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一百二十五章 让明月柯留下侍奉
    那王公公径直来到了太上皇的耳畔,就低声说了一些什么。

    “孤知道了。”太上皇说道,“你先拖住外面的人,孤还想要同明大小姐再多聊几句。”

    明月柯其实也正是这个意思,方才她只是喂太上皇吃下了具有速效救心丸功效的药,不过也只是缓解了一时罢了。

    光是靠这个药就稳住太上皇的病情,恐怕还不足够。

    在太上皇说完之后,那王公公得了命令,就推门而出了。

    明月柯此时也走上前,就从自己的衣袖中抽出了平日里用来防身的几枚金针。

    “太上皇,此乃太素九针,等下要为您行针法,可否?”

    明月柯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几枚金针全部在火烛上烤制。

    “如今孤要想继续活着,还有其他的办法么?孤知道,太医院的那帮家伙们,是信不过的。”

    太上皇说着,脸上也多了几分嘲弄的笑容,而且那笑容更有几分像是自嘲一般。

    “那得罪了,太上皇。”

    明月柯嘴里说着,然后已经拿着手中的金针,将太上皇的衣袖撩起来,开始行针。

    同上次行针为太子萧绍钧逼出来毒素还不同,这一次,只不过是将针刺进去后,就再缓缓拔出来了。

    然后再将全部的针用手帕擦干净后,放在火上炙烤,又刺了另一边的穴位。

    大概一刻钟后,才将这一切的工作完成,此时外面的脚步声开始响起来了。

    看来,外面的人大概也等的不耐烦了。

    明月柯起身,将手中的金针收好,同时也强行挤下来两滴眼泪。

    “太上皇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太子殿下的。”

    这话当然是说给那些外面的人听了。

    果不其然,就在明月柯收好了这些东西后,只见继皇后金微月就率先带着人闯进来了。

    不过她们才走到前厅还并未完全进来,明月柯便又俯下身,稍微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说道。

    “太上皇您的病情也只是暂时的被压制住而已,还需要进一步的继续调理。”

    “若是信不过太医院的那些人,可以将我留在您的殿内侍奉,以防万一。”

    明月柯知道,自己不过是明相的女儿,留在宫中多有不便,不过倘若要是太上皇开口的话,那可就不一样了。

    毕竟,日后的主战场还是要在皇宫之中,如今她尚且还并未真正同太子萧绍钧成婚,出入皇宫多有不便之处,所以更需要借此机会在皇宫中多留上几日了。

    明月柯眼见太后还有继皇后以及金城公主还有金玉鑫等人就进来了,便立即靠边站过去,给众人让开了位置。

    “怎么样了?”太后一进来,就趴在床侧,然后紧紧的握着太上皇的手,关心询问的说道。

    “孤有些累了,想歇会儿。”太上皇如此说道。

    而在太上皇说完之后,太后也是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

    方才在外面的时候,太后也是已经从御医的口中听说了,太上皇已经是强弩之弓,现在全靠一口气强撑着。

    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咽气了。

    此时,一众皇子还有王爷们,所有的皇亲贵族,基本都聚集在了慈阳宫之中了,都等着太上皇薨了。

    只有太后端坐在位子上,脸上是十分悲伤的神情,事实上,整个宫殿中,都弥漫着沉重的哀伤。

    没有什么比亲眼目送至亲离去更加悲伤了。

    就连一向英明神武的皇帝萧睿,此时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头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是这么的无奈,身为天子,竟然连至亲的生命都挽留不住。

    过了许久之后,太上皇才重新睁开了眼睛,并且伸出了手。

    太后立即也伸出了自己的手,就握紧太上皇有几分干枯的手。

    “我在呢。”明月柯细心的发现,太后这里用的是我,而不是哀家。

    也对啊,如此深爱太上皇的一个女人,又怎么会是因为权势,才陪伴身旁呢?

    “孤有些饿了,想喝点汤汤水水。”太上皇说道。

    而太后闻言,也朝着太上皇看了过去,却见那眼神中,少了几分涣散,多了几分的清明,整个人也变得更有精神了起来。

    其实不只是太后发现了太上皇的这一变化,就连一旁的皇帝萧睿,也看到了。

    “快,去叫御膳房准备些清淡的汤水来,要速度。”皇帝萧睿的声音欣喜若狂,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奇迹一般。

    而因为众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太上皇的身上,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一旁的继皇后的眼中所闪过的一道精光。

    继皇后也看向了一旁的金城公主金玉雪还有金家嫡长女金玉鑫。

    三人的眼中皆是不可思议。

    不是说着太上皇已经油尽灯枯是强弩之弓了么?

    早在三日前的时候,太医院那边就说了,如今太上皇怕是不行了,什么东西都进食不下,只能够勉勉强强的用药吊着了。

    怎么现在突然就说要进食了呢?难道说这是回光返照?也难保不准会是如此这般。

    就在这个时候,太医院的一众太医们也都围了上来。

    太医院的院判更是亲自诊脉,不过却眉头紧皱着,紧接着他就让开了位置,又让其他的几位太医来纷纷的诊断。

    最终,众人一致商量之后,才禀告表明,不知为何,太上皇的脉象有好转,不过也只是暂时的罢了。

    而那院判更是大言不惭的说道,兴许是这几日来给太上皇熬制的补药终于才有了效果,所以现在这个时候,太上皇的身子才会好转。

    本来太医院院判的这话是在皇帝萧睿的耳畔小声说道的,不过皇帝萧睿在听闻之后,龙颜大悦,直接就给太医院的上上下下加了封赏。

    所以慈阳宫中的所有人,都知晓了,此番太上皇能够起死回生,都是太医院的功劳,这其中自然也都包括太上皇和太后了。

    太上皇方才就已经听到明月柯所言了,正是因为太医院的那群人,开了大补的药方子,所以才叫自己的身体变得阳虚阴亏的。

    此时自然更是脸上没有好脸色。

    只不过,他现在又没有证据,所以并未当场就揭穿太医院那群人的嘴脸。

    过了一会儿,太上皇更是径直就从床上做了起来,众人看到这一幕,便也都是心中欣喜若狂。

    “真是天佑我北离国,太上皇洪福齐天。”那继皇后金微月倒是个会说话的主儿,当即就夸赞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御膳房做的思豆腐汤也被端了上来,那王公公直接就端起来了汤水,开始侍奉太上皇。

    “你莫动,让柯儿过来伺候我。”太上皇却是皱眉,对着王公公就斥责说道。

    “你这老东西,整日都愁眉苦脸的,孤一见你,就想到了苦瓜,那种苦味可真的受不了,你还是赶快下去歇着吧。”

    那王公公跟在太上皇的身旁也有二三十年来了,自然知道,这其实是太上皇在关心他罢了。

    毕竟在太上皇病重的这三日里,都是王公公在身旁日以继夜的贴身照顾,不仅熬出了黑眼圈,而且脸色也十分的憔悴。

    “那奴才离太上皇远点,不叫太上皇看见这张苦瓜脸就是了。”王公公说着,就后退了几步,站在了人群后面,同时也不忘了将手中的汤碗就递给了明月柯。

    太上皇愣在原地,随后一阵爆喝,“你们是不是都欺负孤老了,都开始阴奉阳违起来了啊?孤不是说了,叫你滚下去歇着呢。”

    太上皇说着,便也扶着额头,感觉刚好了那么一丢丢,却又开始被气的隐隐作痛起来。

    “是,奴才这就滚下去。”王公公眼见太上皇动怒,便也是立即就一路小跑远了。

    而明月柯这也才走上前,就开始吹凉勺子中的汤水,往太上皇的嘴里送。

    “太上皇,越是生病,就越要稳定好自己的情绪啊。”

    明月柯此话一出,一旁的众人,包括皇帝萧睿在内,都变了脸色。

    要知道,按照太上皇的脾气,可是最讨厌有人对着他指指点点的。

    这要是放在以前,很可能就会直接被拖出去斩了。

    所以此时,众人看向明月柯,都流露出了几分的气愤,她自己还说什么生病中就要稳定好情绪,结果她自己倒是好,搁着刺激太上皇。

    皇帝萧睿就皱眉起来,准备直接开口,赶在太上皇发怒之前,先行处罚了明月柯。

    若是等到太上皇发怒来处罚明月柯的话,恐怕可就是重刑。

    毕竟明月柯也是明相的嫡长女,更是未来的太子妃,要是重刑惩罚的话,有些说不过去,所以皇帝萧睿就准备抢在太上皇发怒之前先行惩罚明月柯,不过也就是意思意思一下那种了。

    可是谁知,皇帝萧睿还并未出手,一旁的八王萧良骏倒是先走上前去了。

    “还是孙儿来侍奉皇爷爷吧。”那八王萧良骏说着,就要从明月柯的手中抢过来汤碗,准备喂食太上皇。

    此时,人群中,继皇后看到这一幕,反倒心中几分的逾越。

    这八王萧良骏,仗着自己军功加身,甚至都不将她这个继皇后放在眼中,在宫中遇见,也是大老远的就转头,连个安都不给她请。

    继皇后可是早就想找个机会来整治一番八王萧良骏了。

    “怎么?舍不得让你媳妇来侍奉孤这个老不死的?”谁知,在看见八王萧良骏走上前来之后,太上皇也是冷眼一横,就质问八王萧良骏说道。

    “柯儿是钧儿的未过门媳妇,不是老八的。”一旁的太后看着如同孩童一般的太上皇,便也是宠溺的一笑,然后说道。

    “管她是谁的呢,今日就要让她侍奉孤了,孤看她顺眼,像极了...”

    “像极了年轻时候的你。”太上皇如此说道。

    “好好好,那就让柯儿代替哀家照顾你了。”太后也是继续宠溺的一笑就如此说道。

    方才在众人都担心太上皇会发怒的时候,只有太后早就明白一切一般,就在一旁看戏。

    此时,更是顺着太上皇的话就继续的说道。

    而一旁的皇帝萧睿还有继皇后金微月等人都看到呆愣住了,这是什么神仙剧情呢?

    那明月柯冲撞了太上皇,非但没有生气,而且还要坚持继续让她侍奉在一旁?

    尤其是皇帝萧睿,更是长大了嘴巴。

    “父皇,母后,这...这似乎不合礼法吧?”皇帝萧睿吃惊的说道。

    “柯儿早晚都是钧儿的媳妇,让孙媳妇来照顾重病的老家伙我,有什么问题么?”太上皇听了皇帝萧睿的话,再度的冷眼,就如同方才瞪着八王萧良骏那般,此时又瞪着眼前的皇帝萧睿。

    或许是许久没有别自家的父皇训斥过了,甚至还有几分的怀念。

    皇帝萧睿默默的擦掉了自己额头上的冷汗,然后道,“可可可,自然是可以的。”

    估计任谁也都想不到,当今英明神武的皇帝萧睿,竟然最怕的是自家的父皇。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该忙啥的忙啥去吧,别都在这,让老家伙我心里添堵。”

    太上皇在喝下了几口汤水之后,开始朝着外面哄人了。

    随即,又看向了身前的太后,目光中也多了几分的柔情。

    “这几日你也担惊受怕了,快些回去休息吧。”

    好吧,果然对待儿子孙子,和对待媳妇,是天差地别的差距啊,老双标了啊。

    “对了,给柯儿安排一下住处,就先暂时住在慈阳宫的偏殿好了,反正太子也不再东宫里,那里也冷冷清清的。”

    在皇帝萧睿等人离开之前,太上皇便又多吩咐了一句说道。

    闻言,众人又都是诧异。

    不过,太上皇毕竟是大病初愈,皇帝萧睿自然是不敢有任何忤逆对方的想法,所以便按照太上皇的所言去安排了下来。

    “你过来,离近点,坐在床边侍奉,这样半跪着不难受么?”

    在众人都离开之后,太上皇又直接对着明月柯吩咐说道,同时也拍了拍自己的床榻。

    毕竟是太上皇的床榻,足足有两米宽,所以就算明月柯坐上去,也还有很多的空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恨歌:殿下请放〕〔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我的1990〕〔这个诅咒太棒了〕〔神医毒妃:妖孽上〕〔神医毒妃:邪君欺〕〔残王嗜宠:神医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