经派人给明月柯传过话了。

    二人之间这种人尽皆知的关系,太子萧绍钧表示这份礼物由他来准备就好了。

    而且这份大礼是以二人的名义一同送过去的。

    此时明月柯正打算转移话题,便也想起来了这一出。

    话说她倒是还不知道太子萧绍钧准备送给安阳公主殿下什么样的大礼呢?

    “是一幅画像。”太子萧绍钧淡然解释的说道。

    今日可是安阳公主三十岁寿诞的宴会,难道太子萧绍钧就准备送一幅画像吗?未免是不是有一些太寒酸了些?

    明月柯略微思考了起来。

    按道理来说,萧绍钧作为太子是断然不会拿出这等东西的。

    那么问题必然就出现在了那画像上面,一定是特殊而又非凡的。

    “你不会要跟我说这画像是你自己画的吧,来表示自己的心意吗?”想到这里明月柯也开玩笑,一般对着太子萧绍钧说道。

    “那自然不会是我画的了。”太子萧绍钧说道。

    “姑姑年轻的时候曾经拜那位为师过。”太子萧绍钧并没有直接明说,而是轻轻的点了那么一下。

    不过听对方这么一说,明月柯顿时明白了过来。

    太子口中的那位必然就是西域国第一画皮师了。

    传闻中,这位西域国第一画皮师,更是当世最好的画师。

    不光是他的画皮千金难得一求,就连他的画也价值连城。

    不过既然是这西域国第一画皮师所画的画,那么太子萧绍钧的这份礼物就显得有几分贵重了。

    更何况太子萧绍钧方才还提到过,年轻的时候,安阳公主曾经拜这位第一画皮师为师。

    所以这幅画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价值连城,这么简单说不定,还有几分情谊在其中。

    “这幅画可是那第一画皮师特地画给公主的。”想到这里明月柯便直接出声询问说道。

    “你果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加聪明。”太子萧绍钧突然就夸了明月柯这么一句,不过也表示了明月柯的猜想是对的。

    就在二人谈话之间,就已经到了公主府。

    二人出发略晚了一些。

    所以待到二人来到公主府的时候,府里面已经满座宾客。

    还是像上次一样,太子萧绍军直接将明月柯送到了她的位置上之后,这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明月柯坐下环顾四周,她的旁边坐着的还是明天薇。

    也不知道是故意安排还是如何。

    而大夫人白氏竟然也坐在这一桌子上。

    满满当当的放眼望去,这桌上面竟然都是明家的女眷。

    只不过还有两个位置是空着的。

    明月柯环顾了一眼四周,却并没有发现王氏母女二人在这里。

    按照王氏母女那二人的惯性,怎么会放过如此大好的机会不来参加这场宴席呢?

    那王氏竟然会想着办法,求着大夫人白冰珍带着他母女二人出现在这里。

    看起来这母女二人倒是有意要来晚了。

    果不其然,就在明月柯思量的时候,只见那二人便姗姗来迟。

    “早晨的时候妆容出了一点问题,所以来晚了还请大家见谅。”

    王氏来到宴席之上才刚刚坐下,就抬起头来笑脸相迎,对着周围的人们说道。

    周围的一众女眷们自然是都不认得王氏母女了。

    不过眼见其坐在明府大夫人白冰珍的身旁,还以为这又是大夫人白冰珍的哪门子亲戚呢。

    所以便都是礼貌性的笑了笑便应付过去了。

    反观明府大夫人白冰珍她的脸色却是一片铁青。

    明月柯顺着明府大夫人白冰珍道目光看过去,却发现大夫人一直在盯着这二人身上那红的鲜艳又乍眼的衣服看着。

    而那两件红色鲜艳的衣服本来是大夫人准备给明月柯的。

    王氏母女二人坐在明府大夫人白冰珍的左手边。

    而在明府大夫人白冰珍的右手边坐着的是明天薇和明西月姐妹二人。

    并没有看到那明真茹的身影。

    这一切也早就在明月柯的意料之中。

    明真如脸上的那些红色的疹子,就算是现在吃一些猛的药方子,恐怕没个十天半个月也是好不过来的。

    所以明真如自然是要躲着点,不敢出来见人的。

    若是恢复较好一些的话,说不定能赶到明年来年开春相亲之际便恢复个七七八八了。

    当然希望那明真茹可要千万祈祷,在这期间别出了什么其他岔子。

    “这衣服我分明已经叫人给明月柯那小贱人送过去了,怎么会出现在这母女二人的身上?”

    当看着王氏母女二人身穿着红色艳丽的衣服出现的时候,大夫人白冰珍就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一旁的女儿明天薇更是直接冷哼一声。

    大夫人白冰珍便立即压低声音解释的说道。

    “按照那明初月的性子,必然是去明月柯那里讨要什么东西,正巧看上了这两件衣服便要走了。”

    明天薇似是已经看透了一切一般,对着白冰珍就解释的说道。

    “既然这母女二人自寻死路,那我们就不必管他了。”

    明天薇说着便也再是是一声冷哼。

    随后时辰到了公主府上的宴会,也立即开始。

    因为太上皇身体不适,所以同太后二人近日并未亲自到场。

    只不过这赏赐倒是没有落下。

    宫里面皇上和皇后的赏赐也随之一并到了公主府。

    各种夜明珠,上等的锦衣玉缎,还有真金白银,黄金万两。

    足可以看出这位安阳公主是多么的受宠。

    而紧接着安阳公主和驸马爷二人就双双出现。

    这位驸马爷也是将军出身。

    虽是习武之人,不过却性情温和,更颇有一代儒将的风范。

    与安阳公主二人倒也伉俪情深,情投意合,如才子佳人般绝配。

    只不过安阳公主才刚一出现,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众人顺着安阳公主的目光看过去,却瞧见了那身穿红色艳丽衣服的王氏母女二人。

    放眼望去,整个公主府内来参加此番宴席的宾客们,似乎除了这母女二人之外,便再没有其他人穿着红色的衣服。

    整个帝都皆知道安阳公主喜好红衣。

    所以不用猜想,在其寿诞的这一日必然会穿上红衣。

    而事实上安阳公主现在身上所穿着的便正是宫里的嬷嬷们,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设计裁缝而出的,明珠千斛夜光衣。

    而那王氏母女二人身上的红色衣服看起来竟然与安阳公主身上的明珠千斛夜光衣有几分的相似。

    不可以说那王氏母女二人身上的就是明珠千斛夜光衣的低配版。

    明府大夫人白氏自然早就已经从继皇后那里拿到了此番安阳公主所穿衣物的样式图纸。

    便也是命人连夜就赶制出来了那两件低配版的衣服。

    本来是想着给明月柯来挖一个坑设计陷害一下对方。

    却没有想到,那母女二人竟然厚着脸皮将这衣服穿上了。

    “来人啊,将这二人拖出去。”

    驸马爷赵小将军倒是一个宠妻狂魔,也看到了那母女二人身上的衣服。

    当即便也明白过来安阳公主殿下为何会心情不悦。

    他倒是一个行动派,直接便让公主府之中的下人,便将这二人拖出去。

    “为什么要将我二人赶出去呢?可知我二人是谁?”

    那王氏倒是有几分摸不清头脑,不知道她和自己的女儿明初月做错了什么,竟然会惹怒公主府的人。

    眼看着王氏有几分不识抬举,还反倒闹了起来,大夫人白冰珍也担心着王氏会给明府抹黑。

    便直接上前就给了那王氏两巴掌。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敢在这里放肆?”

    “竟然在安阳公主的盛宴上面,身穿红衣顶撞公主殿下,可否之罪?”

    “不过是从信都县来的乡下人罢了,还真将自己当一回事儿了吗?”

    明府大夫人白冰珍犀利的说道。

    本来她还想在一旁继续看好戏,但是现在已经涉及到了她的利益,若是她不出手的话,恐怕这王氏要供出来,是她带着王氏母女二人出现在宴席上的。

    为避免自己会被这蠢笨的王氏母女二人所牵连,所以大夫人白冰珍变直接出手,威吓对方。

    此时周围众人听了明府大夫人白冰珍的话,便也都明白了过来。

    众人都知道明相有一个二弟便是信都县的县官。

    想来这母女二人就是信都县县官等家眷了。

    一时之间,众人也都议论纷纷起来。

    “果然是从乡下来的呀,就是不懂规矩,竟然连安阳公主都敢冲撞,也很好,驸马爷和公主二人都是好脾气,不然定然要杖责这对母女。”

    “没想到明相那么英明神武的一个人,竟然还会有这种穷酸的亲戚。”

    “我听说那明二爷并非是明老太君所出,因老太君可是县主的出身怎么会教导出来这般的儿女呢?”

    “我要是这对母女的话,就趁早离开这里,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

    周围一众人也都纷纷议论着,不过口中所言攻击的都是王氏母女。

    就连明月柯的内心之中都忍不住要给这明府的大夫人白冰珍拍手称赞了。

    大夫人果然是有几分手段,前些日子不是还想着怎么同着王氏联手来对付她明月柯的吗?

    转眼之间卖起队友来,丝毫不犹豫不拖泥带水的。

    果然白氏能够坐到明府大夫人的这个位置上面也是有几分手段的。

    随即驸马爷下了命令,那王氏母女二人就直接被从公主府里面赶出去了。

    这是宴会开始之前一段不大愉快的小插曲。

    不过很快就被众人抛在了脑后。

    公主府之中的寿宴还在正常进行中。

    “五皇子萧德泽,奉上贺礼送子玉观音。”

    台下的宾客们言笑晏晏,品尝着公主府内御厨们所做的一道又一道的佳肴。

    同时礼官也在唱着此番宾客们所送上来的贺礼。

    “三皇子萧弘彬,奉上贺礼白玉孔雀万凤衣。”

    听到这份贺礼,在场的宾客们也都纷纷的发出了惊呼的声音。

    那白色的孔雀本来数量就极为的稀少,而要做这么一件万凤衣,更是需要十只以上的白孔雀。

    在此之前白玉孔雀万凤衣,这世间只有一件,便是在继皇后那里。

    由此可见,这件衣服是有多么的珍贵了。

    所以满座的宾客才会发出惊呼的声音出来。

    “这份礼物倒是挺贵重的,看来彬儿也有心了。”

    安阳公主点了点头,就亲手收下了那份贵重的礼物。

    看起来也对三皇子萧弘彬所赠送的这件白玉孔雀万凤衣非常满意。

    其实三皇子萧弘彬早就从他的母后那里听闻到安阳公主对这件白玉孔雀万凤衣很是向往。

    早在一个月前,三皇子萧弘彬就动用自己手下的势力在整个北离国之内寻找白色孔雀。

    不过找了一个月的时间也才找到了七只而已,另外的三只白孔雀则是花了黄金万两从南阳国的商人那里买来的。

    可以说为了准备这份厚礼三皇子萧弘彬是十分的用心了。

    其实今日的这场盛宴,也是皇子们之间的一场较量。

    他们之间所较量的当然就是出手的这些礼物,看谁的更为贵重,谁更能讨得姑姑安阳公主的欢心。

    此时全场之中,礼物最为贵重的自然当属三皇子萧弘彬了。

    而在安阳公主收下了这份贵重的礼物之后,三皇子萧弘彬也用挑衅的眼神看向了坐在其对面的太子萧绍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