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兔死狗烹
    明月柯在下了马车之后只是同三皇子萧弘彬道谢过后就直接走入明府之中。

    而那三皇子萧弘彬自然会有人去招待了。

    明相等人立即上前就对三皇子萧弘彬万分的感谢,甚至还邀请三皇子萧弘彬来明府之中小坐。

    那明天薇眼见明月柯与三皇子萧弘彬一同下的马车便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手。

    虽然明天薇并不喜欢三皇子萧弘彬,不过却因为之前的传言,早就已经将三皇子当作是自己的所属物。

    如今眼见三皇子从明月柯走的这么近,那明天薇如何能够心中不有所怀疑呢?

    并且现在的明天薇愈发的嫉妒眼前的长姐明月柯了。

    但是明天薇却又有几分的无力感。

    论样貌,她的确输给了明月柯几分。

    论才华,上次在腊八节晚宴上面,她可是当众出丑,而那明月柯反倒博得了满堂喝彩。

    如今就连那三皇子萧弘彬的心,恐怕都要放到这明月珂的身上了。

    这让明天薇如何能够咽得下这口气呢?

    在送走了三皇子萧弘彬的时候,明天薇瞧见不远处,那明二爷的儿子明智光正在贼眉鼠眼的四处张望着。

    当即明天薇便计上心头来!

    另一边太子萧绍钧也已经知道了,明月柯顺利的回到明府之中,不过在听到竟然是三皇子送明月柯回去的时候,太子萧绍钧也眉头紧皱。

    此时太子萧绍钧的内心中万分的自责,都怪他自己不好,竟然没有保护好柯儿。

    但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样善罢甘休,必须要查出来到底是何人要在背后对柯儿下如此毒手。

    其实太子萧绍钧的内心中还有几分猜想,或许这场戏从头到尾都是三皇子萧弘彬自导自演。

    故意安排人去刺杀明月柯,好让自己能够有出场的机会,能够顺利得以英雄救美。

    但是也难以保证,或许三皇子萧弘彬救下明月柯一事只是巧合呢。

    一切都还不能够下定结论。

    明月柯进了明府之后,只匆匆忙忙的同明相的人打过招呼后,就回到了玉馨苑之中。

    想来自己一夜未归,秋雨和葛玥二人定然也十分担心。

    “大小姐你可算回来了,可真是急死奴婢了。”秋雨在见了明月柯之后,就立即上前来,左右打量起来明月柯,生怕明月柯有哪里会受伤。

    而葛玥虽然站在原地,不过目光之中也全都是担心的神色。

    而明月柯朝着葛玥看去,却见其脸色有几分的苍白。

    明月柯自然知道葛玥不是太子萧绍钧就是八王萧良俊派来自己身旁保护自己的杀手。

    而这次自己遇刺必然也会让葛玥受到惩罚。

    明月柯可是听说过,她们杀手之间有一种鞭刑打在皮肉上面,可受伤的全是皮肉之下的内伤。

    想到这里,明月柯便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瓶治内伤的药膏,而这种药膏还是自己调制的,不论是内服或者是外敷皆可管用。

    “昨日我见你与那些刺客缠斗的时候,好像也受了点伤,这是能够治疗大大小小伤口的伤疮药,你先拿去用。”

    昨天葛玥与刺客进行缠斗的时候,有没有受伤明月柯到这么说,不过也是找一个托词罢了。

    “谢过大小姐。”

    葛玥跟在明月柯的身旁倒也有一段时日了,当即也不客气就接过去了这药膏。

    明月柯将这瓶药膏送出去之后也才发现,自己存货的草药似乎不多了。

    虽然身子有些疲惫,不过明月柯还是在用过午膳之后就带着葛玥和秋雨两个丫头去了一趟慈德堂。

    比起来上次来的时候,慈德堂不再人满为患,而是有秩序的排队取药。

    明月柯上次来慈德堂的时候,便对师姐凌念双提出了诸多有实际意义的建议。

    而在明月柯的建议之下,慈德堂不但取消了原本的优先队列。

    而且更招募来了诸多大夫,来缓解慈德堂人手不足的劣势。

    明月柯眼见自家师姐凌念双正在忙碌着,所以只是将药方递给了慈德堂的掌柜。

    如今慈德堂上上下下的人也都认得这个大东家了,二话不说便将明月柯需要的药品都凑齐递给了她。

    上次明月柯来的时候,递交给了师姐凌念双十几万的银两。

    这段银两勉强够慈德堂继续开销一段时日的。

    只不过这种入不敷出的日子毕竟不能长久,要想让慈德堂继续经营下去,必须要另行开辟新的经营窍门。

    为此明月柯也在思考之中。

    其实这件事倒也简单,只要让慈德堂中的药材稍微涨一点点价钱比成本高那么一点点。

    就可以让慈德堂顺利的经营维护下去。

    只不过明月柯的母亲秦怀玉在成立在家慈德堂的时候,就是本着为穷苦百姓们所提供便利的宗旨。

    所以慈德堂之中的药材价钱才会如此便宜,甚至低于成本许多。

    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就造成了帝都之中几乎有九成的人都会来慈德堂之中进行拿药。

    其中有不少人都不差那一点点钱,只是想要贪图小便宜罢了。

    明月柯也想过,不妨设立一个只有能够证明自己真正穷苦的人才能够以低价从慈德堂这里拿走药材。

    只不过一旦真正做出这种改变之后,恐怕那些穷苦的人们会觉得自己丢失脸面,而拉不下脸面来去证明自己的穷困。

    所以这件事情还需要在进行思考过后再做决定。

    也很好,上次的那十几万两银子可以足够慈德堂在进行一段时日。

    明月柯在取走了药材,便准备回明府,不过还没上马车的时候,就又瞧见了一熟人。

    而这人竟然是五皇子萧德泽的贴身心腹刘安!

    明月柯看着那五皇子萧德泽的贴身心腹刘安直接就进了慈德堂之中,便也多了几分留意。

    待到五皇子萧德泽的贴身心腹刘安,离开慈德堂之后,明月柯才重新踏入慈德堂中。

    “刚才的那个人他都取走了一些什么样的药材呢?”

    明月柯是慈德堂之中的大东家,她要问些什么东西,那些小厮们必然都会如实回答。

    很快便有人将方才那男子在慈德堂中所抓的药的药方递给了明月柯。

    明月柯只看了一眼就记住了,那药方上都是一些什么样。

    只不过明月柯却不明白,这药放上面所致的所谓何病。

    乍一看上去,这些药杂七杂八的都写在这药方上面,似乎并不是一个能够治病的药方。

    不过在换了一个角度思考之后,明月柯却恍然大悟了起来。

    可能在这药方之上,有不少的药都是在混淆人的耳目罢了。

    明月柯在回明府的路上,重新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这药方。

    便可以发现这其中有一些药可以组成另一个药方,那就是避胎药。

    这人毕竟是五皇子萧德泽的心腹。

    很有可能刘安是受到五皇子萧德泽的命令去抓了这些药。

    那么五皇子萧德泽究竟是想要让谁避胎呢?

    总不可能是五皇子萧德泽府中的那些美妾们吗?

    如今太子萧绍钧是病秧子的体质,所以朝中的大臣们都在猜想,下一任皇位究竟会花落谁家?

    而要立太子,还有一点很关键,那就是子嗣。

    毫无疑问,不论是哪一位皇子率先有了子嗣,在皇位之争中必然会处于优势的地位上面。

    就算是妾室所出的子嗣又如何呢,最起码也能够证明该皇子有能力诞下子嗣。

    所以五皇子萧德泽,并没有理由让自己的那些美妾们不诞下子嗣呢!

    那么五皇子萧德泽又是想要让谁来服下这幅避胎药?

    答案或许很显然意见了。

    此时无意之中撞到了这一切的明月柯竟然还有几分开始可怜起来了那明天薇。

    在前世的时候,明天薇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就让那三皇子直接取消了对她的婚约。

    而一转身的工夫,三皇子萧弘彬就娶了一个金家的女子。

    所以在前世中明天薇才敢明目张胆光明正大的从五皇子萧德泽混在一起。

    而且那萧德泽也是看中了明天薇身后明相的势力,还有白家的财力。

    所以才会允许明天薇的肚子中能够怀上他的龙种。

    但是这一世都到现在了,明天薇却还有那三皇子萧弘彬纠缠不清中。

    所以恐怕萧德泽也早就已经磨平了对于明天薇最开始的那几份悸动。

    前世的时候,萧德泽也正是因为在乎明月柯太子妃的身份,所以才不会立她为妃,更是在最后的时候兔死狗烹。

    例如现在萧德泽会让自己的手下偷着来买避胎药,必然也是因为对于明天薇如今作风的嫌弃。

    所以五皇子萧德泽是绝对不会允许明天薇的肚子中怀有他的孩子。

    真是没有想到可笑的很,这一世的明天薇竟然活成了上一世明月柯的样子。

    明月柯虽然知道了这一真相,不过他并没有打算直接告诉那明天薇。

    她要倒要看看,到最后的时候,若是那明天薇知道了真相又会如何呢?会不会比前世的她更加疯癫?

    没有多想,明月柯在回到了玉馨苑之后,就将那些草药做成了药膏或者是药丸,然后储存起来。

    昨日一晚,因为担心了一宿,所以并未休息好,此时更是困意浮了上来。

    所幸连晚膳都还没有用,就直接倒头大睡了。

    因为明月柯疲惫了一天,一夜也有几分累了,直接就睡下,所以也不知道在当天晚上那八王萧良俊又爬窗而来。

    “…”

    因为明月柯发生了遇刺一事,所以现在入睡的时候,葛玥都会守候在明月柯的门前,生怕会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

    那八王萧良骏的动静依然是吵到了葛玥。

    葛玥看着眼前的假扮八王萧良俊的太子萧绍钧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阻止还是该当如何。

    “你就当没有看见我吧。”

    葛玥还没有开口说话,反倒是太子萧绍钧已经替她做出来的选择。

    好吧,既然自家主上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么他就当没有看见他来夜爬窗吧。

    太子萧绍钧熟练而又麻溜的爬进了明月柯的房间中。

    看着床上那正在熟睡之中的女子。

    太子萧绍钧上前去,就温柔地替明月柯盖好了被子。

    然后又轻轻地在明月柯的额头落下了一吻。

    本来他是想要亲一亲对方柔软的嘴唇的。

    但是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那个勇气。

    他害怕会沉溺在这温柔乡之中。

    因为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更多。

    而不做好那些事情是无法保护好眼前的明月柯的。

    眼见明月柯正在睡梦之中,而且似乎睡得也很安心,太子萧绍钧也不愿意多加打扰。

    所以便直接来到了花厅之中躺在了花厅的榻上,便小眯了过去。

    直到第二日一早天还未亮的时候,太子萧绍钧就已然起身。

    看了看床榻上的明月柯,似乎还在睡梦中。

    她睡得很是香甜,好像还做了什么美丽的梦。

    再次为明月柯盖好了被子,太子萧绍钧就才离去。

    第二日一早明月柯早早的就醒来了。

    因为这段时日以来,那八王萧良俊都不曾来夜爬窗。

    明月柯却是早已习惯,并且也并没有往窗户和门口洒下药粉。

    自然而然的明月柯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但是看着那无精打采给自己梳妆的葛玥,脸上的倦意非常明显,隐隐约约之间好像还出现了黑眼圈。

    “葛玥昨天晚上是做了什么噩梦吗?怎么看你的样子不太好呢?”

    眼见葛玥非常的心不在焉,明月柯便也出声询问说道。

    “回禀大小姐没什么,只是昨天晚上受了点风寒罢了。”

    葛玥随便找了个理由便搪塞了过去。

    她总不能告诉明月柯,昨天晚上她在明月柯的房间外面守了一晚上。

    一个是担心房间之内会发生什么意外,所以好好的听着房间里有什么动静。

    只可惜一整晚好像明月柯都在睡梦中,甚至都没有发现太子萧绍钧前来夜访。

    另一方面,葛玥是在担心有刺客会闯入明月柯的房间中,所以才好好的守着。

    葛玥又打了个哈欠,然后替明月柯插上了那只白玉兰发簪。

    不过好像还插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