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篮球开始〕〔许你浮生若梦〕〔幻神〕〔民国盗墓往事〕〔诡异降临到我身边〕〔宅在随身世界〕〔诸天世界暗行者〕〔贴身狂医混都市〕〔天命相师(龙出东〕〔超神学院魔法师〕〔大唐声望系统〕〔绝世神君〕〔影帝重回十八岁〕〔本宫玩转高科技〕〔时婳霍权辞〕〔重回十八少年时〕〔霍先生,你是我的〕〔高武之我是秦凤青〕〔傲世王者楚炎〕〔都市最强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侦察兵 第四百八十七章 往事
    第四百八十七章 往事

    “不知楚夫人可认识张远昭此人?”张允文按捺住心头激荡,向那楚夫人问道。

    “张远昭?”楚夫人沉吟片刻,做思索状,终于说道“不认识!妾身所识诸人之中,并无一人名为张远昭!”

    一听楚夫人这话,再也心中顿时凉了半截,转过头来,看了一眼那刘家兄弟,却见这两兄弟依旧是一面缅怀之色。

    不会错啊,这刘家兄弟的表情已经确认这妇人和自己母亲非常相似,不过她竟然不认识自己的老爹?按理说不会这样啊!

    正当张允文心头不安之时,那楚夫人又道:“张远昭这个名字没听说过,倒是妾身知道一个叫张昭远的人!”

    张昭远,张远昭,这两个名字不就是互相颠倒了一下么?难道两者是同一人?

    当下张允文便问道:“那楚夫人,这张昭远又是何人?”

    “一个混蛋!”楚夫人咬牙切齿的说道,“一个大混蛋!”

    眼见端庄贤淑的楚夫人面容陡然扭曲,咬牙切齿的说话,让张允文和众人不由一阵错愕。

    楚夫人看到众人表情,不好意思的一笑,面容瞬间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一个看起来端庄贤淑的楚夫人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等变脸本事,让张允文等人瞠目结舌之外,又生出一丝敬佩。

    “呃,楚夫人,不知这张昭远与你有何等仇怨,说起此人来,竟然是这般咬牙切齿!”张允文心头隐约感觉到这张昭远可能是自己父亲,当下追问道。

    那楚夫人似乎不愿谈及这个话题,却是说道:“一个无聊的浪荡子,有什么好说的!就算是有些仇怨也是以前的事,如今我连他生死尚不知晓,又谈什么仇怨不仇怨的!”

    张允文见这楚夫人不愿谈及此事,心中轻叹一声,看来自己旁敲侧击根本不顶用,还得实话实说才行!

    当下轻叹一口气:“不瞒楚夫人,其实在下来拜访楚夫人,全是因为在下的兄长说楚夫人长得像一个人!”

    听到张允文以国公身份而谦称“在下”,那楚夫人连道:“不敢当!”在听了张允文的话语之中,却是一愣,隐隐猜到什么来,赶紧问道:“那妾身与何人长得像?”

    “楚夫人与在下娘亲生得有六七分相似!”张允文心头激动,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慢慢说道。

    “啪——”那楚夫人手中端着的茶杯跌落在地。她双眼怔怔的看着张允文,看着他的脸部轮廓,看着他的眉,看着他的眼,看着他的鼻子。那脸部的线条就跟他娘一样,那眉毛,那鼻子,跟他爹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还有那双眼睛,看起来多像她娘啊!

    楚夫人出神的看着张允文的面容,越看越像,一时间竟不由痴了。

    看到楚夫人这般表情,众人心头几乎可以肯定,这楚夫人确实是张允文的姨娘。

    一直盯了许久,楚夫人才回过神来,满脸激动之色,一把抓起张允文的手,急促的说道:“你,你是佩如的孩儿?”

    这“佩如”定是自家母亲的闺名。张允文心头想道。说实在的,在张允文出生的时候,他母亲便因难产而离世,张允文的父亲也因此心灰意冷,从此闭口不谈张允文的母亲。所以张允文只知道自己母亲姓杨,连个闺名都不知道。而张允文出生之时,那刘家兄弟也才**岁。

    虽然自己带着后世千百年的记忆,但是,在武德五年在洛阳的时候,这后世千百年的记忆便和此生那十多年的记忆交叠在一处,几乎不分彼此。一直到现在,张允文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是真的是从千百年后来到这里,抑或是本就是这里的人,而一场大梦,梦到千百年之后,再或者说这本就是一场梦,当自己醒来之时,说不定就是千百年之后。

    正是因为两种记忆的交叠融合,所以张允文才对这个时代以及身边的人有着强烈的认同感。这也便是张允文听说自己尚有亲人在世,从而心头激荡的原因。

    张允文的手被楚夫人紧紧抓牢,眼睛却一直盯着楚夫人的眼睛,口中说道:“我父亲说他叫张远昭,到底是不是你口中的张昭远?”

    楚夫人连连点头,口中不停的“嗯”着,一双美目之中,眼泪也扑簌簌的落了下来,口中喃喃的道:“张昭远,就是张昭远那混蛋!那个拐走了妹妹的混蛋!”

    见楚夫人神色激动,众人相视一眼,也不知如何出言,只得闷闷不语。

    终于,那楚夫人平静下来,一双手仍旧抓住张允文,有些疑惑的问道:“国……允文,难道你不知道你父母么?”

    张允文却是摇摇头,将自己的情形说了出来,末了说道:“若不是两位兄长记得母亲模样,认出来夫人来,恐怕我这一辈子都不知道有亲人在世!”

    楚夫人缩回手去,拿出一方丝帕来,擦了擦眼角流出的泪水,看着张允文,柔声道:“真是苦了你了,孩子!”

    张允文却是赶紧问道:“那姨。姨娘,你说说父母当年的事儿!”

    听见张允文喊了一声“姨娘”楚夫人面上顿时露出浓浓的笑容来,当下便给张允文讲起了当年之事。

    张允文的父亲名叫张昭远,乃是清河张家一名庶出子弟。而张允文的母亲名叫杨佩如不过是一家普通百姓的孩子。面前这位楚夫人叫做杨君如,乃是杨佩如的大姐。两姐妹一母同胞,相差一岁,相貌有六七分相似。据杨君如讲,杨家除了这两姐妹之外,还有一个叫做杨岸成的弟弟。杨家世居陇右之地,祖籍秦州上邽世代务农,虽然出过两个读书人,但终究不能考取功名,及至杨君如姐妹祖父一代,弃农从商。不过这杨家恐怕没有什么营商天分,在上邽开了一家茶叶店,可是一直不景气,再加上茶税繁重,每年赚头不多。其祖父奋斗了一生,才盘下那间曾经是租赁的店铺来。

    每年新茶上市前的一个月,杨君如姐妹的父亲,茶叶店的老板杨立泉便会通过渭水乘船前往陈仓。陈仓此处,南接蜀中,西连陇右,东到关中,乃是一处要冲之地,城中有几家大型货栈。每年新茶便会在这陈仓货栈中有出售。

    那一年是前隋开皇十七年,杨立泉带着年近十四岁的三儿子杨岸成前往陈仓购进茶叶的时候,那十五岁的活泼好动的二女儿杨佩如竟然也偷偷的跟着上了船。等到杨立泉发现自己丫头在船上时,虽然愤怒,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将他带到陈仓去。

    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这杨佩如竟然威胁杨岸成,让他带着自己上去,不然的话,便把他做过的丑事说出来。

    在陈仓,杨佩如遇上了正四处游学的张昭远。

    清河张家在世家之中也算是排的上号的。除了五姓七家之外,张家算得上第二集团了。张昭远虽然是庶子,但是其父亲乃是张家家族的大儿子,况且张昭远本身聪颖无比,学东西一看就会,所以,张昭远被张家之人给予了很高的期望,希望他能够考中科举。

    年仅十八岁的张昭远定亲了。女方是河南的一个世家嫡女,这个世家比起张家来,要小上一些。此次出外游学乃是他成家之前最后一次游学,所以,张昭远特别珍惜这次游学,跑得也就更远了。

    在一次读到“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时候,这张昭远决定去陈仓一游。

    在陈仓,他遇到了杨佩如。

    就像是后世的言情一样,情窦初开的杨佩如瞧中了一袭白衣,风流俊逸的张昭远,而张昭远亦在少女活泼的神态中,清脆的笑声中渐渐沉迷了。

    然而,身份背景的不同注定了两人的结局,尚未开始,就已经落幕了。所以,那杨立泉即使知道了女儿正和一个世家男子交好,也没有阻止,只是淡淡的对女儿说了两人的未来。杨佩如听过之后,脸色苍白。

    在陈仓度过了短短的十多日,然后,张昭远便要返回张家成亲了,而杨佩如同样要返回上邽。两个人的轨迹在相交一次之后,便再也不会有所交集了。

    然而,情之一物,最难分说。张昭远在返回清河的路途上,整个人脑子中全是杨佩如活泼的神态和清脆的笑声,日日夜夜,竟未断绝。这种痛苦一直折磨着张昭远。

    终于,在行到长安附近的时候,这张昭远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他调转马头,往西而去,目标,上邽。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一睡成瘾:邪性总〕〔这个副本不简单〕〔诸天万界旅行系统〕〔宇子之谶〕〔顶级龙少(乔振宇〕〔我是个狼人〕〔一名封神〕〔科学修仙最为致命〕〔贩梦天平〕〔都市最强狂婿〕〔美女总裁的贴身兵〕〔超级红娘:王爷你〕〔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户外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