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玩家请自重 第204章 他算计了我的算计(2更)
    第一次,卢安将军在自己的胸口看到了光。

    即便蕴含了高浓缩死亡之力的黄金战甲,都未能抵挡这一击。

    对方无比精确地瞄准胸甲与腹甲交接处那一点点的瑕疵,贯穿而入,随即强烈的圣光爆散开。刀面上神圣的光辉,以一秒十米的速度飞快地销蚀着他以死亡能量维系的破败之躯。

    卢安还没反应过来,炽热的阳光,已经从前胸穿到了后背。

    “不——”卢安已然狂乱,他张大了干枯的嘴巴,露出干肉当中牙床,企图喷对方一口尸毒。

    至少!

    在最后的最后,拉个垫背!

    可他的念头还没付诸行动,对方就已经跑了。

    看似平和的黑发年轻人,早已五官扭曲,化作一个……水做的人形。

    卢安傻眼了。

    明明对方用着如此刚强的猛男刀法,居然像个最诡秘的刺客一样,一击得手,立马远遁千里’!?

    不!

    他是算准了我的垂死反击!?

    其实是他想多了,好像王某人这么怕死的家伙,明知对方是掌握了奥义的不死族,谁还会跟你拼血。

    打了就跑才是王道!

    再见面,已经是十米开外。

    那人,迎风而立,无比潇洒。

    当着卢安的面,他脸部变幻。

    嗯,从潘毅变成了施骏的样子。

    卢安却连进一步反击都做不到,因为他发现自己破开的胸膛多了一个茶杯似的玩意,源源不断的圣水,正从里面满溢出来,疯狂销蚀着他业已破烂的身体。

    求生不得!

    求死……这个可以,不过是死缓!

    最让他惊骇绝伦的是,他主子来救他了。几乎是收到深渊城全军出动的消息,卡兰迪雅就派出了大批积攒下来的精英不死生物。

    只见荒漠的一角蓦然崩塌,冲出数以千计的不死生物,跟深渊城里涌出来的巨蟹、沙鱼,以及同样数以千计的鱼人虾人战成一团。

    破碎的肢体飞散得满天都是,蓝色的鲜血涂满了大地。

    战鼓震撼喧天,鼎沸的咆哮响彻天地。

    卢安的脖子变成生锈的机械,吃力地转向身后,看着地平线上战成一团的双方,他无奈而绝望地发出最后的灵魂呐喊:

    “别过来!这是陷阱——”

    陷阱!?

    卡兰迪雅浑身一颤,她惊了。

    不是陷阱的可能性……太低了。

    卢安已经是她手下最强的战士,跑出去截个购物小弟,本来是100%成功的小事,派他去都是杀鸡用牛刀了,这都能被反杀?

    还有,深渊城绝对是有备而战。

    她从没见过能有任何一个领主,能有随时叫出数千人的动员力。

    “唯一的解释,城里早就备好了兵马……”

    她这样推算,真的是一点毛病都没。

    就算是蝎子王那不需要补给的不死军团,要把骷髅从沉睡的坟墓中唤醒,集合起来,编成方阵,这都需要不短的时间。毕竟不死生物在白天活动是需要消耗死亡之力的,在这种炎热地区,力量这种东西,还是能省就省。

    不死军团况且如此,那生者的军队更加麻烦才对。

    她当然不可能知道,妖后一个三倍经验和声望奖励的,就能让数千沙雕玩家放下手上的活,屁颠屁颠地赶过来……

    “难道——他算计到了我的算计!?”卡兰迪雅惊呆了,眼眶中幽冷的绿色火焰摇曳不止,有种几近熄灭的彷徨感:“不!不可能的!卢安是不死的,就算躯体被毁灭,只要他的灵魂回来……”

    仿佛在应和她的自语,更像是命运女神突然跳出来,非要抽她耳光。

    就在她以窥探着的战场全境中,一个屹立于巨大螃蟹背壳上的魁梧身影,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那是……

    掌管埃及死亡与审判的阿努比斯!

    卡兰迪雅不知道对方是谁,她却可以本能地感受到对方身周萦绕的恐怖死气。

    同行是冤家啊!

    狗头兄非常威武地挥动巨大的权杖,每一次挥动,必定掀起数十米的沙海狂澜。伴随着飞扬的沙尘,是数以百计不死生物的灵魂哀嚎!

    它们怨毒的灵魂,不甘的愤懑,在那权限远高于它们的死亡权杖面前,有如那点燃篝火的柴薪。

    一个个灵魂百川入海般汇入权杖顶端,阿努比斯的身影仿佛越发巨大了。

    他气势如虹,仅仅三十秒就突破了不死者的防线,一举杀到卢安面前。

    激烈的战斗,已然结束。

    真正的胜负,犹自未分。

    阿努比斯本来想说句“臣下救驾来迟什么的”,忽然发现自己的到来,并非多余。

    与此同时,正在深渊城内镇守,着急地通过法师之眼监视着战场画面的妖后激动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看着那屹立于黄沙土堆之上的伟岸身影,妖后的眼眸被眼泪所迷糊了。

    败者卢安,显然正承受着圣水的煎熬。

    身躯不毁,他无法摆脱这具跟随了自己千年的干枯身躯。

    伤而不灭,又让他无法逃离这绝望的陷阱。

    狗头发现自家主子已经做完了99%的工作,只等他的到来。

    当即阿努比斯不再犹豫,一拄颀长的权杖到沙地上,念动咒文:“迷惘而邪恶的灵魂啊!我以埃及九柱神的名义对你宣判——!”

    卢安满是金饰的身躯,一边惨叫一边消散着。每一寸黑色的骨骼,都化为烟尘似的微粒,被吸入权杖当中,徒留一地残破的铠甲和武器。

    在水分身面具下的王昊,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的水分身面具,自然还是那副古井不波的死人脸。

    艾勒斯汀一颗心真是从天堂到地狱,又从地狱到天堂,那种过山车似的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她兴奋得全身上下十万个毛孔都仿佛在喘着粗气:杰森主人算到了一切?原来我从头到尾真的是个幌子,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骗出对方的大将。这算计,比得上我认识的那些主母了?

    明明她知道自己这次事件中就充当工具人的角色,可黑暗精灵你坑我,我坑你的传统,依然让她感到不明觉厉,兴奋异常。

    卡兰迪雅到这时候,怎会还不‘明白’?

    她立马吩咐自己的不死侍女:“收拾东西,马上走,去地底更深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