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神纪元〕〔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都市之魔帝归来〕〔玄浑道章〕〔妃常难驯:魔帝要〕〔我不可能是剑神〕〔90后风水师李十一〕〔我真不是神棍〕〔吴百岁夏沫寒〕〔最强傻婿〕〔龙象〕〔宋疆〕〔奶爸学园〕〔诡三国〕〔野猪传〕〔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的白富美老婆〕〔我有三千大世界〕〔黄金召唤师〕〔上门女婿江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者无垠 第一卷·黑暗之躯 第六章 后山禁地
    当晚,林欢欢睡觉的时候,忽然听到后院的驴子叫了起来。这种刺耳的叫声她听到过,通常只有春季的驴子才会这么叫,为了繁衍后代,谓之“发-春”。

    也正是当晚,林欢欢梦到了余饶轻轻地褪开她的衣衫,梦里的余饶,已经不再是邋遢的少年了。林欢欢吓得醒了过来,才结束了这场噩梦。然而春心荡漾,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后来林欢欢才听人说,那晚,后院的驴子被人喂了一种叫做“翻云覆雨”的春药,这种药,得亏被稀释成了水,而且驴子只喝了一半,否则定会燥热而死。

    ……

    殷落落满足了余饶的愿望,现在轮到余饶满足她的愿望了。

    一大早,殷落落就围在余饶的身边,向他打听禁地里的一切动静,可无奈的是,余饶告诉她的都是有关禁地的种种瘆人传说,根本没有事实依据。殷落落最后自己也放弃了,叫余饶不准再吓他。

    比较有意思的是,殷落落还问了,余饶昨晚舒不舒服,她总听说,这种事情男人会更舒服。

    “什么舒服?”余饶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殷落落眼看快到后山禁地了,连忙岔开了话题,又回到了后山禁地上。

    其实,殷落落自己也不知道后山禁地上究竟藏着什么秘密,但是有着风不平那样的强者守着,就一定是个了不起的秘密。倘若风不平不在这里,换一个瘪三的院长,殷落落压根就不会关注后山禁地了。这叫树大招风。

    如果风不平知道是因为自己在这里反而招来了祸端,恐怕得哭晕在厕所里了。

    殷落落通过种种传说分析,大概得出了一个结论,后山禁地关着一只恐怖的妖兽。妖兽的战力级别,可能到了大剑师的地步。如果殷落落一但落实了确实这样,那么殷落落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赶紧回去把这一切告诉父亲。

    一只大剑师级别的妖兽,到底值不值得父亲动手,这得由父亲自己定夺了。

    可是殷落落的心里却希望着后山上不是一只妖兽,而是另一种东西。什么东西呢?殷落落自己也不知道。

    殷落落是来找到战争的答案,他希望后山的东西就是这场战场的答案。可是已经打了一百多年的战争,源头怎么会在书院后山呢?殷落落被自己天真的想法给逗笑了。她说自己跟余饶待久了以后,自己也变成了傻狗。

    原本余饶以为偏僻的后山并没有守卫,可是他没有想到,就是那个“白玉为堂金作马”的贾家公子贾有富守在了后山山底。

    贾有富练的体修,因此块头格外的壮硕,此刻正在用双拳垂着一棵半人粗的槐树,只见槐树瑟瑟发抖,这要是人的话,恐怕要被他锤的吐血了。

    平阳三虎的后代们,林欢欢自然排名第一,这个贾有富得排第二了。贾有富的天赋极其的有限,满身的武功,都是用一滴一滴汗水换来的。曾经某些时候,余饶还挺佩服贾有富。可是随着相处久了,余饶才发现,贾有富练武功只是为了欺负更弱者……

    当初贾有富在学院里曾经干了一件轰动全校的事情,那就是公开向林欢欢发出了挑战。大伙都以为年度的大戏开始了,谁料林欢欢直接拒绝了这场比试。当时贾有富气的半死,差点拉开了整个家族的对立,得亏宋美玉半路出面调和。

    后来,差不多也在这条后山路上,之所以说“差不多”,是因为这几年学院的道路发生些扩建,改道,原来的路已经变了;就在这里,余饶吃饱了饭无聊,瞎逛,亲眼看到了林欢欢手执白晃晃的剑对战贾有富。整个学院里的人都以为他们没打起来,没想到竟然暗自较量了一场。

    贾有富出拳的力量很大,第一拳头下去,余饶没看到林欢欢身影,只看到了林欢欢脚下站着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大坑,原来是被贾有富的拳头砸出来的。贾有富的拳头缠着白色的绷带,他拍了拍绷带上的灰尘,居然像没事人一样又继续捕捉林欢欢的身影。

    当林欢欢的剑从后面袭来,贾有富猛地转身,一把掐住了林欢欢纤细的脖子。这一下,让余饶的心也紧张了起来,但是,这紧张并不是余饶担心林欢欢的安危,而是在意贾有富那只大手玷污了欢欢的粉颈;因为那时候余饶知道贾有富已经输了,因为他对战的是剑客,然而注意力却不在剑的身上。

    掐住了林欢欢的脖子有什么用?林欢欢的剑尖已经停在了贾有富的脖子上,能看到剑尖已经染了些许的鲜血,若林欢欢的剑再进一分,现在贾有富就已经躺在地上了。

    贾有富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若是真的对战,他已经成了死人。

    更让人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宋美玉突然间在一旁笑了出来。余饶这才发现,宋美玉还在一旁看着。这么说,这一场对决,只有平阳三虎的后代知道喽。

    可是余饶还发现,宋美玉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怀里还搂着一名美丽的姑娘。那姑娘一脸无辜的表情,仿佛天上的仙子,不过从她的衣衫打扮来看,应该也是贫寒人家的姑娘。那双眼睛里,总带着怯意,只有看着宋美玉的时候,才充满着满满的爱意。

    令人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贾有富猛地冲向了宋美玉,林欢欢以为他这是疯了,一但杀了宋美玉,整个平阳城必将大乱,可是贾有富只是一把拎起了宋美玉怀里那名姑娘的身子,“咯哧”一声,掐断了她的脖子。

    姑娘倒在了地上,喉咙里涌出一股股鲜血。贾有富解释说:“这是平阳三虎的事情,外人不能知道。”

    强者抽刀向更强者,弱者抽刀向更弱者。那是余饶第一看见到别人杀人,原来杀人是这么的简单。曾经,他看着地上母亲的尸体,以为母亲和那名剑客一定有着惊心动魄的决斗,才有了后面的一剑封喉,现在看来,母亲的死可能就是一剑封喉,一剑封喉就是一剑封喉,连给你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众生如草芥,生命如蝼蚁。

    余饶便对贾有富充满了恨意,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股恨意居然比恨宋美玉更加的强烈。

    同时,余饶吓得屏住了呼吸,他知道,一但自己暴露了位置,自己也会死在贾有富的手里。

    “你怎么了,看上去很怕他。”殷落落察觉到了余饶的异样。

    余饶摇了摇头,目光打量前方,示意向前。

    果不其然,当贾有富发现了余饶以后就朝着他走了过来。余饶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他曾经还做过一个梦,自己的父亲和贾有富打了起来,结果父亲被贾有富活生生给锤死了。

    余饶已经做好了向贾有富解释的准备,就说他们俩想去后山看一看,散散心。倘若贾有富不让的话,那么正好,找个借口溜了,就能摆脱这个该死的小魔女了。

    然而贾有富的目标却不是余饶,对他来说,余饶只是学院里的一条疯狗,哗众取宠,可有可无,他的目标是殷落落,昨天那个打败了林欢欢的少女。

    贾有富看着殷落落,很难相信这么一副娇躯,拥有着能打败林欢欢的力量。再对比自己这满身肌肉,却什么也做不了,贾有富越加的嫉妒了。

    “喂,站住。”贾有富冷声到,看着殷落落。

    殷落落的目光和贾有富对视着,他在贾有富的眼神中看到了挑衅。若不是这在后山禁地,地方敏感,怕打斗引起人潮,进而引来了老不死的风不平,殷落落早就一剑刺穿了贾有富的身体,让贾有富知道什么叫做血流成河。

    “你就是打败林欢欢的姑娘吧。”贾有富的目光一下子软了下来,因为他清楚,林欢欢不是她的对手,那么自己自然不是她的对手。

    “是的。”殷落落回答。

    可是明知不是对手,贾有富却想要挑战一下眼前的少女,他想知道眼前的少女强到了什么地步,在整个平阳城的年轻人里,自己到底值什么分量。他听父亲说过,边境越来不安稳了,朝廷急需要人才,武功的排名可能会影响到官运。

    接下来的剑,快到了余饶都没有想到,只见殷落落提了提手腕,一声长剑脱鞘的声音过后,殷落落的剑就架在了贾有富的脖子上。

    那天,殷落落之所以和林欢欢打那么久,一来是她们的实力相似,二者她们都是女人,想要了解对手到底几斤几两。但是现在殷落落对这个贾有富没有半点的好感。

    不按套路出牌。

    这是余饶首先想到的,这种打法,若在正规场合使出来,恐怕要叫人骂的体无完肤。贾有富也是压根没有料想到,眼前的少女居然会在不打招呼的情况下一剑停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要么让开,要么死。”殷落落问的很果断,没有一点俏皮的意思。这让贾有富意识到,眼前的少女根本不是书院里的学生。纵观整个书院,恐怕那些历经杀伐的老师们都没有少女眼神中那股凌厉。很明显,这位少女杀过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贾有富冷笑了一声,悄悄地退开了。

    这神秘的姑娘是谁?

    看着殷落落和余饶的背影,这个问题也在贾有富的脑子里徘徊。

    余饶抱怨道:“喂,你能不能低调一点,你要搞清楚,你是魔族人,我要带你去的是后山禁地,连我们平阳城的人自己都不准去的地方。”

    “我也想低调,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殷落落无奈地耸了耸,转而狡黠地说:“喂,我知道你很讨厌他,等你带我去了后山,我就帮你除掉他。你放心,剑客出手,无冤无仇,没有人能查得出来背后的主手是你余饶。”

    说的余饶心动,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余饶发现殷落落总是能发现自己在想什么。当初林欢欢是这样,现在贾有富又是这样。不过这一次余饶直接拒绝了殷落落,因为他知道贾有富是什么身份,一但贾有富不分青红皂白的死了,平阳城又要陷入混乱,多少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早些年的时候,贾有富还有一名弟弟,叫做贾有财,贾有财在河边玩耍的时候,不慎跌进了河里。

    那河岸上的一帮农民,平日里就讨厌贾家财大气粗,仗势欺人的狗模样,便纷纷关上了门窗,任凭贾有财淹死了。

    贾家知道以后,连同宋家的官军,把河岸边几百口的农户,逐一按进水里呛死,连八岁的小孩子都不放过。那时候起,整个平阳城的人都对平阳三虎充满了恐惧。

    到了后山上,殷落落刻意放慢了脚步,显得和周围的人一模一样,只是来这里散心罢了。可是随着越往山顶走,人迹越发的罕至,殷落落便加快了脚步,心情也越加的焦急。

    “该死,禁地到底在哪!”

    走了许久,还是没有见到禁地的标志,余饶只是说,快了,快了……

    殷落落看向山顶,她这时候才发现,原来那黑压压的一片不是后山上种的树木,而是后山山顶始终徘徊着一团乌云。可怜了城外的魔族人,还一直以为那是一片紫竹林。

    现在殷落落大致猜到了,所谓后山禁地,不是整个后山,而就在后山的山顶。

    “余饶,咱们得跑起来,趁天黑前到达山顶。”

    殷落落一边跑着,一边低下头朝山下望去,她这才发现,山下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现在,他们正处在半山腰之中。这座山的确有些邪乎,看起来并不高,可是爬起来,仿佛无穷无尽。

    就在殷落落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看到了一块巨大的天然淡褐色鹅暖石,淡褐色鹅暖石立在正中间,拦腰截断羊肠小路……鹅暖石上,刻着两个血红色的飘逸大字“禁地”。想必这两个字是出自风不平的手笔,因为笔锋弧度的飘逸感和风不平的胡须正好相同,潇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莫求仙缘〕〔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