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女神的上门豪婿(又〕〔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一人得道〕〔宁毅苏檀儿〕〔武神纪元〕〔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都市之魔帝归来〕〔玄浑道章〕〔妃常难驯:魔帝要〕〔我不可能是剑神〕〔90后风水师李十一〕〔我真不是神棍〕〔吴百岁夏沫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者无垠 第一卷·黑暗之躯 第一章 疯狗
    “咳咳咳。”屋子里突然传出了一阵呛人的咳嗽声。

    余饶不用猜,就知道又是他那该死的老爹在屋子里抽烟了。他不明白,家里已经穷的吃不起饭了,老爹为什么还要抱着他那足有半人高,一米多长的烟枪猛嘬。那柄烟枪嘬起来的时候,整个屋子里都是淡白色的雾气,搞得像神话里的仙宫一样。

    小时候好几次,余饶都感觉自己快要被这个烟给呛死了。得亏自己命硬,没有死。倘若死了,老爹兴许还会笑出来吧——终于少了一个负担。

    对了,余饶的老爹也姓余,叫做余枭。有时候,余饶觉得老爹不一定姓余,可能姓张,李,又或者是隔壁老王,反正自己不像他的亲生儿子。

    小时候余饶还曾偷偷收集过老爹的鲜血,来了一场滴血认亲,没曾想到,鲜血融合在了一起。尽管万分不情愿,他的确就是余枭的儿子。

    做余枭的儿子丢脸吗?

    丢脸。

    整个平阳城里,最有势力的叫做平阳三虎,指的是三个家族:林家,宋家和贾家。

    贾家?不错,正是那个富到了“白玉为堂金作马,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贾家。

    这些和余枭看起来没有什么关系,可是我想说的是,余枭的家,就只有贾家的一个厕所那么大。

    放眼整个平阳城,余家说第二(自然是倒数第二),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

    穷,也算穷到了一定的境界。

    然而余枭并不是无业游民,他高超的木匠功底,让人咋舌,曾经雕了一座朝廷正宫里才能用的飞天神龙。神龙栩栩如生,任谁见了都连连竖起大拇指,可是这道神龙摆了还没有三天,就被平阳城的衙役给砸了,末了还丢下一句话,“若不是看你还有一个儿子要抚养,就把你抓到大牢里去。”

    原来私自雕刻神龙,犯了武国的大忌讳——目无尊长。

    谁是尊长,皇帝便是尊长!

    余枭听完笑了,嘲讽说:“皇帝不生你不养你,算什么尊长?”

    倒霉的余枭立马被拉去打得半死……

    从此,那些做木匠的刨子,量尺……统统都放在角落里生了灰尘,余家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

    “父亲大人,我求求你了。”

    一天,余饶看到父亲抱着大烟枪在那打瞌睡,悄无声息的走了过去,他真想一巴掌扇在父亲的脸上,可最终还是没有那个胆子,只是抱着他的裤脚反复的喊着,

    “父亲大人,我求求你了。”

    余枭吓得半死,以为好端端的儿子疯了,连忙摸着他的脑袋。可最终发现,儿子正常的很。

    “求什么?”余枭冷声问到,已经准备好了拒绝。

    “我想请父亲大人重操旧业,让这个家像一个家!”

    “你别想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当木匠了。”

    “为什么?”

    “不喜欢。”

    余饶的脑子里当即冒出一个词“任性”。

    他觉得自己算是任性的了,没想到自己这个该死的老爹比他还任性,一句“不喜欢”居然就打发了自己。

    看着老爹又睡着了,余饶知道,自己今天晚上又得喝西北风了。

    去街上碰碰运气吧,没准遇到哪个好心的姑娘,或者眼瞎的老大娘,从他们的口袋里便有了今天晚饭的着落。

    余饶自然不会去抢,一来没有那个本事,二来还做不出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他只是学着小乞丐的样子,把手出来,再胡乱吆喝几声,那些人就纷纷把银子放在了他的手里。

    这天,一个字,冷。

    正午的时候,太阳高高挂,热的不行;到了晚间的时候,却冷得出奇。余饶出门的时候,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粗衫,以为自己在天黑前能讨到饭钱,万万没有想到,月亮都快要出来了,一个钢镚子都没有讨到。

    听说武国的战事越来越吃紧了,军粮都不够发了,难不成也影响到了地处偏远的平阳城?

    这样的话,自己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小姐。”

    余饶看到一位肤白貌美的姑娘从巷子里走了出来,便知道她是大户人家的女儿,赶紧把手伸出去,反复叫着“小姐,小姐”。

    通常那些富家小姐自然会意,把钱丢在余饶的手上,这时余饶还会把手抬上几分,摸一摸那些俏姑娘的手。

    本来,余饶只管要钱,不管摸手的,可是有一天,余饶在书院里听到宋美玉那家伙说女孩子的手如同软玉,越摸越舒服,越摸越开心……

    至于谁是宋美玉,后自然会介绍。

    自从余饶听了宋美玉的话,心里就直痒痒,趁一次机会,摸了一位姑娘的手,那姑娘看都没有看余饶,赶紧低头走了,这时候余饶便有了胆子,摸得越发流畅了。

    余饶还总结了经验,摸别人手的时候,眼睛一定不能盯着她看,否则脾气火爆的,直接给你一巴掌,就算不火爆,也得嗔你一眼……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当下一次宋美玉在书院里再侃侃而谈的时候,余饶的脸上再也不会有着任何的悸动……

    不过,宋美玉又说了,不同姑娘的手,是不同感觉的。

    这点余饶倒承认,那些漂亮些的姑娘,手也好像抹了蜜似的……

    余饶本以为那位富家小姐会给自己很多钱,没想到她掏来掏去,只拿出了一个子。一个子,也就是一个包子的钱。

    “站住!”

    一天的烦闷,让余饶的心情很不好。他站直了身子,叫停了那位姑娘,直愣愣地看着她。

    那姑娘立马心里发怵,颤颤巍巍地回道:“你……你想干嘛?”

    余饶把钢镚扔在地上,骂道:“你打发要饭的呢?一个子,大爷吃的饱吗?”

    那姑娘倒愣住了,回道:“你……你不是要饭的吗?”

    余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确是个要饭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沦落到要饭了。

    时间要算起来,仔细想一想,正是父亲辞掉工作的第二年。

    余饶悻悻地笑了出来:“小姐,你就再给一点吧。”

    “神经病!”那小姐瞪了一眼余饶,赶紧快步走了。空荡荡的街道上,又只剩下余饶孤独的一人。

    这里,是黑黢黢的一片;可是不远处,就开着一系列的酒楼。那些脑满肠肥的客人们,吃饱了,就拿着筷子捅进嘴里,剃剃牙……再到了下一位客人,同样拿着筷子捅进嘴里。

    因此客人们总是抱怨,“这筷子尖为什么总是像老鼠啃了一样。”殊不知就是他们自己啃的。

    余饶可不打算去那里碰碰运气,因为那些人压根不会给自己一个子,他们的钱,统统花在了他们搂在怀里的女人身上。

    有时候出来,油腻的手上还拿着未啃完的猪大骨,余饶想着他们兴许会丢给自己,没曾想,直丢丢地扔给了路边的狗。

    狗吃着猪大骨,朝着他们咬着尾巴,他们笑得越加开心了。

    他们有时候会嘲讽余饶:“看那个孩子,活脱脱像一条狗。”

    余饶苦笑了一声,觉得自己连条狗都不如,狗尚且快活地吃着猪骨头,摇着尾巴,自己呢?

    汪汪汪。

    余饶学着狗的样子,叫了几声。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叫出来,余饶自己也不知道。

    周围的人都发出鄙夷的笑声。

    据我分析:一,余饶绝对不为钱,因为前说了,他们不可能给余饶钱;

    二,余饶绝对不为了博他们开心,因为余饶讨厌他们;

    三,也就是最有可能的一点,余饶觉得自己像一条狗,但并不是摇着尾巴的那种狗。

    狗也分两种:一是摇着尾巴招人欢喜的家狗,二是吼天吼地的野狗,这种狗,大伙也叫它疯狗。

    余饶打架起来不要命,因此得了一个绰号,也叫疯狗。

    肚子饿了一天,咕咕叫了一天,终于不叫了。余饶倒有些害怕了,自己的生命会不会没准哪天也像这肚子,突然就不叫了呢。

    生命,何等的脆弱。

    余饶曾经亲眼见到过他的邻居,一位四十多岁的体修,一只胳膊足有余饶整个身子那么宽。别人喝水用碗,他喝水直接用木桶,但仍然喝出了口服液的感觉。

    就这么一个人,一天突然死在了水井旁边,全身上下只有一道伤口,就在喉咙处。

    仵作来了,说他是被一名剑客所杀。

    余饶问为什么?

    仵作说天底下只有剑客能做到一招制敌,一剑封喉。

    那时候余饶便知道了,生命是何等的脆弱,而剑客,似乎站在了生命的对立面。

    余饶曾经发现过他父亲在大晚上爬起来,趁着月光,雕刻着一柄小木剑,只有小拇指那么长……

    木剑。

    这事一度成为余饶心里的阴影,因为余饶生怕父亲是死性不改,到时候又得被衙役扣一个“目无尊长”的罪名给抓走了。

    “父亲,晚上你在雕刻什么?”

    余枭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娘。”

    余饶这时候才知道,原来那柄木剑是他爹送给他娘的定情信物。

    她娘的尸体埋在土里都变成泥巴,何况这一柄木剑呢?

    这一柄木剑也蒙了一层灰尘,棱角磨平了,余枭把它出来,正是给它镀了一层膜,修葺一番。

    不过余饶并不信父亲有多么爱母亲,余饶心想如果父亲当真爱母亲,母亲也不至于惨死。

    余饶清楚的记得,那是自己两岁左右,母亲躺在自己和父亲的跟前,死法和邻居壮汉一样,也是脖子上的亮眼一剑,一剑封喉。

    记忆太遥远了,余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记住母亲的容貌,而是单单记住了她脖子上的亮眼一剑。

    对剑的敏感,始终贯穿着余饶的一生。不管别人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要提到剑,余饶无论如何都会走过去瞧一瞧,看一看。

    天彻底黑了,那些嘲笑自己的人,余饶恨不得一剑杀了他们,就像邻居壮汉的死法一样,死得神不知鬼不觉,这样就没有人知道是自己做的了。

    余饶想到这些,自己的心里倒有些害怕。

    ……

    余饶看着那些富商回家的路上,一路皆是灯火,十分通亮,动手都不方便;再看看自己回家的路,因为住在平阳城的穷人区,一大早家家户户便关了灯火,黑黢黢的一片。

    嫉妒,嫉妒在余饶的心里燃烧。

    ——佛说生来平等,简直是狗屁。

    那年大概是八岁,余饶记得,一位大和尚穿的破破拉拉,走到了自己的家门前,和父亲隐隐约约说了些什么,接着,那位大和尚居然走向了自己,问:“小施主,我看你和佛门有缘,是否愿意随我西去。”

    余饶看着他身上的衣服,再看看自己的身上衣服,天呐,他穿的居然连自己都不如,什么佛,渡自己都不行,还渡别人?

    余饶摇了摇头,回复道:“等你的衣服不破了,再来渡我吧。”

    “哈哈哈。”那大和尚听完一阵爽朗的笑声,居然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后来,余饶再没有见过那位大和尚,只是偶然一次,在问道书院的壁挂画上,又看到了那位大和尚的样子。

    画里的大和尚看起来精神抖擞多了,也换了一身金丝华丽的衣裳。

    余饶问同学他是谁?

    同学笑余饶浅薄,连他都不知道,这个大和尚乃是佛家的圣贤,排行第六,号六祖,名惠宗,史称六祖惠宗。

    那是余饶头一次见到这天地间的神仙,没想到就这样白白的错过了。如果有再来的一次的机会,余饶一定求惠宗六祖穿的体面些再过来。

    ……

    没有吃饭,就没有了力气,余饶走路像小姑娘似的,扭扭捏捏,一位醉酒的汉子还真把余饶当做了小姑娘,把他搂在了怀里,准备拼着坐牢,舒服这一晚。

    舒服一晚,牢底坐穿。

    谁料裤子都脱了,一看居然是余饶!

    玛德,活见鬼!

    醉酒男子撒腿就跑。

    跑着跑着,余饶就看到他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按理余饶不会管他,可是余饶从他身边走过去,见他半宿没有动静,自己的脚好像也踩到了水,黏糊糊的,便低头喊了一声:“叔,你怎么了?”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回应。

    凑近一瞧,好家伙,脖子上亮眼一剑,一剑封喉。

    大叔已经成了死人,身子却还滚烫。

    好快的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