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口下的少女 第七十三章 诅咒梦境(第一章内容填坑了!)
    清晨的辉光洒进教室,晃得靠窗的几位同学只能拿书本挡在脸侧,不由骂几句破学校,连窗帘都装不起之类的东西。

    现在正是晨读,整个学校都在呜呜泱泱念诵着什么,但对于教室后排的同学来说,非但不算吵,反而就像是和尚诵经一般,有着显著的催眠效果。

    而这时坐在最后一排,和扫帚拖把为邻的一位女生却少有的没有睡觉,而是嚼着泡泡糖,在课桌上托腮,好像在想些什么。

    她的面容姣好,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高高扎起,和所有女同学一样,身穿白衣蓝袖的校服,不过不同的是,她的校服上充满了艺术作品,一张大大的犬夜叉的头像几乎盖满了整个背部,胸前则由各种各样的小图填充,就连蓝色袖子上两条白色条纶上都写着英文。

    而这时,一个笑嘻嘻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她的耳边:“呦,小女孩,我来找你玩了……卧槽!”

    一个陌生的声音让几个同学转过头来,却只看到最后排角落空荡荡的座位和被咣的一下合上的教室后门。

    “她的男朋友来找她了吧。”暗自嘟囔了一句,便又开始专注自己的事情。

    刚刚进来的墨菲斯托此刻的心情完全是懵逼的,它被少女拖在手中,一路上愣愣的观察着周围的场景,甚至在被拖着上楼梯的时候,剑身duangduang的在阶梯上敲着也没反应。

    幸运的是,少女从一楼到五楼都没撞上值日生和老师,最终少女一脚踹开天台大门。

    将还在愣神的墨菲斯托举到面前:“现在我知道你的那句‘吾好梦中杀人’是怎么一回事了。”

    「小女孩?」墨菲斯托惊讶的都说不出话来:「你,你,你你这是……」

    伊顿也做噩梦,但他的梦可只局限于泰洛瑞斯,场景也多是亡灵天灾时期的事情。

    “诅咒梦境。”泽兰娜笑眯眯的解释:“诅咒梦境来自用于铸造你的充斥着痛苦与绝望的灵魂,而你的原料可不仅来自泰洛瑞斯,不是吗?”

    泽兰娜毫不犹豫的揭了墨菲斯托的老底,作为一把魔剑,锻造它的原料来自千千万万个即将破灭的世界中的负面情绪,泰洛瑞斯只是作为原料的最后一站以及铸造地。

    当然,这只是铸造剑体原料,墨菲斯托的剑灵可不是这么来的。

    “啧啧,”这时的墨菲斯托也回过神来了:“没想到还能从你这儿看看地球。”

    墨菲斯托飘到天台边上,向四周凝望,周围的高楼不多,马路上充斥着五颜六色的电三轮,应该只是一个小县城。

    “啊~这熟悉的雾霾味道。”

    “好好看看吧,”泽兰娜抄着手,往墙上一靠:“这种景象过一会儿应该就没了。”

    墨菲斯托一愣,才想起来这里毕竟是诅咒梦境,既然是噩梦,怎么可能保持这么温馨的画面。

    “你还做过类似的梦?我是说来地球的梦?”

    泽兰娜点了点头:“不多,就三次,大部分时候还是以泰洛瑞斯背景的梦境为主。”

    “你知道怎么度过噩梦?”

    “知道。”泽兰娜严肃道:“死亡会让我立刻惊醒。”

    “你这不废话吗?”在梦境中死一次那和噩梦又有什么区别?

    “想要安然离开梦境,就需要找到希望,比如说在亡灵天灾爆发时逃出城市,在无穷无尽的亡灵中找到人类据点,在加入军队后击败亡灵,都会让我成功醒来,不过这种来到异世界的梦境我并不能确定,毕竟我三次都死了。”

    “呃……能不能问一下你那三次都梦到什么?”

    “哦,第一次我梦到了中美核战争爆发后三百年的世界,糊里糊涂领着一群莫西干头烟熏妆的家伙们和一群信仰邪教的人打架,结果对面那群混蛋最后引爆了核弹,给我炸死了。”

    这背景听着有点儿耳熟。

    “第二次我来到了一个叫做浣熊市的地方,这里爆发了丧尸危机,拼死拼活的总算找到解药拯救了世界,梦境却仍在继续,我寻思着这场梦的时间实在太长,就找了个看起来顺眼的丧尸自我了解了性命。”

    更耳熟了。

    “第三次我生活在高大的城墙中,加入了调查兵团,专门解决一种叫做巨人的怪物,结果清醒过来的时候正好在战场,他们那套立体机动装置忒难用,一个不留神,冲巨人嘴里了。”

    草!

    “你说的这些我都蛮熟悉的,”墨菲斯托无语道:“你这次又是什么剧情?”

    “我怎么知道,”泽兰娜摇了摇头:“前三次我要么是帮派首领,要么是前线战士,这次我的身份好像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学生,记忆中只有却夜叉和许嵩。”

    “你能从梦境中获取记忆!”墨菲斯托这才反应过来,事实上,从刚刚开始,泽兰娜和它就在以中文对话。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凭什么能在十六岁之前学会精灵语?”泽兰娜翻了个白眼:“你看我像学霸吗?”

    “我去!”墨菲斯托这下不平衡了:“这么我好容易穿越一次,好处怎么还没给你带来得多?我要是有这能力多做几次梦挣过来几个工程师程序员的记忆那还不发达了。”

    哪像现在,玩个电脑都得先研究怎么开机。

    “没那么简单的,”泽兰娜摇头道:“在诅咒梦境中的身份和我现实中的职业有关,反正我每次的职业都是战士,各种剑法刀法学了一大堆,积攒的知识却寥寥无几。”

    “战士?你这次也是战士?”墨菲斯托上下打量了一下现在的泽兰娜,挺普通的一个小姑娘。

    泽兰娜回忆了一个这个身份的记忆:“她跆拳道黑带,乒乓球拿过市级冠军,反正同龄人中她最能打。”

    泽兰娜还笑着朝墨菲斯托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不过下一刻她就忽的一怔,笑容就收了回去,开始谨慎的左右看着。

    “怎么了?”墨菲斯托问道。

    “不祥的预感。”泽兰娜左右扫视着:“危险将至。”

    “野兽的直觉?”墨菲斯托啧啧称叹:“你就没有一些灾难的细节吗?”

    泽兰娜皱眉想了想:“这样说的话,也的确有,这几天经常见到老鼠往马路上跑,地面上常常出现莫名的裂缝,大半夜的经常看到地光闪动,邻里都在传要地震了,我妈屯了一大堆干粮……难道这次噩梦的主题不是人祸是天灾。”

    “不是没可能。”

    “对了,还有一点,”泽兰娜忽然说道:“最近气候非常反常,明明都十二月份了,却仍旧很暖和,连羽绒服都不用穿……”

    “你说啥?”

    “羽绒服……”

    “不是这个,今天几号?”

    “十二月二十一号啊,离圣诞界还有四天。”泽兰娜一头雾水。

    “几几年?”

    “2012。”

    “卧槽!”墨菲斯托的话音刚落,泽兰娜便感到了严重的震动感。

    教学楼来回摇动着,不过泽兰娜的地盘很稳,保持屹立不摇不是问题。

    只是也不知道是这次震级太高还是学校教学楼豆腐渣工程,都没给泽兰娜几秒反应时间,教学楼便开始崩溃散架,泽兰娜此时可正在天台正中,脚下的地板碎裂,向下塌去。

    泽兰娜只来得及抓住墨菲斯托插入一同落下的石板上,维持平衡,还未等她有进一步的动作,两侧的墙壁便随着倒塌下来,轰的一声,将她埋在了下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