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满级毒妃重生后高能开场了 第一百二十六章 金城公主嫁与五皇子
    明月柯倒也不客气,直接就坐在了床榻边上了。

    而这被太上皇看在眼中,便又点了点头。

    “像你外祖母,这脾气。”

    太上皇的眼中几分怀念,似乎还在回忆当年的岁月。

    “当初,她们二人之间,只能选一个,最终,还是选择了你的姨祖母,也就是当今的太后。”

    “因为她救了孤的命,所以孤要报恩,况且,你祖母当年,似乎早就芳心暗许英穆公了。”

    “只不过后来,她也就成了孤心中的白月光了吧。”

    太上皇也是叹了口气说道。

    “好了,你也劳累了许久了,早点下去休息吧。”

    “就是那个黑色的大药丸,可否给孤留下些?”

    “以备不时之需。”

    其实明月柯也正有此意,要将那黑色的药丸留给太上皇。

    毕竟对方只是暂时的被从阎王爷那里拉回来了罢了,尚且还并未脱离危险的病情。

    随时都有可能再次陷入到危险之中。

    明月柯直接从怀中的衣袖里面取出了装着那类似于速效救心丸的大药丸子的白瓷瓶,就放在了太上皇的枕头下面。

    “晚些时候我过来,为太上皇您来行针,目前是一日行针两次,等病情好转稳定下来之后,便可一日一次。”

    “还有,太医院的那个药方,如果有所改动,希望太上皇能够先行让我过目后,再决定是否喝下去,尽量还是不好喝。”

    “当然,您要是新得过我的话,可以让我来为你开药方子。”

    “我自然也有途径抓药的。”

    明月柯如此说道。

    “孤知道,你母亲的慈德堂,现在在你的手中。”

    听闻明月柯的话之后,太上皇也是微微的一笑。

    明月柯瞪大了眼睛,她只不过是去过一两次的慈德堂,这么快,就已经被太上皇所知道了么?

    “你不需要知道孤是怎么知道的,不过可以放心,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孤当然也不会揭穿你的。”

    “还是赶快下去歇息吧。”

    “孤也有些累了。”

    太上皇说着,就催促着明月柯去休息,同时他自己也已经闭上了眼睛。

    眼见太上皇要休息,明月柯自然也识趣的就离开了。

    “明大小姐请跟老奴来这边。”

    等候在外面的是瑾嬷嬷,前世的时候,明月柯就曾经与这瑾嬷嬷打过交道。

    而这位瑾嬷嬷,更是瑾公公的亲妹妹。

    兄妹二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并且分别服侍在太后和太上皇的身旁,都跟随太后和太上皇多年。

    明月柯被瑾嬷嬷带到了偏殿的房间中进行休息,在次期间,瑾嬷嬷也是并未多言一句话。

    二人在这个时候,这一世还是第一次见面,并未有那么熟络,所以对方不多言,明月柯倒也没有在意。

    “明大小姐先在这里好生休息,已经吩咐了御膳房,等下会送来膳食的。”

    那瑾嬷嬷说完,就关上门自行离开了。

    而明月柯也是几分的疲惫,就直接躺倒在了偏殿房间的床榻上了。

    “明家大小姐,就是如此的没形象?”

    “若是让宫里的他人看见了,可该如何是好呢?”

    一个声音响起来。

    明月柯立即就从床榻上坐了起来,同时,右手已经抚上了左手的衣袖,那里藏有毒药和金针,准备随时来应付眼前出现的敌人。

    不过,到底是谁,竟然敢潜入皇宫之中,尤其还是太上皇所在的慈阳宫之中呢?

    很快,一道黑色的人影就直接从房梁上飞旋下来,而那人戴着的银色面具,便是最好的身份证明了。

    来人正是八王萧良骏。

    “八王,好久不见啊。”

    明月柯也是熟练的打着招呼。

    “是,许久不见了,明大小姐。”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不待八王萧良骏继续询问,明月柯倒是先出口了。

    “没什么,就是好奇,你到底对皇爷爷做了什么,竟然会让他对你另眼相看?”

    八王萧良骏好奇的说道。

    明月柯却是皱眉,就因为这个?所以不顾被发现的风险就来私会她么?

    而此时,假扮八王萧良骏的太子萧绍钧却是紧张的呼吸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笨女人,他好想直接就摘下来自己的面具,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但是他知道,绝对不能那么做,所以暂且还是忍住了。

    很快!相信很快,他就可以告诉她这一切了。

    所以此时,他更需要忍住。

    “没什么,我的医术你也是见识过的,就是看了看太上皇的病情罢了。”

    明月柯很轻描淡写的说道。

    她总不能告诉眼前的八王萧良骏,要不是她及时出现,给太上皇喂下去了药,恐怕对方就真的要薨了吧?

    不过她没有那么说,眼前的八王萧良骏也猜到个七七八八了。

    “谢谢你了。”

    八王萧良骏突然就面色一沉的说道。

    谢谢?明月柯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八王萧良骏是因为太上皇的病情好转一事来感谢她的吧。

    “没什么,我只是不想看见太后她老人家难过罢了,毕竟太后她老人家一直对我都很好。”

    明月柯如此说道。

    “嗯。”

    在解释清楚之后,一时之间,整个房间内,再次的陷入了安静中。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遇见了危险...”

    “假设说,有一支利箭射过来,你会为我挡下来么?”明月柯想起来前世的时候,那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就忍不住的问出口来。

    “会。”那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没有丝毫的犹豫,斩钉截铁的说道。

    但是在回答完了之后,太子萧绍钧才反应了过来,他现在是八王萧良骏的身份,为什么明月柯会这么问他呢?

    难道是明月柯也发现了什么?

    方才皇爷爷也就是太上皇所开的那个玩笑,就让太子萧绍钧几分冷汗,不过还好,在场的其他人都当太上皇是开个玩笑,或者是病重中没有认清楚人而已。

    不过倘若要是明月柯细想的话,会不会就会发现他双重身份接近她的这件事呢?

    太子萧绍钧不敢想,此时更想开口解释。

    但是却见明月柯就低下头去了,有几分的神伤。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想你可能有自己的理由,我不想知道,也不想继续追问。”

    “还请八王早些回去吧,若是被人撞见,你在我的房间中,恐怕会有流言蜚语。”明月柯脸色十分冷漠,就要将八王萧良骏赶走。

    看着眼前这般的明月柯,太子萧绍钧的心中就几分的难过,想要解释,可是他的身份,终究还是不能暴露。

    因为担心明月柯知道的越多,也就越危险。

    为了保护她,他宁愿自己一个人抗下所有。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敲门声响起来。

    八王萧良骏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而与此同时,窗户大开。

    他应当是跳窗离开了吧!明月柯在心中这般想到。

    然后上前去就将门打开了。

    是方才离去的瑾嬷嬷,身后还带了一些的宫人,那些宫人们将御膳房准备的膳食就都摆在了明月柯的身前。

    正巧,明月柯的肚子也开始咕噜噜的叫起来了。

    事实上,八王萧良骏并未走远,而是躲在房梁上,偷偷的打量着明月柯的每一个动作,并且将她喜欢吃的那些菜都悄悄的记了下来。

    方才开窗,也不过是给她一个他已经离开了的错觉罢了。

    与此同时,在继皇后的万凰宫中。

    那金城公主金玉雪和金家的嫡长女金玉鑫也在这里。

    “姑母,如今那明月柯,更是深的太上皇的喜爱,我们该当如何是好呢?”

    金玉鑫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的紧张的神色。

    “如此下去,若是太上皇再痊愈,他本来就向着太子一系,那表哥还能夺得皇位么?”

    因为这万凰宫中的,都是继皇后金微月所一手提拔出来的自己人。

    所以几人说起话来,倒也颇为肆无忌惮。

    “看来,我们也得想个法子,往那慈阳宫中安插眼线。”继皇后也是端着手中的上等夜光杯,眼睛微眯,便说道。

    “不如,让表哥快些与那明家二小姐成亲,然后将明家二小姐安排进去?”金玉鑫也是在一旁提醒的说道。

    而她这话说完之后,那金城公主金玉雪却是手中一震,将被子中的茶水都给撒了出来。

    “雪儿妹妹这是怎么了?”金玉鑫也看到了金玉雪的窘态,便假装好心提醒的关心。

    其实在心中,这金玉鑫是瞧不上那金玉雪的。

    她觉得,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竟然也从了金家女子们的玉字辈,简直是对金家玉字辈小姐们的侮辱了。

    虽然后来,已经证明对方的身份是南阳国丢失已久的金城小公主,不过那又如何呢?

    南阳国要是真的在意她这个公主的话,早就已经派人将她接回去,去享受荣华富贵了,何必还会留在这里,还要留作来和亲呢?

    所以说到底,这个公主的身份,也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

    而金玉鑫作为金家的嫡长女,自幼自然是享尽了荣华富贵了。

    “那明二小姐,可没有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恐怕也不好为咱们所用。”继皇后金微月轻轻的抿了一口茶之后,然后淡然的说道。

    “而且,如今明相的意思,尚且也还并未明确,若是明家大小姐明月柯真的嫁与了太子萧绍钧,恐怕那明相,说不定会有所动摇。”

    继皇后轻轻说道,道理,在场的众人也都懂。

    明相将女儿分别嫁给太子和三皇子二人,本身就是,在做两手的打算和准备。

    而继皇后金微月要的,可是明相的确切态度。

    “那不如,让金城妹妹嫁与五皇子可好?我看金城妹妹倒是与那五皇子之间来往颇为密切,倒是有戏。”一旁的金玉鑫便又继续的说道。

    她甚至称呼金玉雪都为金城妹妹,而并非是金城公主或是玉雪妹妹之类,从骨子里面传出来的金家嫡长女的傲气,让她瞧不上这眼前来历不明的女子。

    其实并非是金城公主同五皇子萧德泽走的过密,而是那五皇子萧德泽,自己凑上前来的。

    他的意图也很明显了,如今他尚且没有正妃,倘若要是娶了这金城公主后,说不定,背后便可得到南阳国的支持了。

    “就说是为了太上皇冲喜,让金城妹妹同五皇子成婚,然后以五皇子妃的身份侍奉在太上皇的身旁,如何?”

    那金玉鑫也是继续出主意的说道。

    听闻金玉鑫的话之后,继皇后也是眼前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啊!

    “不知道金城公主意下如何呢?”继皇后也询问金城公主的意见说道。

    “都可。”金城公主将自己眼底的那几分忧伤就掩藏了起来,然后看着眼前的继皇后和金玉鑫等人,就说道。

    方才在听完那金玉鑫竟然要促成明家二小姐同三皇子萧弘彬之间的婚事的时候,金玉雪的心中是闪过了一道杀气。

    她自然是不希望那种事情会发生的。

    但是若是要让她嫁给那五皇子萧德泽的话。

    她看得出来,五皇子萧德泽故意接近自己,也并不是因为喜欢,只是因为有利可图罢了。

    但是倘若她这么做,能够为那人,能够助心上人三皇子萧弘彬登上王位,那么她倒是心甘情愿的。

    “既然如此,那我便去禀明圣上。”

    “还请金城公主也可告知南阳国的使者一番?”继皇后金微月也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一般。

    此事,便一拍即合的决定了。

    而与此同时,明月柯也刚刚用完了晚膳,就擦了擦嘴角,朝着慈阳宫的正殿而去了。

    在到了慈阳宫的正殿之后,明月柯也发现,太上皇在喝了汤水之后,人都精神很多,已经下床开始走动起来了。

    眼见明月柯走过来,太上皇也是乖乖的就坐回到了床榻上,开始等待明月柯行针。

    明月柯倒也不多言,直接将手中的金针烧的通红后,就开始了之前行针穴位的一系列动作。

    因为先前时间匆忙,又担心被殿外的那些人所发现,所以明月柯之前的行针较为草率。

    但是这一次,明月柯却有足够的时间来为太上皇行针。

    所以此番,更是耗费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

    在一切都完成,并且将金针收起来之后,明月柯也长舒了一口气,擦掉了自己额头上的冷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我的1990〕〔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