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系列的意外发生
    他倒要看看太子萧绍钧会拿出怎样的礼物出来。

    不过三皇子萧弘彬很难想象到还有什么样的礼物能够比他的白玉孔雀万凤衣更加贵重呢?

    “太子萧绍钧,奉礼画像一副。”

    礼官才刚刚说完,就听见噗嗤的声音。

    这自然不可能是在场的宾客们了,毕竟萧绍钧还是当场太子,就算他们心中有所嘲笑,也不敢当着面直接表现出来了。

    而能够发出这一声嗤笑的,就只能是三皇子萧弘彬了。

    “今日是皇姑姑三十寿诞之际,太子兄长就送出如此的礼物,未免也太寒酸了些吧?”

    “不知道的,是不是还以为父皇母后平日里亏待了东宫呢?”

    那三皇子萧弘彬便也是阴阳怪气的说道。

    “送礼物嘛,自然是心意最重要的。”

    “贵不贵重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要让皇姑姑自己喜欢。”

    太子萧绍钧只淡然的撇了一旁的三皇子萧弘彬一眼,眼神中透出来的也会几分的从容淡定,似乎并不会为三皇子萧弘彬所说的话所动。

    “是画像么?”

    安阳公主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的玩味的笑容。

    “拿过来,给本宫看看。”

    在安阳公主吩咐完了之后,便立即有公主府中的下人将那画像就递了过去。

    却见那画像,几分的古朴,没有什么任何的装饰,就是最普通的檀木做成的卷轴。

    那纸张也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的,想来,最贵的纸张,也不过是千金一张的楠木香纸。

    不过这画卷并未传过来什么香气,想来并非那种楠木香纸。

    而安阳公主在接过来去那画卷之后,竟然连手都颤抖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也几分的触动。

    “这纸,这是鹿皮纸!”

    安阳公主的话语中也几分的激动。

    所谓的鹿皮纸,就是使用鹿皮做成的纸张。

    虽然不及那楠木香纸昂贵,不过倒也算是贵重的纸张。

    而且,传闻中,那西域国的第一画皮师,可是最爱使用鹿皮纸。

    并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对方所用的鹿皮纸,可绝非一般的鹿皮纸。

    必须要是六个月左右大的小鹿做作出的鹿皮,才能够达到薄的如同普通纸张那般的程度。

    表面上看上去,是与普通的纸张一般无二的,只有行家才能够认得出来。

    “难道,这是师父的亲笔画么?”

    安阳公主的言语之间更多了几分的激动,当即就打开了手中的画像。

    却见一个红衣俏丽的女子,就悄然的跃入了纸上。

    那画像上的人,却正是年轻时候的安阳公主。

    “果然是师父他老人家的亲笔画了。”

    安阳公主也满足了叹了一口气,随即,小心翼翼的将这幅画收好。

    “去,将这幅画,挂在书房。”

    安阳公主当即就对着公主府的小厮吩咐说道。

    说完之后,安阳公主再度看向了眼前的太子萧绍钧。

    “钧儿送的这份礼物,皇姑姑很满意。”

    安阳公主只这一句话,在座的宾客们便知,这一场暗中的较量,竟是太子萧绍钧胜出了。

    此时,三皇子萧弘彬也暗中捏紧了拳头,隐隐间有几分的怒气。

    可恶,他竟然会输给太子么?

    不过因为此时还在公主府,还在安阳公主的寿诞上,他自然是无法表现出来自己的愤怒的,便只能暗中握紧了拳头。

    哼,这一次,只能算是他萧绍钧的运气好了,下一次,是绝对不会再输给他了!

    随后,公主府的寿宴继续进行,接下来就是安阳公主安排的一些歌舞节目了。

    而在寿宴结束后,也自然各回各家了。

    而宴会快结束的时候,太子萧绍钧就已身体不适,提前离场了。

    不过等到明月柯到了公主府门口的时候,却早已经有马车在哪里等候着了。

    明月柯倒是认识眼前的这人,是经常跟随在太子萧绍钧身后的一个随从。

    不过明月柯所不知道的是,这随从,竟然就是堂堂鬼影刹组织的第二首领衡山了。

    衡山此时也有几分的郁闷,主上他们有了新的行动,竟然不带上他,而让他来接送明大小姐回明府。

    这不是太屈才他了么!

    不过没办法,他必须得完成这份苦差事啊,如果他完成的不好,那明大小姐出了什么岔子的话。

    主上还不得扒了他的皮么?

    所以在明月柯上了马车之后,衡山就直接驾着马车,朝着明府的方向而去了。

    他现在只想赶快完成这个任务,然后好去找主上萧绍钧。

    好在公主府距离明府也不远。

    不过,似乎偏偏就是这关键时刻,就容易出岔子。

    一伙黑衣人直接拦住了明月柯马车的去路。

    衡山二话不说,直接跳下马车,就同这伙黑衣人战在了一起。

    只不过,双手难敌四拳,对方的人似乎有些多。

    明月柯自然也听到了周围的打斗的声音。

    对方似乎是算准了,早就已经埋伏在此地的。

    究竟会是何人,想要对她不利呢?

    想想自己的仇人,似乎也就是大夫人白氏,及其子女吧?

    明月柯倒是不信,那大夫人白氏,还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设法请到杀手呢么?

    明月柯倒是记得,前世的时候,自己也曾经遇到过一次的刺杀袭击。

    当时似乎是在年关的时候了。

    还好那日是表妹秦书影当值,及时赶到,然后救了明月柯。

    似乎从那之后,五皇子萧德泽就同自己走近了几分?

    但是这一次,对方似乎也是算准了机会,就挑了她从公主府回明府的这段路来下手。

    不过还好,明月柯的这次出行,身旁带着的是葛玥。

    不然若是让秋雨那丫头遇到了行刺的事,还不得吓哭躲在她身后了呢。

    “葛玥,你去帮帮那马夫吧。”

    明月柯挑起来车帘,眼见衡山也一个人竟然同时与十几个人缠斗起来,不免有几分的担心,便也吩咐身旁的葛玥说道。

    听闻明月柯的话,葛玥却是翻了个白眼。

    那可不是什么车夫,那可是他们鬼影刹堂堂的二首领啊!

    唉,真是世事难料,谁能曾想,叱咤风云的鬼影刹二首领,如今竟然沦落为了车夫呢?

    不过葛玥还是没有告诉明月柯真相。

    因为主上已经叮嘱过他们了,断然不能在明大小姐的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所以葛玥只得点点头。

    “是,大小姐。”

    说完,也直接跳出了马车,就直接加入了战团中,帮着衡山一同对付那些黑衣人。

    不过就在葛玥离开了没多久,却见在颤抖中,一个黑衣人的匕首就击中了马背。

    而那马儿受了惊,就直接朝着一个方向跑过去了。

    糟了!

    三个人的心中同时冒出了这个想法。

    而衡山和葛玥当即就着急,想要去追上那马车。

    但是这些黑衣人见状,自然是缠的更紧了,怎么可能给她们二人脱身去救明月柯的机会呢?

    明月柯一路被颠簸着,便也试着爬出了马车,想要自救。

    然而这马儿受到的惊吓严重,根本就难以停下来。

    路过的三皇子萧弘彬却正巧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而受惊的马儿直接载着明月柯,奔着帝都的城外而去了。

    那城门口处盘查进出的官兵们本来也想拦下这马车的,却因为马儿太烈,反倒有几个人被踢伤。

    随后,马车就直接载着明月柯出城而去了。

    “速度备马!”

    三皇子萧弘彬也是对着手下的人吩咐说道。

    而就在吩咐完之后,他自己就已经忍不住,运起了轻功,直接追着出了帝都城门远去的马车了。

    “明大小姐,快跳车,我来接住你。”

    不消片刻,三皇子萧弘彬就已经追上了明月柯的马车,此时,他也已经换成了千里骏马。

    张开了怀抱,就对着眼前的明月柯说道。

    然而明月柯却犹豫并纠结了起来。

    眼前的三皇子,可是太子萧绍钧的竞争对手,他真的有那么的好心,是真的想要救自己么?

    明月柯显然是信不过眼前的三皇子萧弘彬的。

    就在这时,那马儿似乎是精疲力尽了,突然就倒在了地上。

    正在马车上的明月柯也跟着马车厢,就摔倒在了地上,并且昏厥了过去。

    待到再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在即在一间黑暗的房间中。

    直觉告诉明月柯,这里并非是她的玉馨苑。

    那么这里是哪里呢?

    倒不是说她被关进了什么幽闭的房间中,而是此时外面已然天黑了,所以房间中才是一片黑暗。

    “你醒了。”

    男子的声音传来,是三皇子萧弘彬!

    同时,眼前,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就靠近了过来。

    明月柯立即就警惕了起来。

    那炽热的身体直接就压了上来。

    明月柯甚至都能够感受到对方沉重的呼吸。

    这三皇子对她有意思,并且看上了她的美貌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儿了,明月柯自然是知道的。

    所以此时便也害怕了起来,今日怎么就发生了这种事情呢?

    她竟然落在了三皇子萧弘彬的手中啊!

    这可该如何是好呢?

    而且她的身份还是未来的太子妃。

    当时马车带着她出了帝都城之后,似乎就没有人能够跟上了。

    所以就算她失踪了,恐怕也难以查证到底去了哪里。

    所以万一这三皇子萧弘彬,若是强行的占有她,然后将她永远的关禁闭起来,又该如何呢?

    想到以后可能要过暗无天日的日子,明月柯有些害怕的浑身颤抖起来。

    “你在害怕?”

    那三皇子萧弘彬也感觉到了身下的女人正在颤抖,便也是出声关心说道。

    明月柯却并未作出任何的回答。

    因为夜色浓烈,所以薛明月也并未看清楚三皇子萧弘彬脸上的几分落寞。

    “你放心,我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

    “你先好好的休息,明日一早,便派人送你回去。”

    三皇子萧弘彬说道。

    说完后,也不待明月柯作出任何回答,就径直站起身来,走出房间,并关好了门。

    而门外,则是三皇子萧弘彬的一众手下们。

    “爷,要不要给您叫几个姑娘来呢?”

    门外的手下也看出来了三皇子萧弘彬的几分不对劲,便出声询问。

    “不必了,我一个人静静。”

    三皇子萧弘彬也是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就叹息了一声说道。

    随即,便跳上了屋顶,开始独自吹起来了冷风。

    他这是怎么了?

    满脑子竟然都是明月柯,挥之不去。

    明明那女人,现在就在他的手上,只要他想,就可以随时得到她。

    可是他却又开始想象起来那个女人受伤的表情。

    一想到这里,他就有几分的心痛,不能呼吸,更下不去手,她是他不想伤害的人。

    而方才手下们说要叫几个姑娘过来,他一想到她们,便几分的厌烦。

    不知道为何,现在脑海中,全部都是她的身影,再也难以容下其他人。

    夜还很深。

    然而此时,八王府,还有明府,都乱成了一团。

    原因无他,因为明府的大小姐竟然好端端的就消失不见了。

    明府自然是派出了府上上上下下的人,都前去寻找了。

    而八王府,这里实则是鬼影刹的一个小基地。

    二首领衡山和葛玥二人已经受过责罚了。

    并且葛玥在受了责罚之后,也回去了明府中。

    而此夜,注定是个不眠夜了。

    就在第二日的时候,一辆马车停在了明府的门口。

    那明大小姐整个人完好无损的从马车上走下来,除了头上那包裹起来的绷带。

    明府一众人也都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奔走通告各院,说大小姐明月柯终于回来了。

    而更加令众人想不到的是,那送明大小姐回来的,竟然会是三皇子萧弘彬?

    其实就连明月柯自己都未曾想到,三皇子竟然说到做到了。

    说不碰她,就非但没有碰她,而且还送她回了明府。

    此时,明月柯也有几分搞不懂,这位高高在上的三皇子殿下,到底要做些什么呢?

    想不明白,索性也就不要多想了,昨天晚上,因为担心害怕了一整夜,所以也并未睡好。

    现在她只想好好的休息一番了。

    而且那三皇子萧弘彬,方才同她乘坐同一辆马车的时候,竟然也是哈欠连连,而且还不时的打喷嚏,是昨晚太过“劳累”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