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宋成祖〕〔玄天龙尊〕〔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女神的上门豪婿(又〕〔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一人得道〕〔宁毅苏檀儿〕〔武神纪元〕〔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都市之魔帝归来〕〔玄浑道章〕〔妃常难驯:魔帝要〕〔我不可能是剑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者无垠 第一卷·黑暗之躯 第四章 天才,傻狗
    提到“打”,余饶想到的第一个字就是“跑”。

    读者可能会觉得,“打”和“跑”那可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甚至,两者是对立关系,但请听我继续说下去:

    那还是上一次他和邻居孩子打架的时候,他的两只胳膊都打脱臼了,而邻居孩子单只手臂落了个粉碎性骨折,一辈子只能杵着拐杖走路了。以后每逢在路上碰到了余饶,都会骂一句“疯狗”。

    那时候余饶的老爹就揪着他的耳朵吩咐道:“余饶,下一次你听到了‘打’字,就给我跑,否则不管你打赢了还是打输了,回来我都得揍你。”

    余饶曾经发过誓,谁打他他就打谁,可是老爹他是万万不敢打的,天下岂有儿子打老子的道理,况且圣人也说了,儿子打老子是要遭天打五雷轰的。

    这个圣人是谁,余饶考究了许久也没有考究出来,天底下被雷劈死的儿子余饶也没有听过,但是被儿子打死的老子,余饶倒见过了好几回——

    当父亲的就躺在冰冷的地上,浑身硬邦邦的,脸上全都是淤青;当儿子的站在一旁,脸上依旧挂着那副桀骜不驯,就好似当年小时候他父亲教训他的样子,那副表情一模一样。

    余饶撒开腿就要跑了,却发现自己压根不用跑,当宋美玉冲上来的一刹那,殷落落的剑就已经出手。

    按理,殷落落出剑的速度是余饶跑步速度的几千倍,以余饶的眼力,压根捕捉不到剑的踪迹。

    可是殷落落的剑离开剑鞘的一刹那,余饶就料到了那柄剑会不偏不倚地停在宋美玉的脖子上,因为殷落落的眼睛就盯在了宋美玉的脖子上。

    这个知识点来自他的父亲,余枭说过,比剑客手中的剑还要快的东西,只有剑客的眼睛。眼睛所望,剑即达。

    果不其然,殷落落的剑停在了宋美玉的脖子处就停了下来。

    很多人会觉得宋美玉一定死翘翘了,可是余饶知道,殷落落绝对不会杀宋美玉,因为如果殷落落敢杀宋美玉的话,那么她一定会先杀了自己。

    ——余饶有这自知之明,自己可是要比宋美玉讨厌多了。

    “你……你要干什么?”宋美玉吓得花颜失色,连与人对战基本路数都忘了。片刻后才想了起来,连忙补充道:“我爹可是宋成,你知道嘛,平阳三虎之一,你若伤了我,爹爹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着轻轻咬着贝唇,无辜求助的眼神看向了林欢欢,他喜欢女孩子这样,便以为女孩子也喜欢他这样。

    然而在林欢欢的心里,直反复地冒出着一句话“好快的剑”。

    平阳城里的少年剑客,林欢欢都暗自调查过,绝对没有像殷落落这般强的,而且一出手就是杀招,一剑封喉。若不是殷落落及时停住了,现在宋美玉已经倒在了地上。

    而且这个人招数,剑法,林欢欢都从来没有见过。自持少年天才的林欢欢心里发怵,若自己和她交起手来,不知道谁更强。

    殷落落收起了剑,一脚踹在了宋美玉的屁股上,宋美玉一个踉跄,在地上滚了一圈,连忙抱着屁股,娇羞地跑到了林欢欢的身后躲着。

    殷落落冷哼道:“就凭你,还想欺负我家的狗?”

    本来还笑眯眯的余饶一听这话不对劲啊,敢情他救自己只是因为自己是她的一条狗,我的天呐,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她的一条狗?

    若是一般的地痞流氓,余饶一定要和他们理论理论,让他们的脑袋上开出几多小红花,可是眼前的殷落落,林欢欢……都是书院里的风云人物,一个比一个厉害,余饶可没有本事和他们斗。

    余饶心想,等到哪一天自己变强了,也要让你们知道,本大爷的厉害!现在只有一个字“忍”。

    以前有人到余饶家里来闹事,当着余饶的面,给了他的父亲一巴掌,说他父亲的做的木工活都是破烂,没用几天就坏了,余饶当即准备和父亲冲上去暴打他一顿,谁料父亲挥挥手把余饶给拦下,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那一天若不是余饶又偷偷听到了父亲嘴里呢喃着“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差一点就信了父亲的邪。

    一条狗,呵。

    现在林欢欢更加瞧不起余饶了,在她的心里,余饶和她的诸多追求者没有什么两样,又穷又不肯努力,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是什么?

    说余饶不要脸是轻的,说他是个傻狗才正好。

    不过一向受过良好教育的林欢欢,才不会在明面上嘲讽余饶是个傻狗,要说,也在私底下说。

    林欢欢的目光都停在了殷落落的身上,她倒是万分好奇,余饶今天带过来的姑娘,究竟是什么人。换句话说,凭余饶这样的货色,又能带什么人来书院呢?

    “欢欢,替我教训他。”宋美玉在后面轻声唤到,却没有发现林欢欢已经皱起了柳眉。

    芙蓉如面柳如眉,余饶突然觉得,欢欢皱起眉头的样子也挺好看的。

    “该死的阴阳人。”殷落落上前一步。又把紧张的气氛给提了起来。

    本来,林欢欢是不会管宋美玉这样的无脑少年的,可是没办法,他还有另一重身份是平阳三虎之一宋成的宝贝儿子。平阳三虎向来同气连枝,作为林振的女儿,林欢欢有责任维护平阳三虎的关系,现在这时候,只有帮宋美玉一把了。

    “且慢。”林欢欢把手中的青纹长剑举了起来,阳光照在剑柄上,闪过一抹寒芒。

    在这个学院,任谁都会给林欢欢几分薄面,因此林欢欢依旧是好言相待,可是她没有想到,殷落落直接骂了起来:

    “你算什么东西,阴阳人讨的小老婆?”

    一向注重名誉的林欢欢最害怕的事情便是别人误会了她和宋成的关系,没想到如今这个殷落落直接广而告之地宣布了出来,简直触碰到了自己的逆鳞。接下来没得说,只有打,胜者才有发言的机会。

    两柄长剑在空中纵横交错,宋美玉吓得睁大了眼睛,生怕欢欢不敌,然而殷落落每一击都很险,但是林欢欢还是巧妙地躲开了。几次反攻,眼看林欢欢要刺伤殷落落了,殷落落也巧妙的躲开了。两者不分胜负。大伙看得一股劲。

    刀光剑影之中,余饶却打起了哈欠。

    剑是用来杀人,倘若不杀人,在空中飞舞和在窗户上挂着又有什么区别。她们两人每一剑看上去都很凶险,却有漏洞百出。这样的剑,让余饶感到乏味。

    对比起娘亲脖子上的亮眼一剑,余饶甚至在思考,什么是剑客?

    难道拿了剑就叫做剑客了吗?

    不,余饶很清楚地告诉自己,弱者不配被称为剑客。

    看到余饶打起了哈欠,林欢欢气得握紧了拳头,猛地挥剑,冷不防刺向了殷落落的下三路。此前,林欢欢一直攻击的是殷落落的上身,因此殷落落还没有发现这招的转变。

    幸亏余饶在一旁提醒道:“落落,小心下半身!”

    殷落落几乎是下意识地把剑格挡在了下半身,那时候林欢欢的剑还没有落下来,殷落落以为自己上了余饶的当,却听到“哐当”一声碰撞声,林欢欢的剑才刚刚落得下来。

    我滴个乖乖,殷落落和林欢欢同时睁大了瞳孔,看着余饶,她们都没又想到,这家伙居然提前看出了自己的招式。

    当殷落落准备换招挑飞林欢欢手里的剑的时候,又听到余饶说:“欢欢小心,她打算挑飞你手里的剑。”

    林欢欢立马把手缩回去,殷落落就折剑横扫了一波,差点把自己的剑挑飞,好险……

    她们的目光停在了余饶的身上,很明显,这场打斗因为余饶的存在变得毫无意义。换句话说,她们两个仿佛成了余饶练招的工具,余饶这是自己在和自己打。

    突然间,两名女子,两柄剑,转变了方向,径直奔向了余饶。两柄剑就直挺挺地指着余饶的眉心上。

    看着剑尖在自己的眼前晃动,太阳照射在上面,有一种异常的美丽,余饶在光斑中,仿佛又看到了母亲倒在了血泊中,那迟早也是自己的归路,剑客的归路……不觉中,呼吸像大河一般平稳。

    林欢欢冷声道:“我用了五年时间才消除了对剑的恐惧,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怕?”

    “不知道。”当余饶这么回答的时候,仿佛已经看到了林欢欢的剑刺向了自己的眉心。

    痛,那一定很痛。

    “你——”林欢欢出剑。

    哐当一声,殷落落也出手,这一次,林欢欢的剑被挑飞了出去。

    剑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足足滚了三四圈。

    现在殷落落的剑已经架在了林欢欢的脖子上,往昔不可一世的天才少女,此刻脸上也写满了不甘……

    余饶嘴里喃喃念叨着:“你输了,但是我不会杀你……”

    声音很小,压根没有人听得见他在说什么。

    接下来,殷落落说道:“你输了,我不会杀你,带上你的人,滚走!”

    说着殷落落便收起了剑,拍了一下余饶的屁股,继续向后山禁地方向走去。

    望着他们俩的背影,林欢欢握紧了拳头,这时候宋美玉刚好凑上来,装模作样的关心,林欢欢就再也忍不住了,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啪哧一声……

    耻辱。

    宋美玉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么大的耻辱,他发了誓,一定要让余饶和这神秘的少女殷落落死无葬身之地。

    救人,宋美玉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找医生,可是杀人,宋美玉有着无数种办法,因为这年头只要有钱,别人就有办法,宋美玉是东家,别人的办法就自然是他的办法了。

    “余饶,殷落落,我要你们死!”

    ……

    殷落落看着余饶一路上都在憋笑,心情十分的不爽,她忽然觉得,余饶不是个傻狗,而是在逗她玩。殷落落显得十分气愤。

    余饶看出来了,解释道:“我知道你不会杀林欢欢。”

    “为什么?”

    “因为你如果敢杀她的话,那么就一定敢杀宋美玉了。”

    “你真是个天才。”殷落落下意识地说了出来。

    但是当“天才”二字出口的时候,殷落落意识到,这已经是她第二遍这么夸余饶了。

    她问余饶,“你为什么能猜得到我们的剑招,预知未来么?”

    余饶只说了两个十分玄妙的字,“感觉。”

    这等于殷落落白问了。殷落落又骂了一句“傻狗”。

    在众人的印象里,天才和傻狗似乎不应该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体内,然而殷落落看着余饶的背影,忽然觉得,尘世之间的人,对于天才和傻狗的理解都错了……

    殷落落快步追上了余饶,她知道余饶带着她瞎兜圈子,因为同样一栋建筑,一棵树,她居然看到了两遍。

    “余饶,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是条傻狗么?”殷落落没好气地说,“这样行了吧,我也知道,你不敢去后山禁地,那么我帮你搞定林欢欢,你就带我去后山禁地。”

    搞定?

    这是个十分有意思的词语,余饶已经不止一遍听到别人这么说了。

    上一次有个小子得罪了宋美玉,宋美玉在学院里吆喝着要找人“搞定他”,结果余饶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他了。

    余饶问道:“‘搞定’是什么意思?”

    殷落落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娇羞,难得的娇羞,可是立马就消失了,她走到余饶的跟前,捏了捏余饶的脸蛋,骂道:“傻狗,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搞定她,就是让她和你睡觉!”

    睡觉!

    这一下子余饶全明白了,心里扑通扑通地乱跳。

    余饶很想说“不行,欢欢她一定不同意”,可是嘴却像打了润滑剂,不是自己的嘴了,直接冒出两个字“成交!”

    哈哈哈。

    殷落落拍了拍余饶的肚子,冷嘲道:“嘴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嘛。”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粒红色的丹药,丹药冒出迷人的麝香。

    余饶拿从殷落落手里接过来,放在嘴边闻了闻,吓得殷落落赶紧从余饶手里抢了回来。

    殷落落咽了口气,说道:“吓死我了,这药男人吃了会出人命的。”

    “什么药,这么厉害?”

    “这药名为翻云覆雨,就是天上的仙子吃了,也会偷溜着下凡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