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神纪元〕〔冷艳总裁的贴身狂〕〔都市之魔帝归来〕〔玄浑道章〕〔妃常难驯:魔帝要〕〔我不可能是剑神〕〔90后风水师李十一〕〔我真不是神棍〕〔吴百岁夏沫寒〕〔最强傻婿〕〔龙象〕〔宋疆〕〔奶爸学园〕〔诡三国〕〔野猪传〕〔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的白富美老婆〕〔我有三千大世界〕〔黄金召唤师〕〔上门女婿江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剑者无垠 第一卷·黑暗之躯 第十章 连晨死,殷魔出
    痛!

    好痛!

    头好痛!

    眼前是模糊的一片,后脑勺隐隐地发疼,余饶用手摸了摸,果然鼓了一个大包。他努力回想自己是怎么到这的,脑袋里却是空荡荡的一片。

    奇怪了,这里是哪。

    屋子里黑黢黢的一片,只有透过纸糊的窗户,能看到外面微弱的光亮。现在大概正是傍晚,因为窗户透过来的光颜色是红色,只有傍晚才有这种如血的红日。

    余饶站起身来,浑身有些酸痛,看来自己已经睡了很长的时间,看着沉重的木门,余饶停顿了片刻,还是毅然决然地拉了开来。一瞬间,漫天的红日光芒就射得他睁不开眼睛。以往他也看过落日,可从未见过离自己这么近的落日,伸出手,仿佛就能碰到太阳。

    这时候余饶打量四周,发现白茫茫一片缥缈,冷风呼呼的吹着,周围种了一群群高大的榉树,正因为这些榉树,才挡住了大部分凌厉的寒风吧。接下来看到的东西让余饶目瞪口呆,只见更偏远一些的地方,腐烂了的榉树枝桠上挂着赤身裸体人类的尸体……尸体散发一阵阵恶臭,引来了许多苍蝇。

    一些糜烂的肉泥落在了地上,一只只瘦的皮包骨头的野狗就坐在尸体下,疯狂吃食着肉泥……

    看来哪里都有狗。

    旁边还有着衣衫单薄的人们,大都像平阳城外普通的农民,但有些人居然还穿着动物皮毛做成的衣衫。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动物的皮毛。

    记忆在余饶的脑子里苏醒,他记起来自己是护送殷落落来着,那么这里就是魔族的大本营了,传说中的断崖。

    平阳城的大部分人,都以为断崖只是一个传说,没想到真的存在。

    唉,余饶还记得小时候和宋美玉他们打赌吹牛,说他见过断崖,结果被宋美玉他们狠狠嘲讽了一番,把余饶给羞的抬不起头。这一次,自己真正见到了断崖了!可是余饶无奈地撇了撇嘴,现在见到了,却不敢再说出来了,否则定会被安上“私通魔族”的罪名。

    随着年龄的增长,原先能说的话现在不能说了,原先能做的事情现在不能做了。譬如小时候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偷看小姑娘们洗澡,那时候他只是好奇为什么长得不一样,而现在,呵,若林欢欢知道了她早已经被余饶给看光光过了,恐怕要亲手杀了他。

    不过余饶也是个明白人,小时候的林欢欢和现在的林欢欢那能一样嘛/坏笑。

    余饶走在断崖上,发现这些魔族人和武国任并没有什么区别,直到别人冷冷地盯着他,他才感受到了,这些人的身上都充满着杀气。余饶加快了脚步,也幸亏他们没有追上来。

    到了一段缓坡,余饶朝下看了去,只见一座木制的小木屋,屋前种满了紫荆花。紫荆花瓣遍地都是,一阵风过,花瓣翩翩起舞,宛如人间的精灵。殷落落换了一件更贴自然的衣裳,头戴着小碎花织的花环,盘腿坐在花丛中,像极了紫荆花仙子。

    余饶轻轻地走了过去,不小心踩到了脚下的紫荆花,这时候殷落落才睁开了眼睛,目光转向了余饶。

    “果然醒了。”殷落落笑了出来,脸色也活跃了不少,看来她到了断崖之后,的确得到了很好医治。

    然而真实情况是殷落落只是见到了这群紫荆花,心情好了不少,随之身体也健朗了不少。

    刚到缓坡的时候,一刹那,余饶只觉得殷落落不像这肮脏地方的人,为什么如此萧条的地方,却有着这样一处美丽的地方。落日的余辉洒在紫荆花瓣上,花瓣更加的美丽了。

    这时候余饶觉得,殷落落和林欢欢实际上一种人,只不过欢欢出生在天堂,而殷落落出生在地狱。

    为什么这么说,那是余饶去过林欢欢居住的地方,屋子里也摆满了各种花草,不过都是些名贵的花草,屋子里充满着氤氲的香气,欢欢是一个热爱美丽的女孩;现在殷落落居住的地方,也种满了紫荆花,她也是一位热爱美丽的女孩子。

    余饶心想倘若让林欢欢和殷落落的身份换了过来,不知道欢欢会不会在这糟糕的地方种上如此美丽的花儿。说起来,余饶倒挺佩服殷落落了——身在黑暗,心向光明。

    殷落落看出了余饶的疑惑,笑了出来,说她就是喜欢紫荆花,没有别的意思,她也杀人……

    两人正在聊着天,余饶却忽然感觉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脑袋,他连忙回过头,发现一位穿着黑袍的男子站在自己的身后。男子看上去大概四十岁左右,脸上的一道疤触目惊心。两粒眼睛珠子里,看不到半点的希望,都是肮脏的浊物。

    男子的身后,跟着大长老卫墨。卫墨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丝毫不在乎余饶的安危。也对,他为什么要在乎余饶的安危,他巴不得教主一招杀了余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啊——”余饶痛苦的叫了出来,声音响彻整个云霄。

    崖下剑使徒的重剑再次翕动了一次……

    原来是这个男子正是殷衡,殷落落的父亲,他一出手,就想要了解余饶的性命。这时候殷落落立马叫道:“父亲,放了他,他真的是我的朋友。”

    朋友?呵。

    上一次殷衡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还是在十年前,那时候发生了一场和武国人的小规模战役,就在看着要赢的时候,殷衡的那位“朋友”一刀捅向了他的身体,若不是殷衡拼命逃了出来,定和那些倒霉的魔族士兵一样,被吊死在了武国的城楼上。

    殷衡力气不减。

    殷落落再也看不下去了,猛地扑上去,解开父亲的手。余饶松了口气,和殷落落相互搀扶着。

    他妈的。

    余饶煞是气愤,老子幸幸苦苦来救了你的女儿,你居然还想杀我。可是余饶双拳难敌四手,整个断崖上都是他们的势力,自己只有忍。余饶看了一眼落落,殷落落叫他放心。

    “这样的废物,留在身边也没有什么用。”殷衡冷哼到。刚才那一番出招,可不单单是想要余饶的性命,他还测了测余饶的武功功底,结果发现,余饶体内的气息凌乱,完全不是学武者该有的样子。

    “是他救了我。”殷落落护在了余饶的身边,刚才她急了一下,体内小凤凰的力量又开始了剧烈的波动,很快殷落落就脸色惨白,喘着虚汗。

    卫墨见了,连忙劝道:“落落,教主他听说你受了伤,立马就来救你了,你少说几句话。”

    卫墨深深叹了口气。

    卫墨清楚的记得,殷衡是很爱很爱落落的母亲,那是一位一天到晚都笑嘻嘻的姑娘,头上也喜欢戴着紫荆花的花环。每天晚上,落落的母亲都会做好了各种美味佳肴等着殷衡,有时候还会叫上他小喝一蛊。

    卫墨那时候还觉得,断崖上倒不像魔族的根据地了,像武国人的城市。而殷落落的母亲更是夸下海口,说迟早有一天,紫荆花会开满武国和魔族的土地。

    只可惜,那天卫墨像往常一样出差回来,发现了小木屋里再也没有了炊烟,遍地狼藉,殷衡一脸惨白地抱着落落母亲的尸体站在崖边,寒风呼啸……

    听了卫墨的这些话,殷落落心里也很感动,她知道父亲关心她,小时候无论她去哪,父亲都会暗中保护着。有一次她对战暗影狼,实在打不过了,以为必死的时候,没想到父亲出现了,一拳将暗影狼轰的稀巴烂。

    看着女儿惨白的脸庞,殷衡便把余饶的事情丢在了一边,走过去,让殷落落伸出皓腕。

    在殷衡拇指和食指掐住殷落落皓腕的一刹那,余饶只听到殷落落的体内传出了一阵凤凰的嘶鸣声,接着殷衡浑身爆发出一团团黑气,黑气在和凤凰做着斗争。气势越来越大……

    轰的一声,殷衡连退三四步,嘴角溢出了丝丝的鲜血,而殷落落的体内的那股小凤凰变得极度的衰弱,瑟瑟地退回了殷落落的体内。这次,殷落落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了许多。

    殷衡的眸子却越发的冷淡,一段他不想回忆的记忆,像潮水一般涌来:

    那年殷衡刚刚满十八岁,通过魔族最残酷的试炼,成了最顶尖的战士。他没有想到,上头第一次派他去的地方,居然是武国的天子之都金陵城。

    惴惴不安的殷衡最终还是去了,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金陵城的繁华,殷衡心动了,但是让他心动不是城市的车水马龙,而是看到了一位头戴紫荆花环的美丽姑娘急匆匆地从饭馆里跑了出来,脸上挂着盈盈地笑意。姑娘说她叫连山晨,连山是她的姓,晨是她的名,还特意俏皮地重复了一遍。

    殷衡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笑容,一瞬间便心动了。

    ——连山晨,一个让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名字。

    看着还有店小二急匆匆地追了出来,殷衡静静听了他们一番争论,才明白了,原来这姑娘是吃了霸王餐。然而姑娘并不是没有钱,她戴着的手镯,还有她腰间鼓鼓的钱包,都证明了她是大户人家的姑娘。

    连山晨的回答让殷衡笑了出来,“你们饭馆经常辱骂那些小乞丐,我是替他们报仇。”

    这还是个正义善良的姑娘。

    店小二哪里肯听,追着便要打过来,这时候殷衡猛地抬手,一团黑气便笼罩了店小二的喉咙。店小二一屁股跌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他知道,这家伙肯定是个高手。店小二便夹着尾巴赶紧溜了。

    连山晨盈盈地笑了出来,说谢谢殷衡帮他教训了坏人。

    坏人……那时候殷衡就在想,自己算是坏人吗?

    接下来少女居然拉着殷衡的手,说请她去天底下最贵的酒楼,喝最好的酒,还信誓旦旦地说这一次绝对不会吃霸王餐了,说着把钱袋给举了起来,说她有钱,不差钱。

    一向冷漠的殷衡,本以为自己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少女的邀请,可是当少女温润如玉的手拉着他的手的时候,殷衡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可笑,自己压根没有办法拒绝少女的任何一个请求。

    在金陵城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殷衡和连山晨成了很好的朋友。连山晨说,她希望殷衡多笑笑,他笑起来的样子很暖,就像紫荆花一样。

    可是天无情,魔族的任务到了最后的阶段。

    在一处偏僻的巷子里,殷衡等着那个顶尖的剑客。顶尖剑客和殷衡来了一场殊死搏斗。然而殷衡却棋差一步,眼看前剑尖刺向了自己的心脏,这时一直躲在一旁的连山晨飞扑了出来,挡在了殷衡的身前。

    殷衡一掌打在了顶尖剑客的身上,接下来他只看到了连山晨的胸口绽开了红色血渍,像一朵妖艳的玫瑰。

    殷衡踩着顶尖剑客的尸体,抱着连山晨回到了断崖,同时也收到了下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就是攻占平阳城,解开问道书院的秘密。

    谁都以为连山晨必死无疑,谁料连山晨的身体居然有着惊人的自动修复能力,在几天后,连山晨就活了过来。那时候,连山晨知道了殷衡是魔族人,但是连山晨说:“我知道你是魔族人,但是我爱你,我为你死过一遍,还能有千千万万遍……”

    殷衡爱上了连山晨,娶了了她,两人有了一位可爱的女儿,就是殷落落。望着魔族和武国日渐膨胀的战争,连山晨说她怕了,殷衡也说他乏了,想要退出去。殷衡已经目色好了地点,就在南国的土地,那里的气候条件适合种植成片的紫荆花。

    当晚殷衡搂着连山晨,两人进入了甜甜的梦乡,可是随着一声凤凰的啼鸣,整个断崖陷入了火海之中。殷衡清楚地看到,那只火凤凰冲进了连山晨的体内,接着,断崖上的火焰是平息了,可是连山晨不断地吐血,吐血,直到身亡。

    殷衡看到了连山晨的背后上,妖艳的紫荆花格外的显眼,但是之前,殷衡从未看到过那朵紫荆花纹身,殷衡知道了晨一定有着什么事情瞒着他。不过不重要了,连山晨已经死了,连山晨最后的声音回荡在殷衡的脑子里,“我希望有一天,紫荆花会开满武国和魔族的土地……”

    为了找到真相,还有向那只该死的火凤凰复仇,殷衡来到了传说中的魔王殿。

    见到了魔王,只有空荡荡的回声:“殷衡,你做好决定了吗?”

    殷衡没有回答,只是点头。

    空荡荡的声音再次响起:“殷衡,从今天起,你就是十七教的教主。”

    连晨死,殷魔出。

    “殷衡,遵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莫求仙缘〕〔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