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口下的少女 第六章 餐前助兴
    “这个,有点儿强人所难。”泽兰娜吞了口唾沫,看着奥纳塔希亚那副不容置疑的样子,做着最后的努力。

    但凡名字中带有“魔”“怪”的生物,要么非自然诞生的,要么是有史诗生物的血统。比如说巨龙就是史诗种,他们能够在身长几十米上百吨的体重下还能飞翔——要知道三五吨的大象连跳跃的时候都得掂量着会不会把自己摔骨折。

    换句话说,这种生物的体魄肯定是一定程度上超过生物极限的。

    “开始吧。”奥纳塔希亚压根就没听泽兰娜的抗议,兴冲冲的就松开了手,蝠翼魔一展翅膀,扭头就冲着奥纳塔希亚冲去,不过后者一个巴掌呼过去。

    它就朝泽兰娜这里飞来了。

    “你不要过来啊啊啊!”泽兰娜发出了奥纳塔希亚看到她时发出的惨叫。

    嘴上虽然喊着,她身上的行动却不慢,或者说,在她的脑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就已经作出了反应,一个标准的侧翻便躲过了蝠翼魔的撞击。

    好吧,仔细想想记忆中的自己是如何对付怪物的……黑竹金双刀?手枪?超能力?火焰刀?无论怎样,好歹都是抄家伙的。

    现在啥都没有!刚刚看自己空间戒指里也没有武器,我穿越来的那个年代还管制武器咋地?我都女皇了,身上连个仪仗用剑都没有!

    蝠翼魔在地面上翻滚了几下就重新爬了起来,没再估计奥纳塔希亚,反而将目标锁定了离他更近的泽兰娜,奔跑了两步便腾空飞起,双爪向前,朝泽兰娜扑去。

    左臂臂铠直接化为盾牌,在蝠翼魔的利爪接触的瞬间蹲身上举,利爪在盾牌上划出了一串的火星子,再顺势向上一掀,同时一个铁板桥,只见蝠翼魔的后腿上的脚指甲从她胸前堪堪划过——幸亏胸平。

    蝠翼魔在自身的冲势下继续向前飞去,泽兰娜侧伸头看了看自己的盾牌:“这么结实?”

    原本以为那么多的机关零件肯定会很脆弱来着。

    蝠翼魔在地面上刹住势头便转头冲来,泽兰娜却因为分心的原因,这时才刚刚转过身,看着扑过来的那张狰狞的脸仓促举盾,被其撞个正着。

    蝠翼魔巨大的身体带着她在地上拖行了数米远,最终在潭水边停了下来,泽兰娜来不及感受背后的痛楚,那张狰狞的脸已经张着大嘴朝泽兰娜杵过来,她都能看到它喉咙上的小舌头了,这要是舔爷,那舌头已经能舔在她脸上了。

    泽兰娜左手连带着盾牌被压在自己腹部,她只能用一只手按着它的脸,用力的朝外推,按理说她的力量应该无法撼动一只壮的跟大猩猩似得蝠翼魔。

    但莫名的,她感到一股暖流从它脸部和自己手接触的地方向自己的身上涌动,顺着自己的胳膊一直来到自己的胸口,并由此蔓延到四肢百骸,而蝠翼魔则出现了明显的虚弱迹象。

    不过这种僵持显然是不可能持续太久的,一时无法咬到泽兰娜,蝠翼魔当即抽出一条手向泽兰娜抓去。

    看着那只长满黑毛的利爪朝自己的脖颈抓去,她的双瞳紧缩,心跳骤然加快了几分,利爪挥下的动作在她中变得缓慢,一帧一帧如同定格动画。

    刚刚从飓风下逃生时仓皇间抠着地面爬行的感觉再度传来。

    原本推着着蝠翼魔面颊的右手转按为抓,向内收力,拉着它的脸向下落,同时左手上的盾牌猛地收回,拢在她的手臂上,从胸前收回,拳头握紧。

    身上涌起金色的气旋,一拳带着呼啸的风声朝蝠翼魔的脸冲去,只听咚的一声。

    她的拳头和蝠翼魔的脸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若说按照体型对比,这就像一小松鼠一记马步冲拳锤到扑咬下疯狗的脸上,说好听了,这叫慷慨赴死,说难听了这就叫送肉。

    但结果却是速度和体重都更占优势的蝠翼魔倒飞了出去,生生拔地数米之高,在坠落到潭水中前被奥纳塔希亚一爪握住,泽兰娜这才发现,它的脸已经塌陷了下去。

    而她的拳头,在斗气涌起的气流下连蝠翼魔的血液都没沾上,只是臂膀略微有些抽痛,这是发力过猛的原因。

    “我这么厉害吗?”泽兰娜惊讶道。

    “我就知道你肯定能打败它的,下次我再抓来一个更厉害的给你打。”奥纳塔希亚笑嘻嘻的说道,这种体型差距极大的反杀最能体现个人勇武,也非常符合巨龙对暴力美学的理解,虽然仅仅两个回合就结束了战斗,但对巨龙来说,这是一场完美的表演。

    “请千万不要!”泽兰娜立刻恳求。

    “没关系,我知道不能竭泽而渔。”奥纳塔希亚说道:“过分捕杀丛林中的猛兽可能导致食物链断层,可能后都没得玩了,我会把握好度的。”

    “……”不,我让你可怜可怜我,没让你考虑生态平衡的问题。

    “既然杀死了这玩意,咱们就吃了它吧~”奥纳塔希亚笑呵呵的说道:“你想吃哪一步分?”

    蝠翼魔?吃?这种恶心的玩意真的能咽的下去?我的戒指中还有小蛋糕呢,香浓细滑的奶油有着令所有少女都为之疯狂的甜美,娇嫩欲滴草莓也令人垂涎三尺,鬼才要吃这种东西。

    不过话到口中一转,她便直直说道:“给我留条腿就行,可饿坏我了。”

    这是她的废土记忆中的角色在没当上鬣狗帮三当家之前的经验,在资源稀缺的地方,任何一点儿奢侈的行为都可能让人认为你私藏着大量资源。

    奥纳塔希亚自然是不知道泽兰娜这么多的小揪揪的,当即将蝠翼魔的一只腿生扯了下来,丢给了泽兰娜,鲜红的血液撒了一地,剩下的拿爪子将蝠翼魔开膛破肚,内脏丢开,塞进了嘴里一仰头,直接吞了下去——虽然巨龙都能喷火,但他们却并不喜欢熟食。

    泽兰娜越发的觉得奥纳塔希亚的恐人症神奇了,蝠翼魔除了翅膀外,其实也是一种人形的怪物,为什么你能抓着满身鲜血的它,当初我留一点血就大呼小叫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乡路有花香〕〔医路芳华〕〔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师父嫁我可好〕〔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