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婉〕〔陈建国〕〔这个明星有些咸鱼〕〔诸天演道〕〔我给曹操献仙药〕〔魔王不必被打倒〕〔洪荒之瘟疫漫天〕〔传奇1997〕〔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被大佬们团宠后我〕〔开局便联系上了仙〕〔听说娘娘是小作精〕〔超品渔夫〕〔皇上,本宫很会撩〕〔贞观俗人〕〔鬼手医妃:摄政王〕〔重生之都市仙尊〕〔无敌至尊太子爷〕〔旧日主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玩家请自重 第558章 法式傲娇(3更)(盟主黑谷小天使加更1/10)
    她所诞生的那个神弃之地,每个人都畏惧她、咒骂她、憎恨她。

    每一双望着她的眼睛都告诉她——我们恨不得你死!

    她都忘记自己是怎么做的,反正对面全是些同样沦落到这个人间炼狱的渣滓,那就都烧了吧……

    烧掉之后,世界就安静了。

    没有了那些恶毒到极点的咒骂。

    没有了那些刺痛她心灵的目光。

    正是这份沉重至极、不该是一个普通女孩所该背负的罪孽,让她永远都有种无法呼吸,快要溺死的窒息感。

    偏偏在此时此刻,竟然有一个无惧她恐怖烈焰的存在,大步走到她身前,说她——可爱!?

    在成为那个被新奥尔良人民敬仰的圣女之前,她不过是个单纯到极致的女孩子。

    这种久违的赞美,让黑贞德,在风中凌乱了!

    她甚至没意识到,自己的火龙卷瞬间缩小了大一圈。

    她并不是真正的元素使,她的火焰其实是精神系转化而来的力量,来源就是她对英法百年战争中的第三方——勃艮第公国以及对英格兰的愤怒!

    作为力量来源的精神力降低,反应过来就是火焰的削弱。

    假如王昊想‘鲨’了她,现在无疑是一个好机会。

    开什么玩笑?

    我王某昊从不杀妹证道!

    王昊就这样缓慢而坚定,以一股她感觉上已经是无可抵抗的气势,走到她面前。

    黑贞明显动摇了,她平举着的黑色十字剑有着肉眼可见的颤抖。纯黑剑身上下摆动的幅度至少有5cm,剑上好好一个荆棘状的x型护手抖得像剑花。

    她黄澄澄的瞳子里,依然写满了不信。

    王昊发出一声轻笑:“时代不同了!贞德!你这样的脸蛋,在我和我的手下眼里,可是人人都想泡的大美人啊!”

    回忆起那些沙雕鱼虾蟹人‘真诚’到露骨的呼唤,黑贞更乱了。

    “什,什……么?”黑贞脚一软,踉跄着后退一步:“怎么可能,我这样的杀人魔女?”

    “杀人?”王昊对这个词表示轻蔑,挺起胸膛,自豪地:“为私欲和贪婪杀人,那是杀人犯!为自己国家和民族的繁衍而杀人,那叫英雄!当然,敌之英雄,我之仇寇。这道理无论哪个世代都是不变的。我杀过十万兽人,奴役了他们当中所有的食草系兽人,但现在他们称我为王!”

    或许,这就是霸气!

    杀人多了,就算你鼓起的是王八之气,旁人眼里照样是霸气!

    黑贞一颗心被轰得七荤八素,她不由得腿更软,又退了一步。

    王昊一根萦绕着浓厚水元素的手指头,轻轻按在剑身上,抵开了剑,进一步拉近两人的距离。

    近!

    好近!

    身高只有159cm的黑贞,就算有高跟战靴,依然不得不仰望着眼前这魁梧的男人,她被那张宛若童话故事里白马王子一般的俊俏脸庞震得说不出话来,不由得呼吸都急促了。

    她退了第三步。

    “咚!”不知何时,她的后背贴在了墙壁上。

    不好,退无可退了!

    几乎是灵魂内所有的羞怒集体爆发,她下意识挥动自己左手上的战旗敲向王昊。

    以战斗的角度,相隔不到一米的距离挥动两米多的旗杆,这种做法非常愚蠢。

    王昊一手捞住旗杆,上面可怕的上千度高温压根伤不了他,撇撇嘴:“你不觉得,你这份笨拙,其实也挺可爱的吗?”

    可爱!?

    可爱。

    可爱——

    有生以来,不管是这一世还是上一世,从未有谁对贞德说过这种话。从军前,她只是一个农家丫头,脸上整天黑乎乎的,连十个指头的指甲缝里都藏着黑泥。

    从军后,为了战斗,穿男装更是家常便饭。

    的确,在她前世即将上火刑架之前,有个贵族企图侵犯她,好削弱她的贞洁,为的是成功将其诬蔑为女巫。

    那跟‘可爱’毫无关系啊!

    在她淳朴的世界观中,应该是贵族家的千金大小姐才能用上这样的形容。

    呼吸急促,身体发软,她转生以来,头一次觉得周围的火焰太过炽热。

    就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要像稀泥一样瘫软在地上了。

    说真的,王昊本来没想过撩她的。开始是觉得她的三观有点可笑,纯粹想逗逗她。渐渐地,他回想起玩家在论坛上对她的揭老底,被她可怜的身世所吸引。

    真的对上,王昊还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出一种莫名的吸引力,那应该是关于的力量。

    他知道不该撩她的,偏偏控制不住自己。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王昊发现他已经壁咚黑贞了。

    她颤抖着,那是一张夹杂了嫌弃自我与无限纠结,堪称大师的脸:“等等!你真不会为我这张恶心的脸庞反感吗?”

    王昊左手按着墙,右手捧着她标致到极点的瓜子脸,以四目相对,不到十厘米的距离,平静而温柔地说道:“亲,需要我给你的脸蛋一个象征友好的亲吻吗?”

    亲?

    什么是亲?

    是‘亲爱的’的意思?

    不懂某宝用语的黑贞,下意识误会了。

    黑贞红着脸,偏开头:“开……开什么玩笑!你亲谁不好!非要亲我这个全世界最不讨喜的女人?”

    介个,这就是传说中的法式傲娇吗?

    “那我亲了哦!”王昊缓缓压下他的虎唇。

    “啊!你!你不要过来!”黑贞惊叫着,却丢掉了自己的剑和战旗,像个弱女子一样,柔弱无力地推着王昊的胸膛。

    天地良心!

    王昊真的是对准脸颊亲上去的。

    可就在最后关头,系统突然提示:

    后面的文字,王昊没来得及看,然后就被一双玫瑰花瓣似的柔软玩意怼上了。

    王昊苦逼了:“呜!呜呜呜——(你他喵的若是真不愿意,你倒是松口啊!)”连脖子都被一双戴着黑色手铠的嫩臂给卡住,后退不能。

    对于敌人的无耻进攻!

    王昊是拒绝的!

    某丁香小舌探进来,王昊就顶出去。

    再探进来,就再顶出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