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侦察兵 第二百三十八章 驿站内
    第261章 驿站内

    马蹄声疾如骤雨,“哒哒哒”的直敲在驿站内每位客人的心间。

    刚才城楼之下的对话他们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这位正往这边过来的人是谁?当朝燕王,陛下的第五子!而且听那话,似乎还有些跋扈嚣张。想到这里,众人不由心里惴惴起来。

    驿站离城门口不远。片刻之后,那李佑便带着随从来到驿站。

    那名驿丞早已在驿站门口,恭迎着李佑。

    黑暗之中,一行人在驿站外齐齐止住马步,翻身下马。

    驿丞急忙上前两步,想要迎接李佑等人,却不料身在灯火之下,眼睛已经适应光明,猛然进入黑暗,却是什么也看不到,当下一头撞在一人身上。

    被撞之人顿时勃然大怒,用力一推,将驿丞推得连连退后,坐倒在地上:“他娘的,你这混蛋没长眼睛啊,竟敢往老子身上撞!”

    听这人声音便知,此人赫然便是刚才叫嚣着开城门的那人。

    驿丞心头也是怒火涌动,慢慢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强忍这怒火,拱手道:“是下官无礼了,还请大人原谅!”

    那人“哼”了一声,不再言语,直往驿站内走来。

    驿丞这才看清,这人身材壮实,膀大腰圆,加之面色黝黑,胡须似戟,倒颇有一副好汉的模样。可是其一双眼睛却是将这好汉的形象破坏无余。此人生着一副倒三角眼,眼中不时闪过阵阵阴毒的光芒。由眼观心,此人定是一名心术不正之人。

    此人走在前面,其后便是一名不过十一二岁的半大男孩,脸上稚气未脱,却别有一股骄矜之意,望着众人时,似乎眼睛都在额头上。这人便是燕王李佑。

    驿丞顿时行了一个拜礼:“下官参见燕王殿下!”

    驿丞一拜下,那些庭院中、大厅中的客人顿时同时拜倒在地。

    李佑看也不看地上跪倒的众人,径直往大厅走去。

    驿丞连忙起身,跟着也进入了大厅之中。在他走了之后,客人们慢慢起身各自悄悄的退回房间。

    李佑甫一坐下,便有驿卒送上茶水。他看了一眼那黑乎乎的茶叶,便没有喝的兴趣,挥挥手,示意驿卒退下,转而对那驿丞道:“这儿可有上好的房间?”

    驿丞顿时为难的说道:“禀燕王,本驿站本有十间上房,但如今这上房已经尽数住满了!”

    李佑还没说话,先前的那名汉子便冷笑着说道:“去把那些人赶出去便是!难道还要让燕王和我们兄弟去住那些房间!”说着,大汉指着驿站一楼那些普通的房间。这些房间的门都有些斑驳破旧了,而与之相对应的是二楼的那些房间大门,一扇扇朱红色的大门宛然如新。

    随着大汉手指所指,其余李佑的随从也顿时议论纷纷起来。

    “是啊,我们家王爷可是身娇肉贵,哪能住这种破地方啊!”

    “就是,别说王爷,就连我们哥儿几个也从没住过这种地方啊!”

    “那些人还真是不自觉,王爷和大哥来了,他们还不自觉的搬出来,难道还要我们挨着去请?”

    ……

    那位大汉看着驿丞“嘿嘿”一笑:“驿丞,看到没有,我的兄弟们可是非常不满呢!所以还请驿丞去把那些客人们都给请出来!若是我们兄弟们亲自动手,出了什么事儿,又有谁可以担待呢?”

    大汉此言一出,驿丞顿时冷汗直冒。

    驿丞想起张允文在房中,正要将他和汝南公主的名号搬出来,这时,只听“咯吱”一声,二楼一间房门打开。一名身穿儒袍,年纪不过三旬的儒生出来。

    李佑等人正望着那儒生时,由一间房门打开,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走了出来。若是张允文在外面,定会认出这位大汉正是他的结义兄长苏定方。

    苏定方和那儒生下了楼,向李佑行了一礼,然后说道:“下官游击将军苏定方见过燕王殿下!”

    “下官考功员外郎卢承庆见过燕王殿下!”

    这两个声音一响起,在房中听着下面动静的张允文顿时心头一喜,不由笑出声来。

    支柔瞧见张允文笑得开心,顿时疑惑的问道:“相公,你笑什么?”

    张允文道:“听到刚才那苏定方说话没有?他可是为夫的结拜大哥!”说完,当场便将突厥结拜之事简略的说了一遍。二女听完,顿时笑道:“既然大哥在下面,相公怎的不出去啊?”

    张允文“嘿嘿”一笑:“不急不急!”

    这时候,只听那卢承庆朗声说道:“燕王殿下,下官愿意让出居处供殿下居住!还请殿下勿要打扰其他客人了!”

    李佑身边的大汉顿时冷笑一声:“你能让出地儿来给我家王爷居住,说明你这人倒还是有信!可是我们兄弟又该住在哪儿?”

    卢承庆不屑的看了一眼大汉,却是扭过头去,不再说话。

    大汉见卢承庆无礼的模样,正想张口大骂,却听见那名叫苏定方的游击将军冷笑着说道:“你若是想住二楼,只要能赢了本将军的拳头,本将军便搬出来让你去住!“

    大汉往苏定方望去,只见苏定方右手抬起,聚掌成刀,猛地挥下,砍在旁边的桌角上。

    只听“砰”的一声,那桌角顿时被掌刀斩断,呈直角向下弯,只有一丝皮连在桌子上。

    大汉顿时冒出一身冷汗来,如此力道,如此武艺,别说现在的自己,恐怕就算再练上十年也不是这苏定方的对手,当下沉默不言,望着李佑。

    李佑的面色也是变得异常难看,想不到这叫做苏定方的游击将军这般厉害,光是这一手挥掌断木的功夫,就是他身边最强的那名侍卫也做不到。

    这时候,只听见二楼传来一声叫好声:“好!这位苏将军当真厉害啊,就凭这手挥掌断木的功夫,放眼整个唐军,能做到的又有几人!”

    众人一看,却见一名年纪约莫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站在二楼往下望来。此人身穿一身灰黑色儒袍,头戴青玉发簪,生得眉清目秀,面容俊朗,仔细一看,竟然和张允文有着两三分的神似。

    这年轻人走下楼来,行了一个罗圈揖:“在下清河仕子张文瓘见过燕王殿下,卢大人,苏将军!”

    对于这位自称仕子的张文瓘,众人本应当不太在意,可是,一听说清河这个地名,再加上姓张,众人便皆知此人乃是清河张氏的子弟。所以尽皆抱拳回礼。

    那卢承庆更是一揖道:“在下范阳卢承庆!”

    李佑和苏定方又是一怔,这位卢承庆竟然是范阳卢氏的子弟。

    有两位世家子弟,一位武艺高强的将军在此,李佑身边的大汉就再也嚣张不起来,只得悻悻的垂下头来。

    张允文听罢下面的动静,顿时笑道:“呵呵,有趣,真是有趣!两名世家子弟,一名游击将军!宇儿,你且说说,你那五弟该当如何去做?”

    其实他心里面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这卢承庆和张文瓘都是未来的丞相,辅佐唐高宗,共创了一个“永徽之治”。

    李宇娇嗔着望了张允文一眼:“还说呢,现在还不快些出去!”

    张允文抓起李宇的手道:“好,现在我们一起出去!”

    “咯吱”一声,打开房门,张允文偕同李宇、支柔还有蕊儿出了房门。

    “呵呵,大哥,你的手上功夫是越发的厉害了!”站在二楼阑干上,张允文笑着对苏定方说道。

    苏定方听得这声音,猛地转过头,面带惊喜的说道:“允文,你怎么在这儿?”

    而那位燕王看着盈盈下来的李宇,不由站起身来,脸色有些尴尬的唤道:“二姐!”

    前面苏定方喊了一声“允文”,后面燕王叫了一声“二姐”,那卢承庆和张文瓘二人顿时知道面前这四名男女的身份,当下一揖道:“见过汝南公主、抚顺郡主、张将军!”

    李宇轻轻浅笑:“二位不必多礼!本宫偶游郊外,回来光景已晚,住在此间驿站,和众位同为旅人,也就不要多了了!”说着目光扫过那张文瓘时,不由微微一愣。

    将目光转向苏定方,和支柔同时向他敛裾一礼。苏定方顿时手忙脚乱,想要伸手来扶,却又想起公主的身份,连忙收回手去,只得抱拳回礼。

    张允文笑道:“大哥,这是二位弟妹,给大哥行礼是应当的!大哥就不要推辞了!”

    苏定方这才笑了一笑,垂下手来。

    那卢、张二人心头不由一凛,想不到这位游击将军还真是张允文的大哥。由张允文支持,想必这位游击将军前途无量啊!

    张允文又向那卢承庆和张文瓘招呼道:“卢兄、张兄,二位切莫拘束,来来,先坐下在说!”

    于是,众人捡了几张凳子,各自寻块地儿坐了下来。

    此时的大堂里边,除了李佑和那名三角眼的汉子,张允文四人,之外,就只有苏定方、卢承庆和张文瓘三人了。驿丞早在苏定方和卢承庆出来的时候,便慢慢的退出了大堂。

    张允文丢下李宇,坐到苏定方身边,对卢承庆和张文瓘道:“二位兄台皆是人中俊杰,不提身世,但是一身才学便让人敬佩啊!本官虽为武将,却喜文事!若有有机会,可要多亲近亲近啊!”

    张文瓘豪爽的一笑:“张将军客气了!张将军文风斐然,几首诗作传遍长安,我等士林子弟,可是佩服得紧啦!”

    卢承庆也是在一旁不停的点着头,表示赞同。

    张允文“哈哈”大笑两声:“二位过誉了!嗯,对了,不知诸位用过饭没有,若是没有,那本官便招呼驿丞备上酒宴,和二位还有大哥燕王同饮两杯!咱们不醉不归!”

    张文瓘和卢承庆顿时起身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