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东阳林诗曼〕〔六合奇闻录〕〔极品上门女婿秦浩〕〔重生媳妇有点甜〕〔最佳豪门女婿〕〔赘婿无敌〕〔我在诸天群直播〕〔双宝来袭:亿万爹〕〔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萌宝驾到:爹地投〕〔赘婿神医〕〔都市终极高手〕〔盖世〕〔影后的嘴开过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艾贝尔的黎明〕〔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天价宝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口下的少女 第五十三章 真·穿越者
    守护者总部,也是地精的中央避难所,位于大陆中层的一处空腔中。

    地精当初依靠人造重力和人造太阳在这里模拟出了城市、草原、森林、湖泊四种不同的风光,是地精黑科技的结晶,以及最大的民居型避难所。在最初的设想中,地精能在这里和他们在地面过着相似的生活。

    不过既然是维持原有生活,这里的各种造物就不可能和龙巢的军工制品相比,地精因为诅咒变成哥布林后,又不可能再进行维护,数万年后,这里的城市、庄园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守护者们在清空地下主控室的地精后,便在入口处利用环境中的石头、木料资源建立了一个小小的营寨。

    嗯,守护者总部就是这么一个地上地下差着几千年科技树的奇葩地方。

    刚刚从传送室中出来,泽兰娜还没来得及注意附近的是什么样的,就感觉昏沉沉的,要不是奥纳塔希亚反应快,直接就摔在地上了。

    “你们做了什么?”奥纳塔希亚体表猛地闪出一堆绿纹,瞳孔龙化。

    “腹不适、继有恶心、面色苍白、出冷汗,典型的晕传送的症状,送到通风良好的地方待一会儿就好了。”迎接他们的白胡子老头幽幽的说道。

    “戈麦斯,药剂师、医师,听他的没错。”鲁本匆忙介绍到。

    一行人立刻搭上电梯,向地面出发。

    见泽兰娜喘匀了,索妮塔便急匆匆的向戈麦斯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总部遭到突袭了?”

    后者摇了摇头:“并不算是突袭,只是一点小小的意外,目前为止,还无人伤亡。”

    “没事?”索妮塔一愣:“那就好,那我们找到了龙涎,你赶紧配药吧。”

    “已经不需要了,”他摸着胡子说道:“在你们走后大概一个星期前,有一头巨龙主动找上了门。”

    “主动找上门的巨龙?这么好运?”索妮塔惊讶道,不过随即,又自己点了点头:“也对,毕竟莫莫在。”

    “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鲁本皱眉问道。

    既然是避难所,这里的存在就是高度隐蔽的,唯一的通路就是各个避难所的传送门,但这里是总控室,所有的传送门受这里控制,全部封锁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来到这里。

    “从天穹。”戈麦斯指了指空中:“挖下来的,你看重力扭结形成的锥形洞窟还在那里。”

    “……”泰洛瑞斯是一块天圆地方的大陆,陆地厚度也有六百多千米,挖到这里来?

    泽兰娜扭头看向旁边啊奥娜:“你们巨龙能做到这一步?”

    “不算难吧。”奥纳塔希亚歪头:“我第二个巢穴就是自己挖的,二十多公里,一会儿就挖出来了,六百公里,不吃不喝挖上几天就通了。”

    “地下熔岩呢?”

    “无所谓的,我当初挖巢穴的时候就挖到过,我还特意蓄出来了个澡池子,只是可惜那里的熔岩不够给力,没多长时间就干透了。”

    “……真变态。”

    “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小姑娘,”戈麦斯摇头说道:“在挖到岩浆层后,地质过软,很容易塌陷,而一旦塌陷,就没了空气,即使是巨龙,也无法支撑太长时间;再加上在进入形成重力的纯土元素层之前,地底压力会越来越大,即使是那条龙,在来到这里时已经奄奄一息,能支撑到这里,主要依靠他坚定的意志。”

    “……他图的啥?”千里送龙涎吗?

    “好像是为了变成骨龙,他是打算一口气挖到冥界的。”像是冥界、恶魔界、星界,这种以异位面九成都在大陆背面星光稀薄之地,理论上来讲的确是可以通过物理的方式到达的。

    “变成骨龙?”索妮塔惊讶道:“还会有人想变成亡灵。”

    亡灵代表情感的扭曲,比如作为半亡灵吸血鬼,对鲜血的渴望几乎是无法抑制,而普通亡灵更加极端,届时生者的一切正面情绪都将消失,即使保留了些许记忆,也会一切颠倒,所爱变所恨,所思变所怨。

    “他好像觉得那非常酷,”说到这儿,戈麦斯也是一脸不解:“其实我也不太了解他具体是怎么想的,只有伊顿能和他正常交流,他俩可谓是一见如故。”

    只有泽兰娜大概能了解这货的想法——一头黑暗向的中二少龙,喵的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条正常巨龙了吗?

    “所以伊顿大哥就将他变成了骨龙,并借用他的龙涎治好了自己?”索妮塔惊讶道。

    “伊顿能将他变成骨龙!”斯派尔大惊。

    “嗯?这个我没说过吗?”索妮塔疑惑道:“伊顿大哥很擅长亡灵法术的。”

    “他不是圣骑士吗?”泽兰娜也惊讶道。

    “之前是,但我们认识他的时候就有了极高的死灵天赋。”索妮塔解释道:“可能是得到了什么奇遇,他的瞳孔和头发都变成了黑色,之前可是跟你一样金发碧眼来着。”

    斯派尔低下了头,一个前最伟大的青年一代圣骑士,成为了一个有能力制造骨龙、疯疯癫癫的黑暗法师……他到底脑补出了多少传奇剧情咱们这里就暂先不说了。

    “这个也没有,”戈麦斯又捋了捋胡子,回想着那个让他到现在都无法忘怀的场面:“他当时蹲在巨龙肩肩上的角质骨刺上,哥俩好似得捋着巨龙的脖子,给他说了很多像是进化论、物种起源、舔舐者、寄生兽、异形、虫族什么的我们完全听不懂的东西,那头巨龙就放弃了变成骨龙的想法,转而要追求什么生化之道。”

    索妮塔等人自然是一头雾水,但泽兰娜的心中却卷起了风浪,虽然这堆名词她大多也都比较陌生,但对舔舐者却熟悉的很——她可是有着生化危机中爱丽丝的记忆的,舔爷怎么可能陌生。

    那家伙和自己绝对不止祖宗和曾曾曾曾……曾孙女的关系!

    “至少,他治好自己了吧?”索妮塔问道。

    “这个也没有,”戈麦斯摇头道:“我在给巨龙讨要龙涎的时候让他听了去,他大喊着自己能可死也不喝别人的口水,我好心给他解释龙涎其实是盐腺分泌物等同于鼻涕不是口水,他还踹了我一脚,真是不懂得尊敬老人家。”

    “……那他现在在哪儿?”

    “地精的三号避难所,他说那里肯定有治愈他们的方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